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七章 从返江南 第十七章 重返江南(二)

HimalayaRange 收藏 0 5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七章 从返江南 第十七章 重返江南(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7—2


贾迩冶、杨无过带着警卫部队来到常熟。在指挥部里只有直属一团团长吕铁头坐镇。


“铁头,林团长呢?”


“都督,林团长带领部队在加固城防工事。”


“城里的情况怎么样?”


“一切都好,那些文官和情报司令部的人接管了政权,两个团的参谋人员配合他们,一切都井井有条。”


“铁头,听说你将陆战二团甩在后面,带头冲进城里,是不是搞个人英雄了?”


吕铁头挠挠头,陪着谄媚的笑脸,“都督,我们是骑兵嘛,速度比步兵自然要快得多。当时侦察兵报告守军全无防备,城门大开着。我想要是等陆战二团到了再攻城,难免要轰开城门,以后还得自己修好,于是就先冲进来了。”


“你不怕元军设伏引诱?”贾迩冶脸上有冷笑的表情。


“先头侦察部队和情报人员接上头了,我得到情报才决定立即突袭。”吕铁头有些紧张。


“元军真的没有认真抵抗?”这个问题缓和了气氛。


“是的,都督。只有一百多个蒙古兵和色目兵,都被消灭干净了。其他都是原来的宋军和当地新兵,见到我军像见到娘老子一样的亲呢。”吕铁头由紧张变成得意。


“用词不当,怎么能自比娘老子,应当是像兄弟一样的亲。”


吕铁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都督,有些文武官员很坏,有蒙古人、色目人也有汉人,还有一些我也搞不清楚是什么人,他们搜括民财,强抢民女为妾,玩腻了还卖给他人或卖到青楼为妓。这种人一定不能宽大处理。”


“嗯,我看过这方面的情报,还有抢夺民财滥杀百姓的。这种人及其帮凶都会受到严惩,但这种事情有专门的官员和部队处理,作战部队不要参与。铁头,这方面千万不要犯错误,也要约束好部队。打了败仗还有扳回来的机会,如果这方面犯了错误我也不能保你。”


“都督放心,我到军政大学进修过三个月,有关条令我都能背出来。我只是担心很多政策都十分宽大,担心放过那些罪人。”


“是罪人都不会放过,这方面的政策和手段你还不清楚,以后有机会再送你到军政大学进修。铁头,以后遇到这种事情要多问政治参谋,那些小秀才在政策方面比你清楚。”


“都督,铁头遵命。”


“江阴的元军有动静吗?”


“有动静了。江阴与常州和无锡之间联络频繁,江阴的元军主力有出战的迹象,他们在虞山派出了侦察部队,我军的侦察部队没有惊动他们。”


“嗯,希望他们来打常熟。”


“都督,如果元军不来,我军应当主动攻击。”


“先耐心等一等再说。江阴的五千元军主力有两千五百是骑兵部队,如果我军进攻江阴,这些元军骑兵很可能会跑掉。现在元军对我军实力不明,很可能主动来攻,其骑兵就不能全身而退了。另外我军应当积累一些城防战的经验了。”


贾迩冶在常熟等了五天终于等来了元军,江阴的元军几乎倾巢而出,从镇江还赶来三千元军步骑,元军在常熟城的北面扎下简易的营寨。其间项飞指挥南线的部队拿下了苏州(平江府),那里的守军不少,多为原来的宋军,战事并不激烈,但是抓获的元廷官员不少。


第七天上午,元军发动了攻击。元军将领敢于以八千兵力强行攻城,一方面是元军骄狂,更重要的原因是元军对情况不明,以为是汉人守军兵变。这两年来各地兵变事件此起彼伏,还有许多百姓造反事件,有的事件还造成很大冲击,致使元廷震动,但都被元军迅速扑灭了。对此贾迩冶深感痛心,但是无力支援他们,实际上都是过后才知道的。看来耳目还是不灵,力量有限啊。如果有个强大的政治组织力量,到处发动兵变和起义,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局面?


贾迩冶在城墙上看着元军整齐的队列,心里不由地暗笑,如果这时使用两个团的炮火打击,恐怕敌人没有几个能跑掉。元军簇拥着二十几架回回炮向城墙逼近,贾迩冶在女墙后仔细观察着,一直到回回炮开始抛射时才躲进掩体里。掩体是专门设计用来躲避回回炮的打击的,用装土的麻袋依托后面的女墙垒砌而成,顶上覆盖木料和装土的麻袋,并且浇上了水。


二十几公分大小的石块砸在城墙和掩体上发出沉闷的声音,还间夹着爆炸声,贾迩冶闻到了硝烟气味。回回炮攻击进行了十几轮,每两轮间隔时间只有四五分钟。城外发出了震天的呐喊声,城墙上也响起尖锐的哨音。


贾迩冶钻出掩体,在女墙后观察城外。元军士卒扛着云梯蜂拥而来,大量弓弩手向城墙上射击,箭矢十分密集,如同疾风暴雨。贾迩冶和警卫部队的步枪手开始点杀元军的弓弩手,其他战士打击攻城的元兵,有不少战士用回回炮打上来的大石块向城外扔去。


元军架起了云梯,开始向上攀爬。战士们拉燃炸药包向城下扔去。炸药包是为城防战研制的武器,有大小两种型号。小的装药五斤,大的装药十斤,炸药是用硅藻土吸附的硝化甘油炸药,其内还包裹着铁片铁钉,爆炸威力惊人。剧烈的爆炸将城下的元兵炸得粉身碎骨,远些的元兵被铁片铁钉杀伤,云梯垮塌,没有元兵能够攀上城墙。冲在前面的元兵死光了,后续蜂拥而来的元兵停了下来,呆呆地看着城下成堆的尸体,不知道在何处架设云梯。战士们开始向敌群中投掷手榴弹,贾迩冶又在点杀弓弩手、炮手和军官。


战场忽然变得寂静无声,城下五六十米范围内已经没有一个活人。元军退回了营寨,在城下留下三千多具尸体和二十几架回回炮。城墙上欢声雷动,陆战二团团长林冲锋和参谋长阮二郎向贾迩冶走来。


林冲锋向贾迩冶请示,“都督,直属团正向城北集结,集结完成后乘热打铁,立即出击如何?”


“林总指挥,别着急嘛。刚才元军后撤时次序井然,敌人士气还没有垮掉,如果现在出击,必遭元军拼死反扑。”


“都督,元军折损三千,不太可能再发动攻城了,他们是否会跑掉?”


“有这个可能,但也可能等待增援。我军不急于出击是为了示弱,给元军一些继续攻城的信心。”


“噢,都督,那好吧,我军密切监视元军,抓紧时间休息开饭。”


“林团长,你是总指挥,你发布命令吧。”


“是,都督。”林冲锋和阮二郎向贾迩冶敬礼后去履行他们的职责。


贾迩冶和杨无过在城墙上巡视。元军的回回炮抛射的石块没有造成伤害,甚至没有对掩体造成严重的破坏,但是女墙上城砖被砸坏了不少。多数石块被战士们扔到城下去了,还有一些石块被战士们搬到女墙边充当守城的武器。元军抛射上来的火药包爆炸威力不大,对掩体没有造成致命的破坏,但是燃烧剧烈,不少士兵被烟火熏成黑脸,又被汗水洗成花脸。


城墙上到处都是箭矢,不少战士在捡拾这些元军弓弩手射上来的箭矢,陆战一团和二团都有一个营装备的武器是缴获的冷兵器。战士们对元兵送上来的箭矢自然不会浪费。贾迩冶听到了两个正在捡拾箭矢的士兵轻松有趣的一段对话。


“大黑,你吃了几箭?”


“三箭,一箭在头盔上,一箭在前胸,还有一箭十分凶险,是冲着门面来的,要不是我用肘甲护住门面,你大黑哥以后就没有机会娶娘子了。”


“不一定,要是你脸上开朵箭花,说不定比现在要好看一些呢。”


“嘿嘿,小白兄弟,你吃了几箭?”


“我一共吃了五箭,有一箭是冲着咽喉来的,幸亏护甲背心有立领,要不然我以后不用吃饭了。”


“哈哈,兄弟,看样子你的运气比我还背呀。”


“还有比我背运的呢。三班的猪二哥大腿根中了一箭,差点将命根子截成两半。知道猪二哥的命根子没有被截成两半的原因吗?”


“难道他在那里也有护甲?” 大黑不禁好奇,想象力也十分丰富。


“不是的,没有被射中的原因是猪二哥的那东西太小了。”


周围的战士们都哄笑起来,小白继续说道,“连里的救护兵给猪二哥拔箭的时候,猪二哥疼得嚎叫,和杀猪时候的猪叫声一模一样,两手还紧紧地捂着命根子。他说要是救护兵把他的命根子拔掉了,他也要拔掉救护兵的命根子。”贾迩冶闻言也哈哈大笑起来。


陆战二团的一位营长过来向贾迩冶请示,“都督,我们可以将城下元兵的武器和石块弄上来,并且捣毁回回炮。”


“哦,你打算怎么做?”


“用绳索缒下一些人和箩筐就可以了,城上组织好弓弩手掩护,都督的警卫部队的长铳手要是参加掩护就更保险了。”


“好,向林团长请示吧。回回炮别捣毁了,否则人家就没东西折腾了嘛。噢,搜到的钱财一定要上交,不能犯错误哟。”


“遵命。”


贾迩冶和杨无过回到指挥部,吕铁头在那里急得团团转。“都督,什么时候出击?”


“铁头,着急了?”


“都督,我能不着急吗?新兵团在打仗,主力团只是担任警戒任务,人家都消灭三千元军了,我们团一根毛都没捞着。”


“铁头,什么时候自封主力团了?陆战二团是新团不假,但有陆战一团的老底子,不少战士在李庭芝麾下和元军打过恶仗,那些在扬州和丁村堡与元军短兵相接互相砍杀的原宋军官兵可不是吃素的。铁头,你有自满情绪了。”


“都督,我们团的装备比他们的好不假吧。”


“你想上城墙打守城仗啊,我将你和林冲锋换个位子怎么样?”


“哇,都督,别把我调到陆战团,我死活也要赖在骑兵部队不走。都督到哪里我的骑兵部队就跟着都督到哪里。”吕铁头脸上出现了难看的笑容,“都督,我请你喝酒如何?”


“呵呵,铁头有什么事求我呀?”


“都督,出击的时候让我做指挥吧。”


“骑兵快速突击,指挥非铁头莫属啊。”


“哇,我给都督和杨大侠拿酒去。”


杨无过笑道,“宝兄弟,你又骗了一瓶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