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一十章

巴渝 收藏 1 12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一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一十章


今年七月的一天,姜佳妮终于毕业归来。那天晚上,江海洋和姜佳妮吃过晚饭后就走出户外,在花好月圆的红军院里散步。

“佳妮,我好像等你了一个世纪,太漫长了。我们结婚吧?”江海洋看着天空的星星和月亮说。

“我也想,可是我现在心态还没有调整过来,等明年春节吧,也好准备准备。”姜佳妮若有所思的说。

她所以不愿很快结婚,原因是她既不愿住在江海洋家,又不愿住在自己家,她想拥有自己的小小“安乐窝”。从小当兵和五年的大学生活,使她养成了独立的生活习惯。再说了,她那浑身散发出“八旗子弟”气味的小弟,尽往家里带“狐狸精”,把老将军气的要死,却又无可奈何。

“行,我就等到明年,说话要算数哟。”江海洋同意道,看看四周无人又说:“来,亲一个!”说完就要强行吻她。

“你坏,不要嘛。”姜佳妮撒娇的假意挣扎反抗。“你把我的头发都弄乱了。”

“晚上谁还注意你的头发,真是的。”

“你嘴好烟臭!放开我,回去刷了牙再吻我。”

“你真洁癖,是不是所有女大夫都这样?”

“是不是所有男人都像你一样?”她用双手拢了拢有些乱的头发,反问道。

还没等江海洋回答,就被姜杰这臭小子赶上了。

“哟呵,姐,姐夫,二位到是很浪漫嘛,咹?良宵美景,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没违法乱纪吧?”姜杰油嘴滑舌的说道,右手还搭在一个姑娘的肩上。

“少贫嘴!没你的事,回家去。”姜佳妮冲弟弟冷峻的说道。

借着水银灯的灯光,江海洋看清姜杰身边的女友,穿着超前,既时尚也很时髦,人长得也还不错,可是嘴唇用口红抹的很红,就跟刚吸过血似的,一看就没有多少教养。他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将门之子,怎么会如此轻浮,不计身份呢?

“你好意思说我和你姐,老实说,这是第几任女友了?你总不能对你自己和别人都不负责吧?”江海洋也有些动怒的责问道。

“我不跟你们争辩,没有共同语言。走,小玉。我们走!”姜杰没好气的拉着女友走了。

难得的气氛被姜杰破坏了,使两个恋人很扫兴。姜佳妮提出要回屋去,江海洋只好依依不舍的把她送止门口,一阵深情的亲吻后才慢慢转身离去。

刚走了几步,姜佳妮就追上来说:“海洋!你回来劝一劝我老爸,又在生姜杰的气了。正在大发雷霆骂那臭小子呢,我怕他血压又升高了。”

“他是将军,我是士兵,我怎么帮?痛打小舅子一顿?那老将军不把我吃了!再说也得罪了你。放心,老头子指挥过千军万马,还制服不了个小卒?”

“你说对了,老头子还真的对付不了他。”

“这叫爱子如命,恨铁不成钢。谁叫你们姐妹几个都是女的,就他一人是个带把的。”

“大男子主义。你帮不帮嘛?”

“你叫我怎么帮嘛,既强人所难,又火上浇油。你们一个将军一个军官都管不了,叫我一个老兵去管一个新兵,这不是让人听了笑话吗?真要帮的话,那我只好给他来点军阀残余啰,给他点颜色瞧瞧,把他骗出来一阵拳打脚踢,你再狠狠的抽他两耳光。”

“你……你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嘛!?”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呀给你分析了一下原因,这都是你妈惯的。每次老将军训斥姜杰,我看她都是在一边保持沉默,要不然就劝老头子算了,儿子大了,随他去。这是在袒护和助长支持他的毛病,否则姜杰这小子也不敢如此嚣张。”

“你说的对,那怎么办呢?”

“你回去对你妈说,叫她拉下脸来对姜杰,否则有一天老将军被气死了,她也没好果子吃。只要你跟她说明利害关系,她一出马,负责姜杰有所收敛,不定还会回头是岸。”

“有道理,真是旁观者清。我回去了,你自己走吧。”姜佳妮说完就急转身想走。

“哎,等一下,你得奖赏我一个吻。”

“没门。”她丢下这两个字就推门进去了,又伸出头来说:“我看我爸的将军衔可以让给你了。”

“哼,过河拆桥。娘们怎么都这样?”江海洋嘟咙道。

在路上,他在心里大骂不知趣的未来小舅子。不过也怪哈,这小子看起来二不挂五的,人却长得特精神。文化不高,胆子却很大。初中毕业后,当了两年油库兵,复员后分到江海洋厂里当电工。电工在机械行业中本身就是最好的工种,俗话说:“车工紧,钳工松,吊儿郎铛当电工。”可这小子上班还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整天跟红军院里的那帮将门子弟混在一起,一月的工资可在三天内挥霍一空。工作不到半年这家伙竟不辞而别,成了“自由战士”,和他那几个不务正业的狐朋狗友干起了“皮包公司”。整天提着一个大黑皮包,上窜下跳,也不知道在捣鼓啥买卖。直到有一天他西装革履的站在江海洋面前,才让他大吃一惊,刮目相看。

“我亲爱的,未来的,三姐夫,我送你一辆北京吉普车,怎么样?这样的话,你去益州看我姐就方便快捷多了。”姜杰摆出一副腰缠万贯的样子,一句一顿的说道。

“你小子没发烧吧?你那胡说八道的骗人本事我领教够了。”江海洋根本不相信小舅子的鬼话,在他的心目中,姜杰是个不学无术的小子。“吹吹牛可以,可别把牛皮吹破了。”

“小看人是不是?老实跟你说,我——姜杰,你未来的小舅子,今非昔比,鸟枪换大炮啰。就因为看在经常找你借钱的份上,我‘发’了以后,第一个想到回报的就是你。不信?我带你去瞧瞧。”

“免了,我没那闲功夫。再说我也不会开车,更没钱交养路费,你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

“那咱们的旧帐就一笔勾销啰,实在要我还就找我姐去吧。”他狡赖的一笑溜了。

后来江海洋才知道,小舅子提包里装的都是油料批条,他和他那帮一般大的哥们利用父辈的关系,利用燃油市场的油料紧缺,捣鼓油料生意,很快“发”了,难怪这么财大气粗,要送给他的那辆吉普车,不过也只是一辆抵款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