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春季读书】我和书的情结

【春季读书】我和书的情结

一般人都和书有着不解之缘,书给人知识、智慧和力量,也给人休闲和娱乐。不好的书也会教人学坏。当然还有一种人例外,那就是赌徒,因为他们认为接触书就会输啊。

我上学时除了接触课本学习的书,还从上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到图书馆阅读课外书籍。当然那时接触的都是纸质书,现在接触的多是电子书。现在闲着没事时,就把书拿出来翻翻看。好象收藏家把玩古董一样。说起书,我可有好多故事呢,在这里也就顺便给大家讲几个吧。

借书证的故事

小的时候学校的图书室书很少,或者说借不到书。但是老家县城的图书馆有不少好书,可是那时不象现在花钱就能办到借书证。我曾经想了很多办法,可就是办不到,我姐姐有借书证,可就是不给我。巧了,一个机会来了,我姐姐有胃下垂病。在我上小学三年级时,父亲找了一个中医老教授,采取针灸的办法,来治疗姐姐的胃下垂。这个老中医技术非常高超,当时住地部队师部医务所的所长姓耿,也跟这个老中医学习而到我家呢。我姐姐在治病期间,是要卧床休息的,吃饭也要人喂呢。我就和母亲商量:姐姐的喂饭问题由我来包了,但是有一个条件,以后图书馆的借书证归我。母亲和姐姐一说,那还有不成的吗,我高兴的跳了起来。于是每天耐心地喂姐姐吃饭,这样大约半个月。半个月后,借书证顺理成章地到我手了。到了星期天,我开心地跑到图书馆去借书。可到了图书馆,将姐姐借的书还了后,负责管理书籍的女管理员却不让我借,说有规定,借书证只限本人使用。我一听就呆了,因为借书证上的相片是我姐姐的啊。她又问证件是谁的,我父母叫什么名字,我一一作了回答。后来这个阿姨给我借了,因为她和我的父母都是老同志了。我却虚惊一场。从此,我就遨游在书的海洋中。

一本连环画册的故事

七十年代,那时人们的收入水平很低,大多数少儿玩具很少,但那时的连环画市场却很火暴,品种繁多,但很少现在的色情、血腥、暴力打斗场面,几分钱、一角几分钱或者最多二角钱一本。我的父母是老干部,家庭条件较好,我们每月都有点零花钱。所以连环画册是很多的。同学们经常到我家玩。一次一个同学出了点子,要我在假期,把我的连环画册拿到街上出租,每本看一次一分钱或者二分钱,估计也能赚点钱呢。我一想,这个点子不错啊,于是,在假期就和几个同学一起到百货大楼的门前摆起了地摊。小孩是坐不了多长时间的,于是我们几人就轮流看着画册。半天也租了几角钱呢,我就请大家吃冰棍,那时的冰棍才三分钱一根啊,但花色品种比较少呢。快到吃饭的时候,该一个姓俞的同学守地摊,等我们几个人玩一会儿来时,发现少了一本名字好象是叫《滚雷英雄罗光燮》的,因为地点是在百货大楼的门口,人来人往的比较多,价格也记不清了,反正是在二角钱之内的。 同学也不好意思了,说以后赔给我。结果反正是过了好几个月吧,俞同学还给了我二角钱,我又请他吃了几分钱的爆米花之类的。

《辞海》的故事

以前人们收入比较低,《辞海》作为工具书,因为价格高,发行量少,而非常稀少。不象现在,几十元、几百元的书是常见的。我父亲也喜欢读书,他有一本《辞海》,却是解放前发行的繁体字、竖排版的,我不喜欢看,因为查阅的速度慢,而且内容、观点也比较陈旧。我工作以后,到一个城市代薪学习。在学习期间,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在周末和同学到饭馆喝酒,再就是到新华书店看书、买书,就好象女人喜欢逛商场一样啊。每个月几十元钱全部用光,有时,还要向父母伸手。在学习的最后一学期,到新华书店看书时,发现有征订《辞海》缩印本的,价格在二十九元左右,看了半天,摸了一下口袋,想了想,还是不订吧,价钱比半个月的工资还高呢,工资还不到五十元呢。但是,在晚上睡觉时老是想着《辞海》,怎么也睡不着。到了第二天的中午,终于还是做公交车,把它订了。不然的话,我是几天也睡不着觉呢。

看书的习惯和喜欢的书籍,也随着年龄和学习专业的改变而改变呢。而我看的书却很杂。

在结婚前,我总是把自己喜欢看的书放在床头,这样便于翻阅,结婚后,老婆反对,因为不好整理啊。

如果我的书能全部聚集到今天,没有上万册,也有几千呢。可惜的是,每搬一次家就要损失一些,因为书是很沉的,搬家也不太好搬啊。而迄今为止,不算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时候,结婚后,我就搬了六次家了,可怜我的书啊。在我可惜书的时候,老婆这时就会说:有什么可惜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而且你的那些书,有几本你是天天看的!想想也对啊,有的时候书就象敲门砖,买回家时、高兴的时候看几眼,没时间就丢在书橱里睡大觉,有的书在书橱里睡几年觉都不碰一下呢。

读书对我来说就好象吃饭,每天不看书心里就觉得不舒服,读书教我怎么做人,读书教我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本文内容于 2007-5-13 23:02:37 被青平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