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四十一节 意外名次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4 22
导读: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四十一节 意外名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回到宗学里符强闭门不出,省得惹事,放榜的那天一直到了下午才去贡院看榜。从宗学到贡院的整条路上,遇上的都是垂头丧气的学子。符强估计这第一场的考试,就淘汰了九成的人。

贡院龙门外的榜单前,还站了一两百号人,一个个正托着版纸誊抄榜单上的名字和榜单边贴出的三篇文章。榜单附近还有六七百号人或站立或席地聚成几十堆,一些眼神不好的家伙正拿着放大镜近视镜什么的研究抄下来的东西。

符强怕给人认出惹起骚乱,今天特地穿了那身短得不像样的棉布平民装出来,打扮得像个苦力。挤进看榜的人群后,他的眉毛猛地扬了起来。

那榜单上面的写着六七百个过关的名字,都是写的某某地生员某某。而在第一名的位置上,赫然写着伏波将军符强几个字!

榜单边上就是自己的那篇万言策论,还有第二名和第三名的文章。符强懒得看他们的内容是什么,只扫了一眼名字是谁,好像第二名是周延儒,第三名是蔡国用。

符强觉得周延儒这个名字有些眼熟,不过却没有心思去也回忆。因为身边有几个生员们正在小声嘀咕,说符强哪文章也不怎么样,不过就是白话文比自己好点而已。要不是自己平时用功都用在四书五经和八股上,照样能写出比他好的东西。不过这些说话的人好像都没了那天晚上唯我独高的气势,脸上露出的是有些不平又有些悻然的神色。

另有些生员却嘲讽地看着说话的人,讥笑他们放马后炮,说人家这篇文章要是换成文言八股写出来,多半也是要中榜入围的水平。现在人家文章都贴在外面,后面两篇还能驳上几驳,这头一篇的理论根本就找不到什么漏洞。

被嘲笑的生员酸溜溜地申辩,说这个伏波将军不过是个武人,两个月前还等同文盲一样,这才隔了多久?就能够写出这么有见地的东西?多半是皇帝找了什么人做枪手,事先写好了让他背熟了的。

这些话倒是引来了大多数人的赞同,一个个又开始咒骂起伏波将军起来。符强躲在里边听不下去,那里还管周延儒是谁,赶紧缩着脑袋挤出人堆去。

才从里边挤出来,符强就觉得边上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符强转身一看,范应科满脸喜色,正准备向自己施礼恭贺。他赶紧把他的手压住,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他走到一边。

范应科对符强说。熊延弼到了前几天才想起来上回道别时忘了的事情,当时就是想告诉符强这次恩科考试的大概方向和规矩,只是那时候出任巡抚的事情太让熊延弼伤脑筋,一直到了前几天会考大期到了才被想起。熊延弼估计符强对考试的内容没有什么把握,那些各派势力为了破坏皇帝的打算,肯定会阻扰提卷的事情。所以熊延弼特地派他北京来探望符强,告诉他如果在这方面没有结果也不要放在心上,尽量早些向皇帝要了船去辽东接人。否则再迟一些时间的话,杨镐和李如梅就有机会在宽甸和孤山新堡的守将上做文章了。

他一路上紧赶慢赶,午后才赶到宗学。宗正说符强已经出门,估计是看榜去了。他就顺路找来,没想到在这里就看见他的名字高高挂在榜头。

接着范应科向符强道喜,说他在第一场就考了第一名实在让人没有想到,问是不是皇帝顺利提卷,直接把他取了第一名了?

符强知道熊延弼既然会派范应科来交代自己这些事情,一定是信得过他。就把会考第一天晚上的事情全都讲了一遍,告诉他自己之所以有这个成绩,完全是那个失踪的老师吴登的功劳。苦笑着说,那天晚上如果不是急中生智,多半就要被人当做作弊处理,他那个老师的心血也就白费了。

范应科问符强,后面两场有没有把握?

符强拍拍胸脯,说第二场考的是骑、射、书法、算筹、国律。生员里面像熊延弼一样能够知兵尚武的人虽然大有人在,但是如果都比得过自己这个专业武官,应该是不太可能吧?况且自己还有一项筹算的优势,自己到时候就选考这三样,在第二场拿一个好名次应该是不成问题。至于第三场,还有吴登教的高招在手,就算不能过关,也能够争个平局。现在既然已经挂在了第一场第一名,到时候就算会辩失败,也一样能保住进士的地位。

范应科听了大为高兴,说他这就启程,向熊延弼报告好消息。

符强知道熊延弼身边心腹太少也不行,所以也不留他,交代了几声路上要保重的话,就陪着范应科到路边牵马。正要道别时,边上突然走过来三个喝得醉醺醺的生员,把他们扯住,七手八脚就往马背上蹭。

其中一个嘴边有着一颗大大的黑痣的家伙大着舌头对符强和范应科说:“……你们就自己雇轿子去报国寺吧,我……先走一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