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十七节 荒唐皇帝(下)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5 12
导读: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十七节 荒唐皇帝(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万历指着那群不存在的人,对着符强声声控诉。说他们勾结外官,鱼肉百姓,还要把罪责推给他。他这个皇帝已经从万乘之尊,沦落成这些无耻之徒的顶罪羊了。

这些人个个都贪,可是他这个皇帝又不能把这些人通通罢免铲除。因为内库没钱,没法子像前几个皇帝那样建立庞大的锦衣卫去纠劾百官。特别是当时的那些锦衣卫,根本就是这些朝官的子弟,如果让他们去整治这些人,恐怕他这个皇帝都坐不稳了。所以他干脆连锦衣卫的人都懒得补了,现在东厂的大门估计已经长满了草,喂马都能养活几头了。

十年前朝官们请立皇长子朱常洛为太子。万历知道朱常洛生性弱懦,当皇帝只会更被朝臣们欺负,所以不想立他。想等几个儿子都长大以后,看看那个人更有潜质再说。但是百官们看中了朱常洛的性格,知道如果是他当皇帝的话,他们就可以任意妄为。所以就策动天下动议,逼得万历不得不顺从朝野,把皇长子立为太子。

万历说着脸上又露出了屈辱的神情。告诉符强,他为了朱家大明江山能够延续,不惜背上骂名四处要钱,就是为了指望自己那个子孙能够中兴皇运。但是再好的皇帝施政,也是要钱。现在不但太仓已经给朝官们败光了,就是他自己的内库在朝鲜御倭的时候,也给用了个干净。不替子孙攒点银子,他们以后拿什么来中兴?

就为了省钱,他的几个皇子都到了二十多岁时还没有筹办大婚。可是朝官们又抓着这个借口,说他不但懒于国政,连儿子的婚姻大事都不顾了,民间对朝廷的不满,都是他没有尽到皇爹的责任引起的。

万历问符强,他的儿子结不结婚,跟天下治理得好不好有什么关系?还不是那些朝官们找不到好借口,连这种事都搬出来诋毁?

符强赶紧附和了几句,表示对那些无中生有者的痛恨。

万历说,所以他一怒之下,干脆就让三个皇子一起成婚,以此为借口,向户部要两千四百万两的银子支用。

他也知道户部根本就拿不出来,只是想借这个机会,翻开太仓的底子,让百姓看看这些朝官们口口声声干了多少好事,其实太仓里根本就没剩几个银子。可是这些朝官们又抓住了他的尾巴,群起攻击。说皇帝旨意荒唐,太仓早已经被他败得脂膏竭尽,长此以往,散乱可虞,揭竿不远。结果是银子没有要到,他这个皇帝又背上了一层骂名,到现在那些人还在振振有辞地说着当年皇帝要银子的事情。

从此他对朝官们的伎俩都看透了,干脆对朝官们会推上来的新任官员爱批不批反正这些人庭议举荐的部员和言官们都是他们各自党班的人。会推上来的人,只要皇帝不批,他们也就不能上任。朝廷里维持一些能够运作的人数也就够了,等到以后有了银子可以重整朝纲的时候,这些人整治起来,也更容易的多。

所以后来他才派出矿税监四处收税,只归入宫中内库,要不然被这些人贪了还要往栽在皇家的头上,那是两头都空。还不如自己收来留着,不定什么时候出个贤良子孙,他就有钱资用中兴大举了。

八九年前,他听广东矿税监的人说,南洋金银多产,可是大多数被佛朗机人霸占。他派人到吕宋罗致侨民,想到还没开发的机易山去筑城采矿。可是朝官们百般阻拦,说是徒耗钱财,入不敷出,争议了一年都没结论。这边还没争议出结果,吕宋佛朗机人已经把那些侨民都给害了。他下旨要阁部庭议,准备发兵讨伐。朝官们又说南洋海路遥远,兵去多了无法运输,去少了自取其辱。那些人反正都是流民逃籍,管他死多少都与朝廷无尤,强行出兵的话,不但于天朝无益,还名不正言不顺。最后那些给事中和御史们为了绝了他这份念头,干脆把这份诏书给封回来了。

万历开始又兴奋起来,对符强说。前些天他听出宫办事的太监回来禀报说辽东出了个猛将,杀了速儿哈齐和他的一千多人,又以三十六骑家丁大破朵颜。他闻讯立即下旨,要兵部叙功上来,好直接升擢。

万历感慨地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文臣已经靠不住了,靠得住的,也都被那些结党朝官们压制得无法翻身,所以现在只能靠武臣了。武臣只要有战功,就能越擢,朝官们连压制的借口都没有。符强这两个月可以到宗学读书,八月恩科的时候去参加生员会考。到时候自己这个皇帝派人直接提卷拔擢,把他取为进士。这样符强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身兼文武大权,总督巡抚台湾军政事宜。以施政名义调集民夫去开采金矿,也就是他名正言顺的分内之事了。朝官们要是干涉,皇帝这边也能寝章不批。

万历最后把符强招到他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符小哥儿。我朱家大明的中兴希望,就在你能挖出多少金银的身上了。你可要像李成梁一家那样,克勤克己,公忠为国哪。两个月之后,只要你能多多给朕挖来金银,朕一定重重嘉奖你,不惜伯候铁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