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 第一部:混在黑社会的边缘 第六章:裂痕

渡梦河 收藏 2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第六章:裂痕


赵卫下午不知道在哪里喝多了,晚上回到钱守国的小饭店就大骂钱守国的表姐夫不是人,钱守国知道老二的脾气,低着头不吭声,周飞是懒得搭理赵卫的。洪胖子赶紧去哄赵卫说:老二,仙山水泥厂那边搞定了,我们就先送那边,反正一个月也能赚上三四万块钱,电厂的那边再慢慢来。

赵卫冷笑着说:光一个仙山水泥厂我们每个人一个月才挣几千块钱,屎都没得吃!

周大虎是只呆鸟,跟着赵卫后面附和:我联系了十几台车,人家全在家等着,要是没煤拉的话,我们还要给他们发工资。

钱守国很愧疚的说:电厂那边肯定很麻烦,下午我表姐夫又打了电话,他让我们少去惹电厂的麻烦。

赵卫火冒三丈的说:他妈的,老子就不信邪,搞不下来电厂还混个吊啊?

钱守国用商量的口吻说:老二,跟电厂可不能玩横的,人家那是大型企业,惹毛了,兄弟们都得倒霉。

赵卫红着眼睛跳起来用手指着四个兄弟说道:你们要是怕死,老子一个人去!

周飞实在忍不住就说了一句:老二,你不要只长肉不长脑子,你以为人家都会吃你这一套?赵卫是真急了,口不择言扒开坐在周飞前面的洪胖子用手指着周飞的脸大叫道:就你个孬逼,还没打架就吓得在家里躲着,你会干什么?

周飞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就要发作,没想到赵卫反应更快,左手就一记摆拳打了过来,周飞猝不及防右臂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当场一个趔趄差点就扑到了洪胖子的怀里,这边周大虎赶紧抱着赵卫往后拖,钱守国和洪胖子一人拽着周飞的一只胳膊,周飞是气晕了,腾起身双脚踹向赵卫的方向,赵卫已经被周大虎拖到了门边,周飞歇斯底里的一边挣脱钱守国和洪胖子一边叫着:我操你妈,别拉着我,老子今天就是要看看他到底有多狠!

这边赵卫挣脱了周大虎作势还要冲向周飞,被钱守国迎面一脚卷到了墙边。钱守国站在那里吼道:我们是战友,是拜过把子的亲兄弟,事情还没做就自己干起来了,这个生意还做个屁啊?

洪胖子也火了说:老二,你太过份了!

赵卫靠在墙上指着洪胖子说:你少跟我那么多废话!

周飞强压着自己冷静下来,坐在那里对钱守国说:老大,我们散伙吧。

赵卫拉开房门,临走前对钱守国说:钱守国,没事不要再找我了。

秦芳是在老秦的口中得知周飞来找过父亲要做煤生意的,两年前周飞在部队里给秦芳写的那封信非常绝,秦芳虽然生性多情,那时候正在跟一个小法官打得火热,可毕竟周飞是她的初恋情人,拿到信后她还是梨花带雨般的哭哭啼啼了好几天。这两年来,秦芳虽然所谓的感情生活从未真空过,男朋友前仆后继,可是她过得并不开心,那些曾有过的男友多是追蜂逐蝶的老手,贪图她的姿色,秦芳也乐得逢场作戏,游戏人间。

这个女人很奇怪,那么多曾跟她肌肤相亲的男人她不留恋,偏偏忘不了连手都没牵过的周飞,想起他常常是痛彻心肺、泪流满面!周飞退役是秦芳万万没有想到的,在她的眼里,周飞是个天生的军人,而且周飞也曾经不至一次的跟她敞透心扉:我要当兵,我要当军官,如果你愿意,你就是军人的家属!那时候在她面前老实巴交的周飞还跟她开过一个至今想起来仍不免脸红心跳的玩笑:秦芳,等我当军官了,你就是专属我周飞的军需品!秦芳那天晚上跟父亲在一起吃完饭后,情绪很不好,一个人痴痴的在房间里坐了好久,然后又拿出周飞从前给她写的情书一遍一遍的看。

晚上九点多,她给周飞的同班同学岳文平打了个电话,约岳文平晚上来她家。岳文平是周飞高中的同班同学,也曾经是穿着一条裤子的兄弟,在学校里周飞跟他是校学生会的正副宣传部长,而且还一起创办了学校的“文学社”,后来他被父亲的单位以委培的名义保送省“工商干部专修学校”读了三年大专,回来后先是在城关工商所上班后来又调到县委宣传部担任县报社的小记者,因为跟秦芳的家不远,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还保持着联系,而周飞和他也断断续续的在通信。岳文平来秦芳家已经是十点多钟了,听他说晚上和一个镇的镇长等几个鸟官在乡下吃野味,才回来就接到了秦芳的电话。

秦芳看到岳文平劈头就问:岳文平,周飞退伍回来的事你知道吗?

岳文平呐呐的说:知道,知道。

秦芳柳眉倒竖,气呼呼的说:你真不够哥们,为什么不跟我说?

岳文平笑哈哈的说:咦?你不是跟人家恩断义绝了吗?怎么着?想吃回头草啊?

秦芳自觉有些失态,给岳文平倒了杯水坐下来说:不要瞎扯,我只是好奇了,他为什么会退伍呢?

岳文平说:我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想的,他也不跟我说,回来也没找过我。

秦芳幽幽的说:肯定有什么事,否则他不会退伍的。

岳文平点了一根烟说道:呵呵,人都会变的嘛,再说了,你以为那么容易在部队提干啊?周飞没有关系,而且理科成绩那么差,估计也考不上军校!

秦芳轻轻的摇摇头说:哎,我觉得肯定是他那臭脾气不适合了,

秦芳接着说道:岳文平,做煤生意一定会跟黑社会的人打交道,我不想让他干这个,我们想办法帮帮他吧?

岳文平笑嘻嘻的说:噢?他在做煤生意?那好啊,这个好发财,到时候我也去跟他混。

秦芳说:你少在这扯,我是说真的,你也知道,就周飞那个驴脾气,搞不好会出事的!

岳文平正色道:我想起来了,公安局正在聘用巡警,好像周飞的战友就有好几个人已经考上了,凭周飞的素质应该没什么问题,过两天我再去跟公安局的李政委打个招呼!对了,要是他不听我们的安排怎么办?

秦芳小声说:岳文平,我想见见周飞,你能不能帮我约一下?

岳文平坏坏的说:这小子可不是五年前的周飞了哦?你不怕他把你给吃了?

秦芳红着脸嗔怒道:你就没一句正径的,我就是想见见他,没有其他的意思!

周飞跟赵卫打了一架后,心里很窝火,晚上在钱守国家喝了三瓶啤酒,住了一宿,四个人商定拉煤的事往后顺延几天,到底怎么干,也要跟赵卫通个气。

岳文平第二天跟主任打了个招呼就拎着相机直奔周飞家,周飞的妈妈跟岳文平讲周飞这几天像变了个人一样,也不在家里呆着,不知道去了哪里,岳文平有一句没一句的问了些周飞的事情正准备起身要走,周飞回家了。

灰头土脸的周飞看到岳文平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心里很复杂,老同学多年未见,就要拉着他去饭馆吃饭,岳文平谎称有要务在身,改天会请周飞和一帮朋友去县城里好好聚聚,然后就神神秘秘的拉过周飞小声说:大诗人,你马子想见你哦?

周飞心里突突了两下,装糊涂的问:哪个马子?

岳文平擂了周飞一拳说:妈的,跟我装是不?然后提高嗓门说:你前妻秦芳同志想见你!

周飞玩世不恭的哈哈道:她是不是痒了?

岳文平说:你小子现在牛逼得很哦?人家大法官要跟你单独见面,连我都不想带!

周飞问道:什么时候?在哪里见我?

岳文平又擂了周飞一拳说:就知道你小子猴急,人家不请你去宾馆,说让你下午五点钟去县职高后面的铁路上见,妈的,人家压马路,你们压铁路,崩溃!

送走了岳文平,周飞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