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四十三章 淞沪会战之细微之处显兄弟

haoren5100 收藏 26 83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四十三章 淞沪会战之细微之处显兄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呲!”

阿超用力的握了握刀柄,看到我点头后,双眼突然睁大,释放出狠决的信息,看准部位猛地一拔。长刀那银色而冰冷的刀光闪过后,带起了一条长长地血滴,就好像在淡银色的月光下和白色淡雾中划起一到淤红色的彩虹一样,很快的就落寞于大地的怀抱中,可是那淤红色的血液一小块一小块的乱撒于地上,看得格外的吓人。

我身体也是马上一震,疼痛敢就像条眼镜蛇王在撕咬着我的大脑神经一样,瞬间吞灭了我的意识,连惨叫都来不急发出就很直接的晕倒在小鬼头的身上。

小鬼头还没有救人的经验,立时就愣住了,吃惊的看着淤血发呆。

“马上抬平他左手,快!”阿超没管这么多,很直接的下命令。

小鬼头也是很自觉的照着做,然后阿超把整整一瓶云南白药都乱撒在伤口上,很熟练的就用纱布包扎起来。没一分钟就搞定了伤口,仔细的检查了伤口,见没有再流血,这才长长地吐了口气,给我左肩膀的那块伤口包扎起来。刚才他也是很紧张,细心的看了老半天才敢下手,生怕一个不好就毁了我的左手经脉,那可是我吃饭的家伙,现在见完事了,上面的伤口是小问题,这才有点放心。

左肩膀的伤口是个小问题,虽然在我猛地一惊一震的情况下,可以清楚的见到那灰白色的肉块,像活了一样,立即都翻转过来,向肉的里面收缩,好像含羞草一样的向里面翻转,可是这是好事,至少表明这儿的神经线没有被海水给泡坏了。

阿超又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倒出里面的云南白药在上面,只倒了一小点就开始绑纱布。

绑完后,阿超一摸自己的额头,那全是汗水,然后又一把抱住我,边狠狠地用大拇指掐我的人中穴(鼻子和嘴唇中间部位)边对小鬼头轻声的说:“去把食物还拿点过来,对了,你最爱吃的那个奶糖还有没?有就好,也拿点来,让他多吃点东西也有好处。”

我慢慢地醒来了,先是长长地吸了口气,在快速的突出,然后又是吸了口更长的气息,感觉好多了。

“可疼死老子了。”我有气无力的露了个很难看的笑容。

小鬼头一边给我仔细的换裤子一边说:“大哥,刚才可吓死我了,那血喷的老长老长。”

“我好后一定给你说个大老婆。”我还是感觉到很痛,特别是那两个伤口处,我觉得火辣辣地疼,可是比起刚才的那猛然一痛,只觉得这点疼还真是不算什么。

“别说话,你还没好了就想着给小鬼头说老婆,先躺着。”阿超慢慢地放下我的身体,把我的头放在一件干衣服上,使我头高脚低,然后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有点酸的胳膊和身体,边活动还对小鬼头说:“你先照顾他,我去做个担架。地图上面说,在离我们这比较近的地方有个大型的野战医院,先到那去。有什么事连打三枪叫我。”

看到阿超已经开始向后山走去了,小鬼头马上答应了一声后,就要脱我内裤,我大急:“小鬼头,你干什么?快住手,那个地方老子自己换,你先警戒吧。”

我的声音很小,可是我保证小鬼头能听见,但是这小子在装蒜,他依旧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很麻利的就把我内裤“唰!”地一声给脱下来,我脸也立即就成红色了,还别说,我脑袋立即就清醒了,再也没有原先那种“哄!哄!”之声,不过我眼睛闪现出来的是羞怒的光芒,可惜小鬼头根本就不看我,又熟练的帮我穿好裤子。

由于我衣服不好换,他只得帮我擦了几下身体,又用了一件衣服搭在我身上,看我的身体还有点抖,他马上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盖在我身上,我一直奇怪他为什么不说话,这个时候见他坐下了,才问道:“你小子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那个地方大,你自己敢到羞愧啊?哈!!!”

“嘿!大哥,你说我要是以后把你这丑事说出去,你说别人会相信么?”小鬼头坏坏的笑道。

“你个臭小子,想用什么条件换?”我知道他定是要谈条件,看到他连续打了几下身体,知道那是蚊子在咬他,我药味重,蚊子不敢来,他就成了好靶子了,可是他依然没有取回那件盖在我身上的衣服,说实在的,我心里比较感激。

“我以后吃糖你不能在说我,不能不准我吃!答应不?”小鬼头突然很小声的说。

我还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原来就是这东西:“好!就凭你起先没有丢下我们自己逃跑就够了,我最喜欢讲义气的人。等我伤好了后,我给你每天买一斤,不!两斤糖吃,吃死你个小子。”

“你答应了,那就好!”小鬼头立即就从身后摸出了颗糖,狠狠地嚼了起来,“吧嗒!吧嗒!”声显示了他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的愉快。

他很快的又想起了什么,又掏出颗糖剥皮后放进我嘴里:“快吃吧!很甜的,二哥说的要你现在多吃糖。”说完他又从后面摸出了颗糖。

我很奇怪小鬼头哪来得这么多糖,而切都是放在身后:“小鬼头,你哪来的这么多糖,放在身后做什么?”

“哦!嘿!我从小是个叫花子,小的时候见到地主的儿子都能吃糖很羡慕,我上去乞讨,哪知道他们不但不给我,还用棍子打我,丢我石子,最可气的是他们还骂我,用一种很可恨的目光嘲笑的可怜着我,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发誓,以后我要是有钱了,一定天天吃糖。嘿!现在我怕你不准我吃糖,发现我放糖的地方,所以我在裤子后面做了个口袋,把糖都放在后面,你绝对想不到我有糖不放在口袋里吧?哈!!”小鬼头笑的有点凄凉,但是也有点得意和满足。

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只能在心里暗叹:“都是穷苦百姓”。

我也想起了幺妹那双天真无邪又带点羡慕和自卑的眼神,那是她看我手里烤鸭时的眼神,想着想着,我又点想入迷了。

小鬼头见我不做声,也不好做声,他还是很怕我的,哪怕我受重伤他都怕我,但我也知道他很羡慕和尊重我,因为我两的生活环境不一样,所以他和我们在一起时,我都能感觉到他的自卑和讨好,这可不关我帮他出头打架的事,这是他当叫花子时养成的习惯。

……

没多久阿超就抗着一副简单的担架回来了,见我不做声,还一为我出什么事了,急忙一扔担架上来检查,见我开着眼想事情,有点好笑的碰了碰我右膀子:“想什么呢?这么入迷。我们出发吧!”

我点点头就没有做声,因为我感觉到了悲伤。

小心翼翼地把我放到担架上,轻轻地抬起就朝临时的战地医院而去。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俩的紧张和对我的关心。因为路上凡是碰到人,不管是谁,他俩都是先放下我,一人留在我身边警戒一人上前查问。

由于我们带的食物大多掉在那场短暂但是记忆深刻的林子里了,现在我们只有巴掌大一小块了。大家都好久没吃东西,我知道他们也饿,可是他们都没有吃一口,都把不多的食物和小鬼头最爱的糖给我吃,我还清楚的看见小鬼头在喂我时,喉结处猛地连续抖动了几下,我叫他吃,他却说刚才吃饱了。

没什么说的,这就是兄弟。一种平时没什么大的表现,现在却能为你放弃一切,肯为你卖命的兄弟,吃东西的事虽然小,但是也是兄弟之间感情细微之处的表现。我感动着!

天快亮的时候我们总算是到了地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