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国家的崛起 固本计划

紫宵云 收藏 0 1
导读:龙威 国家的崛起 固本计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


张信勇此刻不知道如何给自已的运气下一个形容词。几个月前,他从中国广东运了一批货到印尼销售。半路上迷失了方向,遇上了一群该死的英国海军,被海军海军当活鞭子进行射击。就在自已绝望的时侯,一支属于汉人的强大舰队救下了自已,并把自已带到了一个从未到过的国家—中华宋朝皇国。

在宋国的明炬城,张信勇认为了一大群与大清不一样的中国人,他们的打扮、装束与大清的确不同,很象古书中所画的唐、宋衣着。这让张信勇相信了宋国人的确是中国宋朝难民的后代,他对这些在南洋建国的汉人同胞们表示深深的敬意。更对宋国科技之先进感到震惊,面对宋国的许多科技产品,张信勇实在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怀疑自已生活在神仙世界里。

很快,作为商人的张信勇就觉察到其中的商机。如要能把宋国各种奇形怪状的商品拿到外面去卖,相信是一个可以赚到钱的。不过,张信勇也发现事情并不象他想的那样乐观,首先是宋国的法律出口的产品有严格限制,只要是他认为十分新奇,很有巨大商业值价的货物,宋国都不准许出口。但对一些国际上的技术已经成熟,即将开发出的东西:如单发后腔填装击发火枪、蒸汽商船等事物,宋国是同意出口的。对于世界的各国已经有的东西,如纺织品、食品、钢铁制品、各种手工劳动工具、各种以蒸汽机为动力的工业设备、水泥及途料等建筑材料、各种化学制剂、各种生活必须品等。而且宋国议会及政府同意出口的这些商品,由于采取自主化、电子化、机械化生产线的原故,其产量大、价格低、质量好,在国际市场上很有竞争力。做好这些生意,也是可以赚到不少钱的。

正当张信勇在宋国明炬城准备了一大批货物准备运到大清销售时,突然接到宋国政府的通知,说当今皇帝要召见他,把他惊出一身冷汗。要知道,在大清王朝,统治者极端重农轻商,商人根本没有政治地位。就算是超级富商,想让皇帝召见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自已刚刚才到宋国不久,也谈不上在宋国商界中有什么名气,皇帝为什么会知道和召见自已。是不是自已不知不觉中犯了什么事,被皇帝找去问罪。很快,张信勇联想到了大清王朝的海禁,在大清如果贩卖违禁物品,是要杀头充军的,是不是自已准备也口的货物有问题?不过这也不对啊,关于出口物品的法律条文,在宋国四处都能找到,他自已已经对照检查了好几次,而且还通过了宋国海关部的检验,不应该会为什么问题。

张信勇虽说百思不得其解,但他不敢不去见皇帝。对他来说,拒绝皇帝召见形同抗旨,而抗旨确是百分之百的死罪。他只要跟着宋国政府的接待员一同急芴芴的来到宋国的皇宫。一路上,他不知道如何宣泄自己现在的心情。大哭?大笑?还是哭并笑着哭笑齐上?又或者给哭笑排个顺序、按个先后?

进入宋国皇宫光德殿,张信勇看见一个龙椅上着一个此图为头戴直脚幞头、身穿黄色衫袍的年轻人,而在他的侧前方向,还坐着一个同样是直脚幞头、但身穿红色衫袍的中年人。

张信勇在大清王朝读过几年书,知道宋朝皇帝平时的衣着都是头戴直脚幞头、身穿黄色衫袍,不象清朝皇帝那样身穿图案丰富的龙袍。因此,张信勇凭直觉认定那个头戴直脚幞头、身穿黄色衫袍的年轻人一定是宋国的皇帝,而那个直脚幞头、但身穿红色衫袍的中年人,则有可能是什么大官。

张信勇知道不管是在中国的那个朝代,见着皇帝都必须行大礼, 否则就是欺君之罪。因此,张信勇立即跪倒在地,向赵传林行三叩九拜的大礼,并口称:“草民叩见皇帝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见张信勇的模样,赵传林不禁想发笑,因为在澳宋,除了出席国会等重要庆典,臣民见着皇帝根本需要三叩九拜,并口称万岁,只需要行个躬礼,并称“愿陛下吉祥安康,吾国浩气长久”即可。而且就算是皇帝出席国会,众臣民也只是口称万岁而已,并不行叩拜之礼。不过,赵传林虽说想笑,但作为皇帝的尊严使他不能乱笑,因此他只能平心静气的对张信勇说:“张先生不用行如此大礼,还请平身吧。”

出于本能反应,张信勇在平身时,抬头看了赵传林一下。 他这一抬头,立即发现大殿正前方的龙座上的那个皇帝是那样的年轻,年龄不过20多岁,看起来还不如自已的儿子张清明成熟。这么年轻的皇帝,居然统治着一个科技十分先进的国家。但是这个皇帝实在太年轻了,从他的脸上还看不出大清皇帝那种阴沉、高贵的气质。这么年轻的皇帝真能统治好这么大的国家吗?莫不是大宋也象大清那样,有一个皇太后在坐镇江山?张信勇心中升起了一些疑问。

张信勇心中虽说疑问,但他的脸上却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仍旧一副必恭必敬的模样:“草民幸蒙皇上龙恩召见,不甚惶恐,不知皇上有何要旨。”

这时,赵传林开口说话了:“我听民生部的官员们,最近有一支大清来的商队加入了我大宋国藉,而张先生正好是这支商队的领头人,因此特邀先生前来,想与先生商议一件有关大宋江山的大事。”

赵传林的话把张信勇吓了一笑,和自已商量与江山的大事的大事?没听错吧?对方可是堂堂天子,一国之君,身边有那么多大臣良将,还用得着和自已一介布衣商议国家大事?再说了,自已要枪没枪,要钱倒还有一小点,无官无品,就算是要国家大事,也论不到和自已来谈啊?莫不是有小人向皇帝状告自已来自外邦,有谋反异心?皇帝准备拿自已开刀。如果是这样,那就是天降横祸啊!张信勇仿佛看见自已全家被诛九族的惨象。

张信勇失去了平时里的冷静,颤抖着向赵传林回话:“皇上,草民有何过错,愿受皇上责罚,草民恳请皇上饶恕与我同到大宋来的乡亲们。”

赵传林朝张清勇打量了再打量,没有说话。这时,他身边那个身着红色官服的人开口说话了:“张先生多心了,陛下此次召见于你,的确是有要事相商。有些关系大宋国运的大事,还真的需要张先生出力啊。”

听了红色官服的话,张信勇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下,他已经把红色官服看成了宋国朝庭的高官,至少是尚书、中堂这级的。其实,张信勇的猜测基本正确,那个穿红色官服的,确实是重要的政府官员,而是宋国政府首相——杨铁军,只是张信勇不认识他罢了。

听了杨铁军的话,张信勇立即伏身跪倒,五体投地:“草民也是大宋国民,为国出力理所应当,只是不知皇上圣意。皇上若有用得着草民的地方,草民必将甘脑涂地,报效皇恩。”

赵传林微微一笑,说:“用不着那么严重,张先生的诚意我很了解,还请张先生起来说话。”赵传林在听见张信勇说出求饶之语时,就已经知道张信勇对自已的话产生了严重误会。不过杨铁军反应更快,及时打了圆场。

张信勇只得起身,说:“草民谨听圣谕。”然后静听赵传林安排。

赵传林发问:“不知张先生感觉我国人丁兴旺与否?”

张信勇道:“草民以为我大宋物华天宝,人民安居乐业,具有大国盛世之想,但人丁确是不多,如果我大宋要屹立于世界,则人口上就显得太单薄了一点”。关于宋国人口稀少,张信勇有切身体会,宋国领土面积达770,比中国历史上北宋王朝的面积还大,但在这么大的国土里,只有50多万人居住,也实在太过于地广人稀了一点。如果与大清相比,大宋的人口更是少得可怜,大宋国土中的许多地方,至今没有人烟,用一句民间的话来说,就是荒凉到鬼都打得死人。“也许这是因为南宋被蒙古攻伐,逃到南洋的人口不多所致吧?”张信勇心中也在猜测宋国人口少的原因。

赵传林点头说:“张先生所见很有道理,人民仍是国家的根本,少人就会根基不牢,朕也正在为如何增加人口而烦脑。朕听说大清是我朝发源之地,而且人口众多,而先生又来自大清,不知先生可否多在大宋与大清间来往,多介绍一点大清子民,或者散居于南洋各处的汉人到我朝定居,以增加我国的人口数量,巩固国本。”

说到这儿,张信勇已经明白赵传林找他是什么事了,原来就是想让他当一名超级人贩,从大清和南洋骗汉人前来宋国定居,而且骗得越多越好。对于宋国来说,人口过少的确是关系国家发展大局的事,这个国家的确急需人口的增长。张信勇其实很喜欢宋国的居住环境,这里人少,就意味着地多,而且就业机会也比较充分,政府也比大清更为开明,而且同样也是汉人当家作主的地方,作为一个定居的地方是很不错的。而且目前大清民不聊生,百姓生活困难,随时爆发大规模动乱的可能,有南洋宋国这样好的地方,相信许多农民都愿意来,只是不知道宋国朝庭对待移民的政策如何。

张信勇立即回道:“草民身为大宋百姓,自当为国出力,为君分忧,此等小事只管交予草民办理就是,草民自当为大宋的百年万世之计尽心尽力。不过,草民不知皇上如何安置大量移民,难以下手,还望皇上对恩赐教。”

对于移民问题的主要原则,赵传林早就与杨铁军商量了一些意见,现在听见张信勇在询问,于是就说:“对于张先生介绍到大宋定居的大清或南洋汉人,一律加入大宋国藉,成为大宋子民,享用的大宋所有公民同等的权利与义务。至于张先生嘛,如果你能在5年内为大宋引进100万人口,朕就封你为固安侯,享侯爵待遇,坐镇一方,子孙世袭如何?”

在宋国,皇帝虽说没有行政权力,但却有权封侯授爵。而皇帝对内所封授爵位,就是王、侯两级,而且王、侯还可担任某一行政区域名义上的最高长官。如皇帝封某人为吕平王,那人就成为吕平郡名义上的最高长官,行使郡守或县令的权力。如:根据地方议会的选举结果,任命一会一府二院的首长、颁布地方性的法规,主持召开一会一府二院等。

实际上,宋国的郡县的国家机构都由议会、政府、法院、监院等四院组成,无论郡守还是县令都是虚职,没有具体的权力,地方的立法、行政、司法、监察等权力分别掌握在上述四个国家机构中。当皇帝在某一行政区任命王、侯后,这一行政区就不再设立郡守或县令之职,改由王或侯来代替,这也就是赵传林所说“坐镇一方”的意思。而封张信勇为固安侯,就是让张信勇到吕平郡所辖的固安县去行使县令职务。

但张信勇对宋国的行政体制还不了解,对赵传林所说的“坐镇一方”的含义并不知道,他一听可以通过做超给人贩子而封侯,不由心中十分高兴。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封侯授爵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在张氏家族里,已经有好几代人没有出过朝庭命官了,更不要说被皇帝封侯了,张家族人为过官瘾可没少花钱向官府买官当,但也最多只能买到举人之类的虚衔,如果自已能被大宋皇帝封侯,那将是多么有面子的事啊。张信勇当即拜倒:“草地谢主隆恩!草民必将竭尽所能,为大宋效力…….”

随后,首相杨铁军向张信勇交待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如准许张信勇的商船装备一定数量的单发后腔填装击发式火枪和火炮于用自卫,必要时可以申请海军护舰,如何向大宋政府报告人口引进工作的成绩,以及宋国政府将如何核定等等。在交待完以后,杨铁军就打发张信勇走了。

当张信勇离开光德殿后,赵传林转过身对杨铁军说:“爱卿,如果我们可以多找几个象张信勇这样的商人,我们的“固本计划”就能得到很好的实施了。”

所谓计划,用赵传林的话来说,就是从大清王朝和南洋拐骗汉人到宋国定居,增加宋国人口的阴谋,这个计划是他与杨铁军共同想出来的,由于这个计划涉及一些军事内容,所以从不参与政事的赵传林也就卷入其中,与杨铁军共同操劳。但要实施这个计划,就必须有熟悉大清和南洋的商人作为代言人,只有这些人才能比较深入地接触群众,把大量的人员编到宋国来。而大清国民又比较重视,因此才由赵传林出面向张信勇宣布政策。

杨铁军见张信勇满脸高兴的走了,知道令天的谈话十分成功,由于说:“陛下,只要张信勇能介绍一批商人到大宋来,我们肯定还是可以找的合适的代理人的,只要人口问题能够得到妥善解愉,我们就有实力与世界各国争霸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