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 第一部:混在黑社会的边缘 第四章:杀鸡

渡梦河 收藏 2 16
导读:裸奔 第一部:混在黑社会的边缘 第四章:杀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第四章:杀鸡


周飞在家睡了两天,那时候周飞家还没有装电话,这中间先是钱守国托人带话过来,周飞谎称家里有事走不开,然后是洪胖子摇摇晃晃地把周大虎那辆破煤车开来了,洪胖子跟周飞是同学,而且当兵的时候同时进了机关,一个是文书一个是通信员,两人还同住一个宿舍,在一起厮守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所以,在几兄弟中间,最了解周飞的也就只有洪胖子了!几年后,洪胖子先周飞发达,给创业中的周飞很多帮助,这是后话了。

洪胖子一直很佩服周飞能写一笔漂亮的字,能写几首自己看不懂的诗,在“大叫驴”广为流传之前,从学生时代到机关的那段日子,洪胖子一直管周飞叫“周诗人”。洪胖子在部队偷偷谈的第一个“女朋友”是师范大学的一个漂亮女生,这个妮子本来是周飞交的笔友,洪胖子第一次看到那个女学生寄来的照片后,就死缠着周飞赐给他,周飞偷偷参加了“空中交友”活动,笔友无数,最多的时候每天能收到十多封来之全国各地的女笔友的信件,反正没办法全部照顾得来,也就乐得送给洪胖子一个人情,不过,后来每给那个女学生写封信洪胖子都得去买一包“红河”烟。周飞写情书笔头子能玩出花来,楞是在暑假的时候把那个女学生从几百里之外给骗了过来,那天晚上洪胖子冒充周飞一个人去会那个女学生,第二天周飞问洪胖子有没有尝到鲜,洪胖子说:他妈的,老子折腾了一晚上,就是找不到地方!后来那个女的估计是恼羞成怒,给周飞写了最后一封信:你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你们当兵的会这么坏!周飞拿着信边读边蹬了洪胖子一脚,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这个银样蜡枪头,败坏我的名声,我要是去了,那天晚上绝对不会让她失望!洪胖子和周飞之间那些狗屁一样的事情多得很,两个人也算是臭味相投了。

周飞在洪胖子的心目中是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的人,他知道周飞志不在此,所以,这几天肯定很痛苦。那天,洪胖子把周飞从床上拖到地上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周飞,你狗日的不要装孙子,事情都摆平了,你要是退出,兄弟们肯定会看不起你!

周飞爬起来抱着洪胖子哽咽着说:兄弟,我好害怕!

洪胖子拍了拍周飞的后背轻声说:兄弟,我知道你不是自己怕死,出了这个事,我也怕得很,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兄弟们也只有抱在一起混下去了!

周飞平息了一下情绪坐在床上说:兄弟,我是想做点正径事,家里没工作我想出去打工,我不想家里人以后整天为我提心吊胆,我也不想他们受到任何伤害。

洪胖子轻蔑的哼了一声说:什么他妈的叫作正径事?那个姓单的是在做正径事吗?我们杀杀他的气馅就是为民除害,而且兄弟们肯定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周飞继续说:你我可以保证现在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你可以保证以后不做吗?你可以保证其他的兄弟都跟我们的想法一样?

洪胖子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说:我知道你的想法,赵卫和周大虎我也是看不惯,跟他们混久了,肯定要出事,这样吧,这个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们也没有退路了,先跟着他们干,搞到一点钱我们再想其他办法!周飞再一次被说服了,因为有洪胖子在,他心里踏实很多。

钱守国和赵卫第二天下午就在镇里唯一的那个又破又臭的KTV包房里找到了躺在沙发上烂醉如泥的单老板的妹夫潘大嘴,这家伙刚刚正陪着县里来李家村调查事故的几个小科员喝酒唱歌,赵卫和钱守国是瞅准了那四个喝得酩酊大醉的狗官钻进了对面的小宾馆才过来的。

赵卫关上包间的门从里面反锁上,然后一脚把潘大嘴从沙发上踹了下来,这头猪睡得正香,只到猪头重重的撞在茶几上才试图张开眼睛,他看到的是快要塌下来的天花板吊顶,然后放了个响亮的臭屁又翻了个身,钱守国拿起一瓶喝了一半的啤酒蹲在他身边,撒尿一样的浇在他头上,两个人费了好大劲都没弄醒潘大嘴,赵卫实在忍不住一脚跺到潘大嘴的下身,这个家伙才“嗷”的一声,双手抚着裤裆坐了起来。

赵卫揪住他头发狠狠的说:站起来,给我老实点!

潘大嘴的脸痛得扭曲成一堆破棉絮,睁开血红的眼睛恐惧的看了看赵卫和站在身后的钱守国,酒已经吓醒了一大半,赶紧老老实实弯着腰坐到了沙发上。潘大嘴认识赵卫和钱守国,而且经常在钱守国的小饭店里吃饭,算是很熟的人了,他昨天晚上就接到单老板的电话说有五个人来找他,其中就有钱守国,潘大嘴猜到从小打架不要命的赵卫也肯定在,他知道钱守国他们肯定会来找自己谈具体的操作事宜,他自以为是的认为凭着与钱守国这么熟的关系,搞不好说几句话就能帮大哥摆平了这个事情,所以,昨天晚上一个劲的拍着胸脯向单老板承诺,自己却压根没听清单老板交待的那些细节的问题。没想到平常外表忠厚笑嘻嘻的钱守国会翻脸不认人,走来就给他一个下马威。

钱守国和赵卫把潘大嘴当作一个傻逼,其实单老板的这个妹夫确实就是一个大傻逼,他们是不会跟一个傻逼罗嗦太多的,反正脸已经撕破了,大老板也签了字。钱守国点了一根烟塞在了潘大嘴的嘴里,然后掏出那份“购销合约”向他挥了挥:潘大嘴,这个你大哥已经签了字了,我们今天找你就是要跟你说清楚了,今天是五月十七号,给你们三天时间了结,五月二十号我们就要带着车子上你们几个煤窑去拉煤!潘大嘴不置可否的看着钱守国点了点头,赵卫此时拉开房门叫服务员拿了三个干净的杯子,然后开了一瓶啤酒满上,递给潘大嘴一杯,然后与钱守国一人端了一个杯子对潘大嘴说:来,兄弟,干一杯,让你受惊了,以后我们就是自家人了!

周飞跟着洪胖子回到钱守国家小饭店的时候,已经是五月十八号的下午了,钱守国和周大虎出去联系拉煤的车子,只有赵卫一个人躺在竹床上流着口水在睡觉,醒来看到周飞轻蔑的冷笑了一声,然后讥讽道:老五裤子洗干净了吧?周飞还没反应过来,洪胖子赶紧站起来岔开话题问起另外两个人的去向。

晚上大家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都心照不宣的没有问周飞太多,大家商量着到底要找多少台车,然后又担心单老板他们跟原来的客户打了招呼到时不收煤,这天晚上又是个通宵,第二天他们商量好要兵分两路去那些水泥厂和电厂打招呼。

潘大嘴挨了揍后,用大哥大给单老板打了个电话,单老板像训儿子一样把潘大嘴的祖宗给操了个底朝天,然后要潘大嘴联系在五山镇开赌场的刘豁子和县里的江小白,晚上务必到市里的一个茶楼喝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