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抗日铁血营传奇 第二卷 大国的责任 第二十九章 翠湖茶楼

战火将军 收藏 0 45
导读:困兽之斗----抗日铁血营传奇 第二卷 大国的责任 第二十九章 翠湖茶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赵越峰找了半天,只看见湖边有座茶楼,大门的匾额上书四个金字“翠湖茶楼”。是不是孟月绮说错了?没有翠湖酒吧。而她在这个翠湖茶楼里面呢?于是赵越峰快步走了进去。



这是一座有着琉璃瓦和红漆立柱的二层楼的仿古建筑。在美丽的翠湖显得古色古香与湖光山色相得益彰浑然一体。赵越峰进了茶楼,见里面装修的十分古朴典雅,但是楼上楼地找,没有见到孟月绮的人影。

他看手表已经是六点半了。“是不是有事情耽搁了?” 赵越峰心里急“说晚上来,几点是晚上啊。按规定即使是军官假期外出晚上10点前是必须归队的。再等等吧,也许一会就来的。”他实在不愿意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这个时候赵越峰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 光在外面瞎跑乱找也没有用,在这里坐坐等着,实在等不到就算了。打定主意后,他就找了个临窗的座位把自己的屁股安顿下来。


年轻漂亮的服务员小姐殷勤地走过来,“请问先生几位?要喝点什么?”

“一.....两位吧。”

“什么?是两位吗?”服务员小姐觉得自己听错。什么叫一两位呀?

“两位。”

“好,请问先生喝什么茶。”

“你们都有什么呀?”

我们这里有上好的云南普洱,西湖龙井,福建铁观音......

“好了,就来一壶铁观音吧。”

“好的。”

赵越峰环视了一下四周。见一楼这里没有几位顾客。一般都喜欢上二楼观景。他之所以坐在这里主要是为了观察来往的和进出的人,有没有他的梦中情人孟月绮。可是大约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没有见到人影!

是不是错过了!于是赵越峰喊来服务员:“请问一下。你们这里今天有没有来过一个挺漂亮的小姐,大概二十四五岁,皮肤挺白个子嘛。比你高一点。”

“对不起,我没有见过,您能不能说具体一点每天来我们这里的人挺多的,比如穿什么样的衣服,我给您打听一下。”


“她.....”赵越峰心里合计我怎么知道她今天穿什么衣服。

“算了。”他一挥手把服务员打发走了。又等了一会,本来就是急性子的他现在真有点等的不耐烦了。一看表8点多了。

“这个小妮子,成心耍我啊。考验我?”

他将茶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起身喊结帐走人。出门刚走出不远,突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吓了他一跳。

“怎么,这就走了,这么没有耐性?”

赵越峰一回头见一个芳泽无加,铅华弗御,瑰姿艳逸,仪静体贤的冷艳女子。一身紫色旗袍让魔鬼身材凸凹有致。更显成熟女性的魅力。此时的孟月绮

犹如一朵盛开在山间的紫罗兰。乌黑的长发更是散发着冷艳神秘野性的魅力。


“月绮,你怎么才来?你衣服很漂亮。”赵越峰语气兴奋中有些埋怨。

“我说了晚上会来。现在难道不是晚上。”

“呵呵,对,现在8点多了应该还是晚上。”赵越峰心想“靠,可是我10点以前要回去的呀。”但是他没有说出来。


“这里环境不错, 我们坐坐吧。对了这花是给你的。呵呵,有点晒蔫了。”赵越峰有点不好意思地憨厚的笑着。


孟月绮扑哧一声笑了,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傻傻的男子也挺可爱的。

“谢谢,是玫瑰啊,挺漂亮,我接受你的这个礼物,但是不代表接受它代表的含义哦。”

“呵呵,我们里边说话吧。”赵越峰把孟月绮让进茶楼,这回他们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是贵宾席,装修环境比一楼还要好,赵越峰重新要了茶水点心,与孟月绮对面而坐。

“你经常来这里?”

“来过。”孟月绮的回答依然那么简练。

赵越峰笑了笑;“你原来说是什么翠湖酒吧,我找了半天。我还以为走错了地方。这里真的挺幽雅的。”

“是我说错了,不过我是故意的。”孟月绮瞪着大眼睛气人的看着赵越峰。

“为什么?”

“看看你智商和耐性啊。”

“哈哈,怎么样。还合格不?”

“你嘛,”孟月绮低头品了一口茶然后撇撇嘴。“智商可以但是耐性就不足了。这样这么能显示你的诚意呢。”


“其实我只是想出去找找看看,你是不是在其他地方。其实我5点就来了一直等到现在。”赵越峰心想:“我在这里等了近三个小时。再磨蹭天都亮了。”

他看了看表。看来今天10点以前是回不去了,林虎这厮明天一定饶不了我。不过凭多年来一起出生入死的交情他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毕竟这几天不会有什么行动。顶多臭骂我一顿罢了。跟了他这么多年,林虎的脾气他是了解的傲上而不辱下,用他们东北土话来说。他对手下很“护犊子”。就是爱护有加之意。虽然难听了点但是话糙理不糙。他还真是这样,从来不向上级打什么小报告一类的。你有了错误他骂你,你一旦有了功劳他照样提拔你。林虎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三营才怎么团结这么出色,大家都愿意在他手下干活。

“对不起了,今天耽误你时间了。”

“没有关系的,我还求之不得呢。”赵越峰想着被林虎臭骂的情景,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

“其实今天本不想来,我真的犹豫了好一阵。”孟月绮说。

“哦,你今天来昆明有工作上的事情吧?”

孟月绮点点头。

“办什么事情?哦,看我这记性,又给忘了,你们军统的工作我怎么能随便打听呢。”赵越峰还是一脸憨笑。

孟月绮浅浅的一笑。喝了口茶。沉默了一会。

“问个问题可以吗?”

“你说吧。”

“你.....你真的,真的喜欢我吗?”孟月绮突然瞪着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一眨不眨地看着赵越峰问道。似乎想把眼前这个经常傻笑的男人的内心世界看透。

“扑哧。”赵越峰把一口茶水喷出来,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呛的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这个......当然了,从我看见你第一天起。就真心喜欢上了你。我是个实在人,以军人的名誉保证不会说谎的。”

“你最好不要有这样的想法。”

“为什么?”赵越峰不解地问。

孟月绮幽幽地说“因为喜欢我的人都没有好结果。他们...他们全都死了。”

赵越峰听到这话,心里一惊。“你是说李浩然?”他看着孟月绮的表情似乎有种异样的感觉。

孟月绮出神的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我以前有一个未婚夫,我们非常相爱。他是一名空军飞行员。3年前在一次空战中牺牲了。我们本来决定在当天结婚的,但是那天凌晨日本飞机突然袭击城市。他毫不犹豫把礼服脱下来换上飞行服就往机场赶。那天他一连打掉日本人三架飞机。后来被好几架日本飞机盯上了。他的飞机被日本人打的凌空爆炸,我只看见一个血红的火球....至今连尸体都没有找到。我父母也是被日本飞机炸死的,现在也是连尸体都没有找到。还有李浩然也是.....他们都被炸的尸骨无存。”

孟月绮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

“月绮,你别多想了。这在战争中都是难免的,我也曾经看见无数兄弟血肉横飞,有的就牺牲在我眼前。包括李浩然。但是这怨不得你我,要恨就恨小鬼子吧。”

“为什么每次都这样,你说难道都是巧合吗?为什么每次都把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从我身边夺走,连尸骨都不留?难道我真是埽把星?”

“别瞎说,有这么漂亮的埽把星吗。不要多想了,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报仇雪恨。日本鬼子快完蛋了。”

“我算过的,算命先生说我的命太硬。”孟月绮只是摇头。

赵越峰安慰说。“哎呀,年纪轻轻的,你怎么还信这个。告诉你吧,即使你真是个埽把星,我也喜欢,爱咋咋地。”


赵越峰这话一出口把孟月绮弄的个满脸红云低头无语。


良久,她叹了口气“对不起,我不应该说这些的。”

“没有关系的。”

一阵尴尬的沉默。


赵越峰抬手看了下手表,已经9点半了。


“你有事吗?你在看表。”

“没,没有什么事。”汗。

“咿,你的手表挺漂亮的,哪里买的呀?”孟月绮在转移话题。

“不是买的。是我们鸿翔部队发的军官每个人一块。美国造的航空手表。带指南针的。”孟月绮言语中透着自豪。

“哦,不错。给我看看行吗。”

赵越峰把表摘下来递给孟月绮。无意中碰到孟月绮的手指,真有点滑不留手的感觉就是有些凉。

孟月绮拿在手里搬弄着。左看右看。读着上面的英文,又自己戴在手上。

“好看吗?”

“好看。就是你戴大了点。”赵越峰笑着说。

“送给我行吗。”

“这...我最近可能要执行任务,执行任务的时候必须戴这个的。”

“小气,不给算了。”孟月绮调皮的撅起嘴。

“不是小气 真的是我们要用这个辨别方向和对时间啊,你放心我等这次执行完任务肯定给你,反正现在小鬼子也蹦达不了几天了。嘿嘿。”

“那好一言为定。”说完还把孩子气小手指伸出来要拉钩。

“呵呵。好,一言为定。”赵越峰发现孟月绮其实并没有那么冷漠甚至还有些天真可爱的孩子气质的双重性格。其实女孩子都有这样天真可爱的孩子气质,冷漠的女子一定是有不幸的经历或者爱情或者家庭或者在工作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赵越峰觉得面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在以上方面都或多或少的存在。想到这里一丝同情和怜爱在心里油然而生。她是个孤儿,有经历了两次生离死别的爱情,她实在太不幸,也太需要温暖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