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夸我们打得好,难道不是吗??

三极 收藏 0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人物小传:罗元发,福建龙岩人,1910年11月15日生,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工农红军,历任红12军军部特务连政治委员,红15军直属队总支书记,红九军团新42团代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红一军团1师1团政委、1师政治部主任。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共北疆区委书记、新疆分局委员、西北军区空军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空军司令员、空军副司令员兼国防科委副主任、国防科委顾问等职。





毛主席找我谈话,告诫我们,蒋介石不安好心


1945年6月9日,党的“七大”胜利闭幕。正当我准备回晋察冀前线时,组织上要我留在延安,到教二旅接替邓华同志的工作。


6月16日,是党的“七大”闭幕后的第一个星期六,我突然接到通知,要我下午4点钟到枣园去,毛主席要找我谈话。这意外的消息,使我感到既紧张又高兴,心情十分激动。


我来到了毛主席的住地枣园,走进主席住的窑洞,他招呼我坐下,微笑着对我说:“你要到教二旅去工作了,今天特地找你来谈谈。看你还有什么意见。”我回答说:“本来我想回前线去,朱总司令、聂司令员和彭校长都找我谈了话,坚决服从组织决定,努力做好工作。”主席听了点点头说:“这样好。我们边区虽是抗日后方,但也是前线,我们不能老唱‘空城计’。军委决定调几个旅回陕北,是根据当前形势决定的。敌人在磨刀,我们也要磨刀。胡宗南带着几十万大军在磨刀,我们不磨刀是要吃亏的,这叫有备无患。”主席接着说:“抗日战争就要胜利了,可是抗战胜利后的中国向何处去?我们和蒋介石的想法不一样,斗争还会继续。”主席凝视着窗外的暮色,深沉地说:“天亮之前,有一段时间是最黑暗的,但是过了这一段时间,天就亮了,我们要冲破这黎明前的黑暗。”


主席接着说:“大凡天下事,总得两厢情愿喽!”主席把手一挥继续说,“现在蒋介石把胡宗南集团的几十万人,摆在延安大门口,这是干什么呢?是帮我们守大门吗?还是想窜进来捞一把呢?我看他们是不安好心喽!因此,你们要提高警惕,防备国民党突然发动军事进攻。”


听了毛主席的话,我当即表示,一定要按照主席教导带好部队,把教二旅的工作做好,保卫陕甘宁边区,保卫党中央。主席笑了笑说:“这就好,教二旅的工作很重要。”


当我起身向主席告辞时,主席亲切地说:“今天为你回延安工作接风,顺便吃一顿家常便饭。”席间,主席说:“王震同志的三五九旅在南泥湾大生产中发扬我军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取得了很大成绩。你们现在接了他们的防务,也要在南泥湾、金盆湾一带好好生产、训练,做好准备。一旦打起仗来,那里就是保卫延安的主要战场。”饭后,主席又要我和他一起到小礼堂观看文艺演出。直到深夜,我才回到住处。


彭总要求我们,想尽一切办法,争取抗击一星期


就在主席接见后的第三天,我愉快地到了教二旅工作。不久,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卖国贼蒋介石果然发动了反人民的内战,两个中国的命运开始了大决战,教一旅和教二旅奉命合编为教导旅,我任旅长兼政委。


1947年,正当边区人民欢度春节的时候,蒋介石纠集胡宗南等部34个旅、共23万人,准备从南、西、北三面,向我陕甘宁边区进犯。胡宗南狂妄叫嚣要“三天占领延安”。


3月10日,彭德怀司令员在王政柱同志陪同下来到我们教导旅检查作战准备情况,提醒我们要防备敌人的突然袭击。最后,彭总要求我们:“教导旅和附属警备七团、延安军分区独立第三团,组成防御兵团,你们要想尽一切办法,争取抗击一星期,保证中央机关和延安人民安全转移。”我和饶正锡副政委、陈海涵参谋长当即表示:坚决完成党中央、毛主席交给我们抗击7天的光荣任务!


3月12日上午,美制蒋机B25轰炸机在战斗机的掩护下飞到宝塔山上空,在和平宁静的革命圣地——延安扔下了7枚炸弹。蒋介石集团对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的“重点进攻”开始了!


几十架敌机一批又一批地窜犯延安,也对我旅部驻地金盆湾狂轰滥炸。


3月13日8时许,敌整编二十七师、第一师、九十师向我一团阵地全面进攻。我军坚守阵地,英勇反击,进犯之敌被我阻于第一线。3月14日,胡宗南急得暴跳如雷,命令他的部下不惜一切代价攻击前进。我军英勇抗击,敌人仍然被我阻于西吊庄、临镇和南泥湾以南地区,胡宗南“三天占领延安”的阴谋破产。


根据三天来的作战情况,毛主席亲自签署命令,派王政柱同志送来。他命令:“我边区各兵团,有坚决保卫延安任务,必须在三十里铺松树岭线以南、南泥湾、金盆湾地区,再抗击10天至两星期(16日至29日)才能取得外线配合,粉碎胡军进攻延安的企图。”并命令“教导旅、二纵队(王震部)为左兵团,归王震、罗元发同志指挥,在王震未到前,归罗元发同志指挥。教导旅在南泥湾、金盆湾、临镇、松树岭地区组织防御战斗。上述地区至少坚持7天。”


我们坚决执行毛主席的命令。16日,教导旅全旅官兵以营连为单位,与敌人展开了前所未有的激烈厮杀,坚守住阵地。16日下午,彭总给我打来电话说:“毛主席说你们打得很好,打得英勇顽强,给敌人很大的杀伤,掩护了中央和延安人民的转移。”毛主席的表扬,给全体指战员以巨大的鼓舞。


40天内,我军连打三个歼灭战


战斗至18日,敌人以重兵连续攻击,我们把旅部机关的参谋、干事等凡能上阵的人员都组织起来上了战场。


与此同时,新四旅主力布防于延安周围,担负着防止敌伞兵、控制机场、掩护党中央机关转移的任务。该旅771团在我教导旅右翼与敌展开激战。


18日晚上,野战军司令部下达命令:教导旅七天七夜抗击任务已经完成,当晚22时撤至青化砭以东隐蔽集结,待机歼敌。胡宗南占领的延安是一座空城。就在胡宗南在西安摆“庆功宴”、开“庆功会”的时候,彭总已经指挥野战军主力部队隐蔽集结在青化砭以北地区,做好了彻底歼灭敌31旅的准备。3月25日上午,敌31旅进入我军在青化砭布下的“口袋”阵,我教导旅与兄弟部队一起,只用了1小时40分钟,全歼敌31旅2900余人。敌旅长李纪云等人被俘。接着,4月14日,羊马河战役全歼敌一个整旅4700余人,给敌以沉重打击。5月4日开始的蟠龙战役,全歼敌167旅少将旅长李昆岗以下6700余人。我军在40天内运用蘑菇战术,连打三个歼灭战,歼敌三个旅1.5万余人,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疯狂气焰。

本文内容于 2007-5-15 9:01:04 被caishen1990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