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业叫板洋巨头第一人

yhb51 收藏 11 1179
导读: 创业篇   “当年共产党正是从7人扩大到400万,打走日本军,解放全中国;我们宅急送也是7人打天下,现在在民营快递市场占据一席之地。”12年军旅生涯,装甲兵出身的宅急送掌门人陈平,中等身材,并不魁梧,但他浑身透着一股子倔劲儿,“战争就是要么死,要么凯旋”就是他的名言。毋庸置疑,漫长的军旅生涯,很多东西譬如: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割据,统一战线,一切行动听指挥等都已渗透到这个人的骨子里,融入他对企业的掌控中。   分封诸侯打天下   故事开始在1994年,在北京国防大学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宿舍,7

创业篇

“当年共产党正是从7人扩大到400万,打走日本军,解放全中国;我们宅急送也是7人打天下,现在在民营快递市场占据一席之地。”12年军旅生涯,装甲兵出身的宅急送掌门人陈平,中等身材,并不魁梧,但他浑身透着一股子倔劲儿,“战争就是要么死,要么凯旋”就是他的名言。毋庸置疑,漫长的军旅生涯,很多东西譬如: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割据,统一战线,一切行动听指挥等都已渗透到这个人的骨子里,融入他对企业的掌控中。


分封诸侯打天下


故事开始在1994年,在北京国防大学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宿舍,7个人,3台车,宅急送的雏形——北京双臣快递有限公司开业第一天,一单生意没上门,给志气昂扬的陈平迎面泼了一盆冷水。


第二天,依然没生意,第三天,还是没生意。陈平终于坐不住了,司机和车被他赶到马路上“扫街”:送什么都成,得赚零碎银子过日子,在摸索中摸门路。送小孩、取衣服、修冰箱、换煤气、送蛋糕、送烤鸭、送鲜花、火车站订车派送业务……说起第一单生意,陈平说,当时只收获1元钱。当时,在中关村一带,一个路人将揽活的宅急送的车误认为成载客小巴,搭车到亚运村,给了1元钱。


让陈平最自得的是,尽管宅急送摸爬滚打7年,还是仅能维持生存,但他做了一个最明智的决定:派出精锐部队到全国各地,跑马圈地开拓网络,率先形成了覆盖全国的宅急送网络。


“一开始,撒开手让诸侯跑马圈地,”陈平回忆说,“没有母公司,大家都是平级的兄弟公司,和我陈平平级,财权、人权、投资权都在诸侯手里,赚了钱他们自己开销。”


1998年开始,这场在全国开设根据地的运动,被陈平喻为“农村包围城市”。当时,陈平手里的王牌:战友、大哥等悉数被派遣到各地,陈平只给一个“宅急送”的牌子和一点启动资金,各路诸侯自己打天下,赚取皇粮自己吃,陈平的要求只有一个:能把从北京运来的货送到当地的千家万户就成。


短短两年间,198个网点如雨后春笋般设立,宅急送迅速在全国名声鹊起,北京、上海、广州、沈阳、成都、西安、武汉7个全资子公司完全设立,网点覆盖全国七大区,宅急送网点呈现出从沿海向内地覆盖的扇形。


铁腕削藩亲兄弟


故事的高潮是陈平的铁腕削藩,尤其是“削藩进攻的最后一个堡垒是大哥。”


2001年,宅急送各地诸侯雄霸一方,圈地为王,矛盾涌现。陈平举例说,当他率领的公司总部“国库”亏空时,向各地诸侯伸手要钱,他们竟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陈平记得特清楚,实力中上的上海,仅仅进贡了复印机、传真机、数码相机,一分真金没给。实力最雄厚的北京给了7万元,不够总部一个月的开销。


“分公司力量过于强大,再不收权,可能要脱离母公司了。”领悟到这一点,陈平决定下手收权。2001年收了上海,2002年拿下广州,2003年只剩下一个北京。最让陈平难忘的正是这最后一战——北京之战,因为,北京宅急送实力最雄厚,根基最深,且坐镇的是自己的大哥——陈显宝。


“我下指示,他不听。”别的大区收权,陈平面对的充其量是辞职,北京却是对抗,陈平说,“北京成了陈平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地方。”尤其当时陈显宝统领的北京分公司在豪华的大厦里办公,陈平率领的总部却在一个破房子里。


2003年下半年一天的上午,陈平把华北大区180名干部和北京分公司的所有干部集中在机场一个仓库里开“批判大会”:撤职,换岗,大动干戈。戏剧性的一幕,在当天下午发生,陈平等总部人员撤离后,陈显宝接着开会,把上午陈平的话全反过来,说陈平是针对他,是搞文化大革命。让陈显宝想不到的是,一位干部会中悄悄打电话给陈平,陈平说:“我就在电话里听现场直播。”


第二天,大哥陈显宝被三弟陈平叫到了总部,随后总部下通知:对陈显宝降职降薪,把陈显宝一个月的工资从8000元中砍掉1000元。这就是陈平的倔脾气,对亲人也一样。


最终,作为北京掌门人,陈显宝随着上海、广州的掌门人,被陈平请回总部当元老,“好房好车候着,还有升职加薪,三人分别当上总公司副总裁,加薪3000-4000元。”


陈平说,每次收权都是一个从斗智斗勇到抱头痛哭的故事,当被问及最终是什么样的理由打动众元老甘愿放权时,陈平说:他们在各区做,到总经理就到顶了;到总部,平台大,分管地区多,有发展空间;而且大区一旦脱离母公司,就失去依靠的全国网络,难有大发展;即便他们另起炉灶,从小到大需要时间,到时,宅急送已大到不怕了。


三招平息高层出走


杯酒释兵权,事后说起自然轻描淡写,当时却惊心动魄,2001年开始,7名骨干拉着40多人集体离开宅急送,更严重的时候,宅急送整个公司人心浮动,人人考虑要不要走。据悉,这起风波从上海开始,波及到北京和总公司,当时正是陈平收权时。


迄今,陈平还能一一数给记者听:上海分公司一个副总、北京分公司一个副总、北京分公司一个市场部经理、北京分公司一个客户部经理、北京分公司一个营业所经理、总公司一个企划部经理。


事实上,上海风波一开始,陈平立即飞上海,足足呆了7天,当时他接到上海分公司总经理,也是宅急送7个创始人之一,陈平的老战友的两封辞职信。至今,两份辞呈仍存在陈平的抽屉里。回想在上海呆的七天七夜,陈平说自己使出浑身解数,最后战友决心不走,是因为从创业就一起走过来,“自己养的孩子是个傻子,也不愿丢。”


其他6名骨干最终还是选择离职,陈平说,离职的根本原因是,那时纳斯达克概念股在中国大行其道,外方以操作物流概念股上市鼓动宅急送的骨干单干。其中,总部企划部经理、北京公司副总经理是亲属,认为双方各有所长,又了解宅急送运作模式,产生重新创业的冲动。突如其来的动荡,让许多人不知所措:隔岸观火、趁火打劫、忧心忡忡……


“我记得自己做了三件大事,”陈平回忆说,公司能挺过来,可能就是靠这个,其中,最管用的无疑是高层分红计划。当时,陈平打了自己这个土豪给高层分田地:拿出了300万股,占总股本5%左右,分给高层管理人,让大家一起做宅急送的老板。


其次,是香山讲习所诞生。与当年***创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如出一辙,这一封闭式、准军事化、常年的育人学校,彻底改变宅急送人才奇缺、青黄不接、滥竽充数、裙带相连的尴尬状况。此外,陈平写了一篇公开文章,分析骨干离职的原因和对宅急送的影响,帮宅急送所有人看清方向——只有自己强大才能让离开的人后悔。


鸟枪换炮叫板洋巨头


故事的最后并非结局。在宅急送所有分公司老总办公室的墙壁上,悬挂着这样一张主题海报:宅急送,你离联邦快递有多远?海报右下角是陈平的一句话:梦想成就未来!一个印上宅急送字样的飞机模型,也被发到了每一个分公司的办公桌上。


“我们买不起飞机,没有自己的航线,没有专署的卫星,我要让我们的员工时刻记得我们离联邦快递有多远,”陈平说,随着国内市场全面开放,UPS、Fedex、TNT、DHL四大全球洋巨头全线涌入中国,一批民营物流企业被收购,陈平却对此断然说NO,并成为公开叫板洋巨头的第一人。


然而,Fedex一天的小件包裹运量就是宅急送一年的活儿,“宅急送拿什么来和Fedex竞争?”面对这个问题,陈平回答起来并不轻松:价格与成本,遍布全国的网络,以及我们这批以苦为乐的傻子。


2006年4月,宅急送呼吁,民营快递停止窝里斗,宣布向所有同行开放自己的网络,同行可以借宅急送覆盖全国的网络,将自己的货物送达全国各地。网络无疑是宅急送叫板洋巨头的第一法宝。截至2006年,宅急送全国拥有480家全资分支机构,10000个代收点及1000多家特许加盟经营合作网络,业务覆盖全国2000多个城市和地区,无疑这是任何洋巨头都无法企及的。


依靠强大的网络,价格成为宅急送与洋巨头在国内巷战的法宝,“我们一个包裹,到香港是50元,洋巨头要价90元”。


此外,泥腿子闹革命的时代过去了,曾经陈平最爱录用农民和退伍兵:“我不怕别人说我土,农民憨厚,你给他800元/月,他就上天了,干起活儿来最卖力,对企业最忠诚。”然而,去年开始,宅急送开始大换血:迄今,宅急送里的初中生全部遭淘汰,正在大力引进大学生。至于员工待遇,宅急送开出的工资比大多竞争对手高2个百分点,陈平说:“我经常考察对手的工资水平。”


此外,宅急送不断的上手持扫描器、全自动货物机械分拣线等新设备,“现在军队配备的是战斗机、核潜艇”,陈平说,“再用小米加步枪不好打仗了,宅急送也在鸟枪换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