抗战先锋 第十章自立义勇军 第一节自成诸侯

ddtt 收藏 5 15
导读:抗战先锋 第十章自立义勇军 第一节自成诸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哈尔滨城内的日军获得防御作战的胜利以后大摆宴席庆祝,十四师团下属的旅团长联队长大队长等等指挥官陪同着关东军司令部下派的参谋尾野一起庆祝战斗胜利。

战车队的指挥官百武俊吉大尉端起酒杯,“参谋阁下真是用兵如神,今天我的坦克最后出发,可没少压死东北句,真是太有眼光了。”

“我也恭喜各位可以住在城里,而我又要离开繁华的都市去荒芜的地方追击敌人,我也真是羡慕各位呀。”尾野在战斗结束后接到本庄繁司令的电报,他必须带上自己的特战小队继续追杀背叛皇军的张学义。

“那有什么羡慕的,你是司令部的红人,以后我等高升还需尾野君美言。”联队长笑呵呵的给一个军衔很低的军官敬酒,如果不因为这个人有利用价值,那在等级森严的日本人眼里是很难想象的。

“尾野君,司令部又来电话,说马占山突然叛变,请你尽快出兵剿灭张学义,免得张学义又跟马占山合为一股继续闹事。”一个参谋进来小声说了几句,尾野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急忙放下酒杯,“不好意思,各位慢慢吃,我还有公事,先走一步。

尾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向司令部又询问了一下,果然出事了,马占山在黑龙江北部又起兵了,兵力四千多人,现在黑龙江南边是两三万冯占海的兵,简直这个省没法安全的占领,另外根据情报,张学义正在纠集人马企图在宾县以南闹事,司令部没让尾野的部队移防,只让他先回司令部报告。

尾野连夜起身回去。


“报告司令官,尾野奉命回司令部报告。”

“你先听听土肥原贤二的情报。”本庄繁背着手站在地图前,土肥原贤二说:“根据情报人员侦察,张学义叛变以后招募了一千多人的新兵,他的部队由于不断的抢劫地主所以补给充足枪支弹药充足,新兵已经训练了两个月,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有相当于东北军正规军的战斗力,目前该部驻扎在大青山地区,兵力一个团又两个营,大约有一千七百人左右,重火力不足。”

“你有什么想法?”司令官问。

“我可以率领一个中队剿灭他们,必须动用其他宝贵的主力部队。”尾野的部队就是以少打多,所以他是关东军司令部的直属搜索侦察部队,战斗力高于各师团的部队。

“我再给你两个小队,你现在是正式的搜索侦察队的中队长,你可以马上带领这些人围攻张学义。”本庄司令下了新的命令。

“为什么不派我对付马占山等人呢?”尾野有点不明白。

司令官和高级参谋坂垣征四郎一起笑了,坂垣征四郎说:“你在前线打了这么久,知道对于叛乱分子来说什么最重要么?”

“应该是钱和粮食以及武器,钱是维持部队存在的必须品,没有军饷这些所谓的爱国抵抗分子会全部当逃兵,没有粮食他们无法生存,就会有人跑会家种地,没有武器弹药他们只会用石头攻击我们。”尾野当然比坐办公室的军人更了解抵抗分子。

“张学义是个土匪,他不会变钱出来,但是他可以用卑鄙的手段搞钱和武器,也善于收买人心,如果不是他给了冯占海几百两黄金,冯占海早饿的肚皮跑到苏联的边界附近装死,就是因为他提供了粮食和钱,所以冯占海部从还增加了几千新兵,他们有足够吃的粮食,所以部队依然在扩大,战争中最高明的手段就是切断敌人的粮道,但是我们不能把满洲的庄稼地全毁,更不能杀死所有的农民,那样我们自己也失去了补给,只要你干掉张学义,冯占海没了钱粮也就长久不了。”坂垣征四郎说完看看尾野。

“原来是这样,那我立即带兵围剿他。”尾野信心十足,因为上次自己搞点假弹药车就差点钓住张学义,所以他还是有信心干掉这个坏小子的。

“这次给你增加两个步兵小队,再增加一个迫击炮小队,另外你可以发电报请航空兵支援,另外还有一个山炮小队配属给你用来进攻。”本庄繁派一个加强中队去应对近两个团的敌人看起来是冒险,实际上是以火力取胜,兵不在多在于火力强,满洲事变以来战场上中国军队的机枪火炮从来没比日军多过,这也是日军屡战屡胜的秘诀。

“部队就在外边,你带他们去执行任务吧,随时用电台保持联系,运送你么去哈尔滨的火车随时可以出发。”

“是。”尾野对司令观行礼之后出去见自己的新部队。


四门75毫米山炮,四门70海米迫击炮摆在操场上,两个步兵小队和两个炮兵小队整齐的排成方队站在尾野面前,尾野不是个喜欢排场的军官,他站在大家面前没有慷慨陈词讲效忠天皇,讲什么为了帝国的生存空间而战的动员词,只是命令,“随我立即去新京火车站,乘车出发。”他说完就带着部队离开司令部附近,乘上火车奔哈尔滨。

虽然日军的哈尔滨保卫战在五月初取得阶段性胜利,歼灭了部分冯占海的军队,但是擅长运动战的冯占海把部队立即拉到榆树、五常地区集结,面对十四师团下属的步兵联队的包围,冯占海也一点不含糊,立即迂回双榆、青山堡一线突破吉林剿匪军的防线,摧毁日军一个旅团的指挥部,缴获了大批弹药随后部队的声威大震,部队猛增到五万人。冯占海在哈尔滨吃了亏,巧妙的利用运动战消灭了一千多敌人,还增加了不少战利品,他也逐渐学会运动战,打不过就走,绕到敌人背后打闷棍,这样就避免和敌精锐主力交火,打敌侧翼争取全歼灭。

如果不打歼灭战部队就无法补充弹药,在哈尔滨城外那样的战斗,不说失败单说丢枪丢多少呢?枪就是部队的灵魂,冯占海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选择了运动战模式,基本也是能打就打打不赢闪人的策略,所以部队逐渐发展起来,东北的抗日队伍打一个少一个,他却总能取得胜利并且发展到四万人,还在五常县建立反日救国的县政府,还经营起地盘来了,他也在广泛发动爱国群众,还利用大刀会增加自己的实力,为下一步反攻长春、吉林市做好了准备。

日军主力部队在吉林黑龙江交界处跟冯占海打的激烈,而张学义自成一军正好利用冯占海盲目跟日军交火的这段时间他抓住机会训练,他的一千新兵完整的训练了一百天,基本军事科目士兵们全会,而戚贵的两个营也加强了训练,尤其参加过战斗的一百多老兵逐渐成了骨干。


六月底张学义手下的三营新兵已经训练完毕,随后他命令部下制作了一面大红旗,上面写‘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奴’,从树起新军旗那的一天起,他脱离了中华民国吉林自卫军的行列不再受冯占海的指挥,他的部队正式改名为东北义勇军独立骑兵团,张学义任团长,戚贵任团政治部主任兼第四营营长,张汉杰任参谋长兼任一营长,张忠担任副团长、总教官以及第三营营长,张武非任二营长兼警卫连连长,孙列臣任侦察连连长,以后这个团就是张学义说了算,他就是真正的一把手。张学义没给金玉任何头衔,免得被人笑话,带着个比自己大十岁的老婆打仗本身就很可笑的。

张学义、张汉杰、戚贵、张忠等人研究完形式讨论下一步的打算,“团座,现在新兵训练好了,应该跟小鬼子好好干一仗。”

“不着急,先让冯占海跟他们玩一会,我知道鬼子正抽兵打我们,但是我一直有个担心,那就是我们近两千人呆在一个山头里,补给压力很大,我现在想分兵守山,老叔,我想让你跟张汉杰带领几个营驻扎在地势险要的平顶山,万一鬼子包围我们一口吃掉我们,就把第三、第四、第五营带走吧。”

张学义狡猾的很,他对未来做了最坏的打算,他知道鬼子围剿部队马上就到,他不相信戚贵的新兵能打,把他的老兵连单独组成侦察连,把他招募的新兵编成第四第五两个营,那两个营内有不少党员,他估计自己指挥不动人家就索性支开他们,至于第三营,那是自己利用张汉杰的旧部训练出的一个营,跟自己关系非常好,这可是他的家底儿,他不想一下葬送掉自己的三个新兵营,所以必须把第三营拉走,现在营内的军官都是向着自己的,亲近张汉杰的被任命为营连长,第一、第二营虽然训练的好,但是指挥官都是张汉杰的人,不能便宜这个小子,让他的人马自保,必须让他打硬仗,自己的警卫连都是他的旧部,也不能拉走,这是骨干力量。

“少爷,平顶山的确地形好,为什么你不去,万一有点闪失怎么办?”张忠对他很担心,但是也猜到他这么分兵的用意。

“有我们保护团座,没什么事。”

“对,就是。”张武非、孙列臣哥俩都是被张学义拿钱喂出来的人,现在都是他的铁杆部下,自然会以命相陪。

“我没什么意见。”戚贵知道自己的新兵入伍以来一直忙着赶路,训练水平不行,所以他愿意部队北上发展,依靠部队内的党员还能动员群众抗日,争取日后把两个营扩大成一个团,这样掌握在党手中的抗日队伍不就很多了么?

张汉杰没表示反对,决定就算通过,随后张忠把少爷托付给的三个营全部带走,他长这么大都没带过这么多兵,以前在奉军中他指挥的人马也不多,也就一个骑兵连吧,这次带这么多兵可没太多经验,另外张学义把一部电台留给张忠方便大家联系。

等部队开走了,张汉杰就说,“两个新兵营两个老兵连能守过来这么大一片山么?”

“你傻呀你,大山我们放弃,我把一营二营放在这里。”张学义指了一下距离主峰很近的一个山头,这里树木茂密,背后靠着大山,这个山头是进入主山的重要通道。

“那警卫连和侦察连呢?”张汉杰自己懂用兵,但是他发现团长不懂,为什么不守主峰而是守主峰附近的的山呢?

“就在这里了。”张学义他们开会的地方是个离山下不远的小山头,树木也很多,便于部队伪装,周围的山头很多,他把两支部队分放在不相连的两个山头上,对付鬼子很难行成合力。

“守山不能这样,我们要多设防线,这么用兵不符合正规步兵操典。”张汉杰跟他争执起来,因为这些山后边没宽敞退路,万一鬼子攻上来那部队拥挤在下山的路上那很危险。

“收你那套吧,你就看好吧。”张学义从板凳上站起来,举着老帅送他的望远镜观察山下的情况,他储备的粮食不多,他还怕鬼子不来呢。

“喝茶了,过来喝茶。”金玉烧好一大铁壶水,往茶缸里倒上水,茶的香味就弥漫出来。

张学义现在心里想的不是打仗,他离开家都快一年了,真想看看去,这又到了夏天,自己的儿子都快一岁了,因为忙着跟小兰结婚,所以儿子出生以后他很少回南京的家里,一直住在小兰家,一大堆事儿等着自己做,他真想一个人跑回家看看孩子,现在也不知道小兰怎么样了,自己从家走的时候她一直说自己不舒服,会不会是怀孕呢?也不知道她给自己要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自己有一个儿子了希望她能快点生个女儿。


“老夫人,来客人了。”丫头跑到张学义母亲的房间里报事。

老太太喝着茶正找红玉学南方方言呢,儿子能跟南省人讲话是因为孩子从小跟来自各地的先生学习,家教那的都有是,而自己一直住在农村,来到南京一年半了,现在才刚刚可以出去买东西,江苏、浙江的话学的差不多,就是跟上海长大的丫头说话还有点费劲,基本能对付着跟南方人说话。

“请进来吧。”老太太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等着见人,家里很少来客人,最多就是翠儿的同学同事来家走走,她现在已经从电讯学习班毕业,正式去军事委员会下属的机关当收报员,正式的民国陆军电讯兵少尉,不过张学义的母亲不见儿媳妇的朋友,一般她的交往自己不管,自己只见该见客人。

说话间一个穿西服的打扮很干净的中年人走进房间,先给老夫人行礼,“拜见老夫人,我是宋家的副总管,我是替我家小姐来给您送信的,她给您生了孙子,想请您去看看,你看什么时候动身去?

老太太高兴的站起来就准备走,“我马上去,我去收拾点东西马上来。”老太太回房间拿了点钱跟宋家的管家坐车就直接去了上海。

家里头把小玉和丫头蹲在家里,小玉每天要帮翠儿照顾张学义的儿子,因为张学义不在家,翠儿生完孩子就回去上学上班,每天早出晚归的穿着军装出来进去的,那有时间照顾孩子,让其他用人照顾小玉不放心她就自己带孩子,老太太走了以后丫头帮着他料理家里的事。

翠儿早知道张学义在外边又找了一个,不过在民国时候像张学义这个身份如果只有一个老婆反到看着不正常,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也就干脆不管,反正这家她还算大少奶奶,她过的很是满足,另外九一八以后她父母变卖家产,打发了用人和长工跑到南京来投奔她,她不上班就照顾一下父母看看孩子,反正过的也是很清闲,这次老太太走了她还不知道,她还没下班呢。

张学义的老娘知道又多了一个孙子,心里非常高兴,儿子在外打仗玩命万一有个闪失她也不是很担心,已经有个孙子继承家业,现在又多了一个,算是上了双保险了。六月末的天气热,老太太辛苦的坐车进了英租界去了宋小兰家。

这是儿子娶这个广东老婆后老太太第一次登门拜访,她一直认为自己绿林出身,后来又当了十几年乡下老太太,总感觉那些西化的城里人看不起她,所以她连亲家的面都没见过,就是结婚以后张学义把小兰带回家呆了没几天俩人也不知道溜达那去了,反正知道他们俩去江西兜了一圈又回上海。

到了宋家的大门口,老太太一看是座西洋式的小楼就知道这家地位钱财都是非常不一般的,她早知道这是蒋宋家的近亲,算是过去的皇亲国戚,所以人家住的地方也气派,下了轿车以后老太太进了小楼去看儿媳妇和孙子。

进了二楼的一间豪华房间以后,老太太先看到的是张学义和宋小兰的大幅结婚照片,儿子张学义穿着陆军礼服小兰穿着婚纱照的,反正老太太不太习惯看女人穿着洋衣服的样子,不过她很喜欢这个长相漂亮的儿媳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