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卢沟桥事变爆发,他向蒋介石写信,要求率部开赴最前方抗日。没想到,蒋介石很快就接见了他,请他在庐山牯岭的公馆吃饭。

他与蒋介石第一次单独见面,心里忐忑不安。蒋介石还特意邀请了声名赫赫的西北三杰中的两位,国民党元老、检察院院长于右任和新闻界泰斗、《大公报》总编张季鸾作陪。还有一位是军事委员会秘书长张群。

于右任是三原人,张季鸾是榆林人,于右任是亦军亦文,张季鸾是纯粹的文人,两人都是一时的俊彦。张群是四川人,做秘书长以前是外交部长,文化水平也不亚于于右任和张季鸾。

在上海的时候,赵寿山就被于右任请去吃过几次饭,两人对国家的时局看法都差不多,认为只有抗日才是当前唯一的出路,不然就要亡国,对西安事变的看法则不同,因为于右任直接参与了分化瓦解十七路军。

直率的赵寿山对于右任说“如果没有西安事变,委员长就不会抗日,还要继续打红军,牺牲了十七路军和东北军,逼得委员长抗日,也是国家之福。”

于右任也有难言的苦衷,他不能说蒋介石的不是,只能指责张学良和杨虎城,又劝赵寿山认清形势,跟中央走,保全十七路军。于右任对十七路军是有感情的,他任靖国军司令的时候,杨虎城是他第三路军司令,以后这支部队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他不希望这支部队被蒋介石肢解和消灭。赵寿山知道他的处境,所以,他们的谈话不是很深。

赵寿山先给蒋介石敬了个礼,然后与于右任、张季鸾、张群握手,坐下之后,蒋介石说:“生龄呀,你的信我看了,当真是情真意切,慷慨赴义啊,国家有你这样的将领,真是国家之福,”

赵寿山不卑不吭的说:“委员长过奖了,卑职只是一介武夫,身为军人,不忍看到大好国土让日本人践踏,山河破碎。另外,卑职还有一点私心。”

蒋介石奇怪的问,“什么私心?”

赵寿山说:“卑职的家乡是陕西户县,日本人占领华北,直接威胁陕西,卑职不愿意看到日本人过黄河。更不愿意看到家乡的父老遭受日本人蹂躏,所以甘愿奔赴疆场,马革裹尸。”

于右任插嘴,那一部大胡子一掀一掀的,“生龄保家卫国的这点私心可嘉,我和季鸾也是关中人,关中是我的父母之邦,我也不愿意看到日本人打过黄河。”

蒋介石说:“蔚如给我来电,也愿意带队伍上前线抗日,不过,中央鉴于目前形势,还是要从长计议,中日一旦开战,日本人没有了顾忌,局势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

赵寿山说:“日本人狼子野心,从东北步步蚕食,现在又是华北,他们一旦打到关内,占领华北,国家的门户洞开,将有亡国的危险。”

蒋介石不以为然的说,“中央政府有长远的打算,不是你们所能够想得到的,不过,你既然愿意上前线,军委会考虑一下,不能挫伤你们的抗日热情,我马上给蔚茹下命令,先让你们十七师上去和日本人碰碰,随后其他部队再陆续拉上去。”

赵寿山站起身来,脚跟一碰,给蒋介石敬了个礼,然后说,感谢委员长信任,卑职誓与日本人血战到底。“

蒋介石的手往下压,示意赵寿山坐下,然后说,“西北政局很乱,都是汉卿和虎城闹的,你回去后要和蔚如精诚团结,一心一意打日本,别再像汉卿和虎城,净搞些没名堂的事,西北的安全我就交给你和蔚如了。”

赵寿山说,“日本人武器好,兵强将猛,一个十七师只怕支持不住,辜负了委员长的信任,委员长还要再派其他部队前去守卫,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蒋介石说,“这个你放心,真打起来时,我也不会让你们一个师孤军作战。”

于右任在上海请赵寿山吃了饭的时候,谈到抗日的事也摇头,蒋介石庐山请客,又把他拉来做陪。西安事变时,他也曾打电话给杨虎城,督促放蒋,被杨虎城拒绝,气得把话筒都摔了。他深知蒋介石笼络人心的手腕,也知道蒋介石对西安事变的恼怒程度,所以预感到十七路军将面临艰难的境地,但是,他从心底里希望十七路军能到前线上与日本人搏杀一番,死在战场上还轰轰烈烈,总比窝窝囊囊被分化瓦解强,他见蒋介石已经同意了赵寿山的请战要求,心里高兴,站起来端起一杯酒,双手递给赵寿山,说,“赵将军要上战场,于某敬你一杯,算是饯行,也算是代家乡父老感谢你,祝你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赵寿山站起来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说,“老前辈的激励,赵某铭记在心,为保卫关中,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公报》总编张季鸾一直没说话,这时候开言了,他也给赵寿山端起一杯酒,待赵寿山喝完,然后说,“赵将军有古代大将风度,慷慨赴国难,吾辈不如也。”

这个张季鸾早年是孙中山的秘书,孙中山《临时大总统就职宣言》就是他起草的。以后做大公报的主编,才思敏捷,举重若轻,常常羽扇纶巾,高朋满座,高谈阔论,潇洒自如,周恩来称赞他办报是“腾龙飞虎,游刃有余”。蒋介石称他为“一代论宗,”他这次来庐山就是劝蒋介石下速战的决心,所以,蒋介石宴请赵寿山,就让他作陪。

这次请客尽欢而散。

宴后,蒋介石又与赵寿山单独谈话,询问他与红军接触的情况和对红军的看法。赵寿山知道蒋介石是探他的口气,所以回答也很谨慎,他对蒋介石说,事变后期,他的十七师在三原驻扎,与红军有一些接触,也是泛泛的,不过,依他看来,红军的抗日是真心的,委员长现在让红军改编成八路军上前线,这样一来,政令和军令统一,对眼前的抗日和以后的国家统一大局都有利。

蒋介石说:“生龄呀,你是个实诚人,被共产党的花招迷惑了,别听他们说得好,真到了战场上,也不见得能打出个好样子。”

赵寿山说:“在战场上,是老虎是狗熊,马上就能检验出来。”

蒋介石说:“他们只有三个师,也打不出什么名堂,抗战还是要靠咱们国军,

你们陕西人厉害,秦始皇统一六国的军队天下无敌,你们这次上去也要打出陕西人的威风来。”

赵寿山说:“委员长放心,我赵寿山决不给委员长丢脸,在日本人面前堕了中国军队的威风。”

蒋介石顿了一下说:“现在的情况是,中国军队的实力远远不如日本,我在日本留过学,对日本军队的底子吃得很透,所以一直避免和他们兵戎相见,战端一开,就要打到底,最先上去的部队吃亏最大,你可要想好,别以后后悔。”

赵寿山说:“不后悔,日本人也不是三头六臂,只要中国人齐心,他们也猖狂不了几天。”

蒋介石笑着说:“好,有灭此朝食的气概,勇气可嘉。你不要参加庐山军官训练团的训练了,明天就赶回去,准备听命令上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