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 第十九章 敌后游击(一)

HimalayaRange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9—1


根据地形势大好,“东风吹,战鼓擂”歌声嘹亮,响彻云霄,但是少数人心情沉重。各师级部队正副师长、参谋长以及参谋部直属部队的主官聚集在扬州参加了六天的参谋部会议。会议地址在参谋部扬州分部兼情报资源司令部的院子里一间不很大的会议室,这里本来就警卫森严,现在又由贾迩冶的一个警卫连加强了警卫。院墙外看不出院子里有什么特别之处,但院子里气氛凝重。到会的各部队主官从第一天开始就失去了轻松的表情,他们带来的警卫人员也受到了感染,没有人大声说话。这些警卫人员在会议期间都没有离开过院子。


会议刚开始是杨无过汇报战略情报部门收集到的情报,这些情报的全貌在会议之前只有贾迩冶、杨无过、项飞和肖烈了解。杨无过汇报的战略情报分三部分,一是北方南宫的情报网收集的情报。伯颜及阿术等元酋从遥远的北方草原返回大都了,五六万精锐的蒙、汉骑兵随之返回大都。该情报看似简单,但意义不简单,说明草原上蒙古贵族之间的内讧已经结束了,至少忽必烈已经控制了大局,伯颜又立下了赫赫战功。


第二部分是年前派往南方的两个战略情报小组收集到的重要情报,归纳起来只有一句话,朝廷在南方的抵抗力量彻底失败了。去年文天祥的部队就遭到几次重大打击,家眷都被元军捕获了,年底时在广东海丰大败,后在五岭坡被捕。其他几支规模较小的当地宋军部队和义军部队也在去年先后被元军歼灭。最严峻的事实是朝廷的中坚力量于今年初在广东新会一个叫崖山的小地方全军覆灭。元军调集水陆重兵攻打宋军张世杰部及其保护的小皇帝和整个朝廷,张世杰退守海面,以锁链连接战船作为堡垒抵抗,最终彻底失败。丞相陆秀夫背负小皇帝赵昺跳海而死,张世杰力竭而亡,海面上浮尸十多万具。在赵昺之前还有过一个年龄稍大的小皇帝,叫赵昰,去年四月病死于碙洲,死的时候十岁。


南方的情报小组带回来了几名被打散的宋军将士,其中有两人较有名气,一个叫吕武,一个叫杜浒,两人都曾经是文天祥麾下中级将领。去南方的情报人员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打探李庭芝和姜才的下落,但是未能如愿。他们听说闽南山区有一支不大的抵抗力量,曾经先后攻打过漳州和潮州,但都没有成功,而且自己的损失还很大,部队规模越来越小。吕武和杜浒先后受文天祥之命到闽南试图联络这支队伍,但这支部队飘忽不定,未能联络上。吕武和杜浒都断定这支部队不是一般的义军,其将领肯定是职业军人。


第三部分是淮西方面的战略情报,这方面的情报与前沿部队的战术情报吻合。自从去年我军歼灭浦口、全椒敌军重兵并且攻占嘉山、宿迁和邳州之后,元军在广大的淮西各地加强城防。但是从年初开始,元军在徐州、宿州、怀远、合肥、无为一线有明显的增兵迹象。元军增兵力度不大,地点都不是前沿地区,而是位于二线,且战线太长,兵力分散。参谋部认为淮西元军采取的是防守态势,但是元军一旦在北线重兵进攻胶东,在南线重兵进攻江南,淮西元军对我军牵制作用很大。如果我军中腹空虚,淮西元军必然乘虚而入,将我军根据地分割开,我军将陷入困难局面。


会后根据地发生了大规模军事调动迹象。闵烟师的四个团及师直属营调往潍州,驻守潍州、昌邑和昌乐。驻扎莒州的骑兵训练团编成骑兵独立团,移住潍州,暂时由闵烟师指挥,直属一团副团长时移升任该团团长。加强北线的防守力量和加大防御纵深是由于那里距离燕京太近了,必须提防从草原回来的元军精锐骑兵突然袭击。潍州和青州加强了粮食和弹药的储备,并且组织城池治安部队和乡村民兵进行了守城战演练。


两个步兵训练团编成步兵独立一团和二团,与无忌师的两个团及师直属营一道驻守滁州、浦口、全椒和嘉山,由无忌师统一指挥,吕武和杜浒分别任独立一团和二团团长,但是两人都未到任,原因是两人都在军政大学洗脑呢。两个陆战团和水军部队聚集在浏河和崇明岛,直属三团调往海宁,宜兴、溧阳和溧水由范广师的步兵部队接防。特战教导大队的四个连分散在建康、溧水、溧阳和宜兴四座城池。


三个直属团、无忌师的三个团、闵烟师的荣广野团、虎威师的刘芒团、开合师的叶涛团、炮兵教导大队云集嘉兴、海宁和梧桐一带。元军向余杭增加了兵力,余杭守军一万有余。但是部队没有立即发动对杭州方向的进攻,刘芒团沿水路分批秘密调往浏河,项飞也到达浏河。虎威曾经向参谋部申请将他的几个团轮换到江南作战,但是参谋部不同意团级部队轮换,理由是北线防守部队的指挥官必须专心研究防守的问题,结果虎威从不同的团级部队换了三个营过来,闵烟和开合也是有样学样。


由于恢复了硼砂矿和锰矿的开采,兵工营恢复了钢弩的生产,几个月的产量装备了范阔的直属三团和补足了两个陆战团的装备。


贾迩冶没有参与部队的调防和集结行动,而是待在建康城享受清闲,三天两头跑到吴公公那里转转,打扰吴公公的工作。吴公公不胜其烦,多次将之驱逐。贾迩冶转移拜访的地点,跑到文艺宣传队看演员排练节目,不少大肚子女演员仍然在坚持工作。贾迩冶刚去就被习荏驱逐了,习荏异常严重地警告贾迩冶以后不得踏进文艺宣传队大门,否则将和其他四女联合起来罢床。无可奈何啊,贾迩冶只得继续打扰吴公公,好在吴公公还能做到茶水招待,有时贾迩冶还能混上酒喝。


待各部队调防到位,元军没有做出激烈反应,贾迩冶去打扰杨无过去了。还是兄弟关系铁啊,杨无过一点也不厌烦宝兄弟,还有好酒好菜招待。酒酣脑热之时贾迩冶对杨无过说了一个行动计划,说是要带警卫营到敌后转转。这是严重的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就是师级高官平时在根据地里也只能调动一个排的警卫兵力随之行动。不打仗时师级团级将领可以派出侦察部队和特战部队到敌后去,但是擅自动用部队自己跑到敌后去是不想继续当官的行为。军队已经被各种条例调教的规矩森严,但是贾迩冶自己行事犹如天马行空。当然这是不能事先让别人知道的,虽然不可能瞒过情报部门的眼睛,但事后知道了又能拿宝爷奈何。


杨无过听了宝兄弟的计划后呵呵一笑,评论只有两个字,“过瘾”。不过杨无过坚持第二天夜里行动,原因是宝兄弟喝高了。贾迩冶说没什么问题,骑马打枪都不碍事。杨无过说醉醺醺的从马上摔下来问题不大,反正你的皮肉比较厚实,但是影响不好。如果将士们有样学样,以后出发打仗时都喝得脸红脖子粗,走路都摇摇晃晃的,那不是自己送给元兵砍头吗?


第二天晚上出发时贾迩冶意外发现队伍里多出了一些熟人,五名杨无过手下的江湖好汉和戴钟带领的一标人马也在队列中。五名好汉隶属战略情报部门,是一个行动小组,杨无过派他们来参加这次行动。


杨无过知道这次行动瞒不过秦文的耳目,再说龙儿就是协助秦文做内部保卫工作的人。另外这次行动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不打招呼就走有欠妥当。杨无过让龙儿给秦文打个招呼,说服秦文让她放心。不料秦文丝毫没有阻拦这次行动的意思,还通过参谋部调用特战教导大队一个排的人马参与这次行动,于是特战教导大队的大队长戴钟亲自带领一个排加入了行动的队伍。


秦文也没有强调注意保护贾迩冶的安全,她让杨大嫂带话给杨大哥,一定不能让贾迩冶有丝毫英雄救美的机会。还说最近贾迩冶曾经窜到文艺宣传队去,很可能是对那里的美女有所企图,更可恶的是那家伙极有可能是对怀孕的女演员有非分之念,实属变态行为,如此恶念,绝不能让他得逞。


部队在夜色中快速行军,下半夜时到达芜湖北郊,然后向东绕行到东郊,潜入到距城十里的一个村庄,部队严密封锁了村庄。后半夜部队隐蔽在村庄中休息,第二天仍然隐蔽在村庄中,侦察人员到城里踩盘子去了。


贾迩冶和杨无过住的房子是砖瓦房,这家颇为殷实,有些田产,有个儿子在城里做小官吏,但有个女儿被元军大官抢去做小妾了,只扔下几个小钱,后来听说被人家玩腻味了又被卖到外地为娼,至今不知人在何处。这种情况很普遍,据说忽必烈下诏禁止这种行为,但对买卖双方仅仅是没收买卖所值,女子从良。实际上并不能杜绝这类事情的发生,还演变成有钱大家赚的意思。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仍然为所欲为,宵小者为虎作伥。汉人有宁可娶妓为妻,不可娶妻为妓之说。鞑子却强抢强买良家女子为妻妾,玩腻味了再卖掉赚钱,只有财色欲望,没有廉耻之念,非人所为也。


贾迩冶和杨无过吃狗肉喝米酒,米酒是用银子买的,狗肉是进村时用钢弩射杀的看家狗,天亮后村人得到了亡狗的补偿。饮酒时贾迩冶问杨无过当秦文知道这次行动时有没有阻拦,杨无过的回答使贾迩冶纯洁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原来秦文得知贾迩冶要深入敌后时竟然说被元兵抓去砍头也比在建康城里闹出丢人现眼的八卦新闻要好一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