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传说之烈焰魔骑 第二章 奴隶战记 第三十二章 暗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4/


漆黑的夜空明月争辉繁星闪烁,凉爽清风徐徐吹拂,带来草原初夏特有的芬芳。仰躺于附近的草坡上,品尝着喷香四溢烤肉和美酒,远远欣赏着平原上营火欢腾的热闹景致和美丽性感的姑娘们热情如火的动人舞姿,蓝夜近乎呻吟的发出满足的感叹。

“真是太棒了!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

唯一让蓝夜稍嫌美中不足的是,今晚他没有舞伴,这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却又毫无办法。谁叫他现今长的是一幅烧灼浮肿的鬼样还兼且残疾,也就难怪那些姑娘们看不上他了。

好几次,蓝夜厚着脸皮去和姑娘们搭讪,但别人一看到他的尊容就立即慌张婉言拒绝,最后,有个姑娘似乎看他可怜,勉为其难的答应与他跳舞,让蓝夜一时心里乐翻了天。然而不幸的是,一支舞曲之后,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过来邀舞,这个姑娘就立即抛下蓝夜跟着他走了。

一般人碰到这种状况,想必会怒火喷张,或者自怨自艾的躲在角落里伤感吧,但蓝夜却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以他目前这种状态,他知道他根本没那种伤感或愤怒的资格,因为人家小姐压根就看不上他,能答应跟他跳一支舞已经是很看得起他了,至于妄想有什么感情发展,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了。在这种高度的自我自知之明下,蓝夜很快就化“失恋”为吃喝动力,在宴会场上尽情地吃喝。

“明月当空翱万里,美酒佳人及时乐。为自由——干杯!”

对着天上明月,蓝夜高举酒坛子,高喊不伦不类的即兴诗,胸中跟着涌出一种豪情万丈,这种感觉没有沉浸多久,就瞥见山坡下缓缓奔来一个身影。

相隔几百米,蓝夜就看清了来人,大声笑道:“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们家可爱的小鲁鲁吗!来的正好,快来陪我一起喝酒,哈哈哈——”

当鲁席费气喘吁吁来到蓝夜面前,不禁奇问道:“蓝夜大哥,这么远天色又暗,你怎么知道是我啊?”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老大我有双火眼金睛,在黑暗中视物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对了,你怎么又忘了,不是早跟你说过吗!不要叫我蓝夜,要叫我辟仁迪,辟-仁-迪,明白吗!”

“噢,是我一时忘了。在这战火纷乱的时节,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为了未来生命的安全,我们要时刻对你的名字保密,对不对?”鲁席费重念了一遍蓝夜当初对他们千叮万嘱的话,这才让他稍感满意。

蓝夜喝了一口后,把酒坛递给鲁席费,问道:“小鬼,下面舞会这么热闹,又有这么多漂亮女孩,怎么不在下面泡妞,反到跑来这上头来了?难道……你也沦落到被女人甩了,不会吧?”蓝夜鬼头鬼脑地在那里猜测,似乎很期待这种结果。

“不是啦。其实,我对那些女孩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是……哎呀——”

鲁费话还没说完,白嫩的脸颊就被满怀怨念的蓝夜毫不留情的一手掐住,疼的叫出声来。

“死小鬼,这么小,口气就这么大,一点兴趣都没有?哼,说的什么话,你知道有多少姑娘喜欢你这张漂亮脸蛋吗?要不是因为你大爷我毁了容,现在早就左拥右抱了,呜呜,可恶,心又痛起来了!都是你这小鬼害的,凭什么就我泡不到妞啊,还我女人!——”欲求不满的蓝夜越说越离谱,近乎竭斯底里起来。

“不是我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做啊!大哥放手,好痛啊。”

倒霉的鲁席费费尽千辛万苦才挣脱蓝夜的魔爪,躲到一边揉着被掐的通红的脸蛋。

渐渐冷静下来的蓝夜,望着满腹委屈状的鲁席费,不禁搔头哈哈干笑道:“哎呀呀,不好意思,是我一时昏了头,来来来,给你块鸡腿,算是偶的道歉啦。”

看着蓝夜抓着鸡腿递过来一脸献媚讨好的样子,鲁席费实在有种哭笑不得的冲动。

(他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好吧,但你可不准再掐我脸蛋咯!”鲁席费郑重的道,伸手接过鸡腿,啃了两口后好奇问道:“对了,我一直有个疑问,大哥你到底是哪里人,因为你的头发和眼睛都是黑色的,所以,我想……”

“不是这个大陆的人,对吗?”蓝夜笑着接道,鲁西费点点头。

“嗯,听说只有东方来的人才会像大哥般黑眼睛黑头发。这么说,大哥真的是来自东方大陆咯?”

蓝夜摸了摸下巴,沉吟了下道:“嗯,这个怎么说呢,我应该可以算是东方大陆的人吧,但又可以说完全不是。”

“啊?这是什么意思?”模棱两可的话把鲁席费弄糊涂了,一脸不明地看着他。

“就算告诉你大概也不会相信,其实我是来自未来……嗯,目前用异世界来形容也许更恰当些。”

“异世界?”鲁席费皱紧了眉头,可以看出‘异世界’这个词让他很难理解。

“呵呵,很难相信吧。老实说,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但这的确是事实。我现在也很苦恼要怎么做才能回去呢?”说是这样说,但蓝夜那副表现可没有一丝一毫苦恼的样子,从小父母双亡自力更生的经历让他无论处在何种状况都能够随遇而安,适应当时环境。

“大哥,你能对我说说你们那个世界的事吗?我很想听啊,对了,还有你以前提到的关于那个魔教和魔之军师的奇特人物。”

注视着鲁席费那期冀的眼神,蓝夜心中冒起一种不忍让对方失望的感觉,一股脑的把他所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鲁席费表现出了极其浓厚的兴趣,全神贯注地听蓝夜述说了每一件事情,丝毫不错过任何细节。

不知过了多久时间,蓝夜才长长吐出一口气,鲁席费的目光则陷入深遂的沉思当中。

“奇怪,今天竟然和一个男的说这么多话,不像我的风格啊……咦,小鬼,你的表情干吗突然变得这么可怕,好像抢到了万亩黄金般的‘淫荡’……”

鲁席费惊觉地抬头,撇嘴不满道:“我的表情哪里淫荡了啊!我只是在想,如果事情属实的话,那大哥就真的好厉害了……”

“那是那是,呵呵。”蓝夜点头附和,自我感觉相当良好。

“那这么说,连大哥也不知道魔之军师是否和你一样也来到这个世界咯?”

“嗯,以常理来看,那个鬼面军师看起来一幅很难死的样子,可能也来到这里了吧……喂,你真的一点都不怀疑我所说的啊?”蓝夜实在很好奇,因为这些话,老实说连他自己本人都感到不可置信,更何况其他人,哪想鲁席费却一点都不惊奇。

“不会啊,我相信大哥说的都是真的。”鲁席费温和地笑了笑,给人感觉他仿佛有一种特别的自信。

“哦?这么相信我啊,那么我说,我们奴隶起义最后必然会以失败告终,你相信吗?”蓝夜身上气势陡增,突然逼近鲁席费,与他眼神紧紧对峙,话中挑衅意味十足。

鲁席费眉头虽皱了皱,却丝毫无惧蓝夜身上的气势,平静说道:“大哥为什么这么说呢?目前局势对我们起义军们不是很有利吗?卡多雷首领都说要挥军直逼冬夜城了。”

蓝夜紧盯了鲁席费一会,看他完全不为所动,露出一股意味深长的笑意,道:“目前的确是对起义军前所未有的好局面,埃塞梅斯帝国北有银狼之患,东有波斯大军压境,南方则是梅卡利加大举北侵,而西面,我们起义军也正如日中天,咋看之下,埃塞梅斯帝国的确是陷入四面受敌的绝境。但也正因为这样,才让我了解到,埃塞梅斯这个帝国到底有多么强大!它,绝对不是我们这些奴隶起义军所能扳地倒的敌人!只要埃塞梅斯东、南、北三方战局中,有一面发生稍稍变化,那么,起义军目前的有利局面都很可能将发生重大改变。”

“变化?你指的是那位艾欧利将军吗?”

咋听艾欧利之名,蓝夜的眉尖跳了跳,嘴角的笑意渐渐扩展,看着鲁席费的眼神一瞬不顺。

“小鲁子,我突然有一个重大发现,你想不想听?呵,我真笨,其实早就该知道这一点了,竟然直到现在才发觉。”

“哦?是什么发现?”

鲁席费大奇,让蓝夜突然转移话题的到底是什么发现。

“嘿嘿,我发现,你这家伙其实很不简单呐。本想用突袭战术来测试下你,不过后来想想这种做法实在太老套了,我又是懒人,所以算了,大家还是以友好的交谈解决问题吧。喂,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啊?”

鲁席费想不到蓝夜所谓的发现竟是对他身份的怀疑,本想装糊涂矢口否认,但看到蓝夜明亮的眼神大感不妥,想了下后,坦然笑道:“大哥,你是怎么发觉我有问题的呢?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出什么值得让你注意的事情啊?”

“哦,竟然没有否认,不错不错,给你加十分。”蓝夜收回紧盯着鲁席费的视线,伸手打了个哈欠,放松身体缓缓躺倒在草地上,仰望着天上群星闪烁,道:“你的确没有做出什么引人注意的事,直到刚才……”

“刚才?你怎么知道我……”

蓝夜轻笑,眼神中闪现的睿智与平时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道理很简单,你让我说了我绝不会对外人说的事情——关于魔教的内幕!”

“虽然我时常吊儿郎当,偶尔做事情也不经大脑,但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我都不可能会把魔教内部的详细情况拿出来和你谈心的!因为一旦我这样做了,那就意味着听到这些内幕的家伙必须加入魔教或者……让他死,否则,我就是犯了叛教罪,将受到教内的死亡追杀。”

“这可不是开玩笑,叛教罪在魔教内是最严重的。魔教对于敌人还会给予起码的尊重,但对于叛徒,那绝对是辣手无情。我曾见识过魔之军师是如何处置叛徒的,他们把那叛徒所有在世有关的一切都彻底“抹消掉”,让那叛徒痛不欲生地看着他的亲人朋友一个个死去,更夸张的是连他家养的那条狗都没放过,那种惨状只要还是保有一点点感情的人都会……实在是太变态了!我现在想起来都还感到寒毛直竖!”

“基于这种前提下,所以即使是身在这异世时空,我也不会把魔教的详细内幕透露给你!既然我不会说,但我又确实说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我中了你的迷幻术!要是以前的我,是不会相信迷幻术这种东西的。但当我亲眼见识军师用他的特异功能对付那个叛徒说出他所知道的所有事情后,也不由得我不信了。为此,军师大人还特意让我进行了一些如何抵抗迷幻术的修炼,所以,‘恶魔森林’中那个怪物的魔幻之眼对我没什么效果。”

“虽然说我是处于对你毫无防备的状态下,但能这么不动声色毫无知觉地让我说出我不会说的话,显然,你这家伙的幻术可要比魔之军师和那怪物都要高明的多啊!我是否该立即攻击你才好呢?……”

星空依然璀璨,夜风仍在吹拂,滑过草原带起阵阵凉意。蓝夜和鲁席费两个人都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沉凝肃杀的气流充斥着他们周边。

蓝夜不断暗中积聚力量,脸上依然一副轻松自在样,却随时都在防备鲁席费可能的动作,但是让他意外的是,鲁席费在此时发出一声长笑。

“原本就知道你是个相当聪明的人,所以我一直都很小心,尽量不展露力量现出我的底细,但现在看来,我还是太小看你了啊——”

“喂,小鲁子,客套话就不必说了,我的优点不用你说大家都知道,不要妄想转移话题,直接点,说出你的身份和你的目的!否则,哼哼!……”

鲁席费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丝毫不把蓝夜表情做作的威胁看在眼内。

“很抱歉,这两样我都不能告诉你,即使说了你也不会相信!但是请相信我,我对你绝对没有恶意。”

“鬼才信你!”

你字声中,蓝夜的腿已经闪电扫出,既然文的沟通不了只好来武的了,只是力量保留了五分。虽说早已有心理准备,对方很可能会避开,但他怎么也想不到鲁席费会避得如此轻易,仅只是身形一晃,人已悬浮在十尺开外的半空上。

“双连炮!”

之前为了不重伤到对方而保留的攻势在此时恰好发生作用,按在草地上的手用力一顶,借用反弹之力,蓝夜横卧着的身体炮弹般斜飞前方,双腿连环踢出,向半空中的鲁席费猛攻过去。此招迅捷凌厉兼且攻的出人意料,蓝夜相信,即使是艾欧利面对这样的攻击也绝难避开,除硬架一途外别无他法,但鲁席费却从容避开了。

(这家伙!……)

咋然失去目标的蓝夜在空中滑出一条抛物线向下坡草地落去,侧身避过攻击的鲁席费转身想叫住手的时候,却听“砰”的一声闷响,蓝夜猎豹般已攻到眼前,平时温和不正经的眼神中尽显凶兽战意。逼于无奈,鲁席费只能先行全力闪避防御应付蓝夜狂风暴雨般的凶猛攻势。

“碰!——”

爆响声中,蓝夜身形拖着地面横滑二十几米外才稳住反震弹退中的身体,而对面的鲁席费却仅仅只是身形上浮后飞了几尺才翩然落下,神情说不出的优雅从容,一副绝世高手的风范,比起蓝夜的狼狈,高下之别立判。

“够了吗?”鲁席费双手负后,脸色平静地望向对面问道,从之前对方空有杀势却无杀意的攻击中,他逐渐明白蓝夜只是在试探他的实力而已。

“嗯,够了……”蓝夜重重呼出一口气后,一副无力的样子瘫软坐下,因为脸已毁容旁人无法看出他的表情怎样,但他现在心情却是很沮丧的。

一开始,蓝夜的确是抱着试探鲁席费实力的心态去战斗,但随着战斗的持续,他的攻击频频落空,一股不服输的念头渐渐升起。在随后的时间里他是拿出了真正的实力去进攻,然而结果却依然是一样。这让蓝夜清楚地意识到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心情着实失落。一直以来,他都坚信经过恶魔森林的历练后,他已经拥有了超越常人的力量,以前输给艾欧利他是无话可说,因为对方本身是个战斗天才,然而现在他却输给了眼前这个年龄只有十三岁的小鬼,他不得不对自己到底在这个世界的实力如何开始产生怀疑。

(这个世界果然变态,怪物一个多过一个,看来以后做人真的要谦虚点了,不然哪天被宰了都不知道……)

看着鲁席费虽稚气却俊秀的面容,蓝夜暗暗庆幸幸亏自己之前的态度还算温和,不然现在就很难下台了。

“呵呵,经过这场比试,我现在相信你对我是真的没有恶意了,不然,以你的实力要杀我根本就是易如反掌,没必要这么拖拖拉拉的。”这话蓝夜一半是出于真话一半也有想稳住对方的目的。

“你能相信我那实在是太好了,你是我所欣赏的人,可不想让你对我留下不好的印象。”

鲁席费缓缓走向蓝夜,脸上诚恳的神情丝毫不会让人怀疑其所说的话。

“知道了知道了,总之你不会害我就行,其他都好说。”

蓝夜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两人之前谈话的地方,从那里拿起装着红葡萄酒的瓶子咕噜咕噜的仰头便喝,刚才的战斗让他口渴起来了。喝了几口后,蓝夜看了看一旁的鲁席费,很义气地把酒瓶子递了过去,鲁席费微笑着摇了摇头,两人坐了下来,又恢复了之前原来谈话的气氛。草原上,狂欢宴会仍在进行,喧闹的嘈杂声和歌舞声掩盖了一切,谁也没发现到不久前草坡上所进行的短暂但激烈的战斗。

“对了,小鲁,你有没有姐姐或妹妹之类的?嗯,表姐表妹也行啊……”

“嗯?问这个干吗?”

蓝夜正视前方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道:“喔,没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你很欣赏我吗?其实我也很欣赏你的,既然大家都这么‘欣赏’对方,呃,我在想,那个,如果你有姐姐或妹妹之类的话,能否给我介绍一个……”

鲁席费:“…………”

………………没有什么营养的对话在晚风中继续进行,长夜依然很漫长。

××××× ××××× ×××××

“根据众情报组的报告,他们距离奴隶军百里的外围各处就停了下来,不再移动,如果没有判断错误的话,他们的目标应该就是那群奴隶起义军……”

“不,不对,那些奴隶起义军还不值得他们动用如此强大的实力来对付,况且也没有道理,再说根据四个月前‘苍狼’秘密送出的情报来看,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个人而非团体。一百多位魔导师外加一千多高级魔法师,这么恐怖的组合用来对付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能瞬间灭国,到底,要对付的是什么人物?!……我们必须要尽快从那些奴隶军中弄清楚他们的真正目标究竟是谁!”

“是,大人。但他们已经封锁了奴隶军方圆百里的外围,我们的人只怕很难潜入,所以……”

“动用那些卧底吧,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发现我们的存在。同时,命令卧底们把调查范围锁定在那些从南方转移来的奴隶军,虽然不明显,但从情报上显示,那些家伙确实是跟着后来的这支奴隶军的移动在移动,也就是说,他们的目标很可能就在其中!至于蔷薇骑士团和烈焰骑士团也让他们处于可以随时出击的状态。西方那边暂时就只能拜托你了,一切务必小心!”

“嗯,大人,请放心交给我吧,我会谨慎应对的。您那边也请万事小心,凌若羽和萧寒冰这两人绝不好对付……”

“我知道。那就先这样,以后随时保持联络。”

恭敬地看着魔法水晶球里的黑色身影消逝后,傅雪柔娇媚无限的脸上渐渐换成一副严肃的表情,当她转过身来面对身后整齐跪着的四千下属,眼中露出满意的神态,这是她经过五年时间精心培育的实力,而现在,就是动用这股力量的时候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