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七章 重返江南 第十七章 重返江南(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7—5


下午,部队向镇江进发。元军一万步兵穿过句容东行不足十里,后队辎重还没出城,又急忙缩进城里,闭门自守。这些元军多为新附军,少数为北方来的汉军。贾迩冶期望元军继续增援丹阳,故让开通道,转而进击镇江。镇江虽然只剩下二千步兵守军,但属于元军主力部队。


部队为保持人和马的体力,行军速度不快,途中还休息了一次。有点阴凉的地方都被战马占据,贾迩冶席地而坐,又急忙站立起来。江南六月天气炎热,骄阳似火,背上如同火烤,人不能坐在地上休息。炎炎烈日将土壤里的水分大量蒸发,小腿以下空气尤其潮湿,如同置身于蒸笼之中。人若低下身来立即感到严重缺氧,头晕目眩,呼吸困难。“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贾迩冶口中唸出古人五言绝句,心里暗思其军事意义。如果军队在这样的环境里伏地埋伏,只能自取失败。桑拿天里骄阳之下旷野之中绝无野战苟合之人。


白兔至镇江只有四十余里,既使刻意缓行,日薄西山时还是已经到达镇江北面的回龙山。部队在此分开,范广率部直奔镇江城东,直属一团奔城南,秦玉团和炮兵教导大队的两个连奔城西,李大逵的部队留下两个连看守缴获的战马和兵器盔甲等物资,其余部队和警卫营奔袭丹徒运河口。贾迩冶现在垂涎的东西除了战马还多了一项,那就是内河运输和作战两用的船只。这些船只可以使用一面风帆航行,也可以摇橹、划桨和撑杆航行。


丹徒的一千水军是闵烟发狠捣毁瓜洲营寨时驾船渡江而逃的元军水军的一部分,另有一千调往江阴,已被我军捕获,还有一千被调往建康。骑兵部队奔到运河口时元军船队也在向河口航行,一千多匹战马腾起的尘土使元军指挥官下令其船队驶离运河。骑兵队伍在岸上急奔,船只在运河里拼命逃命。


贾迩冶勒住战马,已经跑到船队的前面了,可是水陆相隔,元军船队无所顾忌地继续航行,船上有的士卒在左舷用盾牌护身,其他人各忙各的,并不理会岸上的骑兵。贾迩冶取出插在马鞍左边的步枪,瞄准一名摇旗呐喊的军官,一枪将之击毙。步枪手们有样学样,一时间枪声四起,元军军官纷纷毙命。钢弩手也不示弱,倒霉的元军更多了。贾迩冶点杀了三名军官,觉得不过瘾,向身边的士兵要了一枚枪榴弹和一发枪榴弹的发射弹,装好后正要发射,元军水军呐喊起来,表示要投降。有的船只上的水军士卒砍翻了船上的残余汉军军官,驾船靠岸投降。


贾迩冶觉得没有发射枪榴弹的机会了,心有不甘,忽然看见有几条船靠向对岸,船上的元军弃船逃命。贾迩冶找到了射击的合理目标,枪榴弹发射出去,随着爆炸声响起,只炸翻了一名小军官。“tmd,一枚枪榴弹才干掉一个,划不来。”贾迩冶收起了步枪,看见步枪手们纷纷在装枪榴弹,连忙喝止,“喂,你们干什么?想败家呀。”枪手们失去了一次用枪榴弹实战的机会。警卫三连连长郑敖向贾迩冶要过步枪,爱不释手,贾迩冶笑道,“别那么眼谗嘛,以后会有的。”


李大逵的部队留下来看守俘虏和船只,贾迩冶带领警卫营赶往镇江城西,半路上遇见秦玉派来的一个连的接应部队,得知镇江攻城战已经结束。用三个团打镇江二千守军,似乎又是小题大做,但是贾迩冶就是喜欢这样的小题大做。


第二天一大早在临时指挥部里贾迩冶招来萧德江,这位当年的小参谋已经是警卫营营长了。贾迩冶命令萧德江带领警卫一连和三连替回李大逵的部队,接管船队,并且立即过江迎接范广师的另外三个团和茗烟师的荣广野团渡江南下。警卫三连一百五十余人都是浏河船家子弟,有他们在船上可保航行无虞。


李大逵的部队带着一千多匹战马和炮兵教导大队的部队返回苏州重归项飞指挥,李大逵的骑兵团名副其实了。鉴于句容的元军迟迟没有继续东进的迹象,贾迩冶下令吕铁头团和秦玉团出动,与于辉的直属二团一道拿下丹阳,于辉团镇守该城。张顺水接管了新船队和隐藏在瓜洲的船队,陆战二团的船队规模超过了陆战一团副团长钱进指挥的另一支内河船队,该船队附属于主力战舰部队。


荣广野团过江后立即装备了战马,还有一些缴获的马匹都送往莒州马场,这些马匹多数受了伤,不能作为战马使用了,但是没有阉割的马匹用于传宗接代还是可以的。吕铁头和秦玉的部队再次出动,接受了金坛守军的投降,赵林的陆战一团移师金坛。吕铁头和秦玉的部队分别驻守吕城和常州。


转眼间时令入秋,肖烈和项飞先后来到镇江。肖烈回苏北后参谋部苏北分部、情报资源司令部和教导团团部移住扬州,同时大批军政大学结业的储备文官和情报资源司令部的人员来到江南,分散到各座城池。苏北的新兵训练团调到镇江,范广师扩编为五个团,四个老团抽调人员充实军官队伍,贾迩冶指定该师直属营营长范阔任新团团长。范阔团的武器装备是非制式武器,但防护装备是制式装备,并装备了手榴弹和少量手枪。江南俘获和反正的元军士卒经挑选后组建了二个新的训练团,在教导团的带领下驻扎扬州、真州和六合。还有一些愿意继续当兵的士卒充实到兵工部队和工兵部队,兵工连扩编为营编制,工兵营扩编为团编制。两支部队各配备两套指挥班子,随时分一半南下江南。


项飞来到镇江后向贾迩冶汇报了南线元军动态,“公子,自我军拿下苏州以后,上月下旬元军自临安调来五千主力部队增援嘉兴,其中三千是精锐的骑兵部队。最近元军还有增援湖州的迹象,有可能是大规模增援建康的前奏。对此我军应当早作部署防范。”


“噢,江南六万元军主力部队在临安和沿江一带各有三万。现在我军消灭了镇江和江阴的一万元军主力,还捎带了从建康出来的五千骑兵,建康的元军主力只有一万五千了。建康江宁一带还有三万新附军,其中一万在句容进退两难。照理现在是攻打建康的好时机,但是现在我军兵力分散,需要防守的地方太多,难以集中兵力。情报显示淮西的元军最近有异常调动,因此在淮西的情况未明时苏北的军队不能南调。”


“兵到用时方恨少啊。公子,攻打建康除了需要集中兵力之外还要牵制临安方向,以防元军增援建康和突袭我军后方。”


“项飞,嘉定元军对我浏河运输线有无威胁?”


“那倒没有,嘉定守军只有二千投降的宋军,被特战教导大队的两个连整治的只能龟缩在城里。另外我们的水陆运输部队都有相当的战斗力,不必担心小股敌军偷袭。”


“遏制临安元军主力增援建康和突袭我后方对我军攻打建康十分重要,但是我军打建康至少需要二万兵力,原因是建康城太大了,攻进城后需要足够的兵力才能攻占全城。另外攻占城门还得迅速,以防元军驱使平民上城墙守城。项飞,你考虑了没有?应当在南线如何使用少量兵力有效的牵制临安之敌?”


项飞查看地图良久,思考了很长时间,“公子,防止临安元军增援建康应当先拿下溧阳和宜兴,调陆战一团和二团驻守这两座城池。这两个团都有自己的炮兵部队,既使遭元军大军攻击在短期内也能坚守。直属二团分出两个营和一半炮兵部队驻守金坛,将张顺水的内河水军的大部分部署在金坛和丹阳之间的河道中,随时增援这两座城池。”


“不打算在嘉兴方向有所动作?如果拿下嘉兴,不仅可以消灭五千元军主力,捎带二千城防军,对于遏制临安元军北上增援建康效果更好啊。拿下嘉兴,如果元军还敢增援建康,其侧后必遭我军痛击。”


“公子,攻打嘉兴需先拿下吴江。我军在苏州只有三个团,炮兵只有两个连,三个团中只有李大逵团是骑兵团。如果用这三个团攻打嘉兴,行军速度缓慢或者不能同步,元军三千骑兵很可能在途中拦截。在野外骑兵展开厮杀,炮兵效力大打折扣,我军虽能取胜,但损失一定很大。既使元军不出战而坚守城池,攻城战也一定十分艰苦,嘉兴周边元军还会增援。另外我后方空虚,嘉定州和松江府的元军很可能乘虚而入,两个连的特战部队和运输部队是无法抵挡数千元军强攻的,我后方必遭重大损失。公子,在嘉兴方向有所动作,必须增兵,但那会影响攻打建康。”


“项飞,你这些考虑十分正确,但是攻打建康和在南线发动攻势不必同时进行嘛。明天我和大哥过江观察苏北军情,到扬州后将特战教导大队的另外两个连也调往苏州。你指挥荣广野团、吕铁头团、秦玉团、赵林团和林冲锋团拿下溧阳和宜兴,完成于辉团在丹阳、金坛的部署,以及赵林团和林冲锋团在溧阳和宜兴的部署。然后用荣广野团、吕铁头团、秦玉团增援苏州,赵林团和林冲锋团的炮兵部队也可以暂时抽调一半,你指挥这些部队将嘉兴的元军主力部队消灭掉,并且解决嘉定和松江的问题。但是将来防守嘉兴前线只能使用李大逵团、刘芒团、叶涛团、特战教导大队和炮兵教导大队的两个连。你得精心布防啊,必要时可以使用原来的宋军守城。”


“公子放心,有如此豪华的阵容,我敢打临安。”


贾迩冶闻言哈哈大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