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上篇(一) 上篇(一)5

鹤鸣悠悠 收藏 1 47
导读: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上篇(一) 上篇(一)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


萧天雄从内心里由衷地叹服希尔曼老先生敏锐的观察力,吴明确实是搞政治的高手。大约在5年前,从南方传来企业改制的风潮,—下子触动了吴明敏感的神经。他几番飞赴南方诸多城市,去那些已经完成改制或是正在进行改制的关系企业,仔细了解情况。几个月后,他忽然象茅塞顿开一般对公司的资产进行了清盘。继而,他搞出一个追加投资扩大生产规模的方案——好家伙,盖新厂房、购新设备,投资总额需要4千余万元!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扩大生产规模的依据恰恰是欧洲的大市场,恰恰是依据同希尔曼公司的良好合作!客观地说,吴明的依据是充分的,东方地毯公司的生产能力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欧洲市场的需求。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公司自身不具备资金实力。如果按照吴明的投资规模,只能是向银行贷款,那将承担负债压力,还须偿付高额的利息,扩大生产经营规模的收益就大打折扣了。不仅如此,高负债就意味着高风险,企业经营的安全性大大降低,—旦市场出现动荡,企业将无力抗衡。萧天雄同意公司扩大生产经营规模,但强调要步子迈得小一些,应该循序渐进。吴明不但坚持自己的方案,还批评萧天雄目光短浅,思想保守,没有长远发展意识。最后,吴明利用一把手独断专行的权力拟就报告送交国有资产管理局。国资局的局长正是当年工业局的组织部长曹大明,同吴明的关系非同一般,暗地里的交往谁也说不清楚,就明目张胆地在公司报销各种费用每年就有10余万元,号称铁哥们儿!果然,报告很快批复下来,大红的印章和曹大明的签字赫然醒目!紧接着,吴明联系银行,将公司全部资产做了抵押,贷款金额5000万元。更出人意料的是,贷款刚刚到帐,他马上花去200余万元买来两辆豪华的“奔驰”轿车,正副老总每人一辆,还美其名曰:这是张扬企业形象!吴明坐着宽长黑亮的“大奔”到处招摇,好不威风;而萧天雄享受这100余万元的交通工具却是哭笑不得。

两年以后也就是3年前,5000万元的贷款基本耗尽,新厂房鲜亮壮观,新设备调试完毕,恰好此时公司开始进行企业改制。吴明就象能掐会算未卜先知的神仙,又象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将军,得意非凡。

企业改制的第一步是进行资产评估,这是至关重要的环节!东方地毯公司原有账面资产7千余万元,加上贷款5000万元购置的新资产,再加上厂区40余亩土地使用权的市场价值约计2000余万元,总资产应该在1亿4千万元以上。减去贷款债务5000万元,再减去些许评估损失,净资产最少也有8000余万元。这笔帐,萧天雄心知肚明。而吴明却是另有一本心帐,这笔帐早在2年前就埋下了伏笔,现在需要从资产评估开始一步一步去实现。

那是春节过后的一个星期日,中午刚过天气突变,呼啸的北风挟着西伯利亚的寒流席卷京城,气温骤降。萧天雄担心锅炉供暖出问题影响车间生产,于是开车去公司巡察。行驶在半路上,突然接到吴明的电话,要萧天雄马上去“夜明珠”娱乐城,说有一位重要客人要聚一聚。吴明象是刚刚喝过洒,电话里吞吞吐吐说不清楚是什么重要客人,只是一个劲儿地要求快去。无奈何,萧天雄只得给公司动力部门打个电话,要求必须保证正常供暖,然后调转车头,去执行总经理的指令。

“夜明珠”娱乐城是京城有名的消费场所,吃喝玩乐洗浴按摩样样俱全,听说还有“小姐”特别服务。吴明是这里的熟客,经常在这里招待客户和朋友,有时也召集公司的高管人员到这里消遣一番。萧天雄来过几次,除了吃饭以外,也就是搓搓澡,修修脚,最深入的不过是玩玩麻将,其它的服务内容便一无所知了。吴明却是所知甚多,有几次招待客人作介绍时,公开指点某某号小姐按摩手法好,某某号小姐那个功夫了得,可见都是亲身体验过了。这年头儿真是见鬼了,招待客人不仅仅是吃饭喝酒,还要泡歌厅、泡桑拿、泡小姐……而且是礼尚往来,花样翻新,直言不讳。萧天雄也接受过这样的招待,但都是借口身体不舒服或是喝酒多了婉言谢绝。他不是硬充正人君子,而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这样的行为——面对素不相识的女人,没有丝毫的情感交流便直接切入主题,真不知那些男人哪里来的动力?况且,这些小姐就象公共厕所一样你出我进,人来人往,同这样的女人撕缠在一起就不觉得龌龊吗?就不怕沾染上脏病吗?都说男人有钱就学坏,萧天雄也算是有钱的男人,在商海弄潮的同时却始终保持着洁身自好。

萧天雄驾车驶入市区,艰难地在堵塞拥挤的车流中穿行,到了这个时候“奔驰”也奔不起来了。总还算是顺利,萧天雄顺着车流左行右拐来到了“夜明珠”娱乐城,在服务小姐的引领下走进一间VIP包房。

吴明穿着洗浴服躺在床上,裸露着细瘦的四肢,虚睁着一双迷离的醉眼,活象—个大烟鬼。这家伙能吃能喝就是不长肉,真不知那些龙虾鲍鱼喂进了谁的肚子。床角处坐着一位小姐,正在吃力地揉捏着吴明的脚。

吴明冲着萧天雄点点头:“你要不要也做个足底?”

萧天雄摇摇头,然后坐在旁边的另一张床上,问:“客人呢?”

“在‘炮’房。”吴明说得十分自然。

这是行话。同道中人把同女人干那个勾当称作“打炮”,而同小姐干那个勾当的按摩房也就相应称作“炮”房。萧天雄虽不算是同道中人,但是混迹商海耳濡目染也就耳熟能详了。

萧天雄见怪不怪,又问:“星期日不好好在家休息,什么客人这么重要?”

吴明诡秘地一笑,欠起身子从床头柜上取过一支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之后,慢慢讲述客人的由来。

原来,吴明通过知情者的介绍结识了一位号称“金算盘”的评估师,此人的名头享誉京城,很多企业经过他的评估,资产或缩水或虚增完全玩弄于他的掌股之中,只要双方达成黙契,他保证按照受评企业的意愿达到目的。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歺,业内人士都知道他的行情,除了他所供职的会计师事务所收取正常费用外,他本人还要按缩水或虚增的金额收取5‰的费用。此人有一个最大的爱好——玩麻将,曾经有一家企业陪他方城大战,硬是熬了三天三夜,直到把那家企业的总经理玩进了医院方肯罢休。今天,吴明把萧天雄急火火地找来,就是要陪这位“金算盘”尽尽方城之兴。

萧天雄满腹的疑惑,企业资产评估是光明正大的行为,干嘛非搞得象暗箱操作似的,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他故意不屑地说:“真是没有必要,凡是具有国家认证资质的会计师事务所,请谁都可以。”

“你呀,真是不懂政治!”吴明有些急恼,继而又是一副莫测高深的神态,用开导的语气说:“天雄老弟,你知道企业改制的本质是什么吗?告诉你,就是国有资产的再分配!过去,象我们这样的中小企业拥有的所谓的国有资产,实际上不过是些空洞的数字,国家既拿不走,又无法支配,还要为此承担职工的就业、医疗、住房、退休……等等一系列的责任,这就是计划经济给国家背上的沉重包袱!现在搞市场经济,国家双管齐下,一是搞资产剝离,二是建立社会保障机制。所谓资产剝离就把那些空洞数字的国有资产转移给企业的经营者,所谓建立社会保障机制就是用在业职工和企业上交的钱养活退休人员,包括什么失业保险、大病统筹、住房公基金……等等,也是用职工和企业上交的钱自我调节。表面上看是国有资产流失,实际上是国家卸掉了历史积累的沉重包袱。再者,国家在另一方面采取加重税收来弥补剝离资产的损失,其实这是一种确保国家利益更直接更有效的手段。你看着,等过些年国家有了相当的积累之后,肯定会大幅度减少企业的税收,杀鸡取卵和养鸡生蛋孰得孰失国家领导人比你我更明白。现在的历史阶段所产生的种种问题是社会变革的阵痛,而对我们来讲可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呵!”

—番宏论说得回肠荡气,令萧天雄暗暗惊诧。这位老兄在企业经营管理方面所获心得甚少,而在窥视社会政治层面的变幻却是深有研究。尽管所言似是而非,但并不是全无道理。特别是对时机的敏感,对资产的关注更令人感觉是另有心机。

“你说这些同资产评估有什么关系呢?”萧天雄还是一副不解的模样。

“愚!挺精明的人怎么糊涂呢?”吴明已经做完了足底按摩,打发走小姐后索性坐了起来,象一个睿智的长者面对混沌的晚辈耐心地继续开导,“资产评估是企业改制过程中最关键的环节,企业净资产的存在或是过多地存在将直接关系着资产剝离能不能彻底。国资局的那些政府官员们最不愿看到的是企业改制后仍保留国有股份,那样他们还要对企业的兴衰负有责任。他们表面上大讲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这是官样文章不能不讲,实际上他们最希望看到的是流失得愈干净愈彻底愈好。没有了国有股份的企业在市场经济环境下自生自灭,与他们丝毫没有干系,吃着皇粮又不担干系何乐而不为?当然,这种情况只适用于像咱们这样的中小企业,存在——国家多些税收,倒闭——也不伤国家经济主体。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同国有资产彻底剥离,这个文章就要靠我们自己去作了,也就是怎样进行资产评估。今天,我请来的这位客人就可以帮我们作好这篇文章。”

简直是一派胡言!把资产剥离说成是国有资产流失,把资产评估说成是可以随心所欲的魔术,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歪理邪说。不过,这家伙同国资局的曹大明局长关系甚密,是否从那里得到过什么信息或是某种暗示也未必可知。无论怎么说,企业硬梆梆的资产绝不是空洞的数字,绝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凭空蒸发!萧天雄不愿同吴明争辩,只是淡淡地说:

“你是总经理,只要是对企业对职工有利的事情,我跟着你干。”

“老弟,你放心吧。”吴明愈发显得兴奋,充满想往又满怀信心地说:“老哥哥我今天喝了酒,跟你说句心理话,等企业改制完成,我和你就是大股东,我不会亏待你!”

萧天雄心中暗暗发笑,分明是喝多了酒想入非非,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是,酒后吐真言,这家伙心机不轨的企图肯定是蓄谋已久了。

吴明说得口干舌燥,端起茶几上的水杯一口气喝干了,然后看看手表有些着急地说:“这个田野,让他去银行取些现金,都快一小时了还不回来。”

说着,他拿起手机拨通号码,冲着话机大声嚷道:“这么长时间你干嘛去了?堵车?我不管堵不堵车,快点回来!”

总经理就是总经理,颐指气使还不容分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