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阳中医院使用假药致患者死亡称假药没坏处

8343864 收藏 0 95
导读:5月9日,《烟台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8种假劣药品流入我市市民发现可电话举报》的报道:烟台市药监部门近日发现有8种假劣药品流入烟台市,其中包括标示为北京天坛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广东卫伦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人血白蛋白。 □《民主与法制时报》特约撰稿 周 凯 这篇报道的刊登时间,距离病人家属朱华政到莱阳市药监局举报莱阳市中医医院使用假冒人血白蛋白,过去了整整40天。 看着病床上面色发黄、腹部肿胀、语无伦次的母亲,37岁的朱华政满脸愁容:“一个多月前刚进这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5月9日,《烟台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8种假劣药品流入我市市民发现可电话举报》的报道:烟台市药监部门近日发现有8种假劣药品流入烟台市,其中包括标示为北京天坛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广东卫伦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人血白蛋白。


□《民主与法制时报》特约撰稿 周 凯




这篇报道的刊登时间,距离病人家属朱华政到莱阳市药监局举报莱阳市中医医院使用假冒人血白蛋白,过去了整整40天。






看着病床上面色发黄、腹部肿胀、语无伦次的母亲,37岁的朱华政满脸愁容:“一个多月前刚进这家医院的时候还能来回走动,和人聊天,甚至还能哼着小曲……都是被假药害的啊!”



朱华政的母亲宋文珍今年61岁,2006年12月底,全身瘙痒,脸色发黄,便来到山东省莱阳市中医医院(下简称“中医院”)普内科就诊,医生检查后怀疑是肝内胆管癌,建议到大医院确诊。



可疑的人血白蛋白



2007年1月5日,朱华政和父亲一起带着母亲到济南省立医院就诊,但也未最后确诊。几天后,又到北京66400部队医院就诊,医生给宋文珍做了体内引流术。治疗后50余天,宋文珍的皮肤黄色大减,基本恢复了常人肤色,能自己上下床,可以说话,早晚输完液后可以来回走动,肝功能除胆红素等几项指标没完全正常外,其他指标已正常。医生建议回去休养半年左右,再做伽玛刀放射治疗。



3月3日,宋文珍回到中医院,住院进行恢复治疗。3月14日,医生对家属说,宋文珍的蛋白比较低,需要补一下,于是开始使用标示为“北京天坛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人血白蛋白”。



“补”的结果是,第二天开始,宋文珍的手脚开始浮肿。一个星期后化验,医生说:“肝功能各项指标下降,病情可能在恶化。”又使用了一个星期,宋文珍的病情急剧恶化。同样用药,两家医院使用效果却大异。



实际上,朱华政从母亲一开始使用人血白蛋白时,就怀疑药有问题,因为此前在北京的医院治疗时也使用了人血白蛋白,而在莱阳中医医院使用的人血白蛋白和在北京使用的人血白蛋白在颜色、浓度等外观上有明显差异。朱华政向护士询问,护士回答浓度不一样。朱华政仔细看了一下,浓度都是20%,护士又说,厂家不一样,所以外观不一样。护士最后让朱华政去找厂家问。



3月27日,宋文珍的病情恶化,医院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



朱华政感觉不对,于是上网搜索,他查到了一条3月20日的新闻:山西晋中市榆次区正在紧急突查两批假冒人血白蛋白,其中一个批号正是母亲使用的标示为“北京天坛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人血白蛋白”,批号为20060434。



朱华政赶紧打电话到北京天坛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询问,对方告诉他该公司从来没有生产过这个批号的药,肯定是假冒的,建议他咨询当地的药监部门。



到药监局举报医院使用假药



3月30日,朱华政来到莱阳市药监局,找到分管药品稽查、市场监管的徐世太副局长。徐世太了解情况后表示,朱华政的母亲使用的人血白蛋白很有可能是假药,并让朱华政在其母亲再次使用人血白蛋白时通知药监局,到时“我们立即去查封”。朱华政担心有地方保护,徐回答:“你放心!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我们就是干这行的。”



当天下午4时多,朱华政的母亲又被医生安排使用人血白蛋白,朱华政当即通知了药监局。几分钟以后,徐世太果然亲自带人赶到了中医院,查封了一批假冒的人血白蛋白,莱阳市药监局的工作人员还给朱华政做了现场笔录。徐世太表示:“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回复。”



4月1日,徐世太还给朱华政打过一个电话,说自己在烟台,已经和公安机关埋伏了两天两夜,并且已经端掉了一个窝点,还要再继续追查上线,让朱华政暂时不要和新闻媒体联系,会影响破案进度,“不是害怕媒体,而是媒体曝光也有副作用”。



药监局认定中医院使用了假药



从莱阳市药监局在中医院查封了假冒的人血白蛋白之后,医院就给朱华政的母亲停止使用了人血白蛋白,改为使用血浆。





但朱华政的父亲觉得价格比北京的贵,便向医生索要医药费明细单。医生表示,出院后才能给。朱华政又找到住院结算处,要求打印已经发生的医药费明细单,但对方连连问他:“你要了干什么?”朱华政说要核对一下费用。对方回答:“那你找院长去!”



朱华政又找到伍海波副院长。伍海波说:“我们的系统开不出来,你自己去看看电脑就行了。”朱华政表示记不住,需要打印出来。伍海波回答:“那你自己去抄吧!”



4月5日,朱华政又找到徐世太副局长,徐告诉他,现在已经查明是假药,北京的天坛公司已经回复,证明该公司从来没生产过那个批号的人血白蛋白。徐世太还向朱华政透露,这次仅在中医院就查到价值6万多元的假冒人血白蛋白,而整个烟台已经查到价值几百万元的人血白蛋白。



朱华政向徐世太索要北京天坛公司的证明回复函,以方便和医院进行协商。徐世太表示,假药还需要送到省里进行进一步的鉴定,“要鉴定假药的危害性有多大,作为处理的依据”。随后,徐世太当着朱华政的面给烟台市药监局打了个电话,烟台方面发了一个传真过来,就是北京天坛公司的回复函,但徐世太只让朱华政匆匆看了一下回复函,而且没有允许朱华政复印。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山西、湖北、湖南、宁夏、青海、吉林、重庆、内蒙古等地的流通环节,甚至基层医疗机构内,查处了一批假冒的“人血白蛋白”药品。近几年,在我国十几个省区都查获过假冒的人血白蛋白。国家药监局下发紧急通知:4月3日起,药监部门将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人血白蛋白药品的专项监督检查工作,重点严厉打击人血白蛋白假冒药品,特别是加大对血液制品在使用环节的监管力度,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



医院院长称假药没有坏处



有意思的是,就在4月5日,《烟台晚报》二版刊登了一则《我市严查假劣“人血白蛋白”公布咨询举报电话》的消息:“为防止假药流进我市,目前,我市药监部门已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人血白蛋白’药品的专项监督检查工作。”而记者查询了3月30日—4月16日的《烟台日报》和《烟台晚报》,均没有刊登过在烟台市查获假冒“人血白蛋白”的报道(莱阳市是县级市,隶属于烟台市,莱阳本地没有报纸)。



4月6日,朱华政再次找到中医院的伍海波副院长,询问医院为什么不给自己的母亲用急需的人血白蛋白了,伍海波回答,药已经被查封了,正在联系中。伍海波还当着朱华政的面打电话联系,朱华政只听到伍海波在电话里对对方说:“不是贵几块的问题,我们医院有医院的规定,价格高了我这里不好交代,你们也不能趁火打劫吧。”



随后,伍海波还问朱华政:“你母亲这个事情还有什么想法?”朱华政表示,如果确定是假药的话,首先要进行治疗的补救;其次,医院应该给予经济赔偿;如果转院,除了退还已经发生的医药费外,还要负责今后的治疗费用,并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伍海波说:“首先你要明白,我们也是受害者,你要在这个角度上和我谈话,我们的工作人员没有任何问题,进货渠道都是正规的,我们的员工也在用这种药呢!”朱华政忙问:“这么说这个药用了很长时间了吗?好多人在用吗?”伍海波马上回答:“刚进的。”



朱华政表示,假冒的人血白蛋白已经给自己的母亲造成了很大伤害。伍海波则说,这种药虽然没有治疗作用,但也没有坏处,至于药费和赔偿的事情,现在还没有结论,“我这样给你说吧,假如明天还需要20万元医药费,你明天也得交上来。”



朱华政又找到徐世太副局长,说药监局不给证明,没法和医院交涉,自己母亲的病情再拖下去会拖死的,假如药监局再不给明确的答复,自己将继续上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