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560-568

中悦 收藏 15 46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560-56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561


电脑显示屏一片空白的时候,格盘里斯就闭上了眼睛,此时他的大脑里也一片空白。


老先生是美国金融界的一个奇迹。


总其一生,格老有三大盖世功勋:


第一,缔造了强势美元政策。用一句话来说,强势美元政策就是用借来的钱把债主买下来的政策;


第二,预先准确把握美国经济的脉搏,在即将疲弱时减息,在即将过热时加息;


第三,平常善于用富于暗示的讲话进行经济微调,未雨绸缪,平时就化解了美国经济的不少戾气。


格老讲话,全世界都竖起耳朵来听,那是不消说的了,谁跟钱有仇嘛。可是弄到后来,有些人就走火入魔,研究起千奇百怪的东西。比如,有人用13次经验得出一条100%准确的规律:开会这天,格老下车如果先伸手出来,那一定是加息,如果先伸脚出来,那就是要宣布减息了,结果开会那天下雨,格老车一停,就哈哈的跑上去几位勤务人员打伞的打伞搀扶的搀扶,究竟先出脚还是先出腿,这位十几米外挨了半天淋的朋友竟然没看见,回来看见单子做输了,一气之下差点没自杀。另一位是联储局里面的清洁工,这位仁兄也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开会这天,如果格老见了他点头笑,那必定是减息,如果还打招呼,那减息不止一码,如果板着脸不理他,那就等着宣布加息吧!这位仁兄凭此发现竟然屡试不爽,着实发了点小财,最后自己也坚信不疑了,就把半生积蓄拿去放了债券,一定要加息才赢的,然后自己手持拖把,躲在格老必经之路,那老家伙过来了,这位仁兄就冲出来扫了格老一拖把,然后就屏息静气等着听怒斥,没想到格老竟然还是宽厚的笑笑,说:你没事吧?坏了,至少减两码!


这位仁兄当场就背过了气去。




格老今年已经年近80。本届总统又挽留,多干了四年,明年一定要退了。


没有人比格盘里斯心里更清楚,美国经济外强中干,外面过冷里面过热,出口萎缩贸易赤字巨大,全靠国内消费和政府转移投入支撑内需,可是老百姓的消费已在95%以上属于负债消费,政府的转移投入三分之二来自财政赤字,而官方和民间一体负债的最后债主,都在国外!只要一招不慎,美元或是股市、债券跌了下来,债主们认为投资报酬率低了,就会把钱抽走转投别处,钱一抽走,汇、股、债三市就会进一步下跌,一旦跌势不转,债主们就会恐慌性变卖美国金融资产抽走资金…,如此恶性循环,就会引发美国经济的雪崩式垮台!


每天每天,格老脸上要镇定自若地装样子,时时讲话表明经济形势一派大好不是小好,私下里却如履薄冰整日价提心吊胆,这日子不过也罢了!


新加坡事件一爆发,格老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大限已到!


午夜紧急行动,挣扎着指挥手下做了一切能够做的准备。


与中国央行斗到了山穷水尽,对方的杀手锏——美国债券抛了出来,


格老就知道美国只剩一条路可走,他吞下药片,压制着心脏的阵阵疼痛,伸出颤抖的手,给美国总统打了那个“现在要挽救美元,只能毁灭日本”的电话。


然后,格老坐倒这台电脑前,静候末日宣判。


美元冲上146日元时,格老没有任何喜悦,美元虚升,毫无经济基础。此时此刻,无非全世界都懂要卖什么,而没有人懂要买什么。这是世界金融史上绝无仅有的时刻。


格老还在思索如何软着陆――空前的软着陆,


末日宣判到了。


人民币自由浮动!



格老再次睁开眼睛时,屏幕上美元已经骤跌到91日元,再一个跳空,数字变成88日元!


全世界都找到了应该买什么!都在疯狂抢购人民币!


格老手抖嗦嗦地摸出一只药瓶,旋开盖子倒出几粒药丸,吞到嘴里,伸手去拿那杯水—


伸出的左臂僵在空中,心脏突然射出许多条细铁丝,半身麻木疼痛难忍,格老一翻身倒向地面,最后时刻,右手按到了那只警铃。


562


空军1号。


美国总统此时也心如刀绞。就在刚才,躺到医院手术台上即将麻醉的联储局主席格盘里斯,仍然坚持给他打了一个最后的电话。


格老在电话里的声音气若游丝。


格老的大意是说,要立即结束这场军事行动,否则,可能引发1929年那样的大萧条。必须设法制止外国资本逃离美国。如果,美国宣布立即全面启动国内石油开发,而允许日资特别是中资介入的话,那么美国或许有希望渡过这次劫难。


医院方面报告说,格老最后只打了这么一个电话,对私人的事情没有任何交待,手术抢救的成功率可有五成。那么,这最后的几句话,就有可能是格老的遗嘱了。



但是,尽管如此,对这位伟大导师的遗嘱,要采纳吗?


总统的良知和政治家的直觉都告诉他,格老遗嘱讲的两点,都是对的,甚至可以说是今夜天翻地覆般的巨变中,最后可以挽救美国的两个要点。


但是,难道伟大的美丽坚合众国,只是在等待挽救吗?!


现在停止军事行动,那就是宣告了中国的崛起将不可逆转;


现在停止军事行动,那也等于承认老欧洲甚至俄罗斯,都将在中东石油心脏地区与美国平起平坐;


允许日本大规模介入美国的国内石油开采,那就是承认日本可以甩掉美国仆从的地位,开始与我们平等,核轰炸只不过是虚炸。




今夜,是一个值得人类纪念的日子。从此,地球进入匮乏的后石油时代了。


后石油时代的到来早在预期之中,美国做了周密计划,利用已经几代人建立的战略优势,准备在世界后能源时代到来之际一举建立彻底的世界霸主地位。


然而,后石油时代到来的第一天,美国就受到后起之秀中国的空前强大的挑战,中国后面,欧洲、日本伺机而动。


此时一退,美国在冷战后20年间辛苦建立的单极世界就会轰然倒塌,明天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全世界都会看到世界的另外两极—中国和欧洲,已经屹立在那里闪闪发光。


K32系统已经启用,K31即将恢复,现在应该是美国战略进攻的开始;


人民币浮动后,全世界的钱都扑过去抢这个即刻升值一倍的怪物,美元立即跌入深渊,随后就是美元经济大厦的轰然倒塌。两大战略方向,魔鬼与天使在两侧发出笑容,希望和毁灭在前方一起闪烁,


而留给自己作出这个划世纪抉择的时间并不多。


563


法国巴黎,爱丽舍宫。


一杯葡萄酒掉在雪白的地毯上,染出一片暗红。


法国总统希克拉震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日本宣布首次核试验成功不久,就进入了核爆炸的地狱。几乎所有可能备有核武器的地方,都同时“失事爆炸”了。


美国在受到打击后的残忍和疯狂。美国的决心。美国的力量。


总统终于颤声发问:“我们的快速反应部队到了什么地方?”


“已经到达希腊上空”,回答的法军总参谋长的声音依旧沉稳如常。


“那么,”总统顿了一下,稍稍平抑一下情绪,命令道:“请求雅典,允许我军紧急降落。”


564


10分钟后,已经穿越了奥地利和匈牙利上空的德国快速反应旅,请求在罗马尼亚康斯坦查机场紧急着陆。


565


伊朗,恰赫拔哈尔北400公里上空,中国第一快速反应师先遣团指挥机。


西方军区司令员否决了从各师师长、各集团军付军长、军长直到军区参谋长和副司令员的所有人对师长位置的竞争申请,然后任命自己担任西方第一快速反应师师长,钻进这架大型直升机,在同机的以名牌眼镜为首的气象战小组的指引下,先遣团沿着约2000公里长弧形的沙尘暴浮尘尾巴,两次蛙跳飞到这里,浮尘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西方,离地平线还有一竿子高的夕阳在这里依然耀眼,情报显示,最坏的可能,1分钟后,美国的高能激光武器系统将恢复。


司令员此前已经决定让部队先行降落隐蔽。尚未下达命令,通讯参谋报告,日本各战略军事设施遭到美军大规模核子轰炸!法国和德国的快速反应旅已先后紧急迫降。


司令员在此一瞬间改变了决定,浓眉一扬,高声命令道:“先遣团加速向恰赫拔哈尔开进!高空掩护机群施放烟幕!命令后续各部队加紧跟上!”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566


俄罗斯圣彼得堡,冬宫。



总统普经喜欢呆在这里。这里是俄罗斯的灵魂,这里能让他灵魂澄澈,唯有站在这里,他才能看清俄罗斯广袤的国土和前方的道路。


新加坡事件的发生,普经总统并不感到意外。早在2004年9月就预料到了。


2004年9月,那个震惊世界的北奥赛地别斯兰人质事件。在那件事之前,重大国事头绪纷纭,俄罗斯奉行着机会主义路线。在那件事之后,俄罗斯国运所系的主脉清晰浮现。机会主义成为历史。


主脉不是反恐,而是能源。


别斯兰人质事件,只是一个现象,它折射出人类社会即将进入后能源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在争夺越来越少的能源。


别斯兰事件、格鲁吉亚-南奥赛地冲突、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和车臣冲突,乌克兰变色和随后一系列的颜色革命,这些事件的背后都是高加索-里海黑海石油走廊问题。那个走廊的石油藏量位居世界第三,仅次于中东地区和西伯利亚地区。在美国的全球能源战略中,对中东的控制方法是实行直接军事占领和间接军事影响;对西伯利亚地区是把它“吊”给战略盟友日本人,挂在拉动东亚美国战车的日本辕马的前面,让它不断向前奔跑却在一段时间内可望而不可得;对高加索-里海黑海地区的战略则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是用土耳其这个里海石油走廊的出口开关来控制这条走廊,而对走廊地区本身使用暗中支持叛乱和分裂的辅助行动,以别斯兰人质事件为标志,美国的第二阶段开始了,那就是驱使伊斯兰势力北进占领走廊地区,随之煽动一系列颜色革命。北约东扩,颜色北上,日本向西染指,这个趋势不制止,俄罗斯势力范围的疆界早晚会退到彼得堡的城墙。



别斯兰事件开始的颜色革命的真正意义还不在于敲响了俄罗斯可能失去什么的警钟,而在于俄罗斯可以得到什么的昭示。


西伯利亚加上高加索-里海走廊,俄罗斯握有世界能源的二号和三号地区,从这里出发,俄罗斯仍然可以重新把半个世界握在手里。这就是别斯兰事件后浮现的俄罗斯国运的主脉。


因此,在俄罗斯、中国、日本、韩国的积极主导下,随后在哈巴罗夫斯克召开了第一次东北亚石油合作会议,去年在北京召开了第二次这个会议。美国人酸酸地在一边看着,两次会议对西伯利亚输油管建设计划、伏拉的沃斯托克-延吉-青津国际经济合作区及共管出海口岸区的建立达成实质意见,对解决东海石油开发问题、北朝鲜核武和两韩统一问题、北方四岛问题和外蒙古问题产生了深远影响,俄、中、日三大国做了现实主义的协商和交换,并且“共同看到了解决问题的方向和曙光”。中国的联日派和日本的亲华势力为东海石油问题作了艰苦的努力,局势有所缓和。


马汉的海权理论即将过时。彼得大帝苦苦追求的南方出海口变成了输油管。


值此之际,美国人终于无法坐视中国的日益强大,忍耐不住,在中国人的石油咽喉上动手。


新加坡事件爆发4个小时,中俄法德四国就达成应邀进占伊朗的决定。这件事的意义怎样评价也不过分。从俄国的角度看,高加索-里海黑海石油走廊的南端开关是土耳其,但是土耳其只是一个中间开关,它的更南面,直到中东,这条路线的终端开关就是伊朗。


俄国快速反应部队正在飞往伊朗。土耳其会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开关,而是被开关者。美记的颜色北进计划至此彻底破产了。


当日本空军第一联队被中国军队全歼、美日主力机群在中国东海发生激战的消息接连传来时,


普经总统望着远处芬兰湾内的彼得大帝号战列舰的青灰色16英寸主炮,并未回身,冷冷地对在身后等待多时的秘书口述:“命令太平洋舰队伏罗西洛夫航母战斗群继续南下。告诉外长通知日本人,没有北方四岛字眼的日元贷款一揽子方案,开始谈判。”




现在,美俄军事热线传来日本即将发生核爆炸的消息。



核按钮密码箱已在旁边打开。俄国战略火箭军和战略太空部队已经奉命进入最高级别战备。




总统普经仍然站在大落地窗前,注目远处芬兰湾的俄罗斯北方红旗舰队。最后听到法、德快速反应旅已经紧急降落,而中国快速反应师先遣部队则突然加速的消息后,脸上的肌肉抖动了几下,再次问身后的秘书:“我们的快速反应部队现在到了什么位置?”


“即将穿越土库曼斯坦边界上空进入伊朗”,秘书清晰报告。


普经总统霍地回过身来,一字字斩钉截铁地命令:“继续飞行,转向德黑兰机场降落!”


567


北京,中国人民银行总部。




刚才,大厅里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陪着电脑呆立了20秒钟。整个世界划时代的20秒钟。


现在,国务院总理放下手中的茶杯,走到那位按电钮的女孩子对面,“小同志,叫什么名字啊?”


“唔,温和,好名子嘛,可是也跟我一样,不怎么温和嘛,来,举起手指给大家看看,唔,


你们看看,我们的当代霸主,就被这只手指点倒了嘛!啊?…”


大厅里响起一片低低的笑声。




美元兑人民币已经跳升到6.25,还看不出有刹车的迹象.这是总理多年来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又是今天黄昏希望看到的事.


美元兑日元已经骤跌到79日元,这是10年前建立的历史最低点.美元在这里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要不要一头扎下去;


欧元已经升到1.34,刚过历史高位.


至于始作蛹者新加坡元,则画出一个垂直的1分钟陡线---从3.38急升到2.05,


刚才人民币浮动的消息宣布后,新元倒没有升回1.88值,只到2.03,就不再动了.总理明白,这是东南亚在疯狂抛出本国货币买进人民币的结果.


一系列最新时髦的货币兑换参数---欧元兑人民币,人民币兑日元,英镑兑人民币,…都已经在央行中心控制大厅的另一面新建的电子显示屏上闪耀,新电子显示屏是镶入大理石墙面的,不是半天功夫可以弄好的,


说明央行是预做了些准备的,但是新视屏上没有列入人民币兑新加坡元等东盟货币的兑换值,


显然央行对于要由今天的新加坡事件启用这块视屏是没有思想准备的.是啊,全世界没有谁有思想准备.




总理被工作人员带到大厅旁一间小型会议室,用里面的设备,与法国,德国然后是其他欧洲主要国家首脑通了电话.法国希克拉总统告诉总理,


法国和德国的国际石油安全部队快速反应旅,暂时还是有一些故障,不能按期到达,但是,法国总统又担保说,


日本的核“失事”说明美国人的高能激光修好了。但即使修好了,它还会因为“政治故障”而耽搁一会儿,这个政治故障大概只有中国方面会修理,不过他希望中国不要修理好它,大家都到此为止。


总统还抱怨说,为什么事先一点招呼都不打,而且,欧元的币值太高了,太高了。


总理讲了他深思熟虑的回答之后,先打电话给军委西山指挥部,询问了15发东风61的情况,请军委暂停发射其它战略武器。


然后拨通给美国国务卿的热线,讲出了全世界都想听到的一段话。


关掉热线电话后,总理轻轻的呼出长长的一口气。走出了小会议室。


总理重新回到大厅以后,说:“美国的格盘里斯老头不行了。中国人从来也不把事情做绝,现在就由我们来接手挽救美元吧。”


然后,指示抛出5万亿元人民币购买处于历史低位的美元,而刚才在美元高位时抛售全部外汇储备购买的日元,全部在此刻的历史高位——66日元——平仓。


略顿,指示降低利率2个百分点。


发完指示,总理心知此间事情已了,吩咐去西山中央军委指挥部。


568


总理坐在上海通用的别克牌轿车上,刚离开央行,可央行的电话又追了过来:抛出5万亿人民币之后,美元回升到8.10人民币,我们抛出全部日元后,美元兑日元回升到98日元,全世界都在以我们的方向为方向。现在怎么办。


总理笑笑:“全部在那里抛出美元,买进日元。另外,继续抛出3万亿人民币,满足大家抢购的需要”


发完指示,总理大致心算了一下,知道此刻口袋里面已经多了平仓日元-美元和人民币-美元-日元而新赚来的8000多亿美元。


这20分钟就赚来了中国几十年积累的外汇储备的1.4倍。人民币在空前优势的情况下横空出世,等效外汇储备,中国外汇储备在这20分钟内已跃居世界第一,这将不可避免地奠定人民币的强势地位,并将推动人民币走向国际基准结算货币之一,中国将获取国际基准货币的额外利益。看来,十年之内,强势人民币局面将出现。我们的金融政策要立即做出重大调整,因势利导再上一步,而不是只把打垮美元作为今天应付新加坡事变的权宜之计。明天就开会研究。大致看来,有这么几件事,要理一理思路:


1这么多年来,你们逼我们升值,我们今天升了,你却垮了。我们不想升值太快,无非怕影响出口,出口额乘以出口乘数,还是关系到我们的增长和就业。可是就是因为出口额的国内产业延伸深度比较浅,出口乘数才比较小,我们在出口额里赚的钱才不是很多,一年几千亿美元净出口,真正国内赚到的增值不过几百亿美元。你让我升值,我就赚不到这个钱了,那好,今天这样的升值,一天就把20年的出口利益先赚回来了。


2出口就业问题,还有整体就业问题,归根结底还是要有人均装备程度,每年那么多新就业人口出来了,钱也要跟上,一个新工作岗位就要一份新的装备款项,只有人没有钱那就降低了人均装备程度,也就降低了劳动生产率,对经济发展来说是倒退,所以大锅饭式的就业政策不是办法。要想安排那么多人就业,又不降低人均装备程度,那就要足够多的钱跟着投入,以前是钱不好办,老法子是积累率,新法子是引进外资,最新的法子,就是今天的资本开放。今天一下子赚到6万亿人民币,10年的就业人口人均装备条件问题一股脑解决了,所以今天我这样子升了值,反而不怕就业问题,就业问题解决了。


3但是,这笔钱要花好,不能一股脑投到固定资产上。生产力三要素,劳动工具只是其一,还有劳动力和劳动对象。这三个因素都有一个效率因数,就是科学技术,这是个决定的因数,从0.1到10,都是他。


所以,教育投入一定要加大,每年百分之几不够,这次要翻一番。还是以义务教育为主,各种额外的教育收费这次就彻底解决掉了,没钱也能上学。要办足够多的学校,乡村教育要完全普及。现有学校的硬件要加强,教育工作者的待遇还要提高。


科技投入也要翻一番。此后,工业和各行各业对高科技的需求必然急速提上来,市场引导作用可以淘汰假科技,发展真正先进而需要的科技。国家可以直接给钱,也要通过政策引导让企业只有技术进步才能创收、赢利、减免税、获得科技优惠贷款,才能生存和发展,逼着鸭子上架,上也就上去了。


真东西出来了,先进有序生产结构建立起来了,想方设法找借口骗贷款的风就煞住了,房地产泡沫、银行坏帐、地方政府的政绩观、腐败问题等等,这些问题的解决,也就釜底抽薪。


归根结底,还是要发展真正先进的生产力,代表先进的生产力。


先进生产力越发展,腐败的东西就孳生得越少。


4这就要保障和平发展的环境,还要保障资源、能源的获得,劳动对象是第三要素。霸权主义、军国主义把这个世界搞得很乱,中国要出来整顿一下秩序,破除一些旧秩序,建立一些新规矩。这就要有强大的国防。军费投入也要翻一番。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美国已经没有能力打下去了,美军成为一个被抽干鲜血的巨人。他可能还要最后扑腾一下,手里有几千枚大炮仗,还是想放一放,那好,你就放。“那个人”的中岳岛号大概不容许你的炮仗飞过一半路程。美国的牛仔总统在议会召开前,还有最后2个小时的军事行动时间,这段时间内的胜负得失,已经降到次要的意义.美国或者完全失败,或者不完全地失败,如此而已.


大局已定,中国现在开始要东西了,战胜国嘛,有权利要些东西。我们也不多要,就是两样吧。


一是我们要解决东面的问题,就是台湾问题和日本问题,过一会他们会拿下冲绳群岛,这两个问题都不难解决了;


二是要在西边建立一条中国走廊,通到伊朗那里,拿到中东的石油,斩断美国伸向中亚后院的手。这要动用陆军,陆军是我们的强项,讲陆军我们谁也不怕。何况今天的战略态势。


中国的力量一旦深入中东,欧洲、俄罗斯的基本态度就会起重大变化。他们会和我们一起建立这个世界的新秩序。


西面的问题解决,南面就不是问题,北面也就没有问题。


所以现在的重头戏都在西山那里了,这就过去看看。那几个崛老头一定返老还童了。




总理的思考在这里被打断。




前面,长安街华灯初上,


一辆国产桑塔纳轿车在横切过来,抢了总理的道,看那开车的架势,大概是位先富起来的小开。司机和警卫刚要发作,总理就伸手制止了。


“抢吧,抢吧,你们有汽油用了”,


这句话脱口而出之后,总理的眼眶不知为什么有些湿润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