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七篇 上帝之鞭 第一章 反对意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李晨曦满头大汗的离开这间会议室的时候,才终于能够松口气了。开始的那番报告简直就是一次意志与精神上的考验,要考虑到各方面的利益,而且还要阐述明白,这对李晨曦的语言组织能力简直是一次严格的考试。现在轻松下来,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反正该说的话都说了,不该说的话也没说,至于会有个什么结果,已经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事情了。

当两名总参的安全负责工作人员把李晨曦送出去的时候,会议仍然在继续,那些在对付恐怖份子方式方法上产生了严重分歧的国家与军队领导人仍然在争论着。

“开始几位在前线与恐怖分子作战的同志的报告大家都听到了!”周国辉还在向自己的目标努力着,“恐怖份子的威胁有多大,相信大家现在都已经明白了。而用那位特工同志的话来说,我们根本就不能够以常理来理解恐怖行动,更不能将恐怖份子当做正常人来看待。换句话说,当我们的对手是一群疯子的时候,我们还能够指望他们按照规矩出牌,能够让他们用公平的方式来战斗吗?既然不能,那我们就不能够用以前的思想来理解恐怖份子的威胁,更不能用常规的办法来解决恐怖威胁,我们只能够根据国家与人民的需要,用一种新的办法来解决这个威胁,那就是对恐怖份子全面开战,用我们的进攻,去捍卫我们的安全!”

周国辉上将的话说得很快,他的神色也很激动。在开始做报告的几人中,出了那名特工是情报系统的之外,别的几乎都是军队的战士,所以这些报告或多或少都在帮着周国辉说话。而现在他又把本选择中立立场的李晨曦也拉了过来,一下让自己这边的筹码多了很多。所以,看起来,整个会议的形势,已经变得对他很有利了。

“但是我有个疑问!”风柏杨皱着眉头看了下何永兴,得到许可之后,继续到,“既然说到是为了国家与人民的需要,那现在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呢?相信大家更清楚前两次战争对我们的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作为政协主席,虽然我并不像总理一样,对国家的经济有着更深刻的了解,但是在我们政协会议中,反应最多的并不是安全问题,而是人民的需求得不到满足的问题。现在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还是集中在了经济问题上,如果我们不能够解决好这个问题的话,那才会引起更大的麻烦。而我想,大家也更清楚,大规模的对外用兵,即使是特种战争,这也不是没钱,而且是没有大笔的钱就能做到的事情吧!”

风柏杨的话还没说完,龙宏明就要起来反驳了。虽然在坐的军队高级将领比他官衔高的还有很多,但是这个反恐战争主要还是特种兵的事,对别的将领都没有多大的帮助,所以他们也只是站在军队的立场上,表示了有限的支持而已,真正需要努力争取的,大概就周国辉与龙宏明两人了。

龙宏明还没有站起来,就被周国辉的眼神压了下去。能够坐到中将的位置上来,即使常年在特种兵中打堆,龙宏明也绝对不笨。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他自己是位低言卑,虽然现在军队的地位已经得到了大大的提高,但是老赵已经完全处于退休前状态了,根本就不参加任何会议,所以,军队中实际的最高将领已经是周国辉。而这次,为了争取到对恐怖份子全面反击作战,那还要看周国辉上将的努力。还好,周国辉为这事也是尽心尽力,而且他也更了解中央领导的脾气,还是听他的指挥吧!这么想着,龙宏明就坐了下了,强压住了想喷出来的话。

“而且还有个问题,我希望周上将能够再解释一下!”人大主席见到风柏杨打了头枪,而且何永兴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马上就坚定了自己的立场,“你说我们不能以常规的想法去理解那些恐怖份子的行动,这点我们都清楚,但是我们到底应该用什么非常规的办法来对付恐怖份子的威胁呢?即使是全面的反恐作战,恐怕也是属于常规作战的一种吧,那我们到底应该用什么办法来处理这个问题呢?”

虽然耿闽这话看起来并没有反对周国辉的意思,但是却给周国辉设下了一个难题,如果解释不清楚特殊行动所指的特殊含义的话,周国辉自己就站不住立场了。而且,即使周国辉能够解释清楚,那也会将问题细化,这就能够限制行动的规模,达到降低行动等级的目的。所以,耿闽老练的给周国辉设下了一个根本就找不到出口的圈套,不管周国辉怎么解释,结果都将一样。

周国辉哪能看不出这中间的花样,冷笑了一下,并没有马上站起来,而是对龙宏明将军使了个眼色。

“不管怎么说,大家都应该高度重视恐怖袭击给我们带来的威胁!”龙宏明也是精明的人,马上就看出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如果,我们不能够给国内提供一个安全稳定的环境,又从何说起经济发展,从何所起让人民过上安康的生活呢?只有彻底的解决恐怖分析的威胁,我们才能够为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也才能够让经济上得到更长远的进步吧!”

让龙宏明来做经济与安全方面的解释,这还真是难为他了,恐怕在他的知识中,与经济有关的根本就没有多少吧。所以,话没说几句,龙宏明就知趣的停了下来,见到周国辉满意的点了下头后,这才坐了下来。

周国辉这一招也叫高,先让龙宏明来打头阵,即使说错了什么话,这也并不代表他的立场,而且可以让一个低级点的军官来强调这个观点,这对周国辉的立场也很有利。当然,周国辉更借用这段宝贵的时间,想好了自己应该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了。

“龙将军说得一点都没错!”周国辉的话就比龙宏明有底气得多了,“我们并不否认发展经济是现在国家的主要任务,但是,如果经济基础不能安全牢固的话,那能够得到发展吗?耿主席的问题也提得很好,我们究竟应该用什么办法来对付恐怖份子带来的威胁呢?相信,现在大家心里都没有个底,同样,我心里也照样没底,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因为没有把握,就不去反击恐怖份子了!在这之前,全世界恐怕就只有美国有着一套完整的全面反恐作战的经验,但是,美国的经验是建立在他们的经济与政治基础上的,如果没有那么强大的国力,以及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盟友,相信美国也不可能因为反恐的需要,推翻了两个国家的合法政府,并且直到现在,还占领着这两个国家吧!而我们,当然也应该从自己的实力出发,不可能走美国的这套老路,而且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条走不通的路。所以,现在我们并没有可以接见的经验,我们就只能在行动中自己摸索。革命前辈也是自己摸索出了一条适合中国的道路,难道我们就不能够再次仿效他们,用我们的努力,用我们的行动,去找到一条能够为我们所走的路吗?”

这一下,大概谁都能看出周国辉老大的经验了吧,在以前,周国辉还很少表现出自己在政治方面的本事,这一个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低调点,不站到政治斗争的浪尖上去,另外一个就是少得罪人,为自己谋求到更好的发展前途。而现在,当周国辉从老赵的手中结果了总参的大权时,当然需要表现出自己的才华,这才能够让那些资历比自己更多的将军们服气吧!

而周国辉这个回答也很巧妙,既从大局观上分析清楚了安全与经济的关系,更是说明中国现在要走的这条路根本就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当然,更回避了细节问题,没有陷入到耿闽的那个圈套中去。当然,这种解释也很有问题,如果被继续追问下去,周国辉将陷入更大的陷阱中去。

在坐的人都知道现在周国辉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意见,在他的身后,是全体解放军的支持,所以,即使周国辉留下了这么大一个漏洞,也没多少人敢于站起来继续追问下去。老练的耿闽更是重新露出了一副不问世事的样子,好象这个会议与他无关一样,回避了周国辉发出的挑战。

“但是,周上将,你的话还没有说到根本上来呢!”即使大家都不敢反对,仍然有人敢于质问周国辉,何永兴的话沉着而又坚定,“那些大道理,我们都很明白,但是我们到底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应该怎么做到用最小的损失去换取最大的胜利呢?”

最让周国辉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再也鼓不起来了。如果是换着另外任何一个人的话,周国辉都敢继续用大道理堂塞过去,但是现在是何永兴问出了这个问题,即使何永兴马上就要退休了,周国辉却也得仔细考虑下自己应该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了。

因为一时想不到合适的方法来回答这个问题,周国辉理智的低着头,保持着沉默。而龙宏明虽然心里很急,就连在他身后的上校参谋都很急了,但是却不敢贸然的来回答这个问题,军方开始获得的那点优势,一下都荡然无存了。

“如果大家没有意见的话,我想说两句!”终于,有人站出来帮周国辉解围了,当然,又有谁会反对总理在这个时候发言呢?王一林看了眼抬起头来的周国辉:“相信,大家都知道恐怖份子带来的威胁,更明白我们前面的道路有多么的艰难。正如周国辉上将所说,不管我们用什么办法,为国家,为人民争取到一个更安全的环境,这并不是一个错误的想法,而且是很正确的,但是在方式方法上,我们却需要郑重的考虑一下,特别是要针对我们现在的国情,做出正确的决定,这样才能够给我们国家带来最大的利益!”

周国辉的眼睛亮了一下,还以为王一林开始一直保持沉默,是要在最关键的时刻给自己支持呢。但是高兴还没有持续几秒钟,就被失望的阴影笼罩了。

“但是在我们进行反击之前,却需要明白现在国内的需要!”王一林用惋惜与歉意的眼神看了周国辉一眼,“现在,我已经开始做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了,相信,大家都很想知道现在国内存在着那些问题,而为了能够让大家更清楚的知道我们国家现在面临的困难,我在这就提前为大家做一次特别的政府报告……”

所有人都集中起了注意力,现在总理详细阐述国内问题,肯定是有其深意的,而王一林从坐在他身后的汪明筌手中接过一份厚厚的文件之后,就开始做起了这次特殊的政府工作报告。

在中国的改革开放进行了近30年之后,虽然经济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国民生产总之几乎翻了四番,人均国民收入也上升到了1500美金左右,但是,中国有14亿人,虽然有着1024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还有3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最新的测绘数据),但是中国仍然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国家,仍然是一个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更是一个需要在经济上做出更多努力,来满足国内人民需要的国家。

仅仅从现在的经济发展角度来看,即使国内经济的主要发展动力已经由政府投资转移到了民间自备投资,以及吸引国外投资上来,但是,政府仍然承担着教育,医疗,保险,公共基础设施等等基础性产业的投资重任。

在教育方面,随着经济科技的发展,为了让国民经济走上一条良性循环的正确发展道路,提高人民的基础教育已经是势在必行。实行了几十年的9年制义务教育已经完全不能满足社会与人民的需要了,更无法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所以,在王一林的政府工作包工中,将9年制义务教育提高到12年制义务教育,并且加大技术性教育的比重成为了一个重点。同时,在高等教育,以及与教育息息相关的科学研究上,政府也将提高比重。而因为社会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造成的地区差异,直接导致了不同地区受教育程度的差别。而为了降低社会的内部矛盾,发展一种更公平的教育模式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政府还必须拿出更多的钱在西部以及中部地区加强基础教育,同时,为贫困地区的大学生提供政府援助贷款。而这些,就是一个钱字,而且都必须是由政府来出钱,即使能够借助民间资本发展一些教育事业,那也是杯水车薪,根本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相关的,在医疗,保险以及公共基础设施方面,政府的投入只有多,没有少。特别是在建立一个更稳固的社会保障体制,降低社会内部矛盾上,这是关键中的关键。当然,这更需要时间,从根本上改变国民的思想,让人民理解到,与国家站在一起,将自己的财富存在社会中,绝对是比存在银行中要划算的。而一切,还是一个钱字。只有拿出更多的钱来,才能够让民众放心,也才能够让这套关系到全国14亿人,从小到老的社会保障体制正常的运行起来。

另外,在国家经济方面,即使主要的经济发展动力已经不由政府提供,政府充当的主要是一个指挥者,与调整者的角色,但是在很多方面,政府的力量仍然是决定性的。

现在,政府控制国家经济发展方向的主要办法是通过银行对人民币汇率,以及存贷款利率的调整来进行的。而这一套,是仿照美国成熟的国家调空经验,是一条比较行之有效的市场经济控制办法。但是,这并不是说,这种从资本主义发展而来的市场调空方法就是万能的。

当全球性经济危机爆发之后,中国并没有能够完全逃脱这场灾难。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都,而在所有国家的努力下,经济危机的危害已经渐渐过去了,但是现在,却正是所有国家都集中力量进行国内经济恢复的时期。当然,中国也不可能回避国内经济出现的众多问题,也需要这个机会来恢复国家经济。虽然因为这场经济危机,中国成功的阻止了美国与日本支持台独的企图与行动,完成了国家的统一,但是,中国的经济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在全国人民为国家统一而庆祝的时候,大概并没有多少人认识到了经济受到的伤害。战争结束几个月了,而中国国家经济受到的伤害也就表现了出来。2008年到现在过去了10个月,而从战争爆发到现在也有7个月了,相比去年同期,这7个月中,中国获得的直接国外投资减少了近4成,而且在收复了台湾之后,还需要政府更大的投资,来解决台湾岛上人民的生活的问题,以及恢复台湾正常的经济活动!这一切,说现实一点,也都是钱,而钱,正是中国现在最缺少的东西!

比起这些经济方面的问题来说,为了国家今后能够持续高速发展,政府所做的几项长远投资就显得更加的重要,而且规模也更大了。

三峡工程不必说了,这座受到世界瞩目的全球最大的水利工程虽然第三期工程已经快要完成,但是投资仍然要继续。而为了维护三峡周围地区的生态系统与自然环境,以及维护三峡大坝的正常运转,以后持续的投资是绝对不可少的,即使能够通过三峡发电站获得的收入来弥补一点,但是却间接的减少了政府的收入,这在经济帐上,是一个同样的问题。

如果说三峡工程是为了解决南方电力紧缺的问题,而上马的话,那么南水北调工程就是为了解决北方的水资源短缺问题而启动的了。

几乎与三峡工程的历史一样长久,早在开国初期,毛主席就曾经设想过用南方丰富的水资源来解决北方干旱的问题,而南水北调工程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了立案,众多的工程师与科学工作者也就在围绕着这个巨大的工程开始忙碌了。

三峡工程是以千亿为单位进行投资计算的,而这还不够南水北调工程的一个零头,那可是需要以万亿为单位进行计算了。

在整个南水北调工程中,一共计划了三条线路,西、中、东三线。

西线是从长江的源头,将长江水引入到黄河中。而这一工程的主要难点是施工难度,以及在技术方面存在的巨大问题。当然,主要的还是这是高原地区,怎么进行合理的施工,而且不破坏到当地保存尚且完好的自然生态环境。

东线是一条应急的线路,主要就是利用京杭大运河的旧线路,从长江、钱塘江下游将水调往北方。而在历史上,京杭大运河是值得中国人骄傲的一个世界奇迹,但是,自从清朝末年,这条已经运做了一千多年的大运河被荒废搁置下来之后,要想再次启动,存在的问题就是不那么一个两个,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了。

南水北调工程的主要线路还是在中线,从汉江,这条长江最大的支流将水引到淮河与黄河去。而这个工程占了南水北调工程量的一半以上,输水的能力也超过了一半,当然,需要投入的资金,更是超过了数万亿!

而在南水北调工程中,存在主要问题出了资金方面外,还有怎么保护好生态环境,不影响到长江流域生态系统的正常发展,同时,怎么处理好各地方关系。这些,其实都是一个钱的问题,如果仅仅是为了把水调到北方去,而不考虑那么多的问题的话,恐怕工程早就上马了。

其实可以看出,不管是三峡工程,还是南水北调工程,这些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解决中国资源分布不均衡的问题。而在资源之中,能源又是重中之重!

前面已经介绍了中国在能源方面存在的巨大问题。虽然,中国有着丰富的石油资源,但是平摊到每一个中国人头上的并不多,而且中国的经济发展需要更多的能源来支持,所以,中国同时也是一个能源贫乏的国家。

现在,中国超过半数的石油需要进口,但是,没有哪个国家领导人会不重视国内石油工业的发展。中国还没有美国那么强大的实力,也就不可能将石油安全战略根基在强大的军事力量基础上,不担心自己的石油进口地出现危机。所以,中国仍然需要大力发展自己的石油生产工业。而在这个问题中,主要的石油产地也已经由东北以及华北地区转移到了西北地区与领海上。

可以想象,当国内石油的主要产地转移到西北地区与领海上的时候,中国就需要转移石油加工工业的中心。而在国家规划中,新疆将成为中国最主要的石油生产加工中心。但是,从现在国内的经济分布情况上来看,新疆却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来支撑起这么庞大的石油产业。所以,主要的石油工业还是需要国家投资来建设,而且这已经成为了西部大开发中的重点。另外,生产出来的成品油,以及石油产品,也需要运到东部以及中部地区,而这更需要国家投资改善西北地区的交通条件,并且建立起一个安全的环境来,当然这也是一笔巨大的投资。在领海石油产地方面,这更需要政府加大对海上安全的投资,也就是加强中国海军的建设速度,说到这,还不照样是个钱的问题!

出了这些能源问题之外,在经济与发展方面,还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而这其中又以对自然环境的保护为重。

如果说20世纪是一个以能源为重的世纪,那么21世纪,就是一个以生物多样化为重的世纪。当基因科学发展起来之后,生物的多样化,就代表着这个国家有着更多的生物资源,也就有了国家今后发展的本钱。而这一且,就是一个自然环境保护得怎么样的问题。

放眼全世界,恐怕找不到一个对自然破坏有中国这么严重的大国了。近30年的改革开发,成就了一段中国式的经济奇迹,同时,也几乎毁灭了中国的自然生态环境。2007年的全国普查资料表明,中国的森林覆盖率已经降低到了14%,而在水资源方面,中国的人均水资源还不到全世界平均的1/4,另外,在中国,已经有数十种野生动物被列入了世界濒危生物名单。种种情况表明,中国的自然生态环境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境地,到了崩溃的边缘。

从21世纪开始,中国就将保护自然环境列为了政府的主要工作项目。同时,数个以保护生态环境,改善生态环境为目的的大型工程项目也启动了。而在这之中,三北防护林工程恐怕就是大家知道得最多的一个项目了。

知道北京沙尘暴厉害的人,恐怕并不比知道故宫的人少多少。这个问题并不仅仅发生在北京,而是因为北京发生了这个问题,所以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而三北防护林工程就是要挡住北方沙漠化地区吹过来的风沙,还北京一个清爽的天空。

三北防护林工程只是堵,是拦,而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从根本上解决北方地区严重沙漠化,让沙漠变成绿洲,这才是一个确实有效的办法。所以,在三北防护林工程开展的同时,一个规模更大,而且意义更深远的“绿化沙漠”工程也启动了。

这一工程的基本出发点就是改变沙漠,让沙漠变成绿洲,而主要的工作就是进行沙漠植被造林,用森林去挡住沙漠前进的步伐,并且最终战胜沙漠。而这,完全是一项公共性的事业,要想获得民间投资,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出了一小部分的国际环境组织的帮助之外,主要的力量还是由中国政府提供。当然,这照样是一个钱的问题!

当然,在保护环境方面,还有着很多的系统工程,但是因为这些基本上都是属于细水长流的投资,对政府的压力也并不算大,所以王一林基本上都是一笔带过,并没有进行过多的详细解释。

其实纵观王一林这次的特殊政府工作报告,在经济方面出现的所有问题,无一不是关系到一个钱字。所以,现在政府工作中存在的核心问题,也是中国存在着的最大问题就是解决资金缺少,怎么平衡经济发展,并且让经济进入到一个循环可持续发展的良性轨道上来。

当然,政府的工作并不仅仅是经济方面的,在国内的行政制度改革,公务员改革,以及解决各种存在的社会问题,并且预防另外的社会问题出现的这些方面上,政府也有着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做,只是由于与现在王一林要表达的观点并没有多少的关系,所以王一林也在这次特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将这些问题暂时忽略了,并没有说出来!

“大家也都看到了,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并不少,而且中心就是资金短缺!”王一林出了口长气,近一个小时的连续汇报工作,让他都觉得有点疲惫了,“如果,我们这时候进行大规模的反恐行动的话,肯定需要更多的军费开支,这也肯定会对我们的经济发展造成巨大的影响。但是,恐怖份子的威胁,我们也不能忽视,毕竟,一个安全的国内环境,是我们经济发展的基础。所以,我建议,只进行一场有限度的反恐作战,应该集中解决主要的威胁,并不需要进行大规模的,全面的反击行动!”

王一林再次看了眼对面一脸阴沉的周国辉上将之后,坐了下来。说实话,如果考虑到个人的因素的话,他会选择站在周国辉那一边,但是,现在国家的利益更为重要,如果因为个人感情的因素而影响到国家的正常发展,那他就不是一名合格的总理,而将是一个被后人唾骂的民族罪人!

周国辉长长的出了口气,听王一林的政府工作汇报,简直就像是在听一份死亡证书一样,而他也看到了龙宏明那表露无疑的失望神色。开始,虽然军方的意见已经处于了劣势,但是并不是没有最后占优的机会,但是总理的这份看似没多少关系的政府工作报告却最终宣布了军方意见的死刑。

“好吧,我们军队绝对服从党与国家的安排!”周国辉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他也看到了王一林为他留出的另外一条路,“为着国家的未来考虑,我们同意只进行有限的反击作战,而且主要进行特种作战,尽量减少国家的负担。但是,我希望能够保留开始的意见,在条件成熟的时候,我们仍然要进行全面的反击,彻底的解决国内安全问题!”

从王一林一开始做政府工作报告的时候,何永兴就看出了王一林这么做的深刻用意,当然,对王一林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并且放下个人感情,将国家利益置于首要的位置,这让何永兴非常的高兴,同时也更加改变了他对王一林的看法,心里还残存着的那点反对王一林的想法也不见了。将国家的未来交到这么一个稳重的人手中,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好吧,既然周国辉同志已经没有意见了,那我们就做出最后的决定!”开了近五个小时的会议终于快要结束了,恐怕在场的人没几个还有精力在坚持下去了,所以何永兴也不再罗嗦了,“具体的行动计划,仍然由周国辉同志负责制订,然后提交军委审议,同时,还要请我们的解放军战士再次动员起来,在国家还没有完全安全之前,我们的战士需要继续辛苦了!”

龙宏明尴尬的笑了下,难道他还能够反对吗?周国辉也只有无奈的点了点头,如果真要凭感情办事,恐怕在自己的意见遭到否决之后,他是怎么也不会接过这个重任吧。而他并不是一个凭感情办事的人,而且是一个对祖国极度忠诚的军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