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空间之新世纪抗日 第五章 外籍兵团 第十一节 愚蠢的命令

懒虫的世界 收藏 0 0
导读:平行空间之新世纪抗日 第五章 外籍兵团 第十一节 愚蠢的命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9/


按照原定计划,部队在乘火车经甘肃到达青海格尔木后将沿公路北上再回到甘肃,然后再乘火车前往新疆的哈密。

但不知为什么,在到了格尔木之后刘颖便命令李云峰带着河北中队的男兵和刚刚加入的王宏远转西去了索尔库里方向,并要他们从哪里沿着另一条路前往目的地。按她的说法就是“让他们为沙漠作战积累经验”。

于是李云峰便带着弟兄们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了,但实际上他直到出发前的那一刻都对这次行军抱着反对意见。

“我说李子,你说棱木那小丫头这是抽的哪门子风呀,好端端的让咱们搞什么沙漠行军啊?该不会又事你小子想出来的歪点子吧?”二小队的小队长外号二刀的孙建通过对讲机问道。

“二刀,把你的嘴给我闭上。”对讲机里传来了一小队队长佳能.川一的喝斥。他知道,孙建这个人虽然外表看上去长得五大三粗的,但实际整个中队里就属他坏心眼最多,谁要是不相信的话只要看看他原来在新兵营的时候和人打架的那一幕就知道了。所以听他这么一说,佳能就知道这小子一定又没憋好屁。

“嘿嘿,我这不是说着玩的嘛,你看着破地方连根草都没有,而且风还这么大,我刚才从车里一探头就灌了一耳朵沙子。我就纳闷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有人住,渴都能把人渴死了,住在这德人难道都不用河水啦?”

“长见识了吧?”李云峰这时开口了,对他而言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已经在火车上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那以后的路再难也要咬着牙走下去。于是他说道:“告送你,其实对棱木长官这样安排我到现在也并不同意,要知道咱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年平均气温还不到12度,无霜期不到200天,全年盛行东北风,8级以上大风少说也有40来天而且基本上都是在冬季刮的。换句话说,咱们是挑了个最操蛋的时节来这遛弯。”

“长官她知道这些吗?”佳能问。

“当然知道,我刚才说的那些还都是从她给的资料里看来的。”

“那她还让咱们往这跑,这不是玩命吗?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上回喝酒的是让她觉着显眼了,所以这会成心把咱们弟兄往死里整。我说老苦瓜,你们日本的娘们儿怎么这么毒啊?”

“去你妈的(八嘎)!”李云峰和佳能.川一同时吗道。

“我告诉你二刀,这话也就在队里说说,要是被别人听见你就等着吃枪子吧。再说了,要真是像你说的,就因为二两黄汤把咱们发到这来,那以前咱们在东灵山干的那些臭事算什吗?何况就算是那样,挨罚的也应该是大闺女,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李云峰刚说完,他所乘坐的吉普车便猛地左右摇摆了一下,这是正在练习开车的王宏远采取的一个小小报复,当然这个情况被后面车上的人自动忽略了。

这时候佳能突然问道:“对了,这次把那些女兵单独留下来不会有事吧?还有那些装备和车辆什么的,不会让那些假货个趁机瓜分了吧?”

“安啦,有棱木这个顶头上司在那里盯着,其他中队的人借他们两胆也不敢胡来,何况我还让格桑他们那帮蒙古兵帮忙照着呢,要知道蒙古人可是最讲信义的。至于咱们的那些物资和装备就更不用担心了,好货我全都集中在一块让那些女兵看着呢,何况那些汽车摩托车什么的他们有人会开,可那些飞机、坦克和榴弹炮什么的他们又有几个人会用的。”

“话是没错,可我就是觉得你给那些蒙人的东西是不是太多了点?好家伙,两百支左轮炮(六连发的单兵榴弹发射器的绰号,作者自己编的,也不知道现实中有没有这种俗称。)外加每人一把苏制自动步枪,这帮骑兵都快变成小坦克了。”

“嗨,都是自家兄弟,那么抠干吗?再说了,这些东西我也就是给这些实实在在的蒙人,因为他们为人都比较仗义,换了别的中队你看我搭理他们吗?”

正如李云峰所说得那样,那天格桑睡醒了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拉着李云峰去他那里挑马,虽然对他们来说这些战马就好像自己的兄弟一样,但是说一就是一的性格依然让这些蒙古人做出了忍痛割爱的决定。

往昔的生活让李云峰知道友谊和诚信的可贵,而且他也非常敬佩格桑他们的这种真汉子的作风。他有心想拒绝对方的马匹,但知道这样做反而会让对方觉得自己是看不起他们,于是再随便挑了几匹之后便以“自己这方赢得并不光彩”为由送了一大批武器帮蒙古中队换了装。

这下可把格桑纳捷乐坏了,因为他们这支全兵团唯一的骑兵部队每个人除了一把马刀和一支半自动步枪外,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家伙了。可李云峰现在突然给他们来了个鸟枪换炮,不但给每人配了一支苏联产的AK,而且在发现自己这边除了手榴弹外没有威力更大的家伙后,竟然又送了他两百支六连发的40mm单兵榴弹发射器和半卡车与其相配套的流弹。现在别说让他的中队搞突击了,就算是你让他和坦克装甲车对磕他都敢上。

(AK自动步枪在二战末尾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所以作者也不怕因为历史的改变而影响了这种武器的问世。)

李云峰正说着,身边的王宏远突然插话道:“好像到了。”

李云峰闻言立刻向车窗外望去,虽然天气非常的恶略,但是他依然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不远处出现的房屋。把时间和自己的行进速度在心里粗略的计算了一下后,李云峰知道他们总算是到达若羌了,这不由得让他大大地松了口气。要知道,在这种黄沙漫天的大风里穿越戈壁搞不好就会迷路的,而在没有向导的前提下只靠地图和罗盘来到这里也还真不是一般的玩命。

这可以说完全是他们的运气好,虽然李云峰也早有心理准备,但如果他和手下的人有一个真正了解这里的环境的话,那么他可能就会在刘颖下命令的时候便明白对方其实是在故意把他们这些人往死路上逼。

此时,已经顺利进入甘肃的刘颖其实心里也正处于一种激烈的冲突当中,而这种心理上的冲突自从李云峰把手放在她脖子上的那一刻起便没有停止过。

假如那天李云峰真的要掐死她,那刘颖会毫不犹豫的给他一枪。因为她觉得对方完全有理由杀了自己,毕竟在二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就差点要了对方的命。而在那之后,她又不止一次的戏耍欺辱过这个男人,甚至还打瞎了他的一只眼睛。试问,别说是一个男人了,换了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对这些无动于衷吧?

可怪就怪在这里。

刘颖不但一直没有察觉到李云峰对自己的仇恨。相反的,她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对自己十分的忠心。不,不只是忠心这么简单,刘颖觉得在她每次看到这个人时,总觉得他看向自己的目光里还包含着别的什么东西。虽然刘颖还无法明白那是什么,但是那却让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安全与放松地感觉。也正是因为这样,刘颖甚至在心里总有一种内疚感,让她总是觉得自己亏欠着李云峰。

本来那天在她吐了李云峰一身之后,她便想借着那股酒劲跟对方道个歉的,这样既让李云峰知道自己心中对他的歉意,同时也可以给自己留足面子。可就在李云峰把她放到床上而自己又在作最后的酝酿时,她便感觉到李云峰一声不吭的用手开始在自己的脸上乱摸。

起初,李云峰的这一举动让刘颖只觉得自己心里紧张的好像有只小鹿在乱撞,可对于他的这种无理行为刘颖却始终没有起身阻止。现在细想起来,刘颖惊讶的发现,如果最后不是李云峰的双手停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不动,而且长时间的保持着要掐死自己的姿势,自己竟然有一种希望让对方继续下去的想法。

刘颖现在觉得自己当初强令李云峰带着自己的部下改道前进似乎做错了。当初自己下这道命令的时候,心里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冷静可言,只是因为一时的震惊、愤恨以及伤心而做出的决定。当时她只是冲动的认为李云峰欺骗了自己,以至于开始怀疑他参军的目的,间接的又对他所在的整个中队产生了怀疑。于是,她便不顾李云峰以及其他几个中队长的意见,执意要李云峰带着他的中队从另一条路前往最终的目的地。

在这种天气里,就算对方能够经受住大自然的考验,但是新疆境内的那些土肥、游击队以及宗教武装分子也会接踵而至,所以刘颖这么做无疑是让李云峰他们去自杀。

但是现在刘颖却真的越来越感到后悔了,她发现自己真的太草率太愚蠢了。仔细想来,她发现如果李云峰当时真的相要了自己的命,那么他完全可以一上来就扭断自己的脖子,而不是用掐脖子这种既满而且容易让自己有机会反抗的方法。而且到最后停了好久之后,李云峰不但没有杀自己还莫名其妙得流下了眼泪,试问一个真心想去你性命的人会这样吗?

同时,刘颖发现自己竟然因为这么个小兵而搞得方寸大乱不说,还变得如此冲动和不冷静,这还是她在成为棱木.由嘉丽后的第一次。而且此时心中不知何时生出的那种担忧与焦虑,更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

怀着复杂的心情等待了数日之后,刘颖今天终于收到了李云峰报告已经到达若羌的电文。于是,刘颖在踌躇良久后,虽然还是像先前对方到达索尔库里时一样进行了各种公式化的询问,但在她的回电中也出现了这样一段话:…………鉴于当地环境恶略异常,地形环境等因素陌生,从现在起你部一切行动均要以自身安全为首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