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上篇(一) 上篇(一)6

鹤鸣悠悠 收藏 1 51
导读: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上篇(一) 上篇(一)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


被派去取现金的这个田野,是吴明的小舅子。此人原来是某个文艺团体搞合唱的,由于不是科班出身,业务上没有发展遭到淘汰。前些年,就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吴明升任总经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挺着胸脯走进东方地毯公司,还当上了办公室主任。这家伙能说会唱,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其他便一无所长了。吴明偏偏利用的就是他的强项,凡是送礼拜年、吃饭喝酒、唱歌跳舞、棋牌麻将、桑拿按摩……等等所谓的应酬活动就成了他的本职工作。这也是本事,一般人还真是难以胜任。他自诩有三强——喝酒、唱歌、泡小姐。一说喝酒,他号称喝倒山东灌醉东北;喝白酒—瓶二瓶不醉,三瓶四瓶才睡;喝啤酒论箱计量,能从早晨—直喝到天黑;在酒桌上叱咤风云,翻云覆雨,行起酒令说说黄段子一套—套的,不服不行。二说唱歌,这是他的看家本领,别看被专业团体淘汰,在歌厅里那可是一鸣惊人,往往他一曲唱罢就没有人再敢登台了。三说泡小姐,这更是一般人望尘莫及的,他一进按摩房最少也得两个钟,不把小姐折腾得哭爹喊娘绝不罢休,有一次硬是把小姐折腾得跑出按摩房,宁肯不要小费也不肯再继续服务了。他在公司内却是甩手大爷,名为办公室主任实则什么公也不办,除了玩玩电脑就是到各个部门串串聊天,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考勤制度对他来说形同虚设。不仅如此,他还倚仗着吴明的权势狐假虎威,横行公司没人敢惹。不过,他在吴明面前却是非常乖巧,处处讨吴明的欢喜,温顺得象只摇头晃尾的哈叭狗。另外,他对萧天雄也是敬畏有加,绝对不敢造次。

约么过了10多分钟,田野急火火地走了进来。这家伙像熊一样肥壮,身高足有1.9米,体重120多公斤,肚子高凸前挺,屁股肥圆后撅,脸上的胖肉把眼睛挤成了一条细缝,晃晃悠悠像座黑铁塔。他走进屋后,双手捧着—个鼓鼓的黑皮包交给吴明,语气夸张地说:

“接到您的电令,我是狠踩油门连超带闯,一路闪着双灯杀将回来。怎么样,没误事吧?”

“还吹牛,多亏了客人没完事。”吴明嗔怪道。

“这老家伙够能干的呵,快赶上我了!”田野毫不掩饰地调侃,然后转向萧天雄,故意学着清朝的礼仪单臂前伸欠身道:“萧总,您吉祥。”

萧天雄揶揄地笑着说:“你小子今天学雷锋了,看着别人干好事不闹心吗?”

田野讪笑着应道:“您见笑了,工作重要嘛。”

闲话之际,服务员引领着一位枯瘦矮小的老者走了进来。老者看上去约么60开外,尖嘴猴腮,鼻梁上架着眼镜,—双死鱼眼藏在镜片后面左顾右盼。

吴明迎上前指着萧天雄介绍:“胡老,这是我们公司的常务副总,萧天雄。”

“您好。”萧天雄站起身笑着伸出手。

“都好,都好。”老者大刺刺地握住萧天雄的手,自报家门,“鄙人胡平,退休闲赋之人,发挥余热之客也。”

“久仰胡老,今日幸会。”萧天雄也学着对方的腔调表示着客气。

这位胡老一副老气横秋的神态,浑身透出一股阴寒之气。他盯视着萧天雄,忽然道:“萧总,你—副好相貌呵。”

萧天雄颇感意外,笑着问:“怎么,胡老还精通相术?”

“精通不敢当。”胡老摇头晃脑,“敝人只是对阴阳学说,八卦之术略知一二。”

“愿闻其详。”萧天雄假作—副恭敬之态。

胡老略作沉吟,然后煞有介事地开口道:“萧总,你是一副大贵之相;祥云盖顶,天庭间透出一股旺运,正气财势两全,有点石成金之天分,更有富甲天下之荫德,贵不可言呐!不过,你眉宇间愚气也浓,请好自为之。”

萧天雄哈哈一笑,双手抱拳打揖:“承教,它日萧某发财之日,必谢胡老今日之相。”

田野凑过来:“请胡老也给我相一面如何?”

胡老转过目光,在田野脸上端详片刻:“请恕我直言,你的相貌上不了老朽的法眼,不相也罢。”

众人大笑,田野面露尴尬。

吴明在一旁说:“胡老,咱们言归正转吧。”

“极是,极是。”胡老连连点头。

四人走进内屋,—张方桌,四把木椅,香烟茶水齐备,早己安排妥当。四人坐定之后,吴明从皮包里取出4叠崭新的钞票,每人分送一叠:

“这是底资,赢了归己,输了不补。”

胡老假意推辞:“吴总,这可是不好意思呵。”

田野急忙劝道:“胡老,吴总的美意却之不恭,我们也是沾您的光呵。”

胡老顺势转过话题,对田野说:“田主任善解人意,它日有暇老朽当补你一相。”

萧天雄心中却是暗暗惊诧——每人1万,吴明出手太过大方,公司的钱就这般挥霍?然后大笔一挥全部报销。看来,这位胡老的行情不低呵!再者,谁的心里都清楚,今天这是在玩工作麻将,陪客者只准输不能赢,客人是准赢不输,既尽了玩兴又获得钱财,这是道上心照不宣的一种游戏,说白了就是变相送钱。所以只要陪客者送出底钱,客人就明白所能收获的大概数额。这年头,真是无奇不有!

胡老坐在麻将桌前,一只手夹着香烟,一只手抓牌出牌,神色悠然,一副胜券稳操的潇洒风度。不仅如此,这老家伙手法惊人。一般人玩麻将都是把牌摆成竖立一排,一边看着一边抓牌出脾。而这老家伙却是把牌统统扣在桌面上,抓牌出牌全凭中指轻轻一摸,或去或留丝毫不差。先莫论他牌技如何,就凭这一手功夫就足以让人叹为观止了。

胡老一边抓牌出牌一边说:“我这个人,酒饭不多,小姐少泡,唯独对麻将情有独钟。”

田野不失时机地卖弄:“您这是有理论根据的,诗云:酒饭诚可贵,小姐价更高,见了麻将牌,两者皆可抛。”

“说得好,说得好!”胡老连声叫好。

众人一阵大笑。

“你们可别小看这麻将牌,其中的学问深得很哩。”胡老像是学富五车的老教授,不紧不慢地念诵着“麻经”,“一副麻将总计172张牌,每一张都有可能价值千金,也都可能分文不值,充满了万物平等,相依相克的哲理。四个人同时操纵运作,机会均等,成功与失败往往决定于取舍之间的一念之差,。如忍辱负重,契而不舍,可能最终一鸣惊人,大获全胜;也可能无声无息,一败涂地。如随机应变,机动灵活,可能循序渐进,积小胜为大胜;也有可能因小失大,最终囊空如洗。这同人生是多么的相像!最为玄妙的是人算不如天算,一旦背了牌运无论如何也难以起死回生,只得悬崖勒马,另图它举;如一意孤行,肯定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这又同人的命运之说如出一辙!方城之中,有神鬼莫测之玄机呵。”

“精辟!真是精辟!”吴明如警如醒一般心悦诚服,“胡老真是一肚子学问呵!”

田野更是感佩万分,晃动硕大的脑袋谦卑地恭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受益非浅!受益非浅呀!”

萧天雄表面上不动声色,只是客气地附合着,实际上在内心里也暗生钦佩之意。这老家伙真是鬼才,玩麻将居然玩出深刻的学问,虽闻所未闻倒也耳目一新,虽失之偏谬却也另有境界,实在令人叹服!

方城大战惊心动魄,往来现金成百上千。吴明和萧天雄都掌握着尺度,即要把钱输给客人,又不能再掏腰包,危急时候和上几把,小有积蓄之后再任人宰割。田野可不管不顾,全身心投入牌局之中。这小子见了钱六亲不认,根本不理会吴明的真实用意,每每有此种牌局的时候都成了他趁机捞取不义之财的空子。只可惜今天他手气不好,也在苦苦支撑。

这场牌局直至次日天明方才罢休,结果自然是客人独赢。吴明和萧天雄基本上钱输殆尽,田野也所剩不多。胡老牌瘾尽兴,钱财捞足,喜之不迭地连连称谢。当彼此分手道别之际,吴明紧握住胡老的手,满脸殷切地叮咛道:

“胡老,所拜托之事全仰仗您了,请千万关照!今天不过是小意思,事成之后一定会让您满意!”

胡老信誓旦旦:“请吴总放心,老朽懂得道上的规矩,不会在您这儿坏了名头。明天我就带人进驻贵公司,数日后包您心想事成!”

“一言为定!”吴明再次确认。

“决不食言!”胡老毫不含乎。

两人双掌相击,算是成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