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的供需是决定国际油价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其他影响石油价格的要素最终也要落到供求关系层面。美国战略石油储备与商业石油库存一直是近年影响和牵动国际石油价格的敏感神经线,美国石油库存包括商业库存和战略库存两部分,都直接影响国际石油价格的变动与调整,而今年更为突出

9月以来,国际石油价格持续走跌,导致国际石油价格2006年至今的迅速变化有诸多原因,但最根本的在于美国霸权的特殊性与石油策略的主动性:其一是美元特殊地位的石油报价体系使得美国可以掌控价格变数;而国际环境、机构作用以及市场分布和份额状况,也形成美国主导局面,美国借助美元定价机制、美国人定价影响以及机构交易力量,主导石油价格走势,市场价格则顺势调整;其二是美国战略意识优先、美国经济影响优势以及美国金融机构产品充裕和宽泛,使得国际石油市场形成了一种三足鼎立局面———即石油供求美国主局、石油期货对冲基金主局以及石油生产OPEC和非OPEC主局。


首先是国际石油价格错落变化在于美国有所作为的石油“庄主”作用。美元霸权形成的美元特殊性造成国际石油价格美国因素形成的机会与条件,其中包括供求基本因素、政策炒作因素以及国际关系竞争因素等复杂的经济金融政策背景与调整,进而在国际石油价格变化波动中,美国主导价格趋势愈加明显,并含有较为深刻乃至长远的竞争战略与技术策略组合的“谋划”。尤其是今年石油价格走势中具有较强烈的美国因素作用,或美国人为、有意刻画和操纵的市场力量,即通过其经济主导性、政策影响力、机构跨国性以及产品多样性,形成美国“庄主”色彩的国际石油价格摆布。


第一招:


通过石油储备变化左右供需


石油价格变动的主因在于美国的石油储备变化。一般来说,影响石油价格的要素包括国际石油生产和消费的供求关系、政治及突发事件因素、投机因素、美元汇率走势等几个方面,其中对石油的需求和供给是影响国际油价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其他影响石油价格的要素最终也要落到供求关系层面。美国战略石油储备与商业石油库存一直是近年影响和牵动国际石油价格的敏感神经线,而今年更为突出,石油价格涨落均与美国石油储备有连接。目前国际石油价格下跌是石油需求走软预期的结果,而非市场简单分析的石油供应的改善,特别是美国石油库存包括商业库存和战略库存两部分,都直接影响国际石油价格的变动与调整。表现一是在截至2006年3月中旬,美国石油库存总量达到3.399亿桶,是1999年4月底以来的最高水平,石油战略储备则达到7亿桶,两者共计达10亿桶,美国石油商业库存在3月下旬达到连续6周增加状况,但3月底商业库存有较大下降,石油价格因此走跌调整。表现二是进入9月份美国能源资料协会(EIA)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日增量预估下调10万桶至120万桶,同时将2007年需求日增量预估调降至170万桶;而美国2006年石油需求量将与去年持平,但2007年将增长2%,并预期美国今明两年汽油需求量各将增长1%和1.2%,馏分油需求量将分别增长1.8%和2.2%。此外,全美商业石油库存总量增加920万桶,仍然在10亿桶以上,美国原油和成品油的进口量相当于美国石油需求量的74%,为2005年11月4日以来最高比例,进口量增加是美国库存总量增加的主要原因,美国石油进口大量增加恰逢石油价格回落,并非巧合,而是有谋划的政策与策略运用。也是石油价格回落最为重要的原因。



特别是9月初石油价格在供求中集中在美国新油田的发现。美国墨西哥湾特大油田的新发现,是美国石油供应面的利好消息,也具有战略性发布机会的思考。据悉,在墨西哥湾的深井勘探发现一个油气蕴藏量可能高达150亿桶的特大油田,如果这些储量能够探明,美国原油储量将至少能增加50%。有预测显示,这个油田的发现也许意味着国际油价开始5年甚至7年的长期下跌,未来9年石油供应将会增长25%;目前美国原油商业库存为3.3亿桶左右,比去年同期水平高6%,这种态势将持续到年底。而美国墨西哥湾地区是美国重要能源基地,其原油产量约占美国全国总产量的25%;目前包括美国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英国石油公司等多家国际石油巨头都在这里进行勘探。即使能源对外依存度将来仍高达50%,但对目前原油2/3靠进口的美国来说已是一个巨大的进步;美国每天消费2000多万桶石油,约占全球总消费量的1/4,从中东的进口就占到1/4,如果这一新发现的效果显现,石油供给提高将是当前石油价格回落非常重要的供给原因。虽然新油田发现短期不会形成石油价格的根本转变,但却在信心上形成石油价格上涨的抑制作用。


第二招:


运用货币政策对油价推波助澜


回想近一年来国际石油价格的变化与美联储利率争论并行,其中一方面是美国炒作政策紧张性以及经济环境的通货膨胀再起所致。石油价格调整以美国经济需求为主,并带有强烈政策策略设计因素,其中包括对美国经济相对稳定以及恶化或衰退的争论和观察;美元利率调整持续与终止的争论与预期。石油价格下跌缓解美国通胀压力,使美元利率调节面临侧重点的转变,进而造成市场预期的混乱与不稳定;而美联储官员则运用言语、措辞引导市场投资投机方向的“转移”,产生价格调整预期与技术的变化基础,扩大心理调节需求。加之美联储主席的更换,更进一步导致美国货币政策的变化与舆论炒作的气候。国际石油价格今年调整节奏与气氛,与美联储加息的节奏与争论密切关联,美国以自身货币政策为由头,刺激市场形成有利于美元利率调整的需求,石油价格回落造成美元利率观察与调整的机会,造成国际金融市场猜疑空间,形成价格反转的条件与时间,加大价格炒作空间。美国货币政策引导的价格技术性和策略性变化,不仅产生美元利率使石油价格技术炒作,更深刻内涵是美国主动调侃市场、调侃价格、调侃技术,而市场顺势调整价格,形成国际石油价格起落性错落,但这并非石油价格反转价格趋势,反之将是酝酿更快更大的石油价格反弹前景。


按照经济周期理论,关于世界经济将降温的隐忧已经渐渐浮现。从长期来说,世界经济周期决定了石油价格周期。一般来说,世界经济周期对于国际石油价格周期具有相对重要的作用,国际石油价格波动是引发经济周期波动的重要基础因素。当前,由于全球主要国家都在相继采取紧缩性货币政策,未来世界经济增速有可能减缓,而油价也将随经济周期的变化而发生转换,并有投机因素的推波助澜,以及美国货币政策的影响甚至“炒作”。


目前由于美国经济与利率关注的集中,使市场研判有点过于“紧张”或超出美国经济实际,并具有明显的政策炒作与铺垫嫌疑,这些造成国际石油价格回调的重要氛围。美国经济短期或中期将会继续保持相对稳定和优势,这也是对未来国际石油价格具有重要影响的关键因素,美国经济兴衰直接引起石油需求的上下,而美国经济持续稳定与稳固必将使国际石油价格面临再次高涨的可能。


第三招:


油价起落背后的政治需求


每次美国大选临近,都会对国际石油市场产生影响,来自美国背景深厚的石油家族的现任总统布什,在大选之前压低油价是减少民怨为其政党争取选票;美国国会11月份就要举行中期选举,当民主党准备以“控制油价不力”作为攻击布什政府的最佳武器时,美国汽油价格却从高峰上悄然下浮,并呈现持续走低的趋势;其中油价回落刺激了美国消费者9月的消费热情,并使这种乐观性延续至10月份,进而美国密西根大学10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升至92.3,不仅高于9月终值85.4,也优于市场所预期的86.5。对石油价格回落与美国中期选举连接的这种现象,分析和猜测有不同见解,其中包括一种可能就是与布什家族关系密切的石油产出大国沙特助布什一臂之力,刻意参与油价下行的“炒作”,为美国中期选举布什助威。加之目前OPEC成员国准备一起限量减产以制止油价下跌,沙特却认为减产一事最好在该组织的部长级会议上商议,而这个会议要等到12月召开,时间正好是在美国国会选举后,这就为布什政府维持低油价争取了时间。布什利用美国战略石油储备操纵油价,表现为缓慢提高战略石油储备,以缓解油价上涨的民众积怨。另外一种可能还有布什政府的官员协同高盛集团干预或操纵国际石油价格。最新的信息显示,高盛集团前首席执行官保尔森为布什政府新任财长,有条件与能力帮助布什实施策略;事实上高盛近期确实3次调整或削减汽油期货,高盛举动导致油价受到重压,也是油价下挫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些或许是石油价格回落的不可忽略的政治组合连锁效应因素。


因此,美国通过政府与财团利益的需求,借助美国金融机构的作用,尤其是对冲基金因素,实现石油利润回报以及政治需求与意志的体现。据统计,截至今年7月底的12个月中,美国人共向能源类共同基金投入235亿美元,2003-2005年,这些基金的平均投资回报率高达33%,超过了任何其他类型的投资资金;同时据美国能源对冲基金中心统计,美国目前共有525只对冲基金投资于能源和其他商品,资金规模高达674亿美元,为年初时水平的两倍。在2004年10月,类似基金的数目还只有180家;而从在美国《财富》杂志发布的美国去年500强公司排行榜上,埃克森·美孚公司以361亿美元的利润高居榜首,利润同比猛增了43%,就不难看出美国石油收益与需求的利益所在。另外,从2004-2005年两年间的统计看,美国能源基金获得了88%的高回报,从而吸引了许多共同基金狂热地淘金能源市场。近5年来,华尔街的金融机构更加重视电子化的交易,也更加重视风险的分散管理,其中一个明显的倾向与石油关系密切,即大量投资涌向以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市场;高盛公司和摩根士丹利公司2005年的大宗商品投资收益已经超过证券发行收入,外部风险的增加也使因对冲风险而冠名的对冲基金蓬勃发展;在这5年里美国对冲基金规模翻了一番,达到1.2万亿美元。


石油价格的前景预期


预计未来国际石油市场也将随从黄金以及美元汇率与利率趋势呈现新的价格突破,石油价格继续上行有可能。虽然近期国际石油供给相对充足,连OPEC也出现减产的预期,但是短期资源产品回调金融商品价格的趋势将会反转,对冲基金依然看好资源产品的投资回报,地缘政治以及国际关系竞争性将会继续形成石油价格上涨条件,包括产油国减产,将会给石油价格带来进一步上涨“机会”,使经济和利率政策面临困惑与矛盾。尤其美国因素依然是影响国际石油价格的重要层面。因此,预计短期美国国内外政治压力是形成石油价格变数的重要基础。从国内外看,中期选举将会进一步促成美国对金融市场主要价格指标的驾驭,其中石油价格将是对投资、消费都会有重要影响的指标,并将是中期选举的重要选票筹码;而无论从短期或中期看,美元利率与汇率的变化将继续直接影响石油价格变化,美元汇率和利率上升,国际石油价格将下行,美元汇率和利率下降,国际石油价格将上升的基本规律依然明显,但也有特殊和复杂层面,两者之间的负相关因素也不可避免。从外部看,美国对伊拉克和伊朗问题前景,不仅将形成投资组合板块与价格的调整,并且将直接影响国际石油价格信心心理。中期美元风险是主要关注点,美元资产信心持续维持以及美元强势货币政策的主导,短期有利于美国经济稳定和金融稳固,从中期看,美元贬值或升值将处于不确定状态。美国经济、财政与货币政策的不适宜或失衡匹配问题将可能影响美元投资信心的调节,金融市场随时有可能减少美元份额与比例,进而影响国际石油价格指标的变数与上下幅度的扩大。


国际石油价格因全球经济复苏需求而扩大,因产油国政策调整的反复不定,地缘政治因素的难以消除,季节气候变化的需求紧张,未来国际石油前景不容乐观,石油持续走高必然影响世界经济增长。预计国际石油市场价格趋势短期内难以稳定向下,中期将会持续高企。预计2006-2007年的国际石油价格高点将会突破80-90美元,全年石油平均水平将可能达到65-68美元左右,第四季度国际石油价格或许将达到80美元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