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重写最新版 《天眼重写版》第一卷第一部 生前身后迷 第八章 一启古匣-3

百步 收藏 1 73
导读:《天眼》重写最新版 《天眼重写版》第一卷第一部 生前身后迷 第八章 一启古匣-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06/


见盒子打开,肖伟自己也呆住了。愣了半晌儿,猛然跳起身来,一把抱住高阳,大声喊道:“哥们儿,盒子打开了!真的打开了!是我打开的,是我打开的!”高阳呆若木鸡,被肖伟一通乱摇,眼镜几乎落地。

兴奋了一阵儿,肖伟放下高阳,看了看桌上的盒子,似乎还有些难以置信,问老人道:“老爷子,这……这盒子,真的开了?”

老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孩子,想当年我悟透这‘乱簧决’,可是用了十年时间啊!”

肖伟满脸喜色,道:“这么说,那我不是……”

老人站起身来,用毛巾擦了擦手,说道:“真要悟透,恐怕还需一段时日。不过你若有兴趣,我们倒可以一起研究研究,假以时日,你必成此道高手!”说到这里,老人轻轻拍了拍肖伟肩膀:“孩子,你是我见过的所有人中最具禀赋的。我相信,你日后在开锁一道的成就,一定在我之上!”

肖伟若有所思,点了点头。一旁高阳则满脸诧异,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肖伟什么时候成了一个功夫绝顶的开锁高手?连老张都没有做成的事情,肖伟竟轻而易举地就办到了?


原来开锁这门学问,最讲求的是“左右合击,分心数用”的功夫。前文讲过,锁芯内部锁柱,少则五六根,多则十几根几十根。开锁者要想办法将混乱的锁柱一一找到结合点,需要的就是心猿意马,吃着碗里惦记着锅里的意念。即不能每一处机关都上心,也决不能每处机关都不上心。开锁之道,就是在这上心与不上心之间,锁就打开了。

而大凡开锁以外的学问,无不需要“刻苦勤奋,分心不二”地钻研。所谓“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讲的就是第一要专心,第二要吃苦。古来成大事者,无不是坚忍不拔、不肯服输之人。殊不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句话,用在什么学问上,即便你不是天资聪颖、聪明绝顶之辈,也必能成就一番事业;但用在“开锁”这门学问上,却绝不可能成功。究其缘由,就是一个需要的是“专心”,另一个需要的是“心猿意马”。

开锁学问之精髓,可以说与我中华五千年伦理纲常教育完全背道。这也就是高丽虽为小国,但制锁一技却远远高于中土,原因就是礼教行事没有中土那么多条条框框束缚而已。

老张学锁几十年,却不如肖伟半路出家,最主要就是性子不同。老张性格敦厚、做事用心,恰恰违反了开锁最精髓的规则;而肖伟心猿意马,什么事情都浅尝辄止,却正合了开锁“分心互用”的主旨。

这其间道理,我中华几百年来成百上千的开锁高手中也偶尔会有人想到其间关键,但试想在当时的文化氛围下,谁愿意冒险去找一个肖伟这样的徒弟?而相传高丽国宣宗年间那位异人,小时候就是肖伟这样一个极度惫赖、顽劣成性的孩子,却最终在制锁方面成就了一番大业。

几百年来中华锁技逐渐没落,而高丽逐渐崛起,其实就是两种文化的差异,说白了,就是一个是“死”用心,另一个“不”用心而已。


高阳思来想去,想不明白,摇了摇头。老人微微一笑,道:“好了,都别发愣了,快看看盒子里的东西吧!”

高阳回过神儿来,这才想起正事儿。肖伟已走到桌边,定了定神儿,慢慢将手放在盒盖上,屏住呼吸,轻轻往上一提。


盒内甚浅,只有一封颜色发黄的书信。伸手将信取出,除此以外,再无一物。肖伟看了看手上的信封,上面用毛笔龙飞凤舞写了几个大字:


大哥肖剑南亲启


信封上并无落款,亦无邮局邮戳之类的印记,看不出年代,也看不出寄自哪里,寄到何处。揭开信封,信文部分洋洋洒洒写了几大篇,只是每一页字体甚大,加在一起也没有多少个字。

肖伟凝神细看,只见整封书信写得潦草之极,再加上都是繁体字,肖伟看了一会儿,实在难以索解,皱了皱眉,将信递给高阳。


这边工作台上,张老已带上花镜开始研究盒子的第二层机关。肖伟走上前去。观察了一会儿,他发现整只盒子与第一层深度似乎明显不成比例。肖伟点了点头,看来盒子有夹层是不假了。只不过盒子内壁五面,全都平平整整,好像并没有任何锁孔装置。

肖伟皱了皱眉,问道:“张老爷子,怎么样?”

老人放下手中工具,用手指了指盒内一角,说道:“你看这里。”老人手指的地方,是盒内底板左上角,肖伟趴下身仔细看了看,和其它地方一样,光滑平整,没有任何异常。肖伟抬起头来,一脸疑惑。老人微微一笑:“换个角度再看看。”

肖伟点了点头,双手抱起盒子,对着窗外光线不断变换盒子的角度。果然,当盒子转过九十度后,在老人手指的地方,若隐若现可以发现两道浅浅的缝隙。这两道细缝,恰与盒子底形成了一个四方形。

老人道:“如果我没猜错,此处应该有一个‘隐锁’的暗门装置。”说完话,老人从工具箱内取出一件样子奇特的工具,在盒子两道裂缝的交点处轻轻一点。一声轻响,盒内两道裂缝与底边构成的四边形铁板“啪”地弹开,露出三个梅花排列的锁孔!

这三个锁孔与盒盖上如出一辙,孔隙也如发丝般粗细。不同的是数量由原先两个变为三个,排列方式也很奇怪。拿一朵梅花来说,在梅花最上一片与最下两片花瓣位置上,各有一个锁孔。

肖伟神色兴奋:“老爷子,这就是您刚才说的,对顶……什么芯吧?”老人点了点头:“不错,对顶梅花芯!”

肖伟问道:“怎么样,能打开吗?”

老人没有说话,拿起一根细长的钢片,慢慢插进最上面锁孔中,随即闭上双目,完全凭着手上的感觉试探着。肖伟屏住呼吸,和老张紧张地看着。只见老人神情忽而紧张,忽而欣喜。两人谁都不敢打扰。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见老人拔出钢片,换了另外一个锁孔。

整整半个小时过去,老人将三个锁孔分别试过,放下钢片,轻轻叹了口气。

肖伟问道:“怎么样老爷子?”

老人喃喃说道:“对顶梅花芯,果然巧夺天工,我此生从未见过这么复杂的暗锁!”

肖伟焦急地问道:“怎么样,能打开么?”

老人缓缓摇了摇头:“以我目前的功力,绝无可能!”见老人说得如此绝对,肖伟和老张全呆住了。交换了一个眼神儿,肖伟问道:“那有我和老张帮您呢,行不行?”

老人苦笑了一下:“开锁之道,人不在多!即便有人帮忙,也需一个绝顶高手分别把控住左右两个锁孔,其他人才可帮得上忙。而以我现在的功力,这第一项工作绝无可能做到!”

肖伟愣了片刻,一屁股坐回椅子上,神情沮丧。

老张问道:“大伯,难道,就能不能再想想其它办法?”

老人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据我所知,当年张家的先祖因为资质问题,未能学全那位高人的全部本领!我看要想打开这只盒子……除非……”说到这里,老人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肖伟站起身来,问道:“老爷子,您说除非什么?”

老人看了看肖伟,说道:“除非……你们能找到那位朝鲜高人的后代!”

肖伟一呆:“您是说,去朝鲜?”老人点了点头。肖伟看了看老人,心里“咯噔”地一下。

记得在潘家园见过瘸三师傅后,高阳曾动过去朝鲜寻找开锁高手的念头,不过很快被肖伟否决了。

肖伟很清楚,到目前为止,任何这位高人后代的消息,可以说没有一点线索。也不知此人究竟在韩国还是在北朝鲜。在韩国还好办一些,若不幸在北朝鲜,那麻烦就大了。

北朝鲜依旧封锁很严,肖伟和高阳都不懂朝鲜语言习俗,想在那里打探消息,不把自己当作特务抓起来才怪。

想到这里,肖伟问道:“老爷子,您知道这位高人和他后代的情况么?”老人摇了摇头,说道:“具体情况我并不了解,不过据先父讲,这位高人姓李,李家是高丽非常出名的制锁世家,若要留意打听,应该会查得到。”

说到这里,老人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肖伟的肩膀,道:“孩子,开锁之道,在乎‘分心数用,心猿意马’,而做事情,就需要另外八个字了!”

肖伟问道:“哪八个字?”老人看着肖伟,缓缓说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肖伟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一旁高阳。只见高阳依旧站在那里,手捧从“觐天宝匣”第一层取出的书信,眉头紧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