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感人的故事之---親愛的,為什麼你的新娘不是我

精品白沙YE 收藏 2 87
导读: 那一天我們張開手,看自己的,也看對方的手心,各自手上的紋路曲曲折折。指尖觸到紋路便停頓,卻都沒有伸出手握住,仿佛停頓只是為了看時間溜走,難道當時就已經看到了盡頭?或者都明了這就是最好的結局? 不知道從何而來的默契,果然,我們很快從此走失。 我的記憶開始佈滿灰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歸 來

在狹長的走廊上,他們不期而遇。那時正值黃昏,大多數學生者在食堂里用餐,教學樓顯得空蕩蕩的。當她看到乘風的身影時,恍惚間只疑自己看錯了,可又明明那樣清晰。雖然樓道里光線晦暗,卻是再熟悉不過的身形,目光一如往昔,只是異常消瘦,臉頰深深地凹了進去。

排山倒海一樣,她的手按在胸口,因為那里的一顆心跳得那樣急,那樣快,就像是什麼東西要迸發出來。窗外的樹葉在風中搖曳,而她是狂風中的一尾輕羽,身不由已,被席卷入呼嘯的漩渦。四下里很安靜,在夕陽的餘暉中,樹影印在地板上,疏影橫斜,彷彿電影里默無聲息的長鏡頭,而他只是靜靜地佇立在那里,目光中有不可抑制的灼熱與執著。“你的病好了?”她的聲音很輕,卻如此清晰地傳到了他的耳邊。他沒有回答,只是盯著她,一步步、一步步地走近。她有些害怕,想逃,可她的身體卻無法動彈,像是生了根一樣。他終於走到了她的面前,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就把她摟到懷里,緊緊地,幾乎讓她喘不過氣。她分明聽到,他在她耳邊說:“我喜歡你,我要和你在一起,就算霽秋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不能讓他……”她腦中一片空白,分不清胸中涌上來的那股子情緒是喜、是驚、是無奈?她的眼中只看到,他們兩人緊緊相擁的影子被夕陽拉得老長老長,彷彿永生永世不會分開,只定格在那一刻了。



情 動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霽秋就口口聲聲喚她叫“妹妹”,明明是很普通的稱呼,可是從他的口中說出來,再搭配上他猶如春水般蕩漾的眼神,就變得萬分曖昧。環兒是個极敏感的人,並不是不知道霽秋喜歡她,只是她不想失去這麼一個同窗十年的朋友,所以她只能裝傻。

他們之間的關係一直就這麼微妙地維繫著,你進一步,我便退一步;你退一步,我便進一步,猶如最高妙的探戈,如果想不自亂阵腳,淘汰出局,全恁雙方掌握的尺度與火候。這樣穩定的局面,終於因為乘風的出現而打破了。乘風是霽秋上舖的兄弟,感情十分不錯。霽秋或許會後悔一輩子,因為那一天,環兒的生日晚餐,他把乘風介紹給她認識。他們四目相對的瞬間,神色都是一時的怔忡,分不清是喜是驚,似乎雲淡風清,卻分明驚濤駭浪。霽秋心里“咯登”一下,兩手瞬間變得冰冷,所有的背景聲音全都消退,耳邊只是“嗡嗡”作響。但很快,他恢復了正常,笑著摟了摟環兒的肩膀,用著異常溫柔的聲音說:“妹妹,生日快樂!但願這一輩子,我都能陪你一起過生日。”乘風眼中的情緒瞬時收拾得一干二凈,他深吸了一口氣,舉走杯子平靜地對環兒說:“生日快樂!”環兒的臉色剎那變白,她也舉起了杯子與另外兩人相碰。

自那以后,環兒再也沒見到乘風,可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底就住進了這個人的影子,怎麼趕也趕不走。一旦靜下來,眼前就浮現出他的臉龐,微微慼著的眉頭,還有微微揚起的倔強的下巴。那天,她明明沒有仔細端詳,可回憶起來居然能描摹得如此清晰,彷彿她已經和他認識很久很久。雖然她只見過他一面,沒說過幾句話,甚至不了解他是怎樣一個人,但這些並不妨礙她記掛他,甚至偷偷地喜歡他。

直到兩個月后的一個夜晚,她自習結束,從教學樓里走出來,發現雨下得很大很密。她沒有帶傘,離宿舍熄燈時間卻已很近,正猶豫著是否要衝入雨簾,突然她的頭頂撐開了一把傘,她抬頭便看見了這把傘,很素凈的顏色,上面描繪著一幅朦朧的山水畫,隱約是西湖的景致。她回頭,看到的居然是那張思念了多日的臉龐,他並沒有皺眉,相反正微笑地看著她。那時,她才發現原來他有兩個深深的酒窩,盛裝著滿滿的柔情。

兩 難

那一次,他撐著傘,她依偎著他,在雨中緩步前行。平時,她總是嫌教學樓到宿舍的距離實在太遠,可這時她卻希望這路能再遠些,再遠些……他們寒暄了幾句,便陷入了沉默。她正想打破這種尷尬的氛圍,卻發現宿舍已經到了,於是她轉身對他說謝謝,進了宿舍的大門。轉到二樓的窗口時,她忍不住向下張望,心里一驚,他居然直直地立在那里,抬頭看著她,雨水從傘尖滴到他的額頭、鼻間再到下巴,他卻紋絲不動,似乎沒有一點感覺。這一剎那,她的心徹底被攪亂了。

接下來的日子,他便忍不住約她出去玩,一起去圖書館看書,或者只是到湖邊安靜地走走,只要能看見她,他那一顆不安的心就開始平靜下來。很默契地,他們的約會是悄悄地,沒有告訴霽秋。直到幾天后的晚上,乘風送她回宿舍,遠遠地看到了一抹孤獨的影子,原本還在談笑風生的兩個人瞬間靜默下來,不知所措。霽秋看著他們,什麼也沒說,目光卻異常複雜,憤怒、絕望、詫異……突然,他衝上去,狠狠地打了乘風一拳,乘風倒地,用手摀住了鼻子,鮮血從他的指縫間流下來。

那天以后,乘風再沒有出現在她面前,即使偶然遇到,也假裝沒有看見,控肩而過。她明白,對於男生來說,友誼往往比愛情更重要。環兒心里想,或許他們就這樣錯過了。

后來,從別人口中得知乘風的母親病重,他將請假回家,環兒連書包都沒有收拾,就衝出了教室。那天,太陽很大,刺目的光暈令她睜不開眼睛。她不容易趕到火車站的,只覺得汗水黏住了衣服和頭發,渾身難受。她一節節車廂找過去,終於發現了乘風的側影。她默地盯著他,只覺得眼眶很熱,很潮濕。直到火車即將開動,他都沒有轉過臉來,她在心底默默地呼喚著他的名字,希望他能感應到。火車鳴笛的那一剎那,他果然轉頭看向窗外,與她直直地對視。車窗是密封式的,他隔著窗激動地對她喊著什麼,她一個字也沒有聽到。車慢慢開動,漸漸遠去。不久之后,聽說乘風的母親病逝,他也病倒了,足足有兩個多月,她都沒有見到他,彷彿乘風只不過是個幻影,從沒有在她的生命中真實地出現過。直到他的再次出現。


本文内容于 2007-5-23 9:02:08 被精品白沙YE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