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三十章 起义(二)

找爱的人 收藏 2 4
导读: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三十章 起义(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天空中的黑云越来越多的聚集在一起,细雨已经开始淅淅沥沥下着,延伸到远方的小路已经变的泥泞不堪,山林中的树木随着不时刮起的风雨来回摇摆着。而此时一个头带大边沿帽,身穿长大褂,肩上耷着一个小布包,手里还打着一把油布伞的商人正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泞的路上。抬头看了看那正在慢慢变黑的天空,他知道要是再不加快步伐,那么今天晚上他唯一的选择就只能露宿在这人迹罕止的大山之中了,那时候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加快起步伐来,但是由于道路的泥泞不堪,他的努力似乎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而此人正是复国军情报部副部长兼任敌工处的处长许崇生,他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去策反自卫军在齐齐哈尔的最高指挥者武其雄以及他的两个弟弟武其斌和武其勋。

在得到了总司令刘兴和部长黄厚杏的同意后,许崇生便将自己随身要用的物品一把塞进了一个小布包内。在匆匆告别老婆柳媛后,就装扮成一个收帐的商人朝齐齐哈尔走去,开始执行他新的任务。

正当他为今晚要睡大山而发愁的时候,他发现在不远处有一间小茅草屋,如同将死之人发现了一线希望,他再次用尽全身力气加快着自己脚下的步伐。在经过一段艰难的努力后,他终于在了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赶到了那间茅草屋前。透过里面那忽明忽暗、闪烁不定的油灯光,他发现屋里面摆设很简单,除开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外,在窗户对面的墙上还挂着一些野味,这样看来这应该是一猎户家。观察一阵子后,许崇生发现在这间小草屋里面住着的是一对略微上了年纪的中年夫妻。

在确认无危险后,许崇生便收伞、敲门,在得到允许后,许崇生便走了进去。他看见正如同他在门外看见的那样,住在里面的确实是一对上了年纪中年夫妻,年纪应该在四十岁上下,所穿的衣服虽然有点破,但是却很干净,咋然一看给人一种朴素整洁的感觉。只是有一点让他感觉有点奇怪,那就是男的全身上下属于典型的东北人打扮,而女的却穿着一身明显的朝鲜服装,职业的敏感告诉许崇生这对夫妻背后一定隐藏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自己还需多加提防,别一不小心真要是阴沟翻船,那就亏大了。

进屋后,许崇生与那对夫妻攀谈了起来,这时许崇生知道了,这对夫妻是在三八年从朝鲜逃难过来的,住在这山里算起来快七年的光景了,男的姓金名勇庆,今年三十八岁。女的姓崔名奉珠,今年三十五岁,他们都住在朝鲜安源道。他们以前都是依靠种田为生的农民,在日本进占朝鲜后不久,为了躲避日本,便离开了原来住的地方,搬到了这山中以打猎和种田度日。不过让许崇生疑惑的是,按照这个时候的习惯以及这对夫妻的年龄来分析,他们应该有个小孩的,但是在这里却没有发现。于是许崇生便试探着询问起小孩的事情。

没有想到,许崇生刚一开口问起,就见崔奉珠哭了起来。过了好一阵子,崔奉珠才用手巾擦了擦眼泪,然后边哭边说到:“原来家里是有一儿一女,生活虽然清苦了点,倒也还快乐开心。但是日本人来后,儿子被抓去服了军役,女儿也被征用成洗衣女了。前不久传来消息说,儿子战死了,女儿至今生死不明。”

听到这里许崇生总觉得那里不对,但是似乎一下子又找不到对方破绽,这让许崇生开始思考起问题到底出在那里。见自己的老婆子还在那里哭,金勇庆说到:“好了,老婆子啊,家里难得来回客人。那些伤心的事情不说也罢。”说完转身就出去了。不一会儿,金勇庆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了一些熏干的鹿肉走了进来。

在微笑的朝许崇生点了点头后,就见金勇庆说到:“老婆子啊,今天家里难得来了客人,把这些鹿肉拿去招待客人吧。鹿肉熏的时候可能盐多了点,你做的时候适当的加点料啊。”

就见崔奉珠抹了抹眼泪,然后那不耐烦的回话到:“知道了啊,要你罗嗦什么啊,我又不是瞎子,又不是没有看见。”

听到这个话,许崇生敏锐的意识到这对夫妻不简单,虽然自己不大明白所说话的其中含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话肯定是黑话,而且多加料的意思很有可能是在菜里面放蒙汗药,出于一种本能的防范意识,许崇生借口身体有点不大好,事先将蒙汗药的解药给吞服了下去。而此时的谈话也变的不是那么和谐了,大家都在彼此防范着对方,所以在很多时候,许崇生和金勇庆两人都是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着,但是彼此的防范心理已经很明显的表现出来了。正当两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就听见里面的崔奉珠说到:“老头子啊,进来帮下忙啊,饭菜都好了也不知道。就知道在外面干坐着。”老头答应着走了进去。

过了约莫一杯茶的工夫,就见夫妻两一前一后,手里都断着一些菜碗从里面走了出来,将那些碗放在桌子上后,刚刚坐下,就听见有人敲门,然后一个人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说到:“金兄弟,好久不见,最近有什么新的消息吗?”

那人刚准备走进来,发现屋子里面还有一个陌生人,便立即退了出去,然后就见金勇庆站了起来,走到外面和那人嘀咕了好一阵子后,这才走了进来。见许崇生一脸的疑惑,金勇请急忙解释到:“这是山下村子的一个熟人,前几天,他小子进山就没有再回来,找了几次都没有找到,见我住在这里,所以就委托我帮忙找找。今天特意来听消息的。”

听到此,许崇生心里不由的嘀咕开了:既然已经丢失几天为什么这个时候来问,而且从他进门的样子来判断,那家伙和这家应该是很熟悉,而不是说才认识没有几天,种种迹象让许崇生的戒备心理不由的加强了许多。

见到这里,金勇庆端起了酒杯说到:“许老板啊,这是我家自酿的,度数不高,这天气喝了还可以去去风湿,尝尝是否合胃口啊。”

听到此,许崇生慢慢的端起了酒杯,见金勇庆一饮而尽,许崇生想着自己已经做了防备措施了,于是也没有再多考虑便也一饮而尽的喝了进去。酒到嘴中后,他感觉这酒里面除开有几味中草药外,似乎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喝到嘴里的感觉是甜甜的,到喉咙就有点起火的感觉一样,等酒完全到了胃里的时候,整个人的感觉似乎又很舒服。

但是随后出现的一种全身酥软的感觉让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此时再看金勇青庆和崔封珠已经是一脸的怪笑,许崇生知道坏事了,这时门被推开了,只见刚才那人也是一脸的怪笑走了进来,来到许崇生的身边后,依然是一脸怪笑的说到:“大兄弟啊,走了这么久的山路一定是累了吧,累了就休息下啊。这样睁着眼睛怎么能睡的好啊,是不是睡不着啊,我来帮你啊。”

说着从崔奉珠的手里接过了一条毛巾,从毛巾上不时还散发出气味上来分析,毛巾上已经被酒精浸泡过。眼看着毛巾就要到自己嘴边了,许崇生现在这个后悔啊,真的是连肠子都悔清了,都快自己大意,现在还真是阴沟翻船了。但是此时后悔似乎晚了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当那人的毛巾在接触到许崇生的脸部的时候,许崇生知道这次是自己危险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熟睡中的许崇生被突然而来的凉水给浇醒了过来。慢慢的,许崇生模糊的视力开始变的清晰了起来,发现房间内依然是他们四个人。而自己则被绑在了一把椅子上,那三个人则坐在自己的对面,而自己的包袱也放在了他们的身边,这时就听见那大汉恶狠狠的问到:“说,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许崇生用眼睛看了看他,然后漫不经心的回答到:“我说了,我就是一打工的,这次去齐齐哈尔就是给老板收帐的。”

听到这里,那三人顿时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什么?打工的?什么叫打工的啊?看见三人一脸的疑惑,许崇生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话顺嘴了,连忙改口解释到:“我就是一做事的,说的通俗点就是给老板做事的。”

听到这里,三人似乎明白了一些,但是那大汉的脑子也开始转动了起来:打工?这个好象是在那里听过,怎么听的去这么熟悉啊。应该是在那里听过,而且还不止一次听过,但是自己就是想不起在那里听过。于是在仔细检查了许崇生的包袱后,发现里面有把小手枪,样子很别致,不论是烤漆还是做工都很精细。自己以前就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枪,现在拿在手里就舍不得放了。

许崇生发现那大汉对自己的配枪是爱不释手,他感觉这点可以利用,但是考虑了良久都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来,见那大汉自顾玩枪去了,金勇庆有点不耐烦的说到:“哥们,我说你能不能等下再玩啊,这人你说怎么处理吧,处理了他,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那玩意给你就是。”

听到这里,那大汉似乎醒悟了过来,转过身对许崇生说到:“你既然是一商人,身上怎么会有枪啊。”

见那汉子说话语气平和了许多,许崇生也平和的回答到:“现在世道不太平,我一收帐的配把枪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啊。”

那汉子见许崇生这么说,一时也没有了主意,便转过脸对着金勇庆和崔奉珠说到:“这家伙不简单,肯定是条大鱼,还是等首长来了再做决定吧。你们认为呢?”

那两人见大汉这么说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便默默的点头表示同意,而许崇生此时似乎觉得这个事情并不象他想象的那么严重了,也许一切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