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重写最新版 《天眼重写版》第一卷第一部 生前身后迷 第九章 崔二胯子-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06/


肖伟甩着膀子,正自大步流星往前走。高阳追至近前,喊道:“肖伟,你别这么任性成不成?”

肖伟站住,依旧怒气冲冲:“高阳,你整个儿就一书呆子,我跟你说,女人我太了解了,爱你的时候,怎么着都行,一旦恨上你,什么损着都想得出来,最毒妇人心,你懂么?”

高阳气道:“肖伟,你这是怎么说话呢?赵颖不是一直在帮我们么?”肖伟笑了:“帮?哥们儿,你太天真了!你以为她前一段是帮我们么?我跟你说吧,那是先给我们尝点甜头,到了关键时候,再给你撂挑子!大爷在社会上好歹混了十几年了,这咱懂?”

高阳道:“肖伟,你的心思太阴暗了,你怎么能把世界上所有人都想成坏人?”

肖伟冷笑道:“坏人?这世界上坏人还少么?你别忘了:连我亲娘,都能做出那种事情来,我还能相信谁?

高阳放缓语气:“肖伟,你妈做的那件事情,我想肯定有她的苦衷……”顿了一顿,又道:“再说,你也不能总是以偏盖全,这世界上也总有好人吧?”

肖伟叹了口气,道:“高阳,我知道这世界上真心对我好的,只有你,你们家老太太,还有,就是我们家老爷子,和……我爸……”说到这里,肖伟顿了一顿,片刻,抬起头来,昂然道:“除了你们四个,我谁也不信!”

高阳道:“肖伟,你真的太偏激了,至少有一点我知道,赵颖就决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肖伟冷笑了一下,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不是才怪!兄弟,咱们走着瞧!”说完话,肖伟转身要走。高阳一把拉住他,急道:“肖伟,不管怎样,赵颖说的有一定道理,你……你不会真的想自己去北朝鲜吧?”

肖伟斜着眼睛:“自己去怎么着?总比等她那个遥遥无期的批文强吧?”

高阳有些急了:“肖伟!你无论如何也要听我的,千万不能自己去。万一出了事情,你连个照应都没有……”说到这里,高阳顿了一顿,道:“你如果死活要去,也得咱俩一起去!”

肖伟看着高阳,放缓了语气,道:“哥们儿,咱俩是一块儿长大的,以前老爷子不在,我妈把我扔下了不管,是你和你们家老太太总去看我,给我送吃的。兄弟记得你们这个情!不过不管怎么样,去北朝鲜多多少少有些危险,你听我的,这事儿你就别再管了,交给我吧!”

高阳道:“我就不明白了,你干吗非要死活现在就去朝鲜呢?再等等就不行么?再说了,那个所谓的溥仪宝藏,很大可能已经被崔二胯子他们盗了,现在就算查到什么下落,也不太可能再有什么财宝了!”

肖伟看了看高阳,道:“哥们儿,就算肉已经被他们吃了,总能剩下点儿汤儿吧?再说了,我这次不是冲着财宝去的!”

高阳一愣:“不是冲着财宝?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你不就是冲着财宝去的么?”

肖伟咧嘴一笑,拍了拍高阳肩膀:“哥们儿,我很爱钱!不过,这世界上还有比财宝更重要的事情!”

高阳道:“是什么?”

肖伟笑了笑:“你就别问了,不管怎么着,这事儿你别管了,交给我吧!”

高阳咬了咬牙,斩钉截铁道:“不行,曾老生前跟我说过,让我以后一定要看好你!所以,如果你一定要去北朝鲜,我必须陪你去!”

肖伟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哥们儿,你说你这不是整个儿一添乱么?你非要陪我去,万一出了什么乱子,咱俩不就全折进去了么?你可别忘了,你父母虽然唐山大地震的时候都不在了,可你们家老太太还活着呢!?”

高阳道:“所以,你听我的话,再等赵颖两个月!如果两个月之后赵颖那边还没消息,我们一起去朝鲜!”

肖伟看着高阳,有些感动,拍了拍高阳肩膀,说道:“行吧,兄弟这回听你的!”


当天晚上肖伟回到家里,开始上网详细搜索所有有关北朝鲜旅游的网友文章。第二天上午,他联络了高阳说过的那家旅行社,最近一班北朝鲜九日游就在这个周六,下周日晚上返回。肖伟了解清楚后,定下了一个名额。

还有几天时间,他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他在网上找到了平壤的详细地图,又采购了大量旅行生活用品,包括一大堆方便面及罐头食品,因为据说那边食物供给很紧张。

从网上查到的网友文章看到,北朝鲜那边依旧盘查的很紧。想到自己如果“微服私访”,在朝鲜大街上穿着光鲜,很容易被认出是外国人。于是他花了半天的时间,特意在潘家园旧货市场淘了两件旧衣服,是文革时期那种很土的工作服。为了更像朝鲜本地人,又花了大价钱买了几个金日成像章。据说在北朝鲜,现在还类似中国文革时期,没有一个人胸口不带这种徽章的。

除此以外,最重要的是翻译。肖伟联络了所有能联系到的丹东的朋友,让他们帮忙就近找一个朝语翻译。整整两天过去,竟没有丝毫进展。所有帮忙的朋友都告诉他,当地鲜族人听说要过到对面北朝鲜当翻译,头摇得像波浪鼓,没有一个人答应。肖伟心急如焚,猛然想起潘家园瘸三好像就是东北过来的,听说在东北那片儿路子很野。

肖伟给瘸三打了个电话,并没有细说去干什么,瘸三很够意思,痛快地答应了。周五下午,瘸三回了电话,告诉肖伟翻译已经找到,就是丹东本地鲜族人。周六早上,翻译会带齐行李到丹东火车站接站,随肖伟一起去朝鲜。旅行社的费用由肖伟出,翻译费用另付,八天,一共两千块钱。

肖伟点了点头,心想价钱还算公道,又问瘸三他找的翻译是干什么的,叫什么名字,人机灵不机灵,靠不靠谱?瘸三告诉他,小伙子名叫朴昌吉,是丹东广播电视大学三年级的学生,现在正放暑假。肖伟一愣,随即笑道:“三哥,您找的这人叫什么名字不好,怎么叫嫖娼妓啊,不过也好,符合哥们儿的路子……”瘸三没理会肖伟胡说八道,只是笑了笑,告诉肖伟,北朝鲜那边挺严的,一切小心,万一有什么事情,再给自己打电话。肖伟连声道谢,挂了电话。

一切收拾停当,周五晚上,肖伟包好那个只盒子,踏上了开往丹东的列车。



注1:实际上东北抗联(即东北抗日联军)是一九三五年才成立。是由共产党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联合其他抗日武装组成的,杨靖宇任第一军军长兼政委。书中的描述为情结需要在时间上做了修改,希望对历史有研究的读者不要深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