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国家的崛起 倒霉的海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


1851年,对于地处澳洲的中华宋朝皇国来说,是一个拓展国际生存空间的重要时期,但是对于位于大平洋西岸的大清帝国来说,则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时刻。因为在这一年,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爆发中外闻名的太平天国运动。

1851年1月由洪秀全创建的拜上帝会於广西桂平金田村起义,建国号“太平天国”,改元“太平天国元年” 。金田起义后,太平军势如破竹,很快就攻下了数个州县。顺利发展形势给洪秀全带来了不少的信心,于是他在1851年3月自称“天王” ,带领太平军四外征伐,并于1851年9月太平军攻占永安城。

太平天国运动的爆发,使中国陷入了一场规模巨大的战乱中,并受到了巨大的损失。在太平天国起义前,中国有四亿三千万人口;但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中国只剩下两亿三千万人。一场打了十三年的内战使中国损失了整整两亿人口,其中有四千万人是直接死于战争。

随着战乱的不断扩大,难民不断增多,原本就生活贫困的中国农民,眼下就更活不下了。这于这些人,一般有两种出路:一是相信洪秀全的拜上帝会,加入太平军找点饭吃;二是干脆落草为寇,自立山头,于是匪患不断增多。与陆地的上土匪应呼应,流落到南洋各地做海盗的人也跟着增多起来,于是整个东南亚的海运也变和极不安全。英、法、美、西、澳、俄等纷纷动用军舰为自已国家的商船护航。而没有军舰护舰的船只,则只能求才老天保佑,否则多数都会变成海盗们的下饭菜。

1851年9月2日,在菲律宾附近出现了只商船,而这支船队的东家,正是被宋国政府委以重任,在宋国满载而归,准备回大清王朝做超级人贩子的广州商人张信勇。此时,张信勇正站在船头,一边观察水势,一边回想自已这几个月以来的经历,恍若隔世,形同做梦。在宋国见到的所有新东西中,张信勇最想要的以钢铁为外壳,以蒸汽为动力的蒸汽,但目前宋国三个船业公司都在忙着为宋国政府造军舰,生产商船数量较少,根本就供不应求,就算拿钢着钱也买不到。否则,自已早就把这四只老帆船给换掉了,开着铁壳蒸汽船做生意多有面子。

忽然,一个壮汉急吼吼的冲进来叫道:“海盗,老爷,我们被海盗盯上了。”

“啊——”张信勇也吃了一惊,既然被海盗盯上了,看样子免不了一扬大战,此时正好试试南洋宋国发放的火枪和火炮的威力。于是张信勇吩咐:“立即准备枪支、火炮,应对海盗的进攻。”

张信勇顺着船工的指示望去,看见左后侧一条漆成黑色的快船,正箭一般朝商船急速驶来。在海盗的威胁下,甲板上的船工呼号奔走乱成一团。负责张帆的船工疯狂的收放帆索,竭力让每块帆布都吃满风。可笨重的商船无论如何也跑不过轻快的海盗船啊。两艘船的距离不断接近。

“东家,是巨鲸鱼帮的船,他们一向都是把人全杀光,再凿沉船,这下麻烦大了。”商船的大副脸色苍白,拿着望远镜的手在不断发抖。

张信勇也听说过巨鲸的名声,这帮海盗作案十分残忍,从不留活口,今天既然遇到他们,那就意味着只有鱼死网破一个结局了。 他立即转身对还在发抖的大副说道:“叫陈老大发下兵器,告诉众伙计,只要打退海贼,每人赏四十两银子,受伤的加倍,死者,我给四百两安家费。”

一个壮汉手握从不久从宋军那里领来的火枪,气汹汹的上前来,慷慨激昂道:“东家,您别忧心,待会儿老子把这伙天杀的海贼全扫到海里喂鱼去。”

张信勇笑道:“难怪人家会给你一个外号叫火药桶,做生意都这么多年了,你脾气不但没小,反而越来越暴躁了。”

“火药桶”豪气十足,拍胸叫道:“您放心,我柏世明最恨海盗,我一定会让他们尝尝火枪子弹的厉害。”

混乱的船工在几个头领的喝骂声中逐渐安定下来,持械戒备。一个领头的中年汉子振臂高呼:“打起精神,护住东家。”他将刚才东家开出的赏格复述了一遍,激得众伙计嗷嗷直叫眼圈通红。三十两,普通人家一年的生活费用也没这个数啊!

“嗵”,一声炮响拉开了海盗们抢劫工作的序幕。只可惜炮手的素质实在难以恭维,那颗炮弹连远矢弹都算不上,偏到天边去了。

“真烂,这样的炮手该拉下去枪毙。” 张信勇的水手们在宋国接受过海军的训练,在见识过宋国海军高超的火炮技术后,对面那些海盗的表现也太差了一点。对于海盗船上炮手的拙劣表现,他狠狠的鄙视了一回。

“他姥姥的,敢用炮炸我们,大老爷们,让我们也用火炮回敬一下这帮龟孙子们。”张信勇下令道。

这时,海盗船又接着打了几炮,但这几炮歪的更离谱,居然越打离目标越远了。看来那位炮手只负责把炮打响,中不中是另外一回事。

“好!让他们看看,老子不是让人欺负的小白脸”,张信勇商船上的炮手也打了一炮出去,只是张信勇的水手们也是新手,比海盗高明不到那去,这炮也没有击中目标,炮弹只是擦着海盗船的边沿掉进了大海里,炸起数米高的水浪。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双方又对射了10多炮,居然都没有击中目标,而海盗船却因为速度较快,很快逼近到商船九十米开外处,顿时枪声大作。被商船的火炮搞郁闷的海盗们开始开枪射击。有少数船工被击中,发出凄厉的惨叫,海盗们则兴奋的呼吼。

看见海盗开枪,张信勇也命令水手们开枪还击。这些,商船队占了上风,原因是商船队水手们用的是后腔填装击发枪,这种枪填装子弹的速度比海盗们使用的前装式击发枪快多了,而且射程更远,精度更高,很快就形成了火力优势,不断有海盗中弹倒下。

而海盗们的前装式击发枪填装十分不便,一些技术不好的海盗在打完这一枪后,就无法在摇晃不定的船上装子弹,以致于海盗的枪声越来越少,逐渐稀疏下来。但这些海盗明显气昏了头,明知对方火力强大,也拼命嘶喊,企图继续靠近商船,与商船水手进行近战。

当两船接近到了十六米时。那些头包布条面色狰狞的海盗,挥舞着系铁钩的缆绳准备扔绳子跳帮。阳光下,明晃晃的刃光异常刺眼耀目。对面这些海盗,张信勇一点也没客气,立即开枪射击。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不用瞄准都可击中目标,基本上一颗子弹都不会浪费,弹弹咬肉。

一时间惨叫四起,加上“扑通扑通”的落水声,海盗的声势为之一滞。海盗头子站在舵楼上已经看到张信勇的射击位置,冲自己船上的枪手连连挥手嚎叫,指示他们赶快封锁射击。

几粒子弹擦身飞过,射在船板上发出“扑扑扑”的声音。也让张信勇这个没有真正上过战场的商人心里发毛。 他立即指挥水手与海盗枪手对射,希望尽快干掉海盗的枪手。

随后一连枪响,双方的枪手蹲在船舷后正射得不亦乐乎,但商船方向很快以火机优势压制住了海盗枪手。

这时,那个外号“火药桶”的家伙看见商船上的火炮孤零零的摆在船上,而炮手早就被双方的交战给吓跑了。“妈的,一群敢小鬼。”“火药桶”骂骂例例地来到火炮边,对着靠近的海关键作盗船就是一炮。

在这么近的距离内,绝对没有击不中的道理。只听一声巨响后,海盗船的前甲板被炸出一个大窟窿,爆炸的气浪当场掀翻了船上射击的倒霉蛋们,一个爬到索具上的枪手被气浪推得一个筋斗栽下了海。迸飞的碎木片尖叫着飞向四面八方,所过之处哀鸣一片,海盗为自己的轻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而张信勇则抓住这有利的时机,指挥水手进行射击,很快又击倒了五个海盗。在双方靠近二十来分钟的功夫里,近三十个海盗死在了商船水手的枪口和炮口下,海盗船在火器对战中完全失去了优势,他们只想尽快跳上商船,与商船水手们开展一次肉搏战。

但张信勇不会给他们机会,他不断组织水手开枪射击,由后装式击发枪形成的密集火力网让海盗们找不合适的机会,多数人在跳帮时都死在了商船水手们的枪口下,少数几个跳上商船的,也立即被水手们用刺刀给杀死。

这哪是商船该有的战斗力啊?海盗头子让眼前的情景弄蒙了,自家的船被炸的一塌糊涂,兄弟们被打得死伤惨重,眼瞅着竟是个全军覆没的局面。他呆呆的握着单刀,都忘记上去助攻了。

“当家的,点子太扎手了,叫兄弟们撤吧。再打下去咱们的本钱就全折光了。”一个头领满面鲜血的冲他嚎道。

海盗头子也心寒了,咬咬牙,“砍断缆绳,转舵。”

看着海盗逃走,张信勇心里简直乐翻了,他头次知道用火枪杀人是如此过瘾。看着海盗残兵惊恐的眼神,又望望周围兴奋躁动的船工,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快意,还有一些蠢蠢欲动的期待。

在这个黑暗无忌的乱世,三十两银子就能激起一群人蹈死的血勇,人命变得不如猪狗。而同属于中华民族的两个国家:大清和大宋,则在这个乱世中走向了两个极端。大清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但缺少强大的火器装备,在英法等国的武装打击没有还手之力。而大宋则拥先进的科技和令人胆寒的火器,可以轻易地击败洋人的进攻,但他们人口又太少,全国人口加起来还不如大清一个县人口多,极度缺少人力资源,也使得大宋经还过长时间的战争,只能困护孤岛,难为作为。

张信勇暗自比较着大清和大宋的优劣,盘算着如果能将大宋和大清两个中华民族的国家结合起来,用大宋的火器将大清庞大的人口武装起来,杀出国门外,以中国士兵吃苦耐劳、坚毅不拔的品性,中国会让整个世界颤抖在自己的脚下。

张信勇让自己的疯狂假设刺激的血脉贲张, 也许自已从大清车移大量人口到大宋,正是在创造一件在后世看来功劳巨大的壮举。张信勇从此对自已将要从是的主要工作产生无比的信用和向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