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重写最新版 《天眼重写版》第一卷第二部 奉天惊天大案 第一章 八大牌坊-1

百步 收藏 2 79
导读:《天眼》重写最新版 《天眼重写版》第一卷第二部 奉天惊天大案 第一章 八大牌坊-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06/


《天眼重写版》第一卷


第二部奉天惊天大案


第一章八大牌坊


奉天地处浑河之北,自古即为关外重镇。相传远在三皇五帝之时,此地便已筑城屯兵。明朝末年,清太祖努尔哈赤将国都从辽阳迁至此地,史称盛京。公元一6四四年清兵入关,十三年后统一全国,即在盛京设奉天府,后遂有奉天之名。


这一年已是民国二十三年,东三省早就沦陷,奉天城亦落入日本人手中。这一日正值暮春天气,华灯初上,位于奉天城北的八大牌坊内,依旧是阵阵丝竹欢笑之声。各家院子门口站满了卖笑揽客的姑娘,不停地向路人挥动帕子,抛着媚眼儿。各楼的茶壶们也里里外外忙碌着,大声地吆喝,其间夹杂着院内喝酒闹曲儿、猜拳行令之声,当真是笙歌处处,好不热闹。

位于八大牌坊东首最大一家妓院,颐晴楼的一间包房内,两名青布短衫的汉子正每人怀搂一名妓女,坐在桌旁大吃大喝。左手一人三十岁上下年纪,瘦小枯干、獐头鼠眼,嘴边留着两撇髭须。右边一人大约二十七八岁,身材高瘦,干净利落,头上戴了一顶毡帽,帽沿儿压得很低,看不清面孔。只见两人你来我往,酒到杯干,都已有三分醉意。

正喝到兴浓,房门突然被人撞开,一个青衣绿帽的大茶壶急匆匆冲进房间。

屋内众人都是一愣,唱曲儿的歌妓也停下了手中的琵琶。那身材高瘦的汉子脸色微微一沉,大茶壶已径直冲到桌前,慌里慌张喊道:“七爷十爷,不…不好了,阎二爷来了!”

两名作陪的妓女听见大茶壶这话,抬眼看了看桌旁的二人,顿时脸露惶恐之色。一边伺候的清官人也是一惊,一杯酒斟到一半儿,酒壶停在半空,一时间房内鸦雀无声、一片寂静。

那被叫做“七爷”的瘦小汉子翻了翻白眼儿,显然不明所以,瞟了瞟屋内众人的神色,斜眼问道:“什么他妈阎二爷,关我屁事?”

大茶壶猛咽了一口口水,结结巴巴说道:“两…两位大爷,您二位今儿个是头一回来,可能还不知道,这位阎二爷,是咱奉天城黑龙帮的二当家,可是位惹不起的人物……”说到这里,瞟了瞟两人怀抱的妓女:“秋菊秋月二位姑娘,就是……是阎二爷和黑龙帮大当家包了的……”

老七白眼一翻,猛地一拍桌子:“给我滚!什么他妈阎二爷阎狗屁,今儿晚上就算阎王爷来了,也得乖乖在大爷裤裆后面排着!”

老七这一声大喝,大茶壶猛一哆嗦,连忙陪笑:“是…是……可那位阎二爷已经…已经……”正想再说,猛然间见老七掏出腰里别的攮子,“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大茶壶见了匕首,吓的脖子一缩,赶紧退到一旁,不敢再言语。

众妓女面面相觑,一旁叫“老十”的高瘦汉子微微一笑,说道:“七哥,犯不着跟小的生气,来,兄弟给你斟酒!”说完话,接过一旁清倌人手中酒壶,往老七杯中添酒。

老七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随即把手中酒杯重重往桌上一顿。老十回头看了看兀自站在一旁的大茶壶,低声喝道:“还不赶紧出去!”大茶壶连忙鞠躬,退出门去。

老十挥了挥手,屋内众妓女愣了片刻,添酒回灯、重整歌舞,不多时,房间内又热闹了起来。

又饮了几杯,门外突然脚步杂沓、人声喧沸,听声音是径往门口而来。老七一怔,伸手去摸桌上匕首。

“呯”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一脚踢开。只见十几名大汉旋风般冲进房间。来人均是短装结束,腰里系着宽宽的板儿带,手里亮着明晃晃的家伙,或是短刀,或制铁尺。

为首一人身材微胖,头顶一个皇协军的王八帽子,脚蹬两只日本皮靴,楞眉横眼、面貌凶恶,正是大茶壶所说的阎二爷。

屋内人都呆住了,老七的酒也瞬时间醒了大半。抬眼望了望门口众人,愣了片刻,把手从匕首上撤下来,拽了拽一旁老十,低声叫道:“十弟!”。

老十没有动。

阎二爷斜眼扫了扫屋内几人,下巴微微一扬,人群中立即走出一名秃头大汉,径直来到桌前,上下打量了老七老十一番,吊着嗓子问道:“你们他妈哪儿的啊?知道我们阎二爷是谁么?”

老七看了看那秃头,又瞟了瞟身旁老十,没有说话。

老十并未抬头,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拿起酒壶,自斟自饮。秃头火儿了,上前一把将老十帽子扇掉,大声骂道:“我说你呢,你他妈聋了!”

老十一声不吭,弯腰捡起地上的帽子带上,又整了整帽沿儿,这才微抬眼皮,缓缓说道:“什么盐二爷糖二爷,没听说过!”

秃头一愣,瞪大眼睛,猛一拍桌子,随手抄起桌上的酒杯,一扬手泼了过去,口中骂道:“我操你妈,你他妈活腻歪了!”

老十并未躲闪,半杯残酒涓滴无存,全都泼在了他脸上。一旁老七再也忍不住了,腾地一下站起身来,伸手就去摸桌上的囊子。

老十按住老七,抬眼看了看秃头大汉,片刻,转过头来,从一旁妓女大襟拽下一块帕子,慢慢擦了擦脸。擦毕,将帕子放下,端起面前酒杯,一口喝下,再拿起桌上筷子,间了两口菜吃了下去,就如没事人一般。

屋内众人老十如此镇定,全都傻了。

只见老十慢条斯理吃了几口,又伸出筷子,在面前的油焖大虾盘中拨了几下,挑了一只最大的,轻轻夹起。

抬起头来,看了看桌边秃头大汉,说道:“兄弟给我敬了杯酒,所谓礼尚往来,我就赏你口菜吃吧。”说完话,站起身来,绕过凳子,径直往秃头处走去。秃头见老十夹着一只大虾过来,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屋内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明所以。阎二爷与一众手下也呆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