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八章 冬寒春暖 第十八章 冬寒春暖(一)

HimalayaRange 收藏 0 33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八章 冬寒春暖 第十八章 冬寒春暖(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8—1


贾迩冶亲自下令砍下两个俘虏的头颅,一个是原大宋淮西制置使夏贵,另一个原大宋常州守将王良臣。两个离开身体的头颅被装在木笼里游街示众,还张贴布告公布两人的罪状。后来杨无过带领几个人将两颗头颅挂到临安的城墙上,并且张贴布告向元军示威,震慑投降的原大宋文武官员。


布告中没有将夏贵举淮西之地向元廷投降列为死罪,夏贵的必死之罪是他坑害了其麾下拒绝投降的洪福将军和其统辖的镇巢军以及巢湖满城百姓的性命。王良臣和常州知州等一班官员也是主动向元军投降,后来常州被宋军夺回时被他逃脱了。二十万元军兵分三路南下临安时伯颜亲帅中路大军路过常州,遭遇到激烈的抵抗而久攻不下。伯颜使用了卑鄙无耻的伎俩,令王良臣驱使百姓在城墙外堆土制造斜坡攻城,抗命者怠工者皆被斩杀,后又逼迫百姓冲击城垣,致使常州陷落。常州惨遭屠城,城里城外的百姓和守军皆难有幸免。


江南战事俘获的文武官吏太多了。江南根据地的人口超过一千万,原来大宋的官吏就多,加上元廷派来的大量文武官员,成千上万的蚂蝗在丰腴的江南吸饱了鲜血。在胶东和苏北执行的宽大政策被临时改动了,对有恶行的官员采用了最严厉的惩罚,大批的元廷官员被公开或秘密处死。


对元廷官员罪行的取证工作的工作量十分巨大,为此根据地培养的文官十分忙碌,情报部门的人员也十分忙碌。情报人员对证据确凿的罪人采取了严刑逼供和诱供,诱供开出的价码后来并没有兑现。这样就牵扯出许多难以取得直接证据或旁证的有罪嫌疑人。对有确凿罪证的元廷官员采用了公开处死的方式,而对只有罪行口供证据的元廷官员采取了秘密处死的方式,由情报部门执行。贾迩冶并不认为冤枉了这批人,原因是这些人的住宅、土地、浮财、奴婢等财产都远远超过他们的俸禄所得。乱世用重典,何况杀了这批人利益极大,巨大的财富转移到新政权手中,其中包括元廷发行的没有含金量的纸钞。这些纸钞暂时在根据地还能使用,免得普通百姓突然失去财产。


蒙古人、色目人俘虏统统都送去开矿,汉人奴婢都发些钱财遣散,如何处理蒙古人和色目人女性以及儿童和婴幼儿成了麻烦的事情。许多人都主张将这些人籍没为官伎,其中就包括范广和朱焕,范广多次找贾迩冶建议此事,朱焕也从扬州过来三次如此建议,这些人还建议胶东和苏北根据地也按照这个方式补办。


贾迩冶坚决不同意搞什么官伎,但也拿不出好主意,一时显得很孤立,甚至有引起公愤的可能性。幸亏吴公公和秦文坚决支持贾迩冶,军队的绝大多数将领唯贾迩冶之意是从,倒也不会发生动乱。但是问题总要解决呀,贾迩冶没主意了,吴公公和秦文也拿不出主意。贾迩冶征求军队将领的意见,那些家伙却是见了贾迩冶就躲。贾迩冶甚至征求了警卫营长萧德江、连长郑敖等人和代副班长童赤等战士的意见。这帮小子倒是不躲避贾迩冶,却都表达了相同的意见,那就是将年轻又漂亮的色目女人和蒙古女人赏给他们做妾算了。结果这帮混小子都被贾迩冶在头上打了一巴掌。贾迩冶说军队什么都可以分配,就是不能分配女人。分配女人的军队是禽兽。


后来还是江南著名的奸商富豪盛达解决了这个问题,他对贾迩冶说把这些女人以及儿童和婴幼儿交给他的商号,按人头数目给政府补偿一笔伙食看护等等费用,其他的事政府就别管了。盛达立下文书保证不会伤害这些人的生命,而且还保证这些女人都能挣到饭票。困境中的贾迩冶如遇大赦,何况还有钱赚的诱惑。于是贾迩冶欣然同意了盛达的建议,没想到后来后悔莫及。


奸商富豪盛达派出他的小喽啰黑心鬼齐典操作这个生意。齐典推销这一大批女人的方法很奇特,他将这些女人装在麻袋里拍卖,但他打的旗号是婚姻介绍所,每个女人的介绍费实际上就是卖价比盛达商号付给政府的补偿费高出五百倍,如果有人竞争的话价格还会提高。买者不可以打开麻袋看货,只能用手隔着麻袋摸十五秒验货。无论货物优劣,价格都一样,而且不得退货。


贾迩冶得到这个消息后哭笑不得,分明是卖人口嘛,还说什么是婚姻介绍。想想也罢,随他去折腾吧,谁让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呢。范广又找贾迩冶提意见,说汉人买了这些外族女人做妻妾也会乱了人种。范广建议坚决打击奸商盛达和黑心鬼齐典。当年还在胶州的时候贾迩冶就发现范广是个种族主义者,这回贾迩冶还是用文化论说服范广,但是没有成效。


最后贾迩冶对范广说历史潮流浩浩荡荡,天下种族融合的趋势是不可改变的,历朝历代都从不禁止汉人与周边各民族通婚。重要的事情不是阻止种族融合,在和平年代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人民之间的通婚是自然的事情,根本不用干涉。而在战争中发生的种族融合总是伴随着屈辱,这不仅仅是个人的屈辱,而是民族的屈辱,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在这样的进程中做强者。


范广问做强者是什么意思,贾迩冶的回答是强者贡献精子,弱者贡献卵子。范广又问何谓卵子,贾迩冶回答说卵子犹如鸡卵,非男子卵袋中之物也。卵子受精变化成人形,女人妊娠。无精则化血,弃之如废物。贾迩冶深度刺激范广,说他是否老矣,对碧眼金丝之宠物也无感觉。范广豁然觉悟,竟然扬言也要搞几个金丝猫玩玩。造山叹曰:正师级呀,就这水平,还是进士出身呢,各位老大投票砸死范广那老东西吧。


刚开始齐典的生意特别好,开张第一天就卖出了一百多。但是从第二天开始就越来越少了。买到年轻的自然满意,有点姿色的就更满意了,但是买到老的丑的就不舒服了,更难以接受的是娃得跟娘走,很少有人愿意得到这些便宜子女,所以生意越来越差。想买的人都要求摸的时间多一些,十五秒时间也太短了,关键部位都没有摸到,更别说判断出优劣了。齐典不答应增加摸的时间,在建康城卖了十天只卖出三百多个就卖不动了,于是过江到扬州去卖。


参谋部马夫班长马金贵在第一次打涟州时受伤残废跛了一条腿,老马是老兵,还是伤残军人,虽然是个班长,但是具有副连级待遇,按月还有伤残津贴,可是三十大几了还没有娶上娘子。人长的本来就有些困难,马脸黑不溜秋,还麻麻点点,年龄又大,还跛了腿,困难啊。老马听说了齐典的婚姻介绍所,心动了想摸个老婆,但是又担心摸了个太老的,丑一些倒没有多大关系,总不能摸个老的来做妈吧,至于拖儿带女的老马倒不在乎。


老马向副参谋长肖烈请教。肖大人,您是知识分子,有学问,您给参谋参谋怎样才能摸个年轻一些的。肖烈说我的学问太浅,也没有摸过,不能给你参谋意见。我只能建议你问问公子去,说不定他能给你个好主意。老马你知道吗,这些将领都是听了公子的主意才娶上老婆的。


老马说呀我怎么把都督给忘了,都督待人好啊,我还侍候过他的宝马呢。老马立即过江,一路上除了乘舟之时就是马不停蹄。老马骑骏马,快马加鞭。老马催马不用马鞭,只用自家的老马鞭。


贾迩冶听明白了老马的意思后说道,老马啊你是相马的专家啊,相马子的事我不如你呀。老马说隔着麻袋看不见,摸也只能隔着麻袋摸,而且一个麻袋还只能摸十五秒钟,这和相马完全不同呀。贾迩冶问老马要摸个什么样的才满意,老马回答说只要年轻一些的就可以了,丑一些没有关系,拖油瓶也没关系,反正自己也比较困难嘛。自己的父母在几年前江南打仗的时候都死了,现在不想摸个老的当妈养起来。


贾迩冶问老马你在十五秒里能不能摸清楚后腿在哪里,老马说那不成问题,但是隔着麻袋又隔着裤子,后腿丫里的情况肯定摸不清楚。贾迩冶笑道既使没有麻袋也没有裤子,你又摸又看后腿丫能相出什么来。老马说女人嘛我不懂,要是牝马嘛我摸摸看看就能知道牙口、发情、受孕和下驹的情况。


贾迩冶赞叹老马是真正的马专家,说老马以后你有娘子了,是不是相女人的本事能和相马的本事一样。老马说相的本事就是要多看,牝马是可以随便看的,女人就不能随便看了。那个本事学不好,别人的老婆想看也看不到,缺乏实践经验学不到真知识。


贾迩冶问老马你听马嘶声能不能听出是公是母,是嫩是老,是喜乐还是悲伤。老马说这些都没有问题甚至连牝马是不是在勾引牡马都能听出来。贾迩冶问老马你听女人发出的声音能不能听出这些学问来。老马说这方面的学问自己琢磨过,但是缺少验证的机会。


贾迩冶说行了,老马你肯定能摸一个满意的娘子来。老马问都督我应当怎么做。贾迩冶说老马你在手里藏一根针,摸到大腿后扎一针,仔细听听麻袋里发出的声音就行了。老马啊的一声大叫,说一声多谢都督了,急急忙忙地回扬州去了。


老马摸到的女人不仅让老马欣喜若狂,而且让大江南北想买女人的男人们都生出嫉妒之心。老马摸到的女人芳龄十六,面盘圆润柔和,金发碧眼,身材高挑,一对大奶耸立胸前,两瓣圆臀翘起在后,更可贵的此女媚眼如丝,风骚入骨。老马当天就啃了嫩草,自以为自己的马鞭长度不一般,还打算留有余地,不想被粉红嫩白的肉蚌连根吞进,羞得老马连扭腰晃背的勇气都没有了。妙龄女上身弓起,胯部摇动,内里收缩挤压,咦呀耶咕德之声不绝于口,尖叫声惊动四邻,几十年的老马精一泄如注,老马精心护养多年的马种全军覆灭。


妙龄女挑逗,老马心热,但马鞭不应,尚需休息调养片刻。女子心急气恼,张嘴就咬马鞭。老马大惊,急欲救之,忽然一阵快感从马鞭传来,由尾闾,经夹脊,过玉枕而直透百会,又出眉间,渡鹊桥,下重楼,充气海,暖丹田,游阴囊,强马鞭,聚会阴,再驱尾闾,周而复始,酣畅无比,不是射击,胜似射击,舒适不亚于肉蚌之内。吞、吐、吸、裹、顶、磨、舔,咬、吹,花样更丰富,感觉更舒服。可惜老马不知道,他在无意中贯通了任督二脉,如有高人指点,武功可至高手之列。老马将上乘的内功只用于增强马鞭的强度和热度,从此老马和他的白娘子过上了质量越来越高的性福生活。


不久老马的白娘子乳涨腹高,鲜红的辣椒尖变成了吐鲁番的成熟紫葡萄,老马又一次欣喜若狂,这下要有马驹了。不过有一段时间老马忧心忡忡,常常发呆,有人听见老马自言自语,说什么到底是白的呢,还是黑的呢。天那,不会是花的吧。这个现象在老马的白娘子接近生产时最严重,但是一到妙龄女生产出白嫩白嫩的带把小马驹时,老马的忧虑症豁然自动痊愈了。老马又去摸了个女人,这次他有意摸了个年龄老的,用来侍候他的白娘子和小马驹。小马驹长大后精通四种语言,包括马语。


造山曰:以上隔麻袋摸女人的创意并非凭空杜撰。当年日本鬼子投降时留下无数的女人,许多城市发生用麻袋装日本女人卖的事情,很便宜。《林海雪原》里有个地主兼土匪拥有四个日本小老婆,也是一种方式。还有不知其数的日本小孩留在中国,被普通老百姓收养。甲级战犯冈村宁次的一个儿子遗失在东北,被一家农民养大,邦交正常化后才找到去了日本,中国老百姓的胸怀无与伦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