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第二章 13

兰晓龙_零 收藏 1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三枪会,一栋座落在半山腰的民居。

屋里是吆五喝六的喧哗。

门前的探子昏昏欲睡。山下的马蹄声让他惊醒,惊醒之后便听着飙风般近来的蹄声。他鸣枪。里边的喧哗声立刻停了。稍歇后撞门而出的,穿窗而出的,往枪里装弹的,胡乱瞄准的,忙穿裤子的在门外挤成了一堆。

三枪会头领从屋里出来:“什么人?”

又一阵枪望空连响,打的是个连发。湖蓝将他的毛瑟712塞回了腰间,看了看身边的果绿,果绿的马鞍上架着那名被五花大绑并罩上了头的小商人。

果绿对着山上高喊:“天星老魁!”

山腰上的那一片喧哗顿时静止了,三枪会从头领到每一个小喽罗齐刷刷跪倒。

湖蓝和他的手下策马上山。湖蓝缓缓地策马,在三枪会头领跟前停下,三枪会头领诚惶诚恐:“魁爷,魁爷,兄弟跪这就一直在想,没做对不住您老的事情吧?”

湖蓝瞥他一眼:“最近做生意啦?”

“兄弟得活啊。”

“绑了一个肥票?”

“绑了,要三百现洋。”他一个头磕在地上:“魁爷我真不知道那是您老的交情……”

“没我的交情。是不是这个数?给我点。现在我要人。”湖蓝把一个沉重的布包扔在头领的身边,那都是从小商人的车上取出来的。

头领愕然地看着湖蓝:“您老开了金口还有个错?”又瞪了几个喽罗一眼,喽罗已经飞跑着去带人。

“点。我要对数。”

头领跪着开始点钱。

小商人在果绿的鞍子上轻轻地动弹了一下,他看不见但是听得见。

片刻之后,肉票被带到湖蓝面前。湖蓝也不说话,只是挥挥手。


马队回到两不管时,天色已然大亮。

晨日下的荒原上,肉票和小商人分别被绑在树桩上。肉票的树桩顶上放着一个苹果。小商人被蒙头罩脸。两个树桩离得很远。

湖蓝挥舞着马刀从远处纵马冲来,挥刀,半截苹果飞了出去,被绑着的人已经往下瘫,他抖得说不出话来。

湖蓝圈马回到桩前:“不是共党就别死撑!知道什么叫熬刑吗?那是要练的!”

肉票死挣,唔唔连声,湖蓝一把拽出他的堵嘴布。

肉票连忙道:“他是延安中情部的!我舅跟他熟!”

湖蓝再也不搭理肉票了,他掉头看着那边的小商人:“小舅子?”

烈日炎炎,已经遍体鳞伤的小商人已经神智昏沉。

湖蓝飞骑而来,甩手抛出一根套马索连人带桩套上,连人带桩从浮土中扯了出来。他拖着小商人在干涩的黄土上驰行。军统们玩叼羊似地追在身后,有时用长鞭子抽打,有时抬起马蹄踏了下去。跑着跑着,湖蓝冷不丁转身挥刀将套马索砍断。

小商人连着木桩又往前翻滚了一段才停下。

湖蓝下马,踱到小商人身边:“可以说了。能撑到现在,你再说不是共党也没人信了。”

小商人有气无力:“说……没不说呀。”

湖蓝问:“密码本不在你手上,在谁手上?”

小商人假痴不颠:“啥……啥玩意?”

湖蓝皱了皱眉:“你这号人我见多了,翻个花样让我看看行不行?酒。”

果绿将一个酒袋递上。

“这酒烈得很,淋到伤口上都能消毒。”湖蓝威胁着,“杀伤口,真他妈痛。痛到脑仁里。”酒袋扔回给果绿。

果绿扯掉小商人的眼罩。

小商人竭力想挣开肿得睁不开的眼睛。

“再不说就着酒给他点上!”湖蓝走开,身后传来小商人的惨叫声。

湖蓝到荫凉处,躺在早就铺好的羊皮褥子上。报务员正将便携电台支在一边收发。

一份电文递了过来,湖蓝看电文。

“鲲鹏这小子又起刺,活撑着了。”湖蓝把电文扔了,报务员捡起来销毁烧掉。

果绿走过来,面无表情的说:“死了。”

湖蓝恼火地坐起来。

果绿连忙说:“也说了。挨烧了才说。”

湖蓝踹了他一脚:“少他妈废话!说的什么?”

“五个字。卅四,三不管。”

湖蓝瞪着果绿那张从不带表情的脸,忽然乐了:“从昨天到今天,你们跟着我跑苦了吧?”

“不苦。”

“全体睡觉。睡到这鬼日头落下去。”他又向果绿招手,“你没得睡。”

果绿过来,湖蓝跟他附耳,然后倒头就睡。

果绿上马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