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十六节 荒唐皇帝(上)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7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符强被万历瞪得发红的两眼吓了一跳,赶紧做出恭敬的样子,听他继续演讲。

万历接着说张居正做首辅执政十年,看上去朝廷收入在稳定增加,他去世后太仓新旧两库积存了一千万两的银子储备,可那都是扣了内库的金花银、皇庄的子粒银和宗室的禄米银得来的。他要各镇精简军费,结果把那些军户、边兵们逼得连战马都卖了来缩减开支。他为了多收赋税彰显自己的政绩,纵容属下用小弓清丈土地虚报数额,结果大户一样避赋逃税,小百姓越摊摊越多。

张居正和冯保表里为奸,把持朝政,抠着皇家的内库,往自己口袋里塞。那些官员为了巴结他和冯保,每天在他们俩人门前排着队送礼。俩个人卖官鬻爵,赚得比宫里的金花银收入还多。那些人为了给这俩人买礼物,把京城的珠宝价格都抬到了天上去,害得他堂堂皇帝连给弟弟潞王办婚礼的珠宝都买不起。朝官们风气被他们越带越坏,人人都把自己的职责当做生意来做。那时候有一段时间里民怨沸腾,天下物议,就是这两个人带出的这帮人闹腾出来的。

如果说张居正不是贪官,那为什么御宴都嫌吃不下?海瑞清名满誉天下,他万历几次想起复,下旨让朝臣们庭议,都给张居正怂恿朝中那帮言官御史们封回了召书,说什么海瑞为沽虚名,忍心饿死了自己八岁的女儿,比易牙之流还要谗佞。

万历又问符强,知不知道张居正为什么阻扰他起复海瑞?张四维和申时行入阁后又为什么同意起复海瑞?

符强当然不敢说知道。

万历说那是因为张居正为自己儿子会试作弊,被海瑞揭发了。海瑞说这三年一次的科考,已经变成朝官们收租的日子了。张居正一是要报复,二是担心海瑞这种人一旦入朝,他在朝野里的那些爪牙,会都给海瑞勘劾干净。

所以张居正就是贪官。那个时候,皇家内库根本就没增加多少银子。他死了后,宫内和他勾结的太监冯保东窗事发,被抄出了一百多万两金银,还有许多连皇宫大内都没有的珍奇宝物。而张居正自己的家里,也被抄出了十几万两白银和几万两的黄金。这充分说他们都是十足的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按万历的说法。张居正死了后,后来的那些阁臣,其实也一样害怕海瑞。他们一直过了三年才同意自己要他们庭推起复海瑞的旨意。估计是他们看海瑞已经老得要死了,就是让海瑞起复他也干不了两年。所以海瑞起复后,就被他们一个庭议会推搞到南京都察院去了。那里都是闲职,当然管不着北京的事情。

符强有点搞不懂这个皇帝现在是糊涂还是清醒的。他看万历已经是酒色上脸,舌头打结,心里琢磨是不是应该告辞,可又不知道臣子被皇帝赐宴的时候有没有告辞的道理,只好干坐着听万历继续唠叨。

万历接着声音高昂了起来,大骂那些朝臣言官们。说他们为了博一个诤直的美名不惜诽谤自己,说他什么好酒色好财货,每夕必饮,每饮必醉,每醉必怒。朝讲不御,奏章不发。搞得内治不举,外患渐生,兵民四变。特别是那个叫做李三才的家伙,竟敢说他为了给子孙崇敛聚财,不愿百姓有升斗之积。为皇家欲延万世之祚,不愿百姓享朝夕之乐。简直把他说成了旷古绝今的刻薄昏君。

“你知道朕为什么每夕必饮,每饮必醉,每醉必怒?又为什么守财奴一样四处派出矿税监,大收财货充实内库?”万历瞪着红眼,大力拍着桌子,把碗筷震得乱乒乒乱跳。

“这还不是他们给逼的!”

符强一下子竖起了耳朵,把怎么告辞的念头丢到了脑后。他觉得这个皇帝可能是闷得太久了,准备抖点什么秘密出来了。

万历两手乱比,把他从即位到十八年深居不出前的民变兵变都板了出来。说自己打即位起,就没有真正理过朝政。那些年的朝政,其实都是这些朝官们在自行运作。张居正当权的时候,他是说不上话的皇帝,张居正不当权的时候,他是被阁臣言官御史们教训得说话不上算的皇帝。

天下秩序和年景好的时候,都被那些朝官们说成都是他们自己克尽职守的功劳,天下内外纷患出现的时候,就都说成是他这个皇帝无德无能招惹来的。连出现天干地旱,都要被他们说成是皇帝酒色好货,导致民情郁结,所以天降旱灾。

“你说!朕喝点酒,就能把这个世道喝得天干地旱了?”万历指着边上,好像那些给他栽上了这些罪名的官员们,就站在那里使坏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