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九章反攻哈尔滨 (五)鬼子死守哈尔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守卫哈尔滨的日本陆军第十四师团并不全是在城内,只是一个联队加一些支援部队而已,面对四月底反水的马占山,十四师团已经调往齐齐哈尔协助当地日军追杀马占山,所以暂时没调走的隶属于十四师团的第一战车中队还在哈尔滨,而张学义在城外发现的草垛里隐蔽的正是这支关东军唯一的机动装甲部队,这可比一个步兵联队更有战斗里。

十二辆八九式坦克安静的隐蔽在草垛中,坦克内的成员早把57毫米炮弹装入炮口,坦克左右两边是隐蔽的非常好的三年式重机枪,三十六挺机枪已经分别摆放在坦克两边,几乎没辆坦克身边都有三挺重机枪掩护。

狡猾的鬼子把第一道防线交给几千名伪军,日本步兵大队在第二道防线内,重机枪和坦克位于第二道防线背后,山炮进入城内隐蔽免遭敌军骑兵偷袭,迫击炮隐蔽在坦克身后,掷弹筒随一线步兵进入阵地。

尾野把自己在军校学的以及看外国军事书籍学的那点东西全部用在哈尔滨东线的防御上,虽然只有十二辆坦克,但是绝对可以追出去十几里把敌人干趴下,坦克面前没有什么壕沟,修阵地前事先给坦克留好出击通道,一千日军就隐蔽在坦克前边。


冯占海手下的十个步兵团刚进入一线阵地,进攻前隐蔽部队用的工事还在修的时候日本的山炮和迫击炮雨点般的打过来,只有迫击炮和山炮,没有其他火力,东北军兄弟背着步枪拿着铁锨加紧构筑工事,只有先修好落脚点然后才能从这里发动进攻,减少冲锋时在炮火暴露下的时间。

近一万步兵就在一线阵地,骑兵部队在远远的高地上观战,现在还不是骑兵冲锋的时候,张学义知道日本军队是不善守的,他们有很强的攻击性,日本军人好斗好攻很少主动防御,今天鬼子没主动进攻他就知道有阴谋,尤其那些草垛里边不知道藏了什么东西,反正就跟一千米外的步兵对阵呢,现在鬼子的炮兵已经开始炮击一线阵地,东北军士兵冒着炮火修掩体,但是一组炮弹落下来就是几十颗,密集的爆炸把刚修好的掩体连同掩体内的士兵一起炸飞,鬼子兵没动用最重的火炮,在鬼子看来进攻顽固的敌人才需要动用造价昂贵的重炮,防御作战有重机枪就足够。


尾野已经早早部署好,他亲自带着他的特种步兵队,以一个小队指挥官的身份准备投入战斗,第一战车队的百武俊吉大尉在坦克外的战壕内坐着,见到尾野后热情的上前打招呼,“聪明参谋,为什么不让我打个冲锋干掉那群愚蠢的敌人?”

“你的坦克没有机枪,火炮要打的目标的确不多,等敌人发动潮水般的进攻冲掉步兵的阵地,只要你的车向前开个十几米连续开炮轰炸敌人,你就算帮了大忙了。”尾野围着草垛看了看,他对坦克部队的伪装十分满意。

“那你可以找些摩托车部队协助我进攻。”百武俊吉大尉拍着军装上的尘土,回头看着一千多米外的东北军阵地,他已经是参加过江桥战役和哈尔滨战役的军人,他对没有反坦克武器的中国军队一百个看不起。

“现在我们的后勤还不足以支持战车队四处追击敌人,敌人这次送上门来你就等着狩猎吧,如果你有充足的炮弹可以现在就加入到炮击中,炮兵可是给每门炮准备了一百发以上的炮弹。”尾野继续观察着炮击效果,他知道炮击连半小时都持续不了,可以杀伤一到两个团的敌人他就很满足了,剩下的八个团可以用机枪密集扫射再加上坦克的吓唬,敌人就完了。

“为什么你不带标准装备呢?十四年式手枪和指挥刀对你没用么?”百武俊吉大尉好奇的发现这个关东军司令部派出的特战指挥官装备跟所有军官都不一样。

尾野拍拍盒子炮的枪套,“近距离作战也好远距离作战也好,这东西可以让你连续干掉二十个敌人。”他说着把盒子炮拿出来,“十发弹容量的弹仓,子弹威力巨大,而我们的手枪三枪才能打死一个人,当你打完三个目标时候枪就没子弹了,另外指挥刀也是杀俘虏管用,战斗中我没机会用它。”

“你是个经验丰富的指挥官。”百武俊吉大尉排着他的马匹,如果这个家伙不是关东军司令的参谋自己才懒的理他,他的部队居然刺刀都不上,一点陆军的气质都没有。


“规避炮火,隐蔽,注意隐蔽。”军官使劲喊着,还是有不少新兵被鬼子的炮火击伤,等全部人马进入阵地已经有所损失。

宫长海跟在步兵团身后进入一线阵地,他看了看鬼子的阵地,“炮击持续多长时间了?”

“十几分了,估计快停了,他们的炮打热了就什么都打不着。”步兵团长隐蔽好等着炮击的停止。

“妈的,我们连子弹都不够使,他们炮弹当焰火的用。”不少军官发着牢骚。

“我们阵地修好了就不怕鬼子忽然出击,他们很少能这么老实的呆在阵地内。”姚秉乾跟着宫长海一起进入一线,周围好几个团都准备好了进攻,各旅各派一个团发动第一波攻击。


炮击在半小时后停了下来,东北军伤亡不少,冯占海站在高地上发现鬼子的炮兵水在城内,这部署的很巧妙,他想偷袭或者夜袭击鬼子炮兵都很难,至少要突破城外的防御,城的其他几面也有不少伪军守卫,为了试探鬼子虚实,冯占海先让城北和城南的四个步兵团发动攻击。

随后两线展开激烈的战斗,鬼子的两个步兵大队依靠掷弹筒和轻机枪在战壕内拼命抵抗,伪军四个旅予以配合,因为有鬼子在身后壮胆没几个伪军投降或者逃亡,用枪拼命的发射子弹阻挡冯占海部的攻击。

天空中飞来几十架双翼战斗机,对着进攻哈尔滨的中国军队就开始投弹和扫射,飞机呼啸着扑冲下来,密集的机枪子弹扫倒了一片冲锋中的士兵,日本守军见飞机前来助阵更加猖狂,步兵都爬到战壕外放枪,机枪手也不躲避对面的火力,站在战壕里端着歪把子使劲向冲锋的东北军发射子弹。

冯占海一看马上命令机枪手对空开火,把战斗机赶走,东北军机枪手一起抬起机枪对空进行密集射击,鬼子的战斗机还是猖狂的向机枪阵地扑过来,结果弹雨一波有一波的打过来,两架飞机躲避不及被击伤,最后受伤着火的战斗机拖着黑烟一头扎在田野里爆炸。

东北军自九一八开战以来第一次击落鬼子战斗机,各部队士气一下又提高不少,北线南线的日伪军看敌人打都打不完顿时泄了气,日军开始向市区内后撤,准备利用老百姓的房子当阵地准备继续抵抗,但是四个团的进攻兵力已经消耗大半,冯占海司令下令正面开始进攻。

没有鬼子的炮火攻击十个步兵团潮水一样扑向第一道防线,伪军战斗力很差,吓的掉头就跑,第二道防线内的鬼子步兵大队集中几十个掷弹筒向冲锋的东北军倾泻榴弹,密集的榴弹落地开花把前进的道路用炮火封锁,随后鬼子的轻机枪手向溃败的伪军开火,因为敌人跟盟友混杂在一起根本无法区分,反正上边有命令,吉林警备军剿匪军或者黑龙江警备军如果当逃兵,日军有义务击毙他们,他们居然敢吃皇军的俸禄不为皇军办事,不杀他们杀谁。

第二道防线内的一千多鬼子兵同时开火,加上三十六挺重机枪的支援顿时把东北军的攻势给挡住,鬼子的重机枪射手瞄准人多的地方不停的扫,副射手不停的把供弹板插进机枪里,歪把子机枪的副射手把刷好润滑油的子弹放进供弹漏斗内,轻重机枪近一百挺全部开火,每一秒都有几十个正在冲锋的东北军倒下,东北军已经冲到距离鬼子阵地前两百多米的地方,但是机枪火力太密集实在是冲不动了。

东面主攻的十个团伤亡了近四千来人都没得手,就在相持的时候,草垛内忽然冒出火光,日本的十二辆坦克纷纷用57毫米坦克炮向东北军的机枪手开火,一顿炮火就把掩护冲锋的几十个机枪手炸上天,随后坦克开动起来从草垛内移动出来,此时鬼子的机枪打的更凶猛,坦克一走动步兵立即冲出战壕尾随坦克发动反攻。


宫长海和姚秉乾在前线一看坦克来了,总共十二辆,坦克不停的开炮轰击阵地,可是冲锋的士兵拿坦克一点办法都没有,前边十几个步兵一起向坦克投掷手榴弹,鬼子的坦克一点都没事继续前进,坦克后边的步兵端着三八大盖步枪一伙一伙的冲出来,前线东北军见打不烂坦克就潮水般的向后溃败,鬼子一个步兵大队集体冲锋,依仗着坦克的装甲和火炮步步向一线阵地紧逼。

“旅长,顶不住了,小鬼子的坦克正往过冲,我们没反坦克炮,抵挡不住的,快走吧。”溃败下来的军官们央求宫长海撤退,他也无奈自己没反坦克火力,最后下了撤退命令,他选一个能打的团掩护,其他部队先行撤离。

鬼子的坦克在防御战的表现张学义、张汉杰深感装备太差,机枪可以打掉飞机,可手榴弹无法炸掉坦克,张汉杰看了半天说:“他们不该把手榴弹一组一组的扔,一个班一起扔效果不好,应该把几个手榴弹袋集中起来,一次把一捆手榴弹扔到坦克附近,即使炸不掉坦克也能干掉一片步兵,坦克单跑出来也就没什么威力。”

“是呀,我们也记得这个教训,在江桥我们就败给坦克一次,没有足够的地雷和反坦克沟根本守不住阵地,我们的步兵和骑兵根本无力对抗鬼子的坦克和火炮。”张学义信奉色毛主席那套打法,第一他不会打大城市,当年秋收起义毛主席也没贸然攻击大城市,避免啃骨头对部队造成伤亡,第二他不会跟日本鬼子正面死拼硬打,武术里有很多招数是踢对方的裤裆、打多方的耳朵、眼睛、肋骨、关节等处,并不是击打对手的胸膛和拳头,要打的巧妙才行。如果不承认敌强我弱的实施学冯占海死拼硬打那部队拼光了下一步怎么办?

要让张学义指挥他才不打城市,连县城都不想打,他只会把目标放在进村进山的小股鬼子身上,积累小胜利就是大胜利,古代的射雕手不是靠一次战斗成名,而是在无数次狙击中猎杀敌人。当年李广遇到一支败退的汉军,一百多汉军居然被三个匈奴射雕手杀死,他就想把部队锻炼成这样的,遇到敌人就打,打一下就跑,一个月每个士兵击毙一个敌人,那一年下来也不少呢,士兵的技能才是重要的,靠人多不行,人多就可以打掉坦克么?打不成坦克打点别的也可以么,鬼子的步兵比坦克多,优先打步兵吧。


鬼子的坦克兵一路追杀冯占海的部队,追出去几十里地去,一个鬼子步兵大队和骑兵大队追击出来,跟着坦克一路追杀下冯占海的大部分主力溃败会宾县,鬼子兵力不足补给不充分也就没追,也就容忍冯占海部队驻扎在宾县。

张学义、张汉杰因为只带了一个骑兵连,稍微往南机动了一段就避开鬼子的追击,他们把全团拉进大青山北部地区,没跟溃败的冯占海部回县城,与司令部保持五十多公里的距离,为的就是避免被鬼子一锅端掉,万一人家出个旅团那就根本招架不住。

在山下扎下营以后,张汉杰坐在篝火边上喝着水说:“你胆子太大了,怎么敢把队伍私自拉到这里来,这穷山有啥可呆的。”

“这里地广人稀,我们可以躲在这里训练新兵,我现在看冯占海就那几下子,他已经用尽全力了,我不打算跟他,一点补给都不给我们解决,我们团自我来以后吃的用的都是咱们哥俩赚下的,他割了我几百两金子呢,我们跟着他就成我们养活他,我们养着他他还指挥我们,你愿意受这个气?你愿意走你走,你要留下,我这有电台,我跟我大哥张学良说你有本事让他继续提拔你,你看如何?”张学义坐地上慢慢说着,意思就是在今天脱离冯占海部,他们团的粮食足够吃三个月,足以支撑到新兵训练好的那一天。

另外山区正好打有机,等几天小七拉两个营过来,自己的团就强大起来了,就能打硬仗,从九一八到现在没有一次打的痛快的,自己想要一支训练有素的补给充足的部队,在有利的地形下跟鬼子好好打一下,自己有地利有人和就可以了,背后险峻的大青山就可以跟鬼子好好打一下。

张学义不管投奔谁都不想在别人手下干事,他这一点跟张作霖一样,要自己当诸侯,各路抗日诸侯肯定难免一败,要么当汉奸要么战死,他还想把鬼子打出东北现在战死有点早,他也不想当汉奸所以他必须自立,冯占海目前不投降因为啊有实力,万一他吃个大败仗投降呢?

只有自立才能自强,必须脱离东北军系统,不能依靠张学良了,自己掌握了一个团的实力也没必要在利用他这个政治王牌了,以后要依靠自己发展部队继续抗日,跟他这个无能诸侯划清界限。另外自己也不跟老蒋联系,有电台也不联系,自己没拿他的枪没带他的兵凭什么跟他联系,凭什么接受他的指挥,另外自己还没入党,也不接受满洲省委的指挥,正好用这点自由发挥一下自己的能力,利用张汉杰的旧部好好训练新兵,然后利用有经验的老兵好好打一仗,自己应该可以做个合格的军官,指挥一千人作战,多大的事呀,说出去脸上也有光。


戚贵带着两个营走了一个多月才抵达大青山,到了张学义的营地内从马上下来坐地上就气不来了,两个营的兵也坐的坐躺的躺。

“你小子是党员,什么形象,快起来。”张学义好容易见到自己的好搭档了,怕他丢人才训斥他。

“累死我了,累死我了,你叫我来这个鬼地方做什么,我正忙练兵呢,我的兵要不是跑路应该训练的可以了。”戚贵拿出鬼子的水壶喝了口水。

张学义一看他还有鬼子的饭盒、钢盔等东西,立即眼睛一亮,“你他妈的行呀,好东西不少。”

“报告,团座,宾县召开军事会议,冯占海脱离自卫军系统,成立吉林抗日救国军,要打会吉林攻打长春。”通讯员报告完下去了。

张汉杰现在都看明白了,他笑着说:“团座英明,他自己成立救国军,打不下哈尔滨还要打长春,他做梦,幸亏你脱离了他,要不他又要蛮干呀?还不放弃大城市转入游击,连我这个受传统军事教育的人都明白,日后我们想活命就要依靠他。”张汉杰指了一下身后的大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