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十三节 台湾军镇(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刚才还唯唯诺诺的赵世卿,这个时候最先反对,说万历不应该因为看上哆啰满的金矿,就在台湾设一镇总兵。台湾地处海外,如果要设总兵,又要增派不少兵丁将领。每个军士一个月光是粮饷和小菜银子、还有料草军资等其他维持杂费,加起来要三两银子。就算台湾只驻防一万军士,每年光是军饷杂费就要三十六万两银子,这还没算上可能需要花费的几万两民间输送军资军粮的运费和工食银子。

而且组建军队必须的刀枪、火器、盔甲、盾牌等军械军资,每个人要摊上二十多银子才够,加上募兵前期训练的各项费用,这里就是三十多万两。台湾如果新设军镇,营房、道路、港口、城堡等基础建设,都要花费大量的银子,加上海防造船费用,这里又是将近十万两银子。这些先期费用加起来就要四十万两银子以上,而且还是只按一万军士的规模估算。

赵世卿说,就算前期费用全部都能筹集,那么这一镇军镇每年最少也要花费四十万两银子。现在一两黄金能折八两五钱银子,要在维持台湾一万规模的驻军而不亏本,哆啰满就必须每年挖出四万七千零五十八两八钱的黄金。皇帝从万历二十五年向全国派出矿税监,到万历三十四年的十年之间,矿税监们向内库进奉的黄金总共也只有一万两千四百两五钱三分,要想让一个哆啰满一年内就能挖出这些矿税监十年才能收集到的黄金的三四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其他大臣有的说台湾驻军,容易和倭寇再启争衅。当年朝鲜抗倭,前后七年,朝廷花费了近千万两银子,什么也没有得到。后来三个皇子大婚,又把太仓的库储全部搬空,现在好不容易休生养息了十几年,那些年每年太仓都是入不敷出,今年太仓银子才刚刚能够收支平衡。如果再和倭寇大起冲突,哪就无钱募兵,无钱发饷了。

还有的说,符强是一个武夫,年纪又小。如果外放出去镇守台湾的话,一旦下属欺他年幼无知,私下贪腐枉法,他一定觉察不了。到时候不但皇帝的黄金没有着落,还会倒贴上建立军镇的花费。

万历烦躁地站了起来,把卷轴丢回身边太监的怀里,大声说:“用膳!午朝再议。”

两个太监急忙兜住万历的肥肉,扶着他离开大殿。

符强这时候才发现肚子已经饿得打鼓,时间都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他实在想不通这个神经病皇帝为什么对黄金白银这么有兴趣,为了和大臣们争这个问题,居然陪着一起饿到了申时。

宫里的太监们给每个人送上了一份饭菜。符强端着食盒坐到熊延弼边上,朝廷上的其他大臣早就各自分成了几群,筷子饭粒满天飞舞,毫无忌惮地评论皇帝任命符强这个小毛头出镇台湾总兵的荒唐决议。

符强心里倒是十分愿意出镇台湾。后世史书里的郑芝龙在台湾发家,海上势力甚至膨胀到了日本和南洋,西班牙和荷兰都要躲着他走,后来还被明朝招为水师。自己和方容都是拥有未来知识的人,现在又有三姓堡所有人的支持,而且是带着朝廷的兵马出镇总兵,要闯出比郑芝龙还好的前途,绝对是大有可为。

最重要的是,李如梅刚刚被任命了辽东总兵,三姓堡在他的辖区里,一定会被他暗算。如果自己出任台湾,这帮把自己和方容当做的真正亲人的人,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着自己到台湾安家,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呆在辽东过日子了。

符强小心地向周围看了一下,发现那些官员们似乎为了划清界限,和自己这边离得远远的。他轻声地向熊延弼说了想法,问他有什么意见。

熊延弼装作扒饭,小声回答说。朝廷太仓里的库银根本就没剩下多少,刚才他和赵世卿去领银子的时候,里面只剩二十多万两。赵世卿把那两万七千多两支付了之后,当场就坐在地上大哭。

出镇台湾肯定要派驻大量军队,否则不要说吕宋的佛朗机人和倭寇的觊觎,就是那些海盗都对付不了。可是朝廷确实是不可能再拿出这么多银子了,就算只派五千军士,太仓的库银也只够支付一年的军饷和军用。军士们一旦无饷可领鼓噪起来,台湾军镇最终还是会被撤回。到那个时候,现在的这些人肯定会落井下石,符强也就祸福难料了。

符强回答说,兵还可以再少一些,到台湾招募土著充实。早期的军士们可以屯田,这样可以就地解决一部份食饷,其他费用可以先用自己的银子垫支一部份。然后严厉打击那些不缴税的海商们和杀人越货的海盗,用缴获的钱财充做军饷。只要台湾周海的事态稳定,朝廷一定会派人发展内政。刚才汤务和吴昌时说的好像都有道理,到时候不管朝廷是全解海禁还是严申海禁,台湾都应该能够在地方上获得税收。而且就算当地收不上多少税,最起码在台湾周边海域的事态稳定了之后,福建和浙江的备海费用就可以省下很多,那样就足够台湾军镇支用,哪样朝廷也就有钱维持台湾的军需了。

熊延弼眼睛里亮了一下,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