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重写最新版 《天眼重写版》第一卷第一部 生前身后迷 第十章 再启古匣-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06/


那晚自门外与肖伟外分手后,高阳回到赵颖处,见她虽心中难过,但明显不愿多谈。高阳叹了口气,安慰几句,匆匆离开。

接下的一周,高阳异常忙碌。第二个周末,赵颖打过来电话,通知他已找到相关的部门,所有材料也递过去了。赵颖托了一些关系,对方承诺最迟一个月会有结果。

高阳大喜过望,放下电话立刻联络肖伟。但肖伟手机关机,再打家里,也没人接。肖伟的习惯高阳清楚,这小子只要睡觉,手机一定关着,甚至家里电话也会拔掉。

晚上下班回家,又给肖伟挂过个电话,还是关机。高阳隐隐觉得不对,一个多星期没联系了,这小子不会又整什么幺蛾子(注)了吧?难道真的瞒着自己和赵颖,独自去了北朝鲜?高阳想起来,北朝鲜那边不就是没有手机网络么?琢磨了一会儿,感觉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事情肖伟绝对干得出来!

不敢再耽搁,立刻下楼打了个车,直奔肖伟住处。来到门口敲门,里面没有反应,再拨肖伟家电话,房间内确有电话铃声。高阳有些慌了,犹豫了片刻,给赵颖挂个电话。

半小时后,赵颖也打车来到肖伟门口。两人商量了几句,都是忧心忡忡。赵颖咬了咬嘴唇,拔下头上发簪,打开了肖伟的房门。

屋内一片狼藉,到处是吃过的方便面盒,桌上地下堆满各式各样的开锁工具以及曾老日记。高阳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本,日记内夹着许多纸条。随便翻开一页,他注意到,上面有一段文字似乎被肖伟用红笔画过。仔细看了几眼,高阳一震,又翻了几处,再从地上又捡起几本看过,他呆住了,片刻,高阳冲到桌前打开了电脑。

这边赵颖也在仔细搜索,屋内似乎并没有什么惹眼东西,不过那只盒子似乎不在了。来到电话机旁,看了看拨出记录:最后号码是一个手机,数字很好记:1390****6688,再往前,都是长途:有的是前面加零的手机号码,有的是固定电话,区号为0415。

高阳还在电脑旁忙碌着,片刻,他站起身来,脸色惨白:“肖伟……果真去了北朝鲜!”

赵颖看着高阳,眉头紧锁。高阳又道:“我查看了他最近的上网记录,最后一天是上周五,基本都是北朝鲜有关的信息。”赵颖点了点头,缓缓说道:“电话记录也都是长途,如果我没记错,0415,应该是丹东的区号!”两人都愣住了。


肖伟失踪了!

高阳与赵颖当晚便联系到丹东那家旅行社,听到是肖伟的朋友,接线小姐立刻连通了旅行社领导。那位负责人员在电话中显得很急,他告诉两人:肖伟与另外一名叫朴昌吉的旅客,是到北朝鲜后第四天中午,向导游了请假,之后就再也没回来。听宾馆服务人员讲,当天下午两人确实离开了酒店。而且导游也向旅行社报告,此前两人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从导游处偷走了自己的护照。旅行社目前正通过各种途径寻找,不过,已经整整三天了,没有任何消息!

高阳放下电话,完全傻了。呆了半晌儿,突然窜了起来,开始收拾东西。赵颖伸手拦住,问他要干什么。高阳神情激动,告诉赵颖,自己要去北朝鲜,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肖伟找回来!赵颖沉默了片刻,告诉高阳:现在的情况,肖伟最大可能是被北朝鲜特工人员抓了。如果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就算自己陪高阳一起去,恐怕也无济于事。

高阳醒过神儿来,问赵颖怎么办?赵颖思索了片刻,告诉高阳:唯一的办法,是尽快拿到外交部的批文,这样就可以证明肖伟的清白;此外,自己会请示公安部领导,看能不能通过上层关系,联络北朝鲜相关部门。

高阳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整整两个星期,两人几乎动用了所有的资源,也幸亏有曾老以前的关系,赵颖终于顺利拿到公安部最高层的特批文件;另外,外交部批文也在两周后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拿到。两人简单收拾了行李,周五晚上,坐最后一班列车赶往丹东。


火车上,高阳思绪如潮、坐卧不安。赵颖劝慰高阳道,现在所有该做的两人都做了,只要肖伟还活着,就一定可以把他救出来。

高阳眉头紧锁,抬头看了看两周以来奔波劳碌,瘦了一圈的赵颖,突然问赵颖道:“你不恨肖伟么?”赵颖看着高阳,没有回答。

高阳叹了口气,又道:“我看得出来,包括曾老留下的那件事情,你一直都很尽心,我想知道,你真的只是为曾老信中的嘱托么?”

赵颖看着高阳,反问道:“那你又是为什么?”高阳笑了笑,道:“我和肖伟是从小长大的朋友,另外,曾老临终前对我有嘱托,要我以后帮着他好好管着肖伟。可是……你应该不一样,你们不是已经……”

赵颖疲惫地笑了笑,说道:“其实为了什么都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肖伟救出来。”

高阳点了点头,若有所思。沉默了片刻,突然又问:“赵颖,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爱肖伟么?”

赵颖一愣,脸腾地一下红了,垂下眼睑,半晌不语。高阳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道:“你要实在不愿意,可以不说。”

赵颖抬起头来,看着高阳,说道:“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或许很多人对这件事情都有同样的疑问。”说到这里,赵颖缓缓叹了口气,又道:“不过你可能并不了解,其实对一个女人,爱情,并不需要理由。或许说,那只是一种感觉,无论对方是否优秀,是否有才学,是否努力,甚至,是否对自己好,都不重要,因为女人是感性动物。所以,问一个女人为什么爱一个人,是愚蠢的。很多时候女人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爱一个人,即便她能说出理由,也仅仅是理由而已,而不是原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