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六卷:阿拉伯海 第五十一卷:倾国一赌(三)上

红色猎隼 收藏 18 24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六卷:阿拉伯海 第五十一卷:倾国一赌(三)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3月10日,这个对于全世界来讲或许只是普通的一天,但是在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这一天却是当地传统节日巴桑塔.乌特赛―也就是印度人庆祝春天的节日。在这一天里人们友好地互相往对方的脸上涂抹水彩和红颜料,而年轻的印度女孩更喜欢在在街头上载歌载舞以庆祝新的一年的开始。不过此刻加尔各答街头的欢乐却丝毫不能影响到正会聚在威廉堡内的印度东部各邦的高层们。

加尔各答市曾是英国人统治下的“第二个伦敦”,享有过无比显赫的地位,直到1931年新德里建成,英属印度的权利中心才迁都到新德里,加尔各答的权力的重心才逐渐北移,其重要的地位日渐削弱。形成了今天印度国家北部政治中心在首都新德里,南部文化、经济中心在孟买,加尔各答则是印度东部的经济、商业、交通中心,三足鼎立的局面。

而伟大的威廉堡就位于马坦公园的中央河畔附近,最早是英国为了统治印度东部而建设的要塞。这座坚城一面临河,三面都是壕沟,随时可引进河水。周围绿荫蔽天,草木扶疏。由此远眺胡格利河的落日,别有一番风味。

这座古老的城堡内侧拥有3层重墙。据说全盛时期可以驻扎上万名士兵。拥有包括教堂、游泳池、运动场、靶场、市场及军用仓库在内的一切军需设施。正是凭借着威廉堡这个坚固的前进据点,英军在1757年著名的普拉西战役,仅以900名英兵和2000名印度土兵便大败拥有7万之众的孟加拉王公军团。从而征服了整个东部次大陆。

而现在的威廉堡早已远离了那些金戈铁马的岁月,成为了印度西孟加拉邦的邦政府所在地。在庄严肃穆的会议大厅内,西孟加拉邦政府代总理、印度共产党中央政治局成员巴塔卡列正坐在会议桌的主席位子上,在他面前参加会议的不仅有西孟加拉邦的政府要员,还有印度陆军东部军区代司令—卡尔马特中将,以及印度东部军区的主要将领。在这个硕大的会议大厅内,高朋满座却宛如墓地一般的寂静,所有的人都陷入了空前的沉默之中。

就在此时从新德里来的专机还有几个小时便将降落在加尔各答,而这架专机上的客人将带给西孟加拉邦和整个印度东部以什么样的改变,在加尔各答的威廉堡中还没有人可以未卜先知。“印度共产党和左翼联合政府不会束手就擒,我们将广泛的发动群众和新德里的法西斯政权斗争到底。”终于巴塔卡列打破了会议大厅内的沉默,对于新德里的政治动荡,印度共产党和左翼联合政府显然并不支持,虽然对国大党缺乏好感,但是印度共产党对于阿卜杜勒.卡拉姆总统和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上将的军政府同样抱以敌对的态度。

印度共产党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大规模进行土地改革和佃农权力改革;与工会、学生会、妇女组织和扫盲组织等组成联盟,推进社会的民主,在城市支持工会维护工人利益,在农村致力于建立村民自治制度即潘查亚特制度,使村民投票后继续拥有政治权利,参与预算的决策,当普通村民意识到这种政治权利时,就会获得自信,进而发挥集体创造力来改变农村贫农和中农的生活;西孟加拉邦的发展不是单纯依靠信息技术,而是注重发展农业,农业增长连续11年领先于全国平均水平。

印度共产党反对私有化,因为他们认为那是在掠夺公共资源,反对出售盈利的公有企业以及那些现在不盈利但稍加投资便可复苏的公有企业。所以在1971—1977年,西孟加拉邦曾遭受了国大党中央政府和邦政府的准法西斯统治长达6年。而左翼运动,尤其是印共(马)的基础遭到破坏。所有的民主权利被践踏,任何反对这种扼杀民主的行为都会遭到残酷的镇压。

而在坚持不懈的斗争中,在2006年印度地方选举之中,共产党在两个地区获得了执政权。在拥有8000万人口的西孟加拉邦和拥有3100万人口的喀拉拉邦,均通过左翼阵线获得了主导大多数席位,同时还在印度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印度共产党也通过支持的民主进步联盟获得了执政权。成为了印度政坛地方强大的实力派。

而每次印度共产党取得胜利,当地的印度资产阶级政党都会抱怨选举存在舞弊行为。而选举委员会在下一次选举中采取了更为严厉的措施,从其他邦抽调了准军事人员,并在每一个投票站都派驻了观察员。尽管采取了这些措施,获得广大基层选民的支持—印度共产党通过土地改革以及实行三级村民自治制度使农村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虽然准军事人员干扰投票,但是全体选民却表现出巨大的力量。他们大多选择了印度共产党—人民用双脚回击了选举委员会关于选举舞弊的流言。

面对代表新德里的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上将这一次对加尔各答突然到访,巴塔卡列同样希望利用人民的力量来抵挡对方身后的庞大军力。虽然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上将此行不过是单刀赴会,但实际上一直拱卫着新德里印度陆军中部军区所辖的印度陆军第一集团军已经悉数离开原有的驻扎区域向东移动。先锋部队已经抵达了加尔各答北部的西里古里走廊,形成了对加尔各答的侧面包围之势。虽然新德里对这一举措的解释是为了加强东北部国境的防御态势。当然国内也弥漫着乔京德尔将并不属于自己派系的第一集团军调离新德里周围,实际上是一种驱虎下山的策略。但无论如何,印度陆军之中最强的战斗集群—第一集团军已经压向了加尔各答。

“我向印度东部军区会站在人民这一边吧!”巴塔卡列虽然将自己内心的决定以最大的音量向会场之上的众人宣布,但是面对乔京德尔的突然拜访和强大的军事压力,他仍不得不寻求印度陆军东部军区代司令卡尔马特中将的支持。在这个已经年逾60年的马克思主义者眼中,卡尔马特中将所统帅的军队将是自己所代表的贱民与土著民利益最佳的同盟军。阿温德.夏玛中将死后,卡尔马特中将应该对新德里也同样充满了恐惧和憎恨才对。

但是当巴塔卡列坚定的目光缓缓的转向卡尔马特中将的时候,在他的面前所出现的却是一张挂着讽刺般冷笑的脸。“无论如何印度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已经控制了新德里和整个印度中央政权,现在不管那些失败政客如何去抨击他们,但是却已经无法改变印度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已经掌握了印度这一个事实。”卡尔马特中将以缓慢而又平静的语气表明着他的态度。“作为一名军人,我效忠的是印度这个国家,而并非一个邦政府。此刻虽然我与巴塔卡列先生有着不错的私交,但是我仍不得不说,如果印度共产党试图在西孟加拉邦鼓动任何分裂祖国的行动,那么印度陆军东部军区将不惜代价予以制止。”

面对着卡尔马特中将态度的转变,巴塔卡列显然毫无防备。这个久经风雨的老人张开不紧颤抖着双唇却无法说出半个字符。“谢谢卡尔马特中将深明大义的发言。我在这里代表印度军队感谢您。”随着威廉堡会议大厅的大门徐徐打开,在衣着华丽的卫兵的护送下,印度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主要成员之一的乔京德尔.贾斯万特.辛格上将从容的走进了这个东部印度的权利中心。

显然这座城堡远没有巴塔卡列想象的那么坚固。按照预定的行程计划,乔京德尔应该在至少两个小时之后才能抵达加尔各答机场,在这两个小时内巴塔卡列原本以为只需要一个简单的通气会便可以统一印度东部军政两界的高层意见。然后在机场为乔京德尔献上示威游行的头盘。但是巴塔卡列却显然没有想到对方的攻势比自己更早的发动。而且第一击便是兵临城下。

“您一定很惊讶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加尔各答,我亲爱的巴塔卡列先生。”乔京德尔缓慢的走过坐满着印度东部政坛精英的会议大厅,走到了巴塔卡列的面前,用冷如刀锋的双眼紧紧的注视着巴塔卡列有些僵硬的表情。“您一定很遗憾,我临时改变了航班使您无法想除掉阿温德.夏玛中将和您的领导者—卡拉特先生那样轻松进行您卑鄙的谋杀行动。”乔京德尔此时所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如一声声枪击在大厅里回荡着。所有人都在无声的聆听着,虽然他们的内心都对乔京德尔的这个结论表示怀疑,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真实与谎言之间又有什么区别呢!既然乔京德尔已经指认巴塔卡列是一切阴谋的主导,那么沉默便是最好的支持。

虽然巴塔卡列没有任何的辩解,但是他不屈的目光已经向在场的所有人表达了自己的清白。但是这已经不再重要了,在乔京德尔的身后涌入会议大厅的是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印藏特种边境部队士兵,在乔京德尔进入这个城堡的核心之前,他们已经控制了加尔各答的大多数权力中枢。面对着荷枪实弹的士兵,巴塔卡列和大多数共产党人一样用低沉的声线独自唱起了那脍炙人口的《国际歌》。

虽然印藏特种边境部队士兵很快便将这个倔强的老人拖出会议大厅,但是那曾经鼓动过无数人民、慷慨激昂的旋律却依旧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回响着。对于这些刺耳的歌声,乔京德尔多少也有些不快。他重新在巴塔卡列所留下的首席位子上坐下,用带着笑意的目光注视着会场上的每一个人。“我现在代表印度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宣布,为了防御敌对国家可能对印度东部地区展开的进攻。西孟加拉邦原政府将不再行使权力,一切权力和物资将归印度—孟加拉战区司令部统一调配……。”

流经加尔各答市的胡格利河是恒河的支流,虔诚的印度教徒视恒河为圣河,认为恒河水可以洗涤灵魂的罪孽,于是沐浴是每天必行的重要宗教仪式。每天早上成群的印度教徒来到胡格利河边,先用河泥涂遍全身,他们认为圣河的河泥也是神圣之物。据说河泥还可以治病,对胃病尤有奇效。做过祷告后,用清水洗净全身。经过沐浴,印度人认为可以涤荡了罪恶,净化了肉体和灵魂。站在威廉古堡的城壁之上,乔京德尔独自远眺着源远流长的胡格利河。静静的等待着他在加尔各答最信任的战友的到来。

“想不到您竟会如此坚定的支持我!”随着那熟悉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乔京德尔知道自己所等待的人已经到了。印度陆军东部军区代司令卡尔马特中将此刻有些无奈的望着自己和阿温德.夏玛中将共同关怀下日渐成长的这个年轻的背景。虽然自己作出了决定,但在这一刻他还无法确定对与错。“我只是不希望印度陷入一场空前惨烈的内战而已。况且……。”老将军在此刻顿了一下,显得有些犹豫,“况且你也不相信是我杀了阿温德.夏玛叔叔对吗?” 乔京德尔自信将对方没有说出话题补完。

“我也不相信是巴塔卡列杀了他们。乔京德尔,你应该知道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卡尔马特中将此刻有些激动的说道。“当然,真正的凶手并不是巴塔卡列,但是此刻我只能这样作,因为对方已经将我们逼上了内战的边缘,而巴塔卡列并不象您那样信任我。”乔京德尔知道今天自己的行动更多只是饮鸩止渴,对于印度的政局,以及一再算计着自己的幕后黑手而言。自己囚禁巴塔卡列的行动只能使新德里更为孤立,但是在当前的局势之下自己再无选择。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想听听您对进攻孟加拉的看法。”乔京德尔不想在政治的漩涡中与卡尔马特中将作更多的纠缠,他们都是军人,最好的话题只能是战争。“东部军区的地面部队足以对抗孟加拉的那帮懦夫。”卡尔马特中将曾经参加过上个世界70年代那场印巴双方在孟加拉所展开的战争。他并不畏惧孟加拉军队。

孟加拉军队是在“孟加拉国父”穆吉布.拉赫曼领导的“民族解放军”和原巴基斯坦驻东孟加拉步枪队、东孟加拉联队以及巴军中孟加拉官兵的基础上组建起来的。现役部队总兵力不过13.7万人,其中陆军12万人,海军1.05万人,空军6500人。加上5.52万人准军事部队,也不到20万人。地面部队更缺少重型武器,坦克和装甲车仅有约200辆,各种火炮不到304门。而其前身—所谓的“民族解放军”不过是一群印度扶植起来的游击队而已。

而印度陆军东部军区仅一线战斗部队就拥有超过25万人的兵力,而且孟加拉又处于印度军队的三面合围之下,加上海、空已经武器装备上的优势。对于攻略孟加拉国的军事行动可以说十拿九稳。“不过前提是北方的中国对此不采取直接的行动。”但是卡尔马特中将却也不得不清楚的向乔京德尔表明自己的承诺需要的一个最关键的前提。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