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七节:谜底(2)

醉长生 收藏 1 1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七节:谜底(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七节:谜底(2)

“我一直都很奇怪,谁会来陷害我。恨我的人有,也不少。可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到有象是龙牙的人。这就有了一个离奇的想法,难道杀手和我没仇?

不管什么原因,既然陷害我,那这人不可能没见过我。在这几天出现的人我一一滤了个个,修将军你,厉行,袁修道,只有你们三个人让我印象比较深刻。我首先怀疑是你,马上又推翻了这个结论。

因为首先你抓白少虎,再告诉我案情,好象是故意逼我牵涉进来,让我有所怀疑。但马上又推翻了这点,如果你是龙牙的杀手,你为什么要逼我来调查你自己?这对你没好处。而且,既然陷害我,为什么不陷害得彻底一点,用那样一眼就看得出来的拙劣手法,以修将军你的专业,你不可能做得那么差。

然后我第二天在这里看见了厉行和袁修道逼问口供,想起一句话:恶人自有恶人磨。他们又刚好带点杀手嗜血的心理,我就怀疑厉害和袁修道两人是。在当天晚上潜伏的时候我叫我的部下仔细注意厉袁二人说了什么话。结果大失所望,二人根本不掩饰对龙牙的好感。试想一下,作为龙牙的杀手,必然表面上是对龙牙切齿以极,这让我感到迷惑。当然,以杀手的能力,这也不排除是知道我叫部下在偷听,故意才说那样的话。但回头又想也不对,如果要表现不是,说两句平淡的话也就罢了,为什么要说好话?岂不有惹人注意的危险。于是我打算看看再说。这样,我的思路又回到了起点。暗中注视着你们三人的每个举动。

终于在第三天,厉行和袁修道非常清楚的证明了他们不是杀手,那只有一个人是了,就是你,修将军。”

修辟邪已经削完了梨子,把长长的果皮高高举在手里欣赏了好一会,好象非常满意自己没有削断的杰作。把梨子皮扔进了字纸蒌,‘喀哧’咬了一口梨,修辟邪才鼓着腮帮子饶有兴趣的说道:“杀猪的和艺术家倒的确能证明他们不是杀手,可也不能就这样说我就是啊,太牵强了吧。”

“修将军,还记得我说厉袁二人袖口上没有火药味,不是杀手的论证吗。”

“嗯,说得很清楚。”

“你身上的火药味就非常浓烈。”

“我当时在开枪枪战,当然有火药味了,这又算得什么证据。”修辟邪摇头讥笑。

“但是火药味在你肩膀伤口上的地方也同样浓烈。”熊无疾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巴掌大的高级军装用,深黑色毛呢子布料扔在桌上。布料中间有一个破烂的圆洞,边缘带着没洗干净淡淡的血迹,还有一点烧焦的糊黑点。“这是你当晚中枪时穿过的军装,你叫佣人丢了以后我捡了回来,上面焦糊的部位证明了开枪的距离离你非常近,几乎是贴在你肩上开的枪,否则布料不会被枪口焰烧灼成这样。这就是说,你用的是苦肉计,自己打了自己一枪。”

“嗯,很好。但是在狭窄的房间里枪战,这最多也不过是证明我可能和杀手扭打在一起,枪口抵得我很近打了我一枪罢了,也算不上是有力的证据。还有吗。”

“有。”

“继续,说真的,我非常希望你能证明我就是杀手。”修辟邪脸上浮现出看不懂的微笑,又咬下一口梨肉,也不知道他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是真是假。

“当天晚上,我们同时听到了枪声,你比我先跳起来冲过去,甚至把我撞翻在地,所以我才比你后冲到詹争的卧室。当然可以说你比我反应快而已,这本不是什么破绽,可问题就在这里。不管你的反应比我快多少,人的身体都是一样。你我当时由于不敢发出声音都坐了几个小时没动,血液循环不畅,我想起来的时候腿根本就是麻的,你却已经把我撞翻在地,为什么你的腿不麻木,为什么坐了那么长时间你的动作毫无阻碍?只有一个可能,你在暗中活动双腿或者悄悄的按摩用来保证血液循环。可你却没有提醒我也这样做,当时房间里虽然黑,如果你一直有这样的动作我也不可能没看见。那么只有一个解释:

等我坐的时间够长了,你在爆炸声响起的前几分钟才开始轻轻活动了一下,保证双腿的活动自如。或者说等我坐的时间够长了,你才掐着时间引爆了手榴弹,撞翻我就先去杀了詹争。”

“你怎么就猜准詹争是我杀的呢。”

“当时詹争被杀之前我只听见了他一声惊叫,没有枪声,然后就是里面不停的枪声。龙牙杀手炸开屋顶进入卧室,这进入的方式且不去说他。按照常理,用句俗语来说:

做贼心虚。

就算杀手用这么激烈的方式进入到屋内是想打个出其不意,但是杀了詹争以后完全可以大摇大摆从大门出去,为什么又要用同样激烈的方式炸穿地板和一楼墙体,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逃脱?杀手当然都希望悄无声息的杀掉目标,这从心理上说就不对了。难道他已经事先知道屋里有人埋伏?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硬往里冲?难道他不知道如果他被生擒,对龙牙组织的危害性有多大?那么好,我只能先算他不知道屋内有埋伏了。

你比我早冲进去绝对超不过10秒钟时间,在这么短时间里,又要杀詹争,又要和你枪战打伤你,还要想出一个在我冲进去之前就用这么快的方式逃脱。这在一般人反应意外的时间里可能吗?恐怕连拉响两颗手榴弹的时间也不够吧。如果这真是杀手做的,这就证明了一点:

杀手知道屋里有人埋伏。”

修辟邪已经吃完了梨,把梨核扔进了字纸篓,拿块手帕擦嘴擦手,漫不经心道:“你说了这么多,只说的是杀手,还是不能证明詹争是我杀的。”

“我能。现在已经可以认定杀手绝对事先知道有人埋伏,跳下去的第一时间就会开枪杀了詹争再立即夺路逃出,不会浪费一点时间。可问题就在于,从爆炸声响起到你冲进去最少有3秒钟的时间,而枪声却是在你冲进去之后才响起来的。这还不能证明吗。”

修辟邪仔细的用手帕擦试着裁纸刀,动作轻柔,不见一点火气,“你忘了当时我和你坐在一起,我是怎么引爆手榴弹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