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十一章 蓝大将军

富贵不淫 收藏 1 1
导读: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十一章 蓝大将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十一章 蓝大将军

刘老汉看着这一幕幕,听着这一句句,就像看戏文一般热闹,一会儿心提到嗓子眼儿,一会儿又一块石头落地,一会儿再紧张的手心冒汗,直到那些黑衣人走远了,这才坐在船帮上,一边喘息一边高兴的看着郑寅等人。

郑寅又再跳上那小船,对刘大爷道:“难道您老哥俩喝酒,不叫上我们么?”

“要叫,当然要叫,不仅是你,大家伙都要来。为今天把那些狗腿子赶走,为给马大善人接风,我老万头今儿请大家喝酒。”岸上的老汉抢着答道,所有渔夫听了无不欢呼雀跃,把船儿围拢在刘老汉的船边,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郑寅。

郑寅心中太美了,当英雄的感觉,真是好,好极了!他回头望望丁小乙,看见那小蹄子双手抱在胸前,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一脸吃醋的样子,不由得更加高兴。

黄昏来得即快且慢,慢是因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发生了这么多翻天覆地的变化事故。快是因为她真的立刻来到了。金星在西天上闪闪发亮,极为耀眼,夜幕中,大家愉快的收拾着鱼和渔具,相跟着向一片大树掩映下的老万家酒肆走去。

老万头一路走着,一路兴高采烈的白话着,他最高兴了,因为今儿他上岸早,想把鱼丢掉都已经不可能了,谁知道因祸得福,他反而没有任何损失。所以今天他打的鱼是最多的,他又历来好强,怎么能不高兴?

郑寅也乐得看大家高兴,便一路应和着,陪大家高兴。转眼就到了酒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无不痛痛快快喝的酩酊大醉。刘老汉和万老汉为了争抢留宿郑寅他们,还差点打了起来。

郑寅最后醉呼呼的道:“我就去刘大爷家吧,今儿万大叔你已经破费了,我们就去刘大爷家了。”

老万头只好放弃,于是老刘一路哼着小曲,领着众人,与大家道别,回家去了。

刘奶奶在家左等右等,老头子也不回来,正着急呢,却见老头子领回三个人来,两男一女,男的魁梧,女的漂亮,一时不知是怎么回事?正要问,却听老头子喊道:“快快快拿酒来,老夫要和这两位小哥,再喝上五大碗。”郑寅的酒劲儿也上来了,抢着道:“什么五大碗,喝就喝十八碗,想当年武松打虎在、在景阳冈,就是喝了十八碗,今儿我打的也是老虎,是雷老虎,怎么就不能喝十八碗?你们家没酒吗?小王,小王你去打酒。”说着从衣袋里掏出钱袋递给王景弘,王景弘也已经喝的七七八八了,拿着钱袋就走,老刘头上去拦着,醉道:“笑话我,笑话你刘大爷我,老婆子去把那坛女儿红挖出来,今儿就喝它了,谁,谁,咱们月儿呢?”

“月儿早就歇下了,都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我这就去拿。”刘奶奶连忙挑门帘往屋外走去,丁小乙伸手拦着刘奶奶说道:“算啦,他们都喝的太多了,您老人家还要让他们喝?”

“不去能成?我老头子还不把我撕巴撕巴吃了?”丁小乙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说:“好吧。”随着刘奶奶出屋前去挖酒。

到了门外,丁小乙扯住刘奶奶道:“刘奶奶,您等一会儿,咱们拖拖他们,说不定也就没事了。”刘奶奶不明白,借着星光,看了看这比自己高半头的美丽的大闺女,只好顺从的站了下来。

丁小乙问道:“刘奶奶,您看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咱这里是哪儿呀?”

“噢,这里是燕京南郊的刘家庄,怎么闺女这是第一次来燕京?”刘奶奶心灵不设防,自然顺口回答了。

“那今天是哪一年哪一日啊?我们出来久了,连日子都算不过来了。”丁小乙继续追问。

“也难怪,今儿是洪武二十五年八月十九了。”刘奶奶笑眯眯的答道。

丁小乙终于确认了年代,如释重负,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究竟如何才能回到未来呢?这将是他们最大的难题,甚至可能终生无法解决的难题。

她又问了些其他的问题,便听到屋里已是鼾声此起彼伏。刘奶奶佩服的看了丁小乙一眼,进屋给那些男人盖了被子。

然后拉着丁小乙进里屋。这刘老汉家虽说也是土坯房子,但是刘老汉人勤快,打鱼技术又好,所以日子过的还算不赖,衣服被子还真够他们盖的。

点着灯后,丁小乙看到床上躺着一个女孩,女孩惊恐得看着丁小乙,双手把被子紧紧的拉在身边。丁小乙笑呵呵的说:“别怕,大妹子,我是女人,你叫月儿是吧?”

女孩点点头, 她有十五六岁的模样,生的还算俏丽,但算不上美丽。

三个人并排躺在土炕上,刘奶奶有一搭无一搭的问着话,转眼间丁小乙已进入了梦乡,是呀,她太累了,这一天里,她经历了六百多年的时光,还有逃跑、惊吓等等,实在是熬不住了。

次日清晨,郑寅被一阵犬吠声惊醒了,马蹄踏地的隆隆声,很远就已经听得非常真切,一听便知最少有数百匹马,才能制造出这样的声势。

刘奶奶早已把几身换洗衣服放在郑寅他们的头前,所谓无巧不成书,原来这刘老汉也有两个儿子,只是都被征去当兵了,所以家中还真有几件衣服。刘奶奶看他们浑身上下脏的不像样子,便默默拿了出来,搁在郑寅和王景弘头顶处。

王景弘是军人出身,自然对风吹草动最是敏感,一骨碌爬了起来,撩开纸窗户,向外瞭望,然后对郑寅道:“可能是接你的人到了呢。”郑寅根本不着急不着慌,慢吞吞的起来,看见脑袋前面的衣服,好奇的拿起来看着,刘老汉坐起来说:“孩子,穿上吧,这是我儿子的衣服。”

“那他们穿什么?”

“他们已经去当兵了,你们就穿上吧,入乡随俗吗,老夫看你们的衣裳很是奇怪,就先不要穿了,省的人家笑话。”

“刘大爷说的是,景弘快来换衣服。”说完郑寅三下五除二脱了身上的军服,只剩下三角裤叉了,这时里面丁小乙也已经起床,挑门帘刚要出来看看马蹄声究竟是怎么回事,一看郑寅的模样,不由满面羞红,骂了一句:“大色狼。”又退了回去。

郑寅哈哈大笑:“人家换衣服,是你来看的,怎么我倒成了色狼?我看你才是母色狼呢。”

王景弘也不言语,默默换着衣服,并随手把腰带系好,匕首插在腰间,而微冲则握在手中,当作兵器,这玩意儿还行,砸、砍、挡都行,当然它还有最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射击了。

郑寅也穿戴好了,里面的丁小乙本来就已经换好,听屋外没有动静了,便问:“换好了吗?”

王景弘抢着回答:“丁姐,换好了。”

刘奶奶先出来看了看,丁小乙这才扯着月儿姑娘从里面出来。郑寅和王景弘无不为这个和丁小乙差不多高的小姑娘的俏丽感到吃惊,郑寅对她道:“小妹妹,你真漂亮。”

那小姑娘听了,好不高兴,俏皮的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比你旁边的那个,不知要漂亮几百倍呢?”郑寅道。

丁小乙恶狠狠的瞪了郑寅一眼,不知说什么好。那小女孩可就心里了开了花,还从来没人这样夸过自己呢,羞涩得扯着衣角,在那里自美。

丁小乙对王景弘道:“根据我的估计,来人可能是蓝玉,蓝将军,这个人军功卓著,战绩赫赫,只是为人狂傲,甚至连朱元璋都不放在眼里,恐怕我们的郑大……哦,应该称呼为马大人才对,昨天的牛皮吹得有点大,怕是会爆了。”

郑寅听了,心中一沉,说的也是,如果他要怕自己,昨天晚上为什么不来接我们,本来他的大营又不远?看来这个小蹄子已经知道来到明朝了。自己对历史不大清楚,只好纡尊降贵,不耻下问,多问问她了。想到这里,赔了一个笑脸道:“丁大姐,不知道我是个什么角色?”

“你可要苦了,马三宝,就是郑和,你要做太监喽。”丁小乙看了看郑寅答道。

“什么?要我当太监?我才不当,死也不当。”

“你不当,谁当?历史已经写的明明白白,难道还能有假?如果我说的不错的话,昨天那个人,就是本来的三宝,而你却取而代之,是不是?”

郑寅无奈点点头,自己与那个人的相像程度,连自己都不相信,事实就是如此,谁也无法改变,他辩解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早知道他就是郑和,我才不去救他。”

“但是你已经救了,所以你必须当太监了,不过也不错,将来的郑和可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呢。”

“这个老子知道,就是这太监,还是不当的好。”

“我看你成了太监最好,省的色性不改。”丁小乙落井下石。

郑寅死命盯了她一眼,恨不得像蚊子一样叮出她的血来。

刘老汉一家不知他们所云,只听到朱元璋三个字,骇得浑身发抖,要知道这三个字若被别人听去,便是杀头之罪。

这时几匹马已经来到房外,高声喝道:“屋里的人听着,凉国公蓝大将军有令,所有人等到河边集合,不得有误,违令者,杀无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