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7—7


贾迩冶离开青州后没有像虎威猜想的那样返回江南前线,而是去了胶州,而且在胶州待了十多天也没有走的意思。江南和江北的战事都获得了出乎意料的战果,贾迩冶得到报告后似乎无动于衷,每天仍然到兵工作坊去。


这些天来秦文独享贾二爷的殷勤侍候,脸色十分滋润,甚至可以说是荣光焕发。人受宠就会变得肆无忌惮,这天晚上秦文就有些放肆,居然在床上将贾迩冶当马骑,当然不是骑在背上,而是面对面,这样方便骑手和马儿之间的情感交流。马儿悠闲,骑手却累的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终于翻身下马,瘫倒在床上。贾迩冶将秦文搂在怀里。


呼吸平静下来的秦文在贾迩冶脸颊上吹气,柔和而温馨。自古多少钢铁硬汉都溶化在这样的温柔气息中,何况贾迩冶并非硬汉之流。就在贾迩冶被幸福地溶化时,秦文发难了,“老公,今天有些心不在焉呀。是不是想那几个了?”


“嗯,有些。郑芙和郑蓉那么忙吗?这些天也不见她们的影子。”


“她们追踪几个可疑人物,到北面去了。”


“啊?”


“放心啦,去了两个行动小组,南宫也和她们在一起,不会出事的。”


“对方是什么人?在根据地不能解决吗?”


“对方伪装成商人,不便在这里处理。另外想了解到底来头有多大。老公,怎么不问问习荏和古丽的情况?”


“噢,我在沭阳见过她们。”


“嘿嘿,算你老实,我知道两个晚上你都是一箭双雕。老公神勇啊。”


“啊?这你也知道?”


“老公,我是特务头子嘛,什么事能瞒过我?”


“这可不是正事啊。”


“嘻嘻,本意是保护你的安全,其它的嘛只是捎带的。”


“这事大哥知道吗?”


“知道,秘密保护你的人是我和你的大嫂安排的,其实你和杨大哥的饮食也是我和杨大嫂安排的人负责的,免得你被别人下药毒死了。”


“我好像是在一个大网里啊。”


“嘻嘻,用词不当,是在玻璃缸里。”秦文笑得欢快,“谁让你是核心人物嘛。这是你必须付出的代价。老公,我很辛苦啊,那么多琐碎的事情,还有没完没了的文件。老公,批阅文件的制度是不是能简化一些,与本职工作无关的事情无需批阅文件。于姬每次给吴公公送文件,只要不是与文职官员或军政大学有关的事情,他都是不看文件就签名。这不是流于形式吗?”


“不能简化,领导层的成员都必须了解所有的事情,就是流于形式也要做,这是防止个人专权的办法。吴公公的做法只能说明他还不担心有弄虚作假的文件。”


“老公,最近你天天跑兵工那里,是不是在搞新武器?”


“嗯,是在研制一种制造简单,但是威力很大的武器。”


“什么东西能比钢炮的威力还大?”秦文用力握紧贾迩冶的并不坚硬的钢炮。钢炮虽猛,没有弹药就不能发威了。


“嗯,制造炮弹工艺复杂,需要的时间长,成本昂贵。新武器成本很低,只要扩大炸药产量,可以大量使用。”


“什么样的武器这么好?是你发明的吗?”


“嘿嘿,是革命前辈发明的。秦文,你看过打仗的电影吗?”


“看过不少呢。”


“你在电影上看过用汽油桶发射炸药包的武器吗?”


“看过,好像土的很,但是威力很大,射程好像很小,而且薄薄的汽油桶应当很不耐用吧,瞄准性一定也不行。”


“发射装置可以改进,做成臼炮的样式,分成耐用的底部和较薄的但是易于更换的炮管两截,这样重量也不很大。我们的发射药可以提高射程。瞄准性不是很重要,这种武器用于集群火力,用的是威力大,覆盖面积大的特点。而且,我是打算主要用于水战的。”


“我们的战船还不能应付水战吗?”


“三年前元军下江南时水军一路就有六七万兵力,战船数千艘。现在南下广东了,说明朝廷的军队和元军的最后一战很可能打的是水战。你知道明年朝廷就彻底撑不住了,那时元军水军很可能更强大。我们的战船数量太少,无法抗衡。在沿海作战,大船有个弱点。大船只能用风帆做动力,掉头转向不易。而小船可以摇橹和划桨航行,机动能力比大船强。我打算用数百艘装备新式武器的小船和大战船配合作战,消灭元军的水军主力。”


“老公,你打算用几百艘战船和元军几千艘战船硬拼吗?”


“是的,必须消灭元军水军,否则将来元军全力攻打根据地时,再用船队运载军队在我后方登陆,恐怕失败的就是我们了。”


“老公,我们能打赢吗?”


“必须赢,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打赢。发展到现在的局面,我们没有退路了。江南战事结束后根据地的人口达到一千五六百万,绝不能弃之不顾,一走了之,我们必须保住根据地,最终战胜敌人。”


“老公,你总是在想打仗的事吗?”


“是啊,不得不想啊。”


“老公,你放心地去打仗吧,后方的事不用操心。现在各种机构都相当完善了,出不了大麻烦的。我和吴公公商量过了,最近准备组建财务审计中心,用于防止贪污腐败以及滥用公款和铺张浪费。”


“嗯,很好,但要注意这个机构只有审计权,不能有自己处理人的权力,否则也有可能利用权利谋私利、勒索榨取钱财和栽赃陷害别人。哦,秦文,今年冬天要扩大炸药的生产量,原材料、生产设备设施、技术力量都要充分准备,希望你也过问这件事,产量越大越好,明年的消耗量肯定非常大。过几天我就到江南去了,后方全靠你们了。”


贾迩冶和杨无过南行时已经是秋分时节。到淮安时贾迩冶命令无忌带着桂进门团和师直属营跟随他下江南,警卫营也汇集到一起了。到扬州时贾迩冶听取了肖烈关于苏北战事的详细汇报。


攻打浦口的战斗准备的十分充分,但是我军没有经历激烈的战斗。经过炮火准备之后,我军顺利突入北门和东门,这时城里的发生了火拼。原来淮西的三千宋军骑兵突然发难,攻击残余的元军主力骑兵,一千城防军也加入了反正的队伍。城里到处都是激烈的厮杀,双方混战在一起,我军无法参战,只能占领城墙观战。最后北面来的元军被杀得干干净净,原淮西军也死伤惨重,剩余的淮西军向我军投诚。


投诚的淮西军主动表示假装败退全椒,进城后联络那里的原淮西宋军,里应外合消灭全椒的二千元军主力部队。不幸的是计谋被全椒的蒙古人万户察觉了,全椒也发生了混战,二千元军主力部队被尽数砍杀。以后我军按计划拿下了嘉山、邳州和宿迁。完成了战前计划的兵力部署。


我军新编了两个步兵训练团,在步兵教导大队的带领下驻扎在涟州和宝应。还新编了两个骑兵训练营,在骑兵教导大队带领下驻扎真州。全椒现在由闵烟师的一个团驻守。参谋部按规定将伤亡的原淮西宋军按我军标准给于抚恤,伤残者老弱者给于退伍的待遇,这两次作战立功者计入军功簿,军功等级由基层组织官兵评议。


“肖烈,将驻扎浦口的老训练团编入闵烟师,组建第五团,由汪海成团将之训练成骑兵部队。军官由闵烟师自己解决,报参谋部备案。团级军官人选事先向我报告。”


贾迩冶过江后将项飞招到镇江听取了南线战事的详细汇报。我军占领溧阳、宜兴和吴江都没有发生战斗,大军兵临城下,守军立即反正投诚。当年溧阳、宜兴和广德一带的军民在对抗官员投降的风潮中以及后来阻击阿剌罕南下大军的战斗中都有不俗的表现,若不是董文柄的水军直趋钱塘江口,江南战线不应当垮的那么快,朝廷或许另有转机。造山对那些殊死抗争苦难命运的人们满怀敬意。


但是攻打嘉兴颇费周折,在我军运动途中,突然遭遇元军三千骑兵在半道拦截。我军先头部队是李大逵团,与敌狭路相逢,李大逵指挥部队正面迎敌,虽然将元军几乎全歼,仅有数十人马逃回城里,但是李大逵团也伤亡四百多人,还折损了一位营长。若不是我军有兵器优势,李大逵团肯定彻底废了,当时元军人数占优势,而且都是久战沙场的精锐铁骑。


我军后续部队赶到后立即从城北方向全力强攻嘉兴城池,炮兵对城墙上的守军进行了毁灭性打击,然后轰开城门冲入城中。各部队猛冲猛打,元军很快就崩溃了,有二百多元军骑兵从南门逃往海宁。


嘉兴战事结束后项飞得到情报元军刚刚向嘉兴增援三千骑兵和五千步兵,骑兵已经到达海宁。项飞和几位团长商量后决定消灭这三千骑兵,于是当天夜里四个骑兵团和炮兵部队奔袭海宁。战斗在凌晨打响,这次出乎元军意料之外,没有预料到我军连续作战的行动。我军轰开城门后行动迅速,元军多被堵在军营里,遭到我军炮火的无情打击,只有数十名元军从西门和南门逃走。元军五千步兵到余杭后没有继续东进。


随后吕铁头团、荣广野团和秦玉团拿下了后方几座城池。项飞又觉得嘉兴至海宁的防线形态不爽,于是又拿下了梧桐。现在刘芒团和叶涛团分守海宁和梧桐,各配置炮兵教导大队的半个小炮连和半个大炮连。战损较大的李大逵团驻守吴江修整,各部队补充了战损人员。秦玉团和吕铁头团移师常州和吕城,缴获的六千余匹战马暂时由这两个团代管。荣广野团暂时分散驻扎新占领的嘉兴等城池,协助文官和情报资源司令部的部队接管政权和维护治安,建立城市治安部队。项飞的指挥部和特战教导大队以及运输部队驻扎苏州。


“公子,打嘉兴的行动不够隐秘,致使李大逵团和元军打了遭遇战,损失很大,是我的责任。”


“项飞,这是一个教训,应当认真吸取,但谈不上是谁的责任。战场上形式的变化可能发生在呼吸之间,作为指挥员,应当随机应变,当机立断,这一点你们做的很不错。狭路相逢勇者胜。李大逵与敌遭遇,临危不乱,果断发起攻击,几乎全歼敌军,虽有较大损失,但不失为成功的遭遇战。你们强攻嘉兴,后又抓住战机连续作战,突袭海宁,多消灭了三千元军主力骑兵,对将来攻打临安的意义很大,这是你们立下的战功。项飞,今晚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和无忌、范广他们研究解决建康之敌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