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二十九章 起义(一)

找爱的人 收藏 2 5
导读: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二十九章 起义(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奉天关东军情报总部内,土肥原贤二此时正端坐在桌子前仔细批阅着情报员刚刚送来的最新情报,而对于这个人的档案,土肥原贤二不由得认真、仔细的阅读了起来。虽然资料只是只言片语,但是对于他这个老特务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因为一个好的特工人员,最重要的是要从所获得情报中去分析自己对手的一切情况,以此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情报。就见上面写到:

许崇生:男、现年三十三岁,现任复国军情报总部副部队兼任敌工处处长,中华联盟党党员。上校军衔。为人随和,原为复国军一连长,后不知什么原因,调入复国军情报部工作。其主要成绩:去年八月复国军攻打天云县之时,该人成功的策划了原自卫军第三三六团一营的叛变事件,最终造成该团的崩溃,这也成为了天云县失守的重要原因之一。后在该营营长焦敏宏的配合下,成功策反了自卫军几个连级部队的起义和判逃,这也是目前复国军第四师的重要组成之一。从目前所获得有限的情报来分析该人具有很强的应变和判断能力,总能在第一时间内抓住别人所无法获取的信息,以此来获取自卫军内某些军官的信息,在取得该人及其部队信任后,便开始劝说该人及其部队进行起义。目前该人去向不明,估计该人仍在天云县总部内。不过近日内有情报显示,其夫人柳媛曾在齐齐哈尔出现,且频繁与我齐齐哈尔自卫军的一些高层军官有过密的交往,这点值得我部予以关注。

看到这里土肥原开始有点坐不住了,毕竟对于对手的情况只了解这么一点,而且对于他目前的行踪却只能用估计来表示,而且从这一点点信息所显示出的情报来判断,这绝对是个麻烦,也是个很厉害的对手。眼下进攻天云县的战役即将打响,山本司令官所制定的计划是两路对进,夹击消灭的战术。而在齐齐哈尔担任主要进攻任务的部队就是武其雄所率领的自卫军第五十三师和自卫军五十四师,而这两个师的师长分别为,武其雄的二弟武其斌和三弟武其勋。因为当初三人坚持要在一起,帝国陆军总部这才将三人一起放到了齐齐哈尔。一来是因为那个地方比较偏僻,二来那两个师都是采取中日军队混编的模式。但是这两个师在军队建制中仍然属于自卫军,如果这两个师真有什么事情发生,那么山本司令官的进攻计划这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是先输一半了。

毕竟以板垣所带去的部队,想单独完成对天云县的进攻,在其他人看来也许是可能完成的事情,可是在他土肥原看来,那是根本做不到的,毕竟板垣这次所带部队战斗力如何,别人不清楚,他土肥原是一清二楚,想到这里土肥原额头开始不住往外面的冒冷汗。

而此时的许崇生正在情报部自己的办公室内仔细阅读着自己的夫人柳媛刚刚送来的有关齐齐哈尔方面自卫军相关军事负责人的个人资料。在看完情报后,许崇生的额头顿时出现了一个“三”字。看着许崇生的变化,柳媛关心的说到:“怎么拉?崇生,是不是齐齐哈尔那边的问题很棘手,不好办啊。如果实在不行,就让刘司令安排部队去解决,不就完事了吗?何必搞的这么费事啊,反正齐齐哈尔的城防部署,我已经上交到总指挥部去了,收拾他们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啊。”

听到自己的夫人这么说,许崇生没有说,只是从桌子前站了起来,想着自从自己在策反了焦敏宏后,自己便被上面任命为情报部的副部长兼任敌工处的处长一职,而军衔也由少校直接晋升为上校。在部队完成攻打天云县后,自己更多的时候是在办公室内处理情报,而现在一场大的会战马上就要开始了,自己是该有所表现才对的起刘司令的栽培。对于齐齐哈尔那边的情况,他不是很了解,但是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情报分析来看,武氏三兄弟其实有心过来,只是在一些事情上的思维方式和我们这边有所不同,只要自己能和他们进行有效的沟通,相信自己能说服对方,这样也可为即将到来的大战进自己一份力量。想到这里,一个大胆的计划便在自己的心里开始出现了。想到这里,许崇生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笔,开始将自己脑海中的思维一点一点的写在了纸上。但是此时外面的天已经逐渐的黑了下来。

这天,柳媛奉命去敌占区去执行任务,在回来的路上,她发现自己已经被敌汉奸人员跟踪上了。尽管她用尽一切方法想甩开跟踪者,但是很快事实证明了,她的任何努力都变成了白费,跟踪者依然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在了她的后面。正当她在为怎么摆脱追踪者而着急的时候,身后响起了枪声。柳媛立即闭上眼睛,心里在想:这下自己算是完了。过了一会儿后,当她确认自己没有事情后,便立即转过身去,却发现跟踪自己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而自己的丈夫许崇生正站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而开枪救自己的正是自己的丈夫。感觉轻松的她立即飞奔一般的扑了过去,然后双眼紧紧的闭住,将自己身体紧紧的依靠在丈夫许崇生的怀里。而许崇生则双手将其抱紧,然后轻声细语的安慰到:“好了,别怕,没有事情了,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好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声枪响,柳媛立即睁开了眼睛,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的丈夫已经中枪倒地,看着丈夫那黑红的鲜血从身体中流出,而自己任何的努力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此时无助的柳媛只能眼睁睁的开着自己的丈夫在自己的怀里慢慢的死去。而当她被惊醒后,却发现这原来只是自己做的一个噩梦。当她用手揉了揉那朦胧的眼睛后,发现自己的丈夫依然坐在桌子前,借助着那豆大的灯光正在忙碌着。只见他,一会儿找着资料,一会儿又埋头写着什么东西,她知道丈夫一定又在为齐齐哈尔的事情忙活着,看着丈夫许崇生那日渐消瘦的轮廓,作为妻子的柳媛心里有说不出的疼。自从天云县进攻战策反焦敏宏后,许崇生的职务就被提升为情报部副部长兼任敌工处的处长,军衔也由少校变成了上校,而工作也由收集情报变成了坐在办公室内整理和处理情报,几次许崇生都要求下去工作,但是都被部长黄厚杏以危险或其他理由给堵了回来。

那天在得知听取齐齐哈尔的情报员汇报有关人员情况报告时,职业的感觉告诉他,这三个人一定可以被自己策反过来,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情报员提到过,三个人虽然被日本人所用,但是从来不做危害老百姓的事情,甚至在一些时候或明或暗还资助一些反抗组织,就冲这两点,许崇生知道将三人策反过来是可行的,在当时他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并且坚决要求由自己来执行,黄厚杏没有反对,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需要请示下刘司令,何况你也需要时间去准备啊。好了,中午了,散会吃饭啊。”说着就匆匆宣布散会。

这天许崇生在吃过中饭后,便按照往常的惯例走进了那间集他们夫妻的睡房和许崇生在家办公与一身的房间里面。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许崇生在进去后不久后,就见他手拿一叠厚厚的文件又匆匆的走了出来。看着丈夫逐渐远去的背影,柳媛心里依然有说不出的疼,但是她知道自己什么忙也不帮不上他的,因为自己现在正在忙着组建政府秘书处的事情,所以她只能将更多的家务事拦到了自己的身上,这样可以让自己的丈夫有更多的时间来忙自己的事情,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发现丈夫的被子依然是没有任何温度,她知道丈夫又熬夜了。早晨起来的时候,她发现在桌子上摆放着早餐,而自己的丈夫则早已经不知了踪影,她知道丈夫一定又是一大早就去办公室了。

来到黄厚杏的办公室,许崇生将自己写的有关策反齐齐哈尔的自卫军高级将领的相关报告推到了正在埋头看文件的黄厚杏面前,见有东西过来,黄厚杏将头抬了起来,发现是许崇生,立即满脸笑容的说到:“哦,原来是小许,我们许副部长来了啊,来,坐啊,警卫员,上茶。”

许崇生挥了挥手说到:“好了,我的黄大部长啊,你看了报告再说啊,茶我自己到。”

说着,许崇生来到了摆放开水瓶的地方,自己动起手来。黄厚杏在这个时候开始认真的看起许崇生写的报告,看着、看着,突然猛的一拍大腿,直喊:“妙啊,真是妙啊,不错,真的不错啊。司令当初要你来情报绝对是个正确的选择。”

见黄厚杏这么高兴,许崇生立即趁热打铁到:“部长,既然你没有意见,那就让我去执行吧,我就当你同意了啊。”

说着转身就准备离开黄厚杏的办公室,黄厚杏立即叫到:“回来,我可没有同意你去啊。你小子别趁乱找岔啊。”见黄厚杏反悔了,许崇生立即跑了回来说到:“我的黄大部长啊,你可不能这么耍赖啊,你刚才不是还说好啊,不错的话吗?”

黄厚杏立即反驳到:“我说好是说你的计划制定的好,不是说我同意了啊。你小子还是少在我这里玩这种偷梁换柱的伎俩啊。”

许崇生知道自己的第一招已经被识破,于是立即变脸,然后笑着说到:“黄部长,你就答应我吧,好歹坐了这么久的办公室。我现在别的没有长,就长肉了啊。你看,我现在都胖了许多了。你就权当放我出去活动下,我保证在半个月内把这个事情搞定,然后就回来啊。放心,我回来一定给你带两瓶好酒回来送给你啊。”

黄厚杏听到这里,也不好说什么,于是便说到:“这样吧,按照规定副部长以及副部长以上的人员如需出去执行任务必须由刘兴司令或是彭全参谋长批准,你也别在我这里磨伎了,我们现在就去司令部请示下刘司令,他如果同意你去,我二话不说。如何?”

见黄厚杏这么说,许崇生在考虑了一会后说到:“行,我们现在就去司令部见司令去。”说着一把拽着黄厚杏手就望司令部跑去。

两人一路小跑来到总司令部内,而此时的刘兴正在即将到来的大战烦恼着。这边眼看局势一天天的在变化,而自己的情报系统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敌人的意图、兵力的部署、最高指挥者是谁,等等这些情况。

这边大庆方向不安静,那边齐齐哈尔也是蠢蠢欲动,虽然说齐齐哈尔方向最多只是出一些自卫军,战斗力不强,但是人家来了,你总不能不理。而以自己现在手里的部队还不足以进行两线作战,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立即搞清楚敌人的主攻方向和意图。正想着,就见许崇生拉着黄厚杏的手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到此,刘兴立即开口问到:“黄部长,敌人的情况摸清楚了吗?”

黄厚杏便将现在所了解的情况大概的向刘兴汇报了下,并且刚准备将许崇生的思维告诉刘兴,而刘兴在听到了这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当时怒火立即腾的一下就上来,转身用手指着黄厚杏的鼻子说到:“什么都没有搞清楚,你来干吗?TMD,都三天了,到现在连对手的指挥官是谁,主攻方向在那里,有多少部队参与这些基本情况都没有搞清楚。你们情报部是干什么吃的啊?再给你二十四个小时,你要是还没有搞清楚这些情况,你就自己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撞死算了,我刘兴不需要垃圾。滚,现在就给我滚,滚回你的岗位上去。”

被这灰头土脸的骂了一顿,黄厚杏满脸委屈的准备拉着许崇生离开,可是任凭黄厚杏怎么拉扯,许崇生就是站在那里不动。而此时的刘兴转过脸去,正在那里生着闷气一言不发,眼睛直直的看着墙上挂的态势图。

过了会,当刘兴转过脸时,发现两个人还站在那里。这时刘兴似乎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点粗暴了点,语气略微平和的说到:“还没有走啊,对不起,刚才我是急了点,所以~~~~~~~~~~~,希望你们能够谅解,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啊。说吧。”

这时黄厚杏和许崇生才将事情的原委完整的讲了一次,刘兴在认真的听完后,在经过长久思考后说到:“小许啊,你这个事情先不急啊,等情报部完全搞清楚敌人的行动意图后,你再动也不迟啊。好了,你们回去吧。”

听到这里,许崇生立即满脸不高兴的说到:“司令,对于战略情报的收集我历来就是外行,而我现在所在的部门是敌工处,其主要职责就是对敌人宣传我们的主张,让更多的中国人觉醒,而此次我在认真看了齐齐哈尔武氏三兄弟的资料后,我有绝对的把握对他们进行策反,现在大战在即,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就算你刘司令再能耐,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毕竟我们现在是什么力量,你清楚,我也知道,司令,你就答应我吧。”

刘兴听到这里刚才的火似乎一下子又上来了,手把桌子一拍,不耐烦的说到:“去~~~~,你爱怎么搞,就怎么搞,情报部的事情我不管啊。”听这里,许崇生二话不说,连拉带拽的就把黄厚杏就拉了出来。黄厚杏见司令刘兴也松口了,也不好意思再加阻拦,所以便只好同意。见黄厚杏同意了,许崇生便匆匆告别了自己的夫人,朝属于自己的战场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