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神 第一章 第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9/


战 争 之 神


巴 渝



这毕竟是载入共和国史册的一段历史,这毕竟是载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册里的一章。无论历史的长河如何向前奔流,它都不会卷走那朵已经产生了历史浪花。



第 一 章



一九八四年的七月十二日这一天,在云南老山前线,那是一个炮声隆隆火光冲天杀声阵阵的日子,也是自一九七九年我军“对越自卫反击战”以来的最大一次规模的炮战。前线炮兵W团首次使用了一种新式装备——炮兵雷达仪,对越军的炮弹进行跟踪测距,创造了“战争之神”新的神化。

两天后,昆明军区总医院院长接到了从老山前线指挥部打来的一个电话,一个叫杨军威的炮兵营长将在深夜送达该院。前指首长命令院长提前作好手术准备,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抢救好伤员,挽留他的生命。

杨军威从手术台上下来后,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他苏醒后,睁开模糊的双眼就看见病床边站着三个女人,一个穿着便衣,两个穿着军装,在互相讨论着什么。

他看了看她们的身影,心里除了一阵感动之外,还有一种难以愧对她们的感觉,于是轻轻的说了一句:“让你们牵挂担心了,都回去吧,你们都有自己的工作。”

杨军威没等她们反应过来,说完就紧紧闭上了眼睛,他在努力回忆,自己为什么从血与火的战场上,突然躺在了病床上。……


时空倒回到七十年代末期,在SS军炮兵团当兵四年的杨军威,那天傍晚一个人心情非常失落的站在炮棚的悬崖边上,目光迷惘的望着前方的山峦发呆,给人以就要结束青春年华“革命到底”的悲壮感觉。

他刚刚连续经历了两次打击,一次是解放军仪仗队来部队挑选仪仗兵。身高一米七六,一身戎装,英姿挺拔,相貌堂堂正正的他一眼就被仪仗队首长相中。正当他沉浸在“翻江倒海”的欢乐幻想中时,最后却被上级告知“名额有限”,而被迫留了下来。事后他才知道自己没当上仪仗兵的原委,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指挥排长高云和连长苏区的“杰作”。

也难怪首长的一片苦心,他们觉得一个经过精心培养训练了四年的炮兵侦察兵,而且又是一个有相当天赋的技术尖子,去当“木偶”一样的仪仗兵,那可是玩笑开大了,没准就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才小用,人才乱用。

高云是最不愿意杨军威去当仪仗兵的,他是舍不得这棵难得的好苗子,他早就有心把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了,那可是他当初在上百人的新兵里一眼看中亲自选定的。起因是他四年前路过新兵连时,正好碰见一群新兵队列训练后在休息。大伙南腔北调的侃起大山来,谁也没注意到一只小麻雀落在杨俊威对面的营房屋脊上。

杨军威用“跳眼法”比划着自言自语的说:“三十米左右。”

旁边的一个山东新兵和他抬起杠来,说:“俺看有四十米!”

“只有三十米,直线距离误差不会超过0.2米。”杨军威自信而又冷静的说道,他没有与战友争执的意向,从地上站起来,随手捡了一块土坷垃在手里掂了掂。

“四十米!不信叫班长来评判,他可是计算兵出身。”山东兵跟犟驴似的,也站起来大声说道。

“我说三十米就三十米。”杨军威说完一甩手,土坷垃直奔目标而去。

在土坷垃逼进小麻雀的刹那间,它才惊诧的扑打着翅膀飞走了,恰好土坷垃正好落在它刚才栖息的地方。围坐在一圈的战友们看到后“唰”的一下都站起来了,还“啪啪”的鼓起掌来叫好。

“真他娘的神了!”一个河南兵率先叫了起来。

“格老子!硬是百步穿杨啊!”一个四川兵吼起来。

“不会是当羊倌练出来的吧?”一个自以为是的陕西兵问道。

“你晓得个屁,别个虽然在农村呆了两年,却是个城市兵!”一个和杨军威一起当兵的四川农村新兵说。

高云排长刚好看到这一幕,便在心里认定这小子是棵好苗子,是个可造之才。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第一感觉和第一判断能力,他在心里暗暗评价道:“这小子文静带威,双目有神,沉着冷静,自信而不自负,是个干侦察兵的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