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四卷 异样的战斗 第八十一章 血洗安县城(七)

haoren5100 收藏 31 73
导读: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四卷 异样的战斗 第八十一章 血洗安县城(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轰!轰!……”

“哒!哒!……”

“噌!噌!……”

……

成片成片的炮弹划破空气,带着“咻咻”声,大面积的落在了城墙上及其周围,炸的鬼子哭爹叫娘,死伤无数,每次爆炸都能带起几个鬼子的尸体向‘开花’一样地向外乱飞;而轻重机枪射出的子弹,密集的就像下雨一样,声音就跟放鞭炮似的,对着城墙上就是来回扫荡,每个来回都能打中几个鬼子;步枪和狙击枪的点射,杀伤力丝毫不比前面的两样差,每次都能让城墙上的小鬼子莫名的倒下十几个。

面对如此密集的枪炮重点攻击,鬼子像大姑娘入洞房似的,好多年来,头一次被中国军人的兵器如此攻击着,他们一时都被打懵了。老半天后,才开始反击。

而城墙下面的侨民,一听见和看见炮弹爆炸,立即像蝇头苍蝇似的,向两边拼命的散乱跑开,此时,我再也没有命令机枪手开枪了,因为没那必要,没见突击队已经开始向城墙冲去了么?

在如此炮火的掩护下,整整一百名八路军所组成的突击队,冲到城墙下时,也只剩下不足四十人了。鬼子看到他们拿着炸药包堆积在北城城门口,立即发疯似的,毫不顾忌自己的伤亡,对着突击队猛射,扔手榴弹就跟扔土豆一样,对着他们猛扔。

突击队的伤亡急速增大,可他们仍然尽力的用身体保护着炸药包向前猛冲,努力的把炸药包递给前面的兄弟。每一个炸药包上都染着鲜红的斑斑血迹,那是兄弟们用鲜血作成的的炸药包啊。

看到他们的英勇表现,我在为自己能指挥这样奋勇的部队感到骄傲的同时,又替他们无比的担心,他们每一个都是铁血好汉。

这个时候,我没有向以前一样,拿着毛八枪去狙击敌人,而是通红着双眼,紧咬着双唇,通过瞄准器观察着这些勇士的一举一动。

只剩下不到十个人了,不!一枚该死的手榴弹在他们身前不远处爆炸了,现在只有三名弟兄在城门下那个向内凹进不到一米五的地方,还努力的把最后一包炸药包堆上去,他们跟本就没去想上面的子弹所带起的威慑力。

当一切都准备好后,他们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都很坚决的点了下头,一名兄弟拿下帽子(另两名的在冲锋时丢了),对着帽子上的那颗五角红星深深地亲吻了一下,接着,他平静的把帽子放在地上,三人都诀别的看了眼那顶帽子上的五角红星,然后一名八路军兄弟默默地掏出颗插在左边弹带上的土制手榴弹。

他看着另外两人,不知道说了两句什么,可是,就在这浓密的炮火之下,一种歌声,一种仿佛由灵魂发出的歌声,渐渐地响亮起来。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全国武装的弟兄们,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

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咱们中国军队勇敢前进!

……”

这歌声是那么的熟悉,是那么的亲切,又是那么的悲壮,仿佛让巨大的炮火这声都被淹没了一样,这首歌的唱响,就仿佛有一团烈火在我心灵最深处熊熊燃烧着,回荡着。

可惜他们没有唱完那颗可恶的手榴弹就响了,歌声截然而止,但它的完结篇却是巨大的。

“轰!”

大地因为失去了如此优秀的儿女而愤怒的连续震抖着,冲天的火光中,带起了一片灰色城墙粉末,其中还搀杂黄黄红色的石头和尸体,而安县北大门上的那个小指挥台,整个地都被炸飞了。然后那些被炸上天的物体,又重重地向城墙西面散落而下,鬼子北门被炸开了一道七八米宽的‘口子’。我的心里也像被人捅了一刀似的,立即站起来大吼:“所有攻击部队!上刺刀,为了给死难的兄弟们报仇,拿出你们中国军人的铁血精神——冲锋!”

“嘟~!~嘟~!……”

八路军的冲锋号立即吹响,几千士兵发出巨龙般的怒吼:“杀啊~!……”

见我也要冲锋,小鬼头和那个通讯兵立即死死地抱住我。我一时没挣脱,只好回头愤怒的看着两人大叫:“拉老子干什么,快给老子冲锋!”

“大哥,你忘记了,我们是狙击手,不属于冲锋部队!这还是你教给我的了。”小鬼头也是同样大叫,手更用力的把我抱住。

“放你妈的狗屁!老子是个狙击手,但首先老子是个中国人。放手!”

“不放!”

“你放不放手?”我威胁道。

小鬼头是懒得再说话了,两人更用力的抱住我,我无可奈何的看着兄弟们在喊杀声中冲锋前进。

可是就算鬼子受到这样的火力攻击,仍然打的有声有色。鬼子的火力配制的很到位,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几乎是成片成片的兄弟倒下,看着兄弟们被子弹击中后掀起的那一道道血气,看着他们仍然奋力向前冲锋,我感觉自己就像被火烧烤着一样。立即回头对那个通讯兵大叫:“问问那些炮兵平时是怎么训练的,这点儿距离都打不中,叫他们立即给老子对着那道大口子开炮。谁要是敢在这个时候有所保留,就别怪老子的子弹就对他不保留了。快去!”

然后,我感觉到很多兄弟很不适应在七八百米的狙击对目标开枪,我立即大叫:“所有狙击手和神枪手都注意了,立即成散乱队形,快速向前推进三百米,然后再狙击敌人。都给老子——冲!”

然后我对还在抱着我的小鬼头看了眼,他见我恢复了冷静,立即就放手,我没时间欣赏他的害羞,立刻对他大吼:“老子刚才忘记说了,你马上到炮兵阵地上去,叫他们把炮给老子向前推进三百米,老子今天就要和鬼子的炮兵比比火力。你再给他们带句话去,就说老子叫你问的:他们的瞄准技术难道都是他们师娘教出来的吗?快去!”

说完,我就不管小鬼头了,和大家一起飞快的向前跑去。边跑边想:难怪鬼子不能让那些侨民进城了,他娘地,他们把城门用沙袋给堵死了。

也不知道是我命令起了作用还是那句话把炮兵们气着了,炮火准确了不少,就跟下冰雹似的,纷纷落在那到城墙口子及口子周围上,轰的那道口子周围的城墙纷纷崩塌,那到‘口子’也增加到了二十多米宽。

关键时刻到来了,能不能顺利的打进并占领安县城,就看这一次的冲锋了。

有十几名兄弟在前进的过程中倒下了,可我们终于前行到了城墙五百米左右的地方,那是树林字最外围的野草地,野草也不高,只有二十厘米左右,可我顾不得这些了,兄弟们的伤亡正在加大。我立即趴下,拿起毛八枪就搜索敌人。

一名鬼子在墙垛子边露出了戴钢盔的脑袋,正要用枪瞄准,我可没时间和以前一样的仔细瞄准,现在是打到一个是一个,全平感觉稍稍地瞄准就开枪。

“嘣!”

很小的枪声响起,鬼子戴着钢盔的脑袋就跟被人用标枪击中了一样,钢盔给开了个小洞,小洞周围的钢盔同时向里面凹去,可惜我没看见血液流出的场面,因为他立即就向后仰倒。

“嘣!”

一个鬼子军官正拿着指挥刀,大吼着什么,我虽然听不见他的话,但是我却看见好多鬼子在他的指挥下,冲向了那道大口子,想堵住刚刚开始攻进城的中国军队,我毫不犹豫的就开了枪。

一团淡淡地血气从他脑袋中喷出,他瞬间倒地身亡。

拉栓……瞄准,我搜寻着下一个目标。

瞄准器刚扫过一个城墙垛子,正要向另一墙垛子瞄过去,一道黑色的身影进入了我的视线,立即瞄了回来,一看,娘地!果然和先前设想的一样,鬼子兵力不够,开始让那些汉奸上城墙了。

说实在的,日本人侵越中国,那是因我们落后才使得他们有了狼子野心,这还能想的通,可是老子一生最恨的就是汉奸,狗日的,不好好做个堂堂正正地中国人,却偏偏要做那种没有‘骨头’的软蛋汉奸,好好地人不做,却要去当条狗,不!他们连狗都不如,狗还知道保护家园了。这些狗汉奸给鬼子卖命,屠杀咱们多少中国人啊!老子不狙杀了你,老子对得起自己么?

当下我也不寻找鬼子了,目标就对准了那个狗汉奸,没想到就在我要抠动扳机时,他的脑袋却猛地缩了下去,我不甘心的等着他,今天,就算我只干掉几个鬼子,老子也要在自己的军功簿上写下狙杀汉奸无数。

我长长地吐了口气,再平和的吸气,努力的放松精神,然后又集中精神,专等着这个该死的汉奸上门报道。

还好,他没让我等太久。

也许他觉得没人注意他吧,这狗日的汉奸突然伸出整个脑袋,然后快速的伸直了脑袋往下面看(比鬼子还勇猛,鬼子这个时候都只敢露出半个头),刚把‘铁盒子’向外伸出,还没容他开枪,老子就先抠动了板极。

“嘣!”

这次我没有在向以前那样快速拉栓,而是专门集中精神看这狗日的汉奸会有什么下场。

子弹像在水中穿行一样,带着波纹般的状态,闪电般的穿透空气,从他那剪成‘两片瓦(也叫汉奸头)’的脑袋顶门正中心射入。他全身猛地一震,紧接着,从脑袋顶门上喷射出血液所组成的血气,就跟开闸了的河水一样,向前飚了两三米远,像条彩虹一样的瞬间绚丽辉煌,然后又像下雨一样,飞快的下墙下落去。

看得我是第一次有了那种特解气的感觉,我开始兴奋起来了。

先从城墙的左边向右扫瞄,我主要是找那些狗日的汉奸,杀他们,比杀日本鬼子解气。当然,要是碰到了哪个倒霉地鬼子,我也会顺带的把他干掉。

“嘣!”

干掉了一个鬼子,我边拉栓边想着:要是抓住那些汉奸,老子非得一个一个地亲手狙击他们的脑袋,看还有哪个没骨气的中国人敢去当汉奸。

又集中精神开始搜索敌人,可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枪炮声好象小了不少,而喊杀声却猛地增大了。

抬头看了眼城墙,发现了鬼子和汉奸们开始站起来边向东边打枪边撤退,而在东边,已经出现了中国军人的身影。我知道这个时候是关键时期,立即向左右大吼:“所有人注意,立即向城墙上开始撤退的鬼子和汉奸们进行狙杀,但尽量不要伤及自己的兄弟。”

鬼子和汉奸们现在是面临着多面的打击,炮火准确的在冲上城墙的中国军队前一百米处开花,我们也专门打击那些敢于露头的敌人,汉奸们终于崩溃了,纷纷向鬼子的后面逃命,可是鬼子哪拿他们当人看啊,见他们要逃跑,毫不客气的对他们就用机枪扫射起来。我丝毫都没有同情那些正被机枪扫射的汉奸们,想想他们平日里仗着鬼子得了势,欺压了多少同胞,坏事都做到了另人发指的地步,我心里能同情的起来么?

一个汉奸想向那些冲上了城墙的中国军队投降,他刚站直身子把枪丢掉,我抠动了扳机。

“嘣!”

子弹很顺利的穿破他的脑袋,带着一串血珠射向远方,这名汉奸立即偏头向一边倒去。

哭声,终于听见了汉奸的哭声,他们现在里外都不是人了,鬼子要杀他们,中国人不能原谅他们,他们总算是体验到了那种被人欺压的感觉。

就像是在挤压一件物品一样,我用力的把弹匣压进枪里,解气啊!

我看事情进展的比想象中的要快,放心的站了起来,然后看着城墙上的西面,那里还有鬼子在顽抗,而城内的枪声开始增加了。突然,一个很重要的词闪入我的脑海内——巷战!

顾不的想别的,我立即向大家拼命的喊着:“所有狙击手和神枪手注意了,立即上刺刀,进城去和鬼子进行巷战!那是我们的强项,可不能让别人看笑话。都给老子起来——杀啊!”

“杀啊~!……”

兄弟们立即随我顺着那到二十多米宽的‘口子’杀进城内。

城内的状况很凄惨也很壮烈,随处都可以见到双方士兵的尸体,他们都是被子弹迎面打中的,或者是被刺刀和大刀从正面刺入了,可以说,双方的士兵都是好样的,可见,鬼子的武士道精神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他们没有象汉奸们那样逃跑,而是在指挥官的指挥下,慢慢地边打边退;而我方的军人,是那种爱国的热情和对鬼子的的仇恨在拼命报仇杀鬼子,奋勇进攻。当然,还有些汉奸的尸体,他们多是被子弹从后面射杀了。双方都杀红了眼,这个时候炮兵已经没什么用了,大家拼的就是硬本事,考的就是枪法-身手和头脑,还有平时训练的基本功和指挥官的指挥能力。

向枪声密集处前行了大约三百米远,就开始见到了我方进攻部队的身影了。

“怎么还没打下来,时间不多了,鬼子的增援部队已经和在一线天防守的罗营长他们交火了。”我看到扬团长在部队的中间指挥,立即贴着墙小心的躲避子弹,跑过去问。

“啊~!看到你太好了。鬼子的火力很猛,兄弟们攻了几次都没攻过去,还要安县城没有内城。我正想请你们这些神枪手来了。”扬团长被我吓了一跳,拿着枪转身就要打,一看是我后,立即高兴的大声回答。

我向左右看了看,见到两边都是两层楼的木制房子,我立即向后面跟上来的兄弟一挥手,大叫:“上房,到房屋上面去狙击敌人,但也要小心鬼子在房上面安排了狙击手。”

扬大哥看到我转身就要踢老百姓的房门,拉了我一下,见我奇怪的回头后才说:“不能损害老百姓的财产啊!那样做和这些鬼子有什么区别。”

我想了想,悄悄地运了口气,猛地一脚踢破了那扇薄门板,然后才回头笑着说:“大不了打完了鬼子后,叫兄弟们给他从新做一扇,反正炮弹都炸掉了好多房子,都得翻新从做。”

看到我闪入放内,扬大哥轻轻地叹了口气:“唉!果然是个土匪出身!干什么事都不想后果。”

嘿!嘿!

我一上房屋就看到了斜对面四十多米远的房顶上,正有鬼子悄悄地爬了上来,他们也和我们一样,都才想到上房子来占据地势之利,给对方来个天大的‘惊喜’。我们相互吃惊的看了一眼后,几乎是同时边大声的对骂着,边开枪或躲避。

“嘣!嘣!……”

枪声很乱,大家都是没时间瞄准,光凭感觉开枪。

鬼子很勇敢,可惜的是,他们没有狙击手,而我们也不是软蛋做的,加上我们这边的狙击手不仅仅人多,平时还专门对照这种场面和环境进行过特殊训练,所以我们很快就压得鬼子不敢抬头。

我见到鬼子被狙杀掉二十多人后,还死命的还击,我不耐烦的掏出手雷,用力的向斜对面扔去。

“轰!”

那间房屋被炸开了个大天窗,鬼子安静了不少。兄弟们看这招还挺管用的,纷纷掏出手雷,向斜对面房顶上的鬼子扔去。

这下子鬼子安静了,我悄悄地向下看了眼,见五十米外,鬼子正在架起两挺小钢炮,我立即向花和尚打了个手势,然后指了指那两挺小钢炮,花和尚也看了一眼,立即向我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十名狙击手,专门狙击对方的架设人员,弄得鬼子丢下了小钢炮就躲。几次狙射后,就再也没有鬼子敢想摆弄那两挺小钢炮了。

然后我们就开始配合房子下面的部队狙杀鬼子。

中国军队在前进!

……

时间就这么慢慢地过去了,战斗已基本结束,只是偶尔还有几声零乱的枪声或手榴弹的爆炸声响起,我知道,那是鬼子在自杀,还美名说是向他们的天皇尽忠,不过他们宁死不投降的决心,倒让我佩服,最少也比那些狗日的汉奸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