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重写最新版 《天眼重写版》第一卷第一部 生前身后迷 第十章 再启古匣-1

百步 收藏 1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06/


第十章 再启古匣


一夜火车,第二天上午十点,列车终于抵达丹东南站。接站口处,瘸三为肖伟安排好的朝语翻译朴昌吉已拎着行李等在那里。这是一个典型的鲜族小伙子,高高瘦瘦,二十岁左右年纪,穿着整齐,带一副眼镜,样子十分腼腆。

肖伟满脸坏笑地与朴昌吉打着招呼。一边打量来人,心中暗想:“倒啊,瘸三记错名儿了吧,这小子怎么看也不像嫖……那个什么的啊,估计还是个处男呢吧?”

朴昌吉自不知道肖伟的龌龊想法,很殷勤地上前帮着拿行李。肖伟问小伙子认识瘸三么,朴昌吉愣愣地说不认识,是一个朋友找到的他,只知道自己是去当导游。肖伟笑笑,看来瘸三嘴还挺严的。

肖伟是第一次到东北,丹东更是头一回来,一路兴致盎然。小伙子显得有些局促,不过十分尽职,只要关于旅游的事情,无论丹东民俗风情,还是北朝鲜的传闻轶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朴昌吉沿路与肖伟介绍到,现在两人走过的地方已是中朝边界。前方不远处的鸭绿江对岸,就是朝鲜领土。其实早在日据时期,两岸本是同一城市,后隔江而治,南面是中国丹东市,北面是朝鲜的新义州。这段鸭绿江原本设两座铁桥,都是日本时期修建。后不知何因,较小一座铁桥被朝方锯去一半,仅留中国这边一半。所以现在能看到的,只是一座半铁桥,完整的那座,一半属于中国,一半属于朝鲜。

两人边走边聊,二十分钟以后,出租车停在了旅行社门口。旅行社的行程安排是当天中午十二点乘火车从丹东南站出发,在新义州转车后直达平壤。看看还有时间,两人匆匆吃了顿饭,即随旅行团大车直奔火车站。十二点整,列车徐徐驶出车站,越过铁桥后进入朝鲜领土。


车行不久就到达了朝鲜新义州火车站,肖伟扒着车窗看了看,两边距离其实就算走路也用不了多久,不禁心中诧异。朴昌吉告诉他,所有去朝鲜的客人都要在这里换火车,因为朝鲜那边使用窄轨。

导游带领众人在新义州车站等候开往平壤的列车。肖伟是第一次出国,由于长期封锁,许多中国人对北朝鲜的好奇不亚于文革时老外对中国的好奇。肖伟探头探脑四下打量,车站周围有不少朝鲜人民军战士正在巡逻。肖伟拿出相机准备拍几张照片留念。朴昌吉一把按住他,警告肖伟:在朝鲜是绝不能随便拍照的,小心被当作特务抓起来。肖伟吓了一跳,看看朴昌吉神色郑重,心道:靠,不至于吧?但还是收起了相机。

百无聊赖等了一个多小时,火车还是踪影皆无,肖伟有些坐不住了,攒多着几个旅客找导游理论。导游显然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微笑着向大伙儿解释。原来朝鲜火车是以晚点出名的,按我们的逻辑,列车晚点一两个小时已是不可容忍。在朝鲜,晚点半天是运气好,一两天很正常,即便是晚上十天八天也绝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所以朝鲜人出远门坐火车,不是问始发时间是几点,而是问哪一天。因此他们是名副其实的“等”火车,而不是“赶”火车。坐火车长途旅行之人,通常要带足几天的干粮以及铺盖,到火车站安营扎寨去等。导游一番说明,大伙儿都笑了。没有办法,入乡随俗吧。

又等了一阵儿,肖伟实在无聊,叫上朴昌吉,又攒了几个人,大伙儿一块儿打牌。总算运气还不太坏,由于新义州是始发站,总共等了两个多小时,大伙儿终于踏上开往平壤的火车。

列车缓慢行进在北朝鲜的窄轨铁路上,如随着舒缓的鼓点在摇头摆尾,人坐在列车上更像骑着山地车下台阶。不过让肖伟开心的是,车上的服务小姐都很标志,只是似乎有些营养不良,象动物园的长颈鹿一般没精打采。肖伟不懂朝鲜话,英语也不灵,否则早上前搭讪了。

放眼向车窗外望去,两边都是大片大片赭黄色的丘陵。地里长着庄稼,看来长势并不好,平均只有我们这边一半高。除此以外,公路上还偶尔可以发现一两辆汽车,不过好像是烧木炭的那种。这种车肖伟几年前在一家博物馆里见过,应该算古董了,没想到在北朝鲜居然还能使用。这回肖伟长记性了,虽然看着新鲜,但没敢再掏出相机。


颠簸几小时之后,列车终于抵达北朝鲜的首都,平壤市。平壤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宏大而美观的,出了车站,迎面是一幅巨大画像,肖伟捅了捅身边朴昌吉,问他上面写的什么。朴昌吉小声告诉他,画像上写的是:“二十一世纪的太阳是金正日将军!”。肖伟咧了咧嘴:“我靠,这……”

朴昌吉赶紧拉住肖伟,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央告他千万不要乱讲,北朝鲜特工人员非常多,而且很多都懂中文。肖伟赶紧住了嘴,扭头看了看身旁一脸紧张的朴昌吉,心中暗想:小子,嫖那个什么你不灵,胆儿这么小怎么陪大爷办事儿啊?

坐上旅行社大客车,行驶在平壤空旷寂寥的林荫道上。导游按惯例介绍着平壤的人文历史、文化风俗、名胜古迹等。车窗外飞快地闪过整齐划一的绿色树木、稍显单调的居民楼,一个个穿着淡灰色呢子制服裙的交通女警察。肖伟便如刚进城的农民一般,看什么都新鲜,不时扒着窗户往外面瞅着。


朝鲜最好的饭店是大同江饭店,邓小平曾于此下榻。这次旅行团住的是平壤大饭店,排名第二。朴昌吉告诉肖伟,现在中国人到了朝鲜,基本都是大款,虽然朝鲜官价人民币对朝币比例是四比一,但实际黑市的比例正好反过来。

拿到钥匙后,服务员把大伙儿带到房间,肖伟和朴昌吉住在一起。房间还算大,陈旧的实木地板上铺着薄薄的地毯。不起眼的旮旯撒了点药,不知是要对付老鼠还是蟑螂。房间配备了松下窗式空调、东芝彩色电视机,条件看来还可以。肖伟注意了一下,屋内其它设施的商标好象被仔细弄掉了,不过暖水瓶上如下一段英语让肖伟猜到了它的产地:BaoWenPing。

安顿好后,肖伟关好房门,把朴昌吉拉到一旁,神色郑重地将此行的目的告诉了他。出乎意料,朴昌吉并未太过惊讶,点了点头,问肖伟:“你准备怎么办?”

肖伟的意思,既然李氏家族在朝鲜名气这么大,打听起来应该不会太难。一会儿下去吃饭,朴昌吉就可以先跟服务员聊聊。如果实在打听不到,大不了上街找一个平壤锁匠问问,肯定会有线索。朴昌吉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肖伟又从行李箱取出那两套旧工作服以及金日成像章,告诉朴昌吉:一切都准备好了,现在就看他的了!朴昌吉看了看肖伟手中物品,腼腆地笑了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