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七节:谜底(1)

醉长生 收藏 3 5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七节:谜底(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七节:谜底(1)

入夜,还没到八点,早已收操的官兵们都站在操场上看着连长宿舍的大门。熊无疾已经一整天没出来,通讯员中午送饭去敲了半天也没开门。官兵们都在等着连长出来,在今天最后的时刻去接白排长回来,可谁的心里都没谱他能成功,因为,这几天他的表现实在是让人无法对他有信心,“一定行!”每个兵都这样对自己说,白排长那么英雄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被小人暗算!

门终于开了,熊无疾伸了个懒腰,“天已经黑了啊。”看起来神采奕奕的,官兵们心里放松了点,看来连长有自信说服廷卫军的人这是冤案。

“都杵那干嘛呢?一个个桩子似的,该干嘛干嘛去!尤其是你们,特务排的些蛋子兵!你们排长等会回来了看见你们这些傻样,以为你们精力充沛出个晚间特别拉练你们就知道哭了。都散了都散了!”

官兵们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既然连长都这么说了,看来白排长回来是没问题了,三三两两散去。

熊无疾军容整齐,步伐有力,就象是去出席一个盛大的庆典一样精神昂扬。

营区门口黑压压的站着30几个老兵,卢智刚等熊无疾走近,“早上我们太急噪……或许有点错怪你了,仔细想想你不是那种人,我们不知道你现在去有什么办法能洗清老虎的嫌疑,总之……你也要小心点。”

熊无疾笑笑,“放心。等我的好消息,别胡来。”也不多说,穿过一群老兵的关切目光大步向前迈去。

一个高挑苗条的身影在营区外阴暗的林荫道旁站着,熊无疾心里一热,“你还是相信我的……”快步向前走去。等看清楚了那人却是白少鱼,一阵失落感瞬时涌进熊无疾心里。

“我……琳姐要我说,虽然她不想再看见你,但请你就算不成,也千万别在修将军那里莽撞行事。”

“你终究还是在牵挂我……”熊无疾心里一片释然,“鱼儿,你怎么说呢?”

白少鱼讷讷道:“我……我哥相信你,当是能同生共死的弟兄,那我也相信你。”说着递上手里的一包东西。

熊无疾打开一看,是他们在新加坡时穿过的那款蛛丝防弹衣,里面还有一支女式钢笔。

“这防弹衣是我哥从新加坡穿回来的,请连长穿上吧。这支笔是琳姐叫我给你的,只要扭上一圈,笔头和笔筒就会射出两发小口径子弹,她叫你也带上。”

熊无疾心里一热,笑道:“这防弹衣我也有一件,你还是收起来给你哥吧,这笔……用不着,帮我还给她,替我说声谢谢……哦,再帮我告诉她一句,有些话,有时候我……算了,如果我能回来,我会自己说的。”

“如果你能回来?!”白少鱼惊道:“难道真的有生命危险?”

“哈哈哈。”熊无疾爽朗笑道:“没有的事,我就这么随便一说。”抬起胳膊斜上肩膀两边,用手心捕捉着夜晚丝丝的凉风,熊无疾头昂朝天,大踏步向自己的吉普车走去 :

忆当年轻狂年少

男儿豪情

女儿妖娆

莫叫闲却柔情,几时环饶

非听管弦凄切,人瘦心憔

你叹愁来须酒

我恨情来烦忧

休要思量

哪管得年华几时再有

摘朵花儿独守

……

鱼儿,等着我这就带你哥回来……

一棵树后,另一个人痴了,喃喃默道:那管得年华几时再有,摘朵花儿独守……

夜幕下的廷卫军总部大楼没有白天的威严,倒象是洪荒的巨兽趴在那里择人而噬。

熊无疾向宪兵出示证件,交出了佩枪,宪兵领着他来到了修辟邪的办公室外。修辟邪的专属秘书,一个超级漂亮的女中尉接过了熊无疾的证件又检查了次,道:“熊少校请,监察长大人一直在等您。”拉开了办公室大门。熊无疾还没进门就听见女秘书对几个担任警卫的宪兵说:“我们都走吧,监察长大人说过谁也不要上来打扰他们。”

大门轻轻关上了,熊无疾缓步步入了这个平静,却是绝路的地方。

修辟邪靠在宽大舒服的椅子上,两腿架在办公桌上悠闲的拿一把精致锋利的短剑形裁纸刀削着梨子,“请坐。”

熊无疾坐在他对面,瞟了一眼修辟邪看似随意丢在桌上的一把武式-88象牙柄黄金工艺手枪。

“很漂亮不是吗,一位大人送给我的20岁生日礼物。”

“的确很漂亮,却不知威力如何。”

“放心,足够要人的命。”熊辟邪更加仔细的端详手里的梨子,小心的下刀,仿佛是在雕刻一件艺术品,闲聊一般道:“好象今晚你应该交给我一个人,可你却是一个人来的。”

“是的。”

“那么你会告诉我一个人的名字对吗?可能晚了点,但比没有好。”

“……”

“哦,连名字也没有吗?”

“有。”

“告诉我。”

“……”

修辟邪转头盯住熊无疾,目光中尽是莫名其妙的挑衅,“不能,还是不敢?”

熊无疾镇静的双眼回应着修辟邪,嘴唇轻启,缓缓吐出了三个字:“修、辟、邪。”

修辟邪手里的刀瞬时停顿,周遭的空气在刹那间凝固,熊无疾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把刀……终于,那把刀又重新转动起来,削出一条细长的果皮,修辟邪眼里由挑衅变成的寒光也已不见,转为成笑意,“你知道,我要的是龙牙杀手的名字。”

“我知道。”

“可你说的却是我的名字。”

“因为龙牙的杀手就是……你,修~将军!”

“哈哈哈哈。”修辟邪很开心的样子,但一点也不惊异,摇头笑叹:“有意思。”

“的确很有意思,谁能想到一省廷卫军最大的监察长本人就是龙牙的杀手。白天是公正的判官,晚上是执行私刑的杀手,倒也都是为了除恶服务。”熊无疾淡淡道。

“有证据吗。”

“没有。”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是。”

“推理。”

“很好,我希望听见你合情合理的推理,能和我说说吗。”修辟邪继续去削他的梨子,好象对熊无疾的推理不怎么感兴趣。

“可惜这些合理的推理首先来自一些不合理的地方,实在是太不合理的地方了。”

“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