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二)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73 154
导读:兵道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报告团在地方上转了一个月,做了数十场报告。所到之处迎接他们的是鲜花、掌声与美酒,当然还少不了少女们热辣辣的目光。梁伟军返回驻地不久,通讯员交给他的厚厚一叠信,其中很大一部分字体娟秀,一看就知道出自女孩子之手。梁伟军把信看了一遍,求爱信一律不回。他清楚地知道,少女们爱的是英雄,而他头顶上英雄的光环总有一天会褪色,这一刻也许在某个早上就会到来。但凡是有从军报国热情的来信,哪怕只是一丝一毫,他必绞尽脑汁回一封热情洋溢的鼓动信。梁伟军认为,人活一辈子不当一回兵,简直就是白活了,他实在想象不出在这个世上有什么职业能比当一辈子兵更好。

报告团的光荣使命结束,即将解散时干部战士们得到一个好消息。报告团成员原则上不列入复转人员名单。虽然这个消息在出发前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流入报告团,但现在从干部处处长的嘴里说出来才算是板上钉钉。

梁伟军高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回到肚子,他立刻请假回家。虽然从前线返回后就住在军部大院,走回家用不了十分钟。但在得到留队的确切消息前,他可不敢回家,头上那顶高干子弟的帽子,在利益冲突前显得格外醒目。

梁伟军毫发无伤地平安归来,梁家高兴得如同过年一样。梁得志坐在沙发里把坐在对面一副标准军人坐姿的儿子端详够了,又让梁伟军把在前线的亲身经历和道听途说的消息通通说了一遍,过足了战争瘾,才扯着嗓子喊:“李秀花同志,搞点菜,晚饭我要喝酒!”

厨房里的锅碗瓢盆交响曲停了,李秀花从厨房中探出头来说:“等你想起吃饭,就该熄灯睡觉了,这都一大把年纪了说起打仗来还那么激动!”

梁得志呵呵地笑:“你懂什么,战争是我们男人的话题,毛毛接着说!”

梁家的团圆饭兼梁伟军的接风宴,气氛非常融洽。梁得志频频举杯,梁伟军插科打诨把前线上的趣闻讲给母亲听,李秀花微笑着听得非常认真,眼神始终落在儿子身上,怎么看也看不够。

饭后,梁得志命令梁伟军去他的书房,李秀花见儿子被彻底霸占,关于战争的话题她又插不上嘴,只好去客厅看电视。

时至八十年代中期,改革开放初见成效,居民的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梁家刚添置了一台二十英寸的彩电。

此刻,书房内已经充满了火药味儿,梁伟军第一次挑战了父亲的权威,梁得志异常恼火。他敞开衣领双手按在写字台上探出半个身子,目光炯炯地逼视着梁伟军命令说:“我再说一遍,你必须主动递交转业报告!”

梁伟军距离父亲只有一步之遥,脸上都可以感觉到父亲因为愤怒而喷过来的气息,但仍咬牙坚持说:“我梁伟军是一名军人,一切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你再说一遍!”梁得志指着梁伟军的鼻子说:“你是我梁得志的儿子,就必须带这个头儿,所有编余的干部都在看着你!”

“爸爸,组织会有安排。”梁伟军提醒说:“我首先是一名军人,其次才是您的儿子。”

“扯淡!这是在家里!”

“那就不要谈公事,明天一早我去您办公室。”梁伟军见父亲动了怒转身想溜。

“站住!小兔崽子,要翻天了!”梁得志解下皮带摔在写字台上吼:“你写还是不写?”

梁伟军眼神里的恐惧稍现即逝,他毅然决然地转身解下皮带与父亲的皮带放在一起,认真地说:“爸爸,我爱这身军装,除非部队不需要我了,不然我当一辈子的兵。你动手吧!”

梁得志气得浑身发抖,一把抓起皮带怒目圆睁。梁伟军直挺挺地站着,眼都不眨一下。书房门“呯”一声被撞开,李秀花像一头母狮一样冲进来,张开双臂把梁伟军挡在身后,声嘶力竭地喊:“梁得志,动手啊!千万不要心软,把我们母子一起打死……毛毛没有牺牲在战场上,你不安心是不是?”

“说的什么屁话,毛毛也是我儿子!”

“亏你有脸说,毛毛从当兵到现在,你帮他什么了?人家的孩子当兵想办法去后勤、学技术,你走后门把毛毛送到最苦的钢六连去。人家孩子提干一句话,毛毛提干考军校时,我求你半个月,你屁都不放一个。儿子今天取得成绩全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你没有权利命令他转业!”

梁得志毫不示弱:“谁让他是我的儿子,干部子弟就要带头……”

“干部子弟也不低人一等,你没有权利决定一个军官的去留问题!军阀!”

“头发长见识短!”梁得志自知理亏,对着梁伟军大吼:“写还是不写?”

“不写,我服从组织安排!”

梁伟军扭头跑出家门,沿着马路急行,惹来不少惊诧的目光。他意识到失态,悻悻地停住脚步,环视四周,钻进路边的小树林坐在草地上抽闷烟。

梁伟军心里翻江倒海,思绪万千,工作中取得成绩,别人会说这是靠他父母的照顾,犯了错误就说纨绔子弟就是这样。当兵伊始高干子弟这顶帽子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上了军校,又上了战场,为军旅生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如今父亲却要他转业,眼看着梦想就要夭折,梁伟军心中苦闷到了极点,忍不住大吼几声。

喊声引来两名游动哨兵,检查了梁伟军的证件,提醒说,这里是家属院不要大喊大叫。

梁伟军胸中像是憋了一股气,不吐不快,却又找不到人倾述。家是不能回去了,梁伟军匆匆返回营区,准备去和张爱国聊聊。

走到宿舍门口,一个人影冲出来,差点儿撞在一起,梁伟军心情不好张嘴就骂:“他妈的,谁啊?”

“他妈的,我!”干部处副处长劈头问道:“张爱国呢?”

“不知道,我也是来找他的。”梁伟军见副处长脸色愠怒,连忙问:“首长,是我不对,还是张爱国犯了重大错误?”

“他娘的这叫什么事儿,想走的非要留下,想留下的偏要走,你自己看吧!”副主任扔过来一叠稿纸,梁伟军接住翻看,这是一份转业申请书,署名竟然是张爱国。

“这个混蛋!我去找他!”梁伟军火了,把申请书扔给副处长拔腿就走。


夜幕降临,一辆军用卡车在紧邻军部医院的胡同内停下来,张爱国摸出一包烟递给司机说:“兄弟,稍等片刻,半个小时内我一定回来。”

“越快越好!”司机把烟装进口袋,不放心地嘱咐:“要不是老乡,我说什么也不送你来,部队正整顿纪律呢,说不定就会撞在枪口上……”

“放心,一切有我呢!如果被抓到,你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来。”

张爱国说完,整整军装走出胡同,与一对纠察擦身而过,大步流星地向医院走去。卡车司机紧张地吞了口唾沫,躺在座位上躲过纠察的视线。偷偷开车出来,他现在多少有些后悔了。

张爱国挺胸抬头目不斜视,按照每分钟120步的标准步速前进,锃亮的皮鞋扣击地板在空旷的楼道中发出节奏分明的声音。

“同志,请问你找谁?”一名护士出现在张爱国身后,张爱国向后转表情严肃地问:“请问内科病房怎么走?”

护士拿不准面前这位小军官是干什么的,犹豫着是否该回答。张爱国严肃地说:“同志,我有任务!”

护士被张爱国一本正经的样子吓坏了,慌忙说:“直走,上三楼。”

张爱国爬上三楼找到护士值班室,敲敲门。一名睡眼惺忪的小护士打开房门狐疑地问:“你有什么事?”

“请叫一下王秀娟同志,我有要事!”张爱国表情凝重,如同背负着重大使命而来。

“娟子,有人找!”护士喊了一声,王秀娟应声跑到门口看到张爱国不由一愣。张爱国偷偷挤挤眼说:“王秀娟同志,请你出来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小护士看了看两人狐疑地说:“你们认识?”

“不认识!”张爱国矢口否认说:“我是代表组织来向王秀娟同志了解情况。王秀娟同志请你来一下!”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医院,王秀娟看看四下无人,捏紧小拳头在张爱国厚实的背上用力捶打:“坏蛋,让你搞鬼,让你搞鬼!”

张爱国突然转身把王秀娟抱进怀里,低头吻上她的嘴唇。王秀娟脑子里“轰”的一声巨响,迟疑了一下,猛地抱住张爱国的脖子,两人激烈地拥吻在一起。

张爱国晕乎乎的,甜蜜的感觉如同敌军发起的冲击波,一波紧接着一波,撞的他一阵阵颤栗。

许久,王秀娟先清醒过来,一把推开张爱国低头摆弄着衣角,脸色绯红水汪汪的眼睛里充满了柔情。

张爱国意犹未尽地咂咂嘴说:“今天我总算明白,为什么爱情是古今文学作品中第一大主题,太幸福了!娟子,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要死了!”王秀娟刚扬起粉拳就被张爱国抓住了,两人四目相接,嘴唇慢慢地凑到一起……


夜深了,街上的行人逐渐稀少,卡车司机跳下车摔掉烟头,心急火燎地跑进医院,逢人就打听:“看见张爱国了吗?”

医院中没人认识张爱国,看司机的眼神就有些惊诧,以为他的精神有点问题。司机这才想起来,他不知道张爱国女朋友的姓名。

从军部医院回到驻地需要一个小时,现在不走肯定赶不上晚点名,司机急出一脑子汗,没头苍蝇一样在医院里乱窜,气极败坏地压低声音喊:“张爱国,警察来了,不要耍流氓了!”

一间办公室的门猛地被推开,一名医生冲出来怒气冲冲地问:“你是哪个单位的,乱叫什么?哪里有流氓!”

“开玩笑,开玩笑!”司机吓得落荒而逃,气哼哼地跑回去看到张爱国正在车边等他,气哼哼地说:“张爱国,你这一小时是火星时间吧?”

张爱国满脸喜色,笑吟吟地说:“别生气,改日请你喝酒!”

司机怒气冲冲发动车辆,一路风驰电掣地开进营区,关闭车灯摸黑把车开进车场,远处已经响起集合点名的哨声,司机跳下车撒腿就跑。张爱国喜滋滋地哼着歌走出车场,一条黑影从树后闪出来低喝:“张爱国!”

张爱国本能地喊了声到,听出来人是梁伟军,笑着说:“吓了我一跳,搞什么鬼?”

“我搞鬼,我还想问你呢!跟我来!”梁伟军拽着张爱国上了后山,来到烈士陵园,一直走到杜怀诚的墓前。

一进烈士陵园,张爱国就明白梁伟军怒气冲冲的原因。他点上三支烟摆在杜怀诚的墓前,盘腿坐下一声不吭。梁伟军困兽一样在他身后走来走去,呼哧呼哧地喘粗气。

梁伟军来来回回走了五分钟,见张爱国还是一声不吭不由火了,指着杜怀诚的墓碑吼:“说话啊!和老连长说话啊!懦夫!逃跑分子!投机分子……”

“闭嘴!”张爱国怒吼着转过身,满脸泪痕在月光下闪闪发亮。他拍打着胸膛喊:“我爱这身国防绿,为了能永远穿着它,老子上过天入过地,在血与火里滚了一年多,老子眉头都没皱过,就是和老连长一样长眠不醒,我也不后悔!可现在呢,部队不要我们了,我们还不如老连长,至少他是穿着军装走的!”

“扯什么淡,是你自己要求转业的!”梁伟军扯着嗓子吼:“遇到一点困难,你就退缩,算什么男人!”

“老子上过前线,死都不怕!我和你能留下,一起上前线的战友还能留下几个?放着后勤、杂牌部队不裁偏要裁我们,老子在前方拼命后方却在整编,老子不干了!”

“政委说过要服从大局,走精兵道路,由数量优势向质量优势……”

“少给我唱高调,这些我比你清楚。军校毕业的干部马上就会蜂拥而至,把我们这些直接提干的数量优势掉。晚走不如早走,地方上机会多的是,更能体现我的价值。我比不上你,上过军校还有个好爹,留在部队如鱼得水……”

“给我闭嘴!”梁伟军一拳把张爱国打了个跟头,吼道:“老子也上过前线,军校是我自己考上的……”

张爱国嘴角流着血,猛扑上去一拳把梁伟军打倒。两人在地上滚做一团,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啊啊怒吼着把对方当成敌人拼命撕打,发泄着心中的委屈、不满、不理解。

打得没力气了,两人满腔的怒火也发泄完了,不约而同地停了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发现对方满脸泪痕。

张爱国说:“看你个德行!”

梁伟军说:“看你这点出息!”

张爱国摸出烟,先给杜怀诚点上一支,又递给梁伟军一支。黑暗中,亮起三个闪亮的烟头。

张爱国问:“还有新军装没有?”

“干嘛?”梁伟军揉着胳膊。

张爱国愤愤不平地说:“你把我的军装搞破了,本来准备留着压箱底做纪念,这是我唯一的一套新军装!”

梁伟军用极具诱惑的口吻说:“那就留下啊,留下就有新军装穿,听说没有要换装授衔了。”

张爱国闷头抽了一阵烟说:“哥们儿,咱们入伍就在一个部队,这些年几乎没有分开过,就是你上军校那几年我们也没断了通信。你说句良心话,我在部队干得怎么样?”

梁伟军对着张爱国的干部军装扬扬下巴算是回答。

“其实我真不想走,我舍不得部队舍不得生死弟兄们。但是我必须走!”梁伟军想要说些什么,张爱国连连摆手说:“毛毛不要打断我。这段时间我从没睡好过,想起精简整编我的心就像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不理解啊,我们在前线上拼命,老部队却被整编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但是我现在想明白了,虽然心里还是很委屈。我们的部队要走向强大,光靠敢打敢拼不行,战争年代喊对了一班向左二班向右三班跟我来就能当排长。但现在不行了,这次整编全军共有60万干部列入编外等着转业,很快就会有大批经过院校培训的知识化、专业化军官充实到部队来,像我这样名义上初中毕业实际上不过高小水平的军官,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我在部队的光荣使命已经完成,强留下也不会有再大的发展,不如到地方上拼搏一番。”

梁伟军明白精简整编的意义,但还是说:“你没有列入编外队伍,将来可以入校深造……”

“你认为在沙滩上能建起万丈高楼?我的基础太差了,在前线上出去侦察,只要有第二个人在,我从不上报我的观测结果,我怕算错了。”

梁伟军还是不死心:“到地方上,等于从头再来,你就不用学习了?”

张爱国苦笑起来:“老兄,指挥员犯错误的代价是战士付出生命!”

梁伟军沉默了。

张爱国沉思了一会说:“我先去地方上杀出一条血路,部队用不着兄弟们的时候,你们就去我那儿报到。其实我真想把你拉走,如果我们能到一起,我敢说没有咱们干不成的事儿。”

梁伟军摇摇头说:“我生下来就是一个兵,我不知道除了当兵以外,我还能干点什么。”

“祝你早日扛上将军肩章,实现梦想!”张爱国站起来说:“娟子的原单位成了卫生队,护士超编,她也准备转业了。”

梁伟军站起来整理着军装问:“准备比翼双飞了?”

“差不多!你也该抓抓紧,敢爱敢恨才是真男人!”张爱国转身向杜怀诚的墓碑敬礼:“老连长,我们回去了,改日再来看你!”

梁伟军敬了礼,与张爱国走出几步,回头见墓碑照片中的杜怀诚在望着他笑,不由微笑起来。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