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重写最新版 《天眼重写版》第一卷第一部 生前身后迷 第八章 一启古匣-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06/


老人道:“其实锁这种东西,防君子不防小人而已。再厉害的锁具,最不济劈开了事。这位高丽匠人自然也懂这一点,因而他根据锁具这一弱点,发明出第三项工艺:自毁装置!”

说到这里,老人又用手轻轻抚了抚面前这只盒子,道:“其时最为高段的暗锁,是专门用在一种特殊用途的盒子上的。而这种盒子的特殊用途,就是用来存放极为机密的文件和档案:诸如遗嘱、情报等等。针对这一特殊用途,这位高丽匠人挖空心思,结合在加工精度方面的手段,制作出了一种极为精巧的刀具,再佐以弹簧发条等机关,安置在这种特殊用途的盒子中。只要盒子受到巨大外力打击,刀具装置立即就会启动,瞬间将盒内文件纸张绞碎,盒内所藏秘密,自然就永远不会泄漏出去。”

肖伟恍然大悟,不由得连连点头,同时也马上想起祖父信中提到的“烟消云散”那句,看来这盒子还真没准儿有高阳所说的什么自毁装置,果真是强啊!

感慨了一阵儿,猛然又想起:对了,高阳提过的溥仪那只盒子,不就是一直放在故宫什么殿什么匾后面(乾清宫正大光明匾),装的就是皇上立储诏书和藏宝图么。这么看来,宝藏的事情可是越来越靠谱儿了!想到这里,肖伟喜得抓耳挠腮,兴奋之极。

高阳再次捅了捅肖伟,肖伟安静下来,只听老人继续说道:“此人做出这三项发明后,正逢日本国进犯高丽。高丽大将李舜臣在大韩海峡击败进犯日寇,举国欢庆。于是他集合了当时最高的制锁技术,穷全部精力,做出了一对当世无双的暗锁宝盒,并请当时高丽国著名的雕刻匠人,在盒顶雕刻了李舜臣将军大韩海峡之战的画面。盒子做好后不久,就献给了宣宗皇上。此盒名为“觐天宝匣”,取就是朝觐天子之意。

屋内三人都点了点头,原来此盒取名为“觐天宝匣”,是这个意思。

老人继续道:“自古以来,高丽国一直崇尚制锁高手,宣宗皇帝得到这对盒子,龙颜大悦,视为珍宝。此事很快传遍朝野,而这两件宝物的事情,甚至连中土也有耳闻。当时正是明朝边患四起之时,满清女真在关外崛起。清太宗皇太极本就是一个机关高手,攻城武器、制锁机关无一不通,听说高丽国有这样一对宝盒,立时索要。高丽国自是不给,皇太极大怒之下,提兵远征。高丽国大败,眼见就要亡国,只得献出这对宝盒求和。在这年远赴盛京的进贡队伍里,那位制锁高人也在,为的是向金人展示宝盒启用之法。当时连年战乱,百姓流离失所,盛京街上到处是流浪的孤儿。这位高人在临去之时,收养了两位孤儿,一个姓张,一个姓谭,并带回了高丽收为徒弟,传授他们制锁之法。”

肖伟插嘴道:“老爷子,您说的不会就是‘南张北谭’吧?”老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不错,多年之后,这两位孤儿长大成人,手艺也已学成。不愿再留在高丽,于是二人回到中土,分别在苏州与北京开了一间锁行,也就是后人所说的‘南张北谭’。而其中那位姓张的孤儿,就是我的先祖。”

说到这里,老人用手抚了抚盒子,叹道:“自从这一对宝盒入了清宫,就再也没有消息,不想今日在这里遇到,总算完成了先父和张家列祖列宗的心愿,这也算是天意了吧!”

老人手抚盒子,唏嘘良久,屋内其他三人听了老人这段故事,也是思绪如潮,感慨万千。

过了一会儿,肖伟问道:“张老爷子,这个盒子……您肯定能打开吧?”

老人沉吟了片刻,说道:“听先父讲,觐天宝匣一共有三层五道机关,最外一道是‘九九拼图’机关,盒子第一层是子午鸳鸯芯锁芯机关,第二层对顶梅花芯,第三层是天地乾坤芯机关,而在第盒子第三层底部,还有最后一道机关——自毁装置。”

肖伟张大了嘴巴,咽了口口水,问道:“老爷子,那您……您能都帮我们打开么?”

老人道:“目前拼图机关已经打开,而这第一层锁芯有德祥帮我,应该也没有问题,至于第二层和第三层……”说到这里,老人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并没有把握,只能试试再看。”

肖伟点了点头,看了看一旁高阳,心中暗想,要是张老爷子也打不开,那就彻底歇了。


五分钟以后,张德祥已帮老人准备好所有工具,并将盒子小心翼翼放到工作台上。看来老人虽旅居台湾几十年,家传手艺并未丢下。

高阳拉了拉肖伟,两人也轻轻坐到工作台旁。老人徐徐出了口长气,接过老张递过的工具,闭了闭眼,缓缓将手具插入到盒子的两个锁孔之中。

屋内其他三人的六只眼睛全都紧张地盯住了老人。只见老人的双手在缓缓地动着,随着工具深入,动作也逐渐加大。一旁老张仔细观察着老人双手动作,也把手抬起来,轻轻地模仿着。

片刻,老人取出两根钢片,放在桌上。肖伟问道:“怎么样老爷子?”老人微微一笑,道:“里面的反锁装置已锁死,要想破解并把锁打开,须得两人配合。”看了看一旁老张,说道:“德祥,我传你的‘乱簧决’,还记得么?”

张德祥点头道:“还记得,不过……还没完全领会……”老人点了点头,拿起钢片,手上开始做细微的动作,似乎在做着示范,而口中缓缓念道:“乱簧之道,非启者必启,微启者大启,大启者必不启……”

老张抬起手来,也开始模仿着老人的动作,口中念念有词。老人继续念道:“……开锁之道,在意不在力,力断而心续,续则无不济……”随着老人的吟诵,两人手中的动作越来越大。

一旁肖伟看了一阵,突然皱了皱眉,似有所悟,不自觉抬起手来,也开始模仿两人的动作。高阳伸手拽了拽他,肖伟一愣,停了下来。

五分钟以后,老人念到最后一句:“……意在力先,绵绵不绝,柱散则簧乱,是为乱簧!”说道这里,老人停下手中动作,看了看一旁张德祥。只见老张眉头紧锁,过了良久,勉强点了点头。

老人微微一笑:“来吧!”

两人拿起桌上钢片。只见老人点了点头,停顿片刻,将手中钢片慢慢插入到盒子下面的锁孔中,老张似乎微微有些紧张,用左手扶住拿钢片的右手,小心翼翼将钢片插入到盒子上面锁孔中。老人略一停顿,口中慢慢吟道:“非启者必启,微启者大启,大启者必不启……”两人手上开始动作。

高阳在一旁仔细观察,只见老人神情悠然,随着口中缓缓吟颂,动作从容而舒缓,而一旁老张的额头已微微渗出汗水。

一旁肖伟看了一阵,面露喜色,抬起手来,模仿着两人的动作,并随着老人的吟诵,动作越来越大。高阳使劲儿拽了拽他,肖伟似乎并没有察觉,继续模仿着。

只听老人继续念道:“……阴阳圆转,无使断绝,当势得机,其根自破,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随着吟诵,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快,一旁肖伟更是看得如醉如痴,手舞足蹈。高阳看着肖伟,目瞪口呆,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随着两人手上的动作逐渐加大加快,肖伟也越来越癫狂,这时老人已念到最后一句:“……意在力先,绵绵不绝,柱散则簧乱,是为乱簧,开!”口中一停,只见老人手上的钢片猛然往里一捻,一旁老张手里的钢片同时向下一按,两人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高阳紧紧盯住眼前这只盒子,盒子还静静横在那里,似乎并没有打开。

只见老张满头大汗,取出钢片,对老人道:“大伯,侄儿蠢笨,还是无法做到!”老人微微叹了口气,放下手中工具。

高阳问道:“怎么样?”老人摇了摇头:“德祥还没能误透‘乱簧决’……”高阳道:“盒子没能打开?”

老人缓缓点了点头,沉吟了片刻,道:“这样吧,如果你们还可以等待,三个月之后,你们再来,我想应该没有问题!”

高阳神情微微有些失望,回头看了看肖伟。肖伟似乎还在撒臆症,闭着眼睛,摇头晃脑,不知道在干什么。

高阳使劲捅了捅他,肖伟这才回过神儿来:“怎么了哥们儿?”高阳道:“张老说盒子暂时还不能打开。”

肖伟似乎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抬眼看了看桌上盒子,又看了看一旁张德祥和老人,突然道:“张老爷子,能不能让我试试?”

三人都是一愣,高阳使劲儿拽了拽肖伟,低声道:“肖伟,你在说什么?”老人看着肖伟,没有说话。

肖伟甩开高阳的手,站起身来道:“老爷子,您刚才念的口诀太文了,我听不大懂,不过看您的动作是不是这个意思:在锁芯里面,看着根本打不开的地方,一定能打开,能稍微打开的地方,一定要全部打开,而原本开着的地方,一定要给它们全都关上?”

高阳低声道:“肖伟,你在胡说些什么?”

一旁老张听了肖伟这番话,皱了皱眉,似乎有所悟。坐在桌旁的老人更诧异,看了看肖伟,说道:“你……学过‘乱簧决’?”

肖伟神色兴奋:“怎么样老爷子,让我试试?”老人将信将疑看着肖伟,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见老人答应,高阳愣住了,而老张则让开座位。只见肖伟长出了一口气,坐到椅子上。一改平日里嬉皮笑脸的表情,神色凝重,定了定神儿,慢慢拿起桌上的钢片。老人缓缓点了点头,两人同时将钢片插入到盒子上下锁孔中。

老人的动作似乎比刚才要慢,缓缓念道:“……力随心走,有应必有力,无应则无力,力断而心续……”

肖伟的动作显得微微有些生硬,但还连贯,随着老人的吟诵,逐渐变得自然起来。一旁高阳与老张睁大眼睛看着两人,脸上全都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神色。

二十分钟以后,老人已念完最后一句,肖伟神情专注,已是满头大汗,也顾不得拂拭。只见两人稍作停顿,随即同时点了点头。片刻,两人同时动作,只听“喀”的一声轻响,盒盖微微一弹,“觐天宝匣”第一层机关打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