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整艘间谍船完全暴露在别人的眼前,船上的人却不知道。辛胜拿潜望镜看了一阵,让尹端华继续看。

“吨位五千吨左右,干舷比较高,后宽大的后甲板,或许后边能停直升机,有对无线电定位天线,如果这东西使用好,可以测出我方移动指挥所的位置,还能测量出对海搜索雷达的位置,另外有若干无线电接受机,是用来获取我方无线电信号的,这是一艘灾难船,他足可以容纳下一百多电子信号破译人员。”尹端华一边观察一边分析,他的知识储备足够胜任现在的工作。

他说的时候辛胜拿的小本子快速的记着,他知道这些话可以作为写报告的内容,虽然辛胜是情报处处长,但是他对陌生舰艇的分析能力远不如尹端华,尹端华这小子没事就抱着《简氏舰艇大全》看,对舰艇有很强的识别能力,经过他分析的东西可信度还是很大的。

“你继续说下去。”辛胜着急的等着他说。

“报告总部吧,我们必须消灭他,等他把我们的无线电通讯信号全部截收然后破译,他们就能随意干扰我们,也可以掌握我方通信的内容,如果现在不消灭它,等战争爆发,一切都晚了,说不定这家伙已经能破译我们的无线电信号。”尹端华离开潜望镜站在一边,然后双手插在裤兜里,把潜望镜让给潜艇上的军官用。

辛胜也知道情报对战争的作用,如果未来的敌人掌握己方的无线电通信频率,并能破译那后果是可怕的,所以这一艘表面看起来没武装的船是艘威力巨大的船。

“艇长,派你的人观察它的动向。”辛胜交代完,带着尹端华回到舱内写报告。


晚饭前,报告已经写完,尹端华拿过笔记本电脑,看了看辛胜的报告,“如果能截获这条船那是最好,具体行动可以由我们去做,这样能俘虏他们的人员、缴获他们的装备,那些装备可以帮助我们开发出先进的电子侦察船,抓到的人仔细审问,能挖出不少高价值情报。”

辛胜坐在自己铺位上反问:“上级能批准么?”

尹端华躺回床铺,“最好是能全部搞到手,如果没希望成功,就消灭他们,然后打捞船上有价值的情报。我们的人最好化装成海盗,把间谍船占领了。”

“我都写进报告去,由上级决定吧。”辛胜这个人做事很守旧,没有什么新思维,认为情报部门就是执行侦察和监视任务,至于其他的,他一点也没想过,比如说策划一次特别行动去获取高价值情报,这样的想法只有尹端华这样的人才有。

既然是做情报工作的,就不惜一切代价去搞情报,否则国家养活这么多人做什么。

“报告,船上有异常动作。”一个潜艇兵跑步到了辛胜住舱门外,喘着气说:“艇长让我叫你们过去一下。”

尹端华一个挺身从床上坐起来,穿上鞋就跟着辛胜去了指挥舱。


“你们快看。”艇长把潜望镜让给辛胜。

辛胜拿着潜望镜看到夜色下的海面十分安静,间谍船上灯火通明,帆布被掀开,两架无人机被摆在发射轨道上,就见无人机的助推火箭喷出巨大的火光,一架无人机被发射出去,海面太黑,借助依稀的灯光能看出来是RQ-7影子侦察机和RQ-5猎人侦察机的轮廓,另外甲板上还有几架RQ-1捕食者侦察机,似乎也被放到发射轨道上。

船的甲板小,不可能使用原来的滑跑起飞模式,只能把所有陆基无人机都弄成火箭助推起飞,然后无人机利用后安装上去的浮筒降落在海面,然后由间谍船收回去。

其实辛胜一直低估了敌人的水平,他们现在是用无人机侦察,船上的那些设备都不是主要设备,无人机的效率比间谍船高出几倍去。

“你看。”辛胜把潜望镜让给尹端华。

“快发电报通知防空部队,拦截那些无人机,他们总共放出5架侦察机。”尹端华看见RQ-1捕食者侦察机,他就猜到敌人要进行纵深侦察,绝对不能让敌人得逞。

“艇长,请向总部发电报,把这里发生的情况向总部报告。”辛胜脸色十分难看,他意识到敌人的狡猾,如果不把敌人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敌人的间谍活动会更频繁。

艇长拿起本子,迅速起草一份电报,然后签上字交给通讯员,通讯员拿上电报稿迅速给总部发电报。


上海,S1基地,防空警报响起,内部广播里传来副团长柏诚的声音:“飞行大队一中队的值班飞行员请注意,全体登机起飞,有5架间谍飞机在我专属经济区活动,有三架正向陆地方向飞来,请迅速起飞,完毕。”

一中队的待命室里,有的飞行员在操作模拟飞行器,有的在看书,本来一个宁静的夜晚被尖利防空警报打破,飞行员们迅速放下手里的东西,背上降落伞,拿上飞行头盔离开待命室。

机库里几架歼十战机正在待命,飞行员爬进驾驶舱,牵引车就把战机送到跑道上。


第一个起飞的机组是苏剑和荣波,他们还是同在一架双座机上,只是飞行员换成荣波,今天苏剑操作雷达和电子设备。

苏剑打开数据链,没收到什么雷达图像,似乎是预警机没起飞,一会他收到了地面雷达站的共享图像,但是雷达只有几架固定航线上的大型客机,没有无人机。他着急的用无线电呼叫:“01,我是108,没有发现目标,请指示,完毕。”

“全体注意,打开雷达搜索,无人机在低空飞行,地面远程对空雷达没有发现目标,现在各机动雷达站的低空搜索雷达正在寻找目标,完毕。”团长迟威的声音很特别,总是很震耳朵。

荣波推了一下驾驶杆,使用低空红外导航吊舱,看地面的目标很清楚,他驾驶飞机向东飞去。苏剑把雷达调整到自动下视搜索模式。

跟在他们后边的其他几架歼十都分别向东北和东南方向飞去。


三架RQ-1捕食者侦察机从间谍船上起飞,分别向三个侦察目标飞去,一架侦察机向上海军港和上海大场航空兵基地飞去,另一架直扑舟山军港,另一架直飞崇明岛。他们所要侦察的目标都是中国军队的重要基地,没有一处是小型基地。

晋中原拿着红外望远镜看着三架顺利起飞的侦察机。其实他知道这样的手段可以用一次用两次,解放军肯定会向他的侦察机开火,不过在夜空中寻找一架低飞的侦察机是很困难的,另外击落它也不容易,一架不容易找到的侦察机是最安全的。

崇明岛上的第26歼击机师的雷达站还没发现有一架侦察机向他们飞过来。舟山雷达站也没发现任何目标。上海的S1基地的雷达站也没发现任何目标。

三架RQ-1侦察机上的雷达告警器没接受到任何雷达波,他们一直在雷达的盲区内飞行。

间谍船上起飞的另外两架小型无人机监视着间谍船周围的海面,如果有解放军的军舰开过来,它们可以为间谍船提供预警。


一架A-50预警机接到起飞命令,马上起飞,为其他参加拦截任务的战斗机提供敌机的信息。

预警机上巨大的碟型雷达天线旋转着,扫描着空中每一个目标,它除了发现几架执行任务的己方的歼击机以外什么都没发现。

“我是108,请指示一下目标位置,完毕。”荣波驾驶战斗机上天兜了好几圈,也没发现目标,看着燃料一点点的少下去,有些着急。

坐在地面指挥室里的团长迟威也很无奈,眼前的几个屏幕上显示着各雷达站同步传来的图像,但每个雷达都没发现目标,难道上级下错命令了?连预警机传回的雷达图像上也什么都没有,迟威看着雷达屏幕,已经有些犯困。

预警机继续沿着海岸线飞行,忽然扫描到三个目标,雷达操作员调整着复杂的雷达,有三个目标差点被过滤系统过滤掉,看见这三个向西飞的小点,雷达值班员马上用无线电报告:“发现目标,他们正在靠近海岸,完毕。”

荣波看着机舱内的显示器,的确有三个目标出现在屏幕上,还是预警机的‘眼睛’好使,这么快就发现了目标,他压下驾驶杆,调整好航向,迎头向无人机飞去。

但是从预警机传回的图像上看,自己飞机的雷达反射信号最后和侦察机的雷达信号叠加在一起,然后无人机就飞到了自己的后边,战机上的雷达居然没发现这个目标。荣波马上压杆踩舵。

“108,目标从你下边飞过去,你没发现么?”团长迟威在雷达上也看到这一奇怪的现像。

“报告01,它反射面太小,飞的太低,机载雷达没识别出来,我正打开红外探测器寻找它,完毕。”荣波驾驶飞机转向西飞行,重新追上目标。

“108,你的高度太大,目标与你的高度差过他,请降低高度,完毕。”预警机上的引导员提示道。

苏剑打开机载自动防撞系统,“我打开防撞系统,下降高度。”

荣波轻轻的一点点退驾驶杆,他知道在夜间玩低空飞行是绝对危险的,有了红外导航吊舱稍微安全的,不过还是用自动防撞系统安全点。

歼十降到四百米高度,这才用前视红外探测系统发现一丝微弱的红外信号。RQ-1侦察机上使用的是活塞发动机,噪音很低,红外辐射也比喷气发动机少,所以很难发现它。

“01,我的机载设备搜索到它,能持续跟踪,它的红外辐射很小,完毕。”荣波马上接通霹雳7导弹的电源,并输入目标参数,他想使用头盔瞄准,但是他的眼睛只能看到漆黑的夜空和星星,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用OLS-M红外探测器锁定它,这个探测器相当于一部红外雷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