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 第六章 战徐州 第五十七节前的内容

仪云尖兵 收藏 0 1
导读:新史 第六章 战徐州 第五十七节前的内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


不知道为什么,57节只上传了很少的一部分内容,在这里补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铁血的服务器闹毛病了。晕了外边停着辆马车,赶车的家人放下小凳赵东踩着上去,看如兰没有上车的意思,也不好叫她小脚叭嚓的在后面跟着,说道:“如兰也上车吧。”

如兰稍微一犹豫也就上了车,那时的马车不比现代的轿车,车内空间狭小,还放着一个暖手炉。二人略略的有些挤,伴随着轱辘碾过石板的轻微颠簸,可以听到外面零星的爆竹声。赵东如兰都没开口,车内的气氛异常的沉闷。赵东几次要开口说话却想不起从哪里说起,最后还是如兰没话找话的说:“将军也辛苦了一年了,回府消停几日也是应当的。”赵东急忙接口:“这不是回了么。”很快就又没了话题,再次陷入了沉默。

好在路程不长,很快就到了。如兰抢先下车要去开门却又折回来搀扶赵东,赵东对她微微一笑表示谢意,如兰脸上一红把头低下。

赵东只作没有看到,抬脚进了院子,院子里已经收拾的汤清水利的,照壁上还挂了桃符,门廊上也贴了对子,过年的气氛在这里更加的明显。

赵东在前厅坐了,周妈端上来热气腾腾的吃食,“老爷……不,将军,这是新蒸出来的糕饼,将军先尝尝。”

赵东吃了几口,味道确实很好,又糯又甜,还带着黄米的清香。如兰看赵东脸色红润,酒意甚浓,对周妈说:“给将军调些酸汤过来醒酒用。”

赵东道:“弄什么酸汤,我睡一会子就好,你们不必管我。”

周妈看看如兰,“那就不要弄了,你忙去吧。”

如兰过来要搀扶赵东,赵东笑道:“我又不是酩酊大醉,不碍事的。”如兰执意架着他的胳膊到了后面的寝室,服侍赵东把身上的披挂解了,穿着中衣躺下,如兰掖好被角说道:“将军要是口渴了就叫我,不要喝凉茶。”赵东嗯了一声就昏昏沉沉的睡去。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爆竹声也响做一片,屋子里已掌了灯。如兰正在椅子上坐着看自己,见赵东醒来,如兰急忙把眼光移开,略有些慌乱的掩饰道:“将军可醒了,我正寻思着要不要叫醒将军呢。”

“你怎的一直这么守着?”

“左右我也是无事,怕将军酒后不适,要茶要水的,就在这里候着了,”如兰说道:“将军,来试试新袍子。”

如兰从衣架上取下一件白底滚水蓝边的交领长袍给赵东穿上,赵东任凭她系好腰件的绦带,很是受用这种有人服侍的感觉。

这衣服是丝织的,极为柔软,和穿甲胄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也平添了几分斯文儒雅。如兰看着换了衣服的赵东也是眼前一亮,说道:“将军坐下,我来给将军梳头。”赵东也不反对,坐在椅子上由着他打扮自己。

待如兰把书生巾系好,仔细的打量着说道:“将军这打扮分明是读书的公子,再也不象是驰骋沙场的大将军了。”

“姑娘取笑了。”

两人到了前厅,已摆好了丰盛的宴席,家人们垂手肃立一旁。“大家还站着做什么,都坐,都坐。”

这些家人很是惶恐,都不敢坐,如兰拉了拉他的衣角,轻声说:“大家在等着你训示呢,将军有什么话有说?”

当时确实有这样的规矩,仆人在除夕都要齐集在一起听东主的训话。赵东哪里知道这些规矩,很随便的说:“大家都辛苦了,就不要站着了,快吃饭吧。”

如兰见赵东这么不伦不类的“训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说道:“大家也不要等将军训话了,将军是个好东家,没那么多规矩,都散了吧。”

这些人好象演练好了似的,齐声行礼道:“多谢将军。”这才下去。

“如兰姑娘,怎么叫大家散了,这么的菜就咱们两个也吃不完。”

如兰微微一笑道:“将军又错了,这菜是给将军预备的,只有将军和家眷才可以用,我也是没资格用的。”

“姑娘这是说的哪里话,吃个饭还讲什么资格,你可不能走,你要是走了我自己个儿也没什么味道。”赵东道。

其实如兰也没打算走,只是这么说说罢了,知道赵东不会让自己离去的。“那好,我就陪将军一起用这年夜饭。”

赵东很是高兴,无论怎么说有美女陪着吃饭也是很惬意的事情,说道:“这样吃的才有味道,呵呵,秀色可餐么。”赵东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实在不该说这样的话。

如兰却没什么激烈的反应,笑着嗔怪道:“原以为将军是温良如玉的君子,怎的今天也说出这么轻薄的话来。”

“和姑娘也是熟了,口里就没了遮拦。这些日子府里的大小事物都要姑娘操心,也实实的辛苦你了。”

如兰犹豫了一下才说:“前些天有媒人来给将军提亲,说的是扬州学政王熙家的小姐。”

“呵呵,都有人给我提亲了,你是怎么说的?”

“我能怎么说,我只是说将军征战未归,等你回来了再拿主意。不过我听那媒婆说这王小姐聪明伶俐,知书达礼,年方十四,是扬州有名的美女。”

宋时南人早婚,女孩子十四五岁就成婚的比比皆是。可在赵东的眼里这个年纪只是个初中的学生。

“十四?十四就提亲?我比人家大这么多岁,这怎么成?还是个孩子嘛。”

如兰见赵东想也不想就回绝了这门亲事,心里竟然有一丝丝的高兴,嘴上却说:“这王学政可是扬州的大儒,书香门第,想必他的女儿也差不到哪里去,将军还是仔细的考虑一下的好。”

赵东苦笑着说:“不管她有多么好,这年纪终究是太小了,最少也要二十岁吧。”

如兰笑道:“哪里有二十岁还没嫁人的女儿家,十六七岁就已经不小了。”

“姑娘不也没嫁人么!”赵东鼓起勇气说道。

如兰这次并没有象往常那样的反应,很平静的叹了口气说道:“如兰并非草木,怎能不明白将军的深情厚意。只是将军是盖世的英雄,受万民敬仰,将军更是雄才大略志向高远,终非池中之物。如兰又怎能以一己之私而毁了将军的清名,误了将军的前程。”

赵东急道:“姑娘冰雪聪明,既然明白我的心意,还说这些话做甚么。难道姑娘不相信我的话么?”情急之下走了过去拉住如兰的手。

如兰任赵东拉着她的手也不挣脱,悠悠的说道:“如兰我听过的好话多了,分的清楚哪是逢场作戏,也辨的明白哪是真心实意。如兰一介风尘女子,能得将军如此表白心迹,就是今晚即刻死了也值得。如兰能有此际遇得将军青睐也是满足,从没有过匹配将军的奢侈想法。”说着说着眼泪落了下来,“将军更不可因我而耽搁了终身,若是那样实非我的本意。”

赵东听她这么说心中愈发的苦涩,坚定的说:“我一直对姑娘以真心,从未有过轻视之念,明天我就找人给姑娘下了聘礼,今生我是非姑娘不娶。”

如兰看他说的斩钉截铁,哭的更加厉害:“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将军观瞻所系,岂能与我结亲。如兰知道将军心中有我便已是万分的满足,这名份上的事情是断不可为。将军若是强为实是逼我,如兰也只能以死相报将军之恩。”

赵东黯然神伤,颓然坐下,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儿。一时间屋里安静的很,只听的如兰抽泣的声音,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如兰擦拭了脸颊上的泪痕,勉力装出笑脸道:“将军也不必如此颓废,我本是看腻了世间的炎凉,也见多了世人的惺惺作态,对这人间早已没了什么留恋。自打见了将军,为将军的才华风骨所折服,今日更知还有将军这等大英雄心中挂牵于我,方感世间还是有真情的。就凭着将军今日的几句话我也可以快活的度过余生了。”

赵东真切的感到她心中去凄楚与无奈,一把抱住她道:“苦了你了!”如兰一动不动以手抚摩着赵东的背喃喃的说着:“不苦,不苦。”


*本章和下章原本是一章的,上传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只传了一小部分。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先给诸位道个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