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十七章 从返江南 第十七章 重返江南(一)

HimalayaRange 收藏 0 0
导读:二爷传奇 第十七章 从返江南 第十七章 重返江南(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17—1


过年前部队开展了大练兵运动,小到单兵的素质和技能训练,大到营级和团级规模的拉练和作战,城池治安部队和乡村民兵也参与了训练,根据地的老百姓都知道又要打仗了。过年后练兵运动又搞了一个多月,然后就偃旗息鼓了,各部队除了日常作训之外,人们看到军人更多的时间是在从事生产劳动和帮助农人们在地里干活。要打大仗的传闻逐渐被人遗忘了,但是有些迹象表明部队的布防发生了变动。


日照住进了一个团的兵力,这是虎威师的一个步兵团。开合师的一个步兵团住进了海州。无忌师的一个骑兵团住进了天长,另一个骑兵团和师直属部队分散驻扎在淮安和涟州一带,两个没有什么战马的骑兵团移住兴化,闵烟师的一个只有少量战马的骑兵团住进了扬州。一个新兵训练团在教官的带领下集中到宝应和高邮。另外两个新兵训练团分别被编为参谋部直属二团和水军陆战二团,都是步兵装备,原来的直属团和陆战团分别称为直属一团和陆战一团。


直属二团的团长是于辉、副团长是游济。两个直属团交换了一半兵力,都驻扎在泰州、泰兴和江都共同训练,直属二团的装备是步兵制式装备。林冲锋任陆战二团团长,张顺水任副团长,阮二郎任参谋长。两个陆战团也交换了一半兵力,都有一个营装备非制式武器。两个陆战团都驻扎南通州各地,在一起共同训练。在陆战二团举行成军典礼时,吴公公应邀参加了庆祝仪式。会后吴公公掏腰包宴请两个陆战团的头头脑脑以及贾迩冶、项飞、杨无过等人。席间吴公公对陆战二团的三大头目的姓名发生了兴趣,遂出一谜语。谜面是新婚之夜,谜底是打北宋水泊梁山故事中的四个人名。众人苦思其解,贾迩冶嗮笑不已。新婚不久的曹瞒忽有所悟,曰:高俅(球)、史进(使劲),宋江(送浆)、阮(软)小二。爆笑轰然,独阮二郎不乐,喃喃抗议:怎知吾软?杨无过笑曰:兄弟,软一些也比吴夏黾(无下面)强得多啊。这次酒会有两人大醉。


五月上旬,贾迩冶又获得五十支步枪,还有一批弹药,包括枪榴弹。贾迩冶又组建了一个警卫连,两个连除骑兵制式武器之外,还装备九十支步枪。制式武器的储备也完了,只剩下一百多把转轮手枪储备。


泰州参谋部召开了渡江作战的最后一次会议,出席会议的人员除了贾迩冶、杨无过、参谋长项飞、副参谋长肖烈、副参谋长陈达之外,还有各师的参谋长、范广师和所有参战团级部队的团长、副团长和参谋长,教导团团长湘云和新任的运输团团长门不合也参加了会议。


项飞详细介绍了江浙一带元军的部署情况和我军的作战计划。渡江战役的第一阶段动用的作战部队是赵林和林冲锋的两个陆战团、驻扎日照的虎威师刘芒团、驻扎海州的开合师叶涛团、驻扎兴化的无忌师秦玉(庄园子弟)团和李大逵团、吕铁头的直属一团、教导团的炮兵教导大队、特战教导大队的两个连、五艘战舰、三艘武装商船及二百多条小船,加上辅助部队及情报资源司令部的部队总兵力共两万二千余人。


会后陈达返回胶东主持那里的参谋部工作,肖烈留守泰州主持参谋部工作,项飞随贾迩冶过江主持参谋部工作。


五月下旬,秦玉团和李大逵团以及直属一团移住南通州,运输团的一半驴骡大军也汇集到这里,炮兵教导大队集中到川腰港,两艘战船和三艘武装商船从胶州开始沿海岸南行,沿途在各港口装载物资并搭载刘芒团和叶涛团以及炮兵教导大队。五月底这一天深夜,贾迩冶、杨无过、项飞和一些参谋人员及贾迩冶的两个警卫连登上了崇明岛。在他们上岛之前,两个陆战团已经肃清了岛上的元军。


天快亮时,项飞在临时指挥部里向贾迩冶报告,“公子,收到对岸的信号,刘芒团、叶涛团和炮兵教导大队已经在浏河登陆。寒霜和洪玉带领浏河游击队接应登陆部队正在向太仓方向进发。三艘战船正运送直属一团和陆战二团驶向浏河,其他船只正驶向海门,准备搭载秦玉团和李大逵团以及其他辅助部队。”


贾迩冶、杨无过、项飞等人以及警卫部队在浏河登陆时已经接近中午了,刚上岸贾迩冶就得到报告先头部队在早上就拿下了太仓。一行人马快马加鞭向太仓赶去,到达太仓时得到报告先头部队已经拿下了玉山(昆山),贾迩冶又赶往玉山。当晚,贾迩冶在玉山得到报告,直属一团和陆战二团拿下了常熟。


在临时指挥部里项飞拿出一瓶白酒,“公子,你好长时间没喝酒了,今天我请你和杨大侠喝酒。”


“呵呵。项飞,有什么事要你破费请酒?”


“也没什么事。今天公子高兴,我请公子喝酒不可以吗?”


“只有这个理由不行,这酒不能喝。”


“啊,公子。还有理由,这酒你一定要喝。”


“还有什么理由?”


“我用公子教的方法,终于有对象了。”


“啊,这酒要喝。但是这不算正式的,你娶新娘子过门时的喜酒还是要喝的。嗯,对象是谁?我认识吗?”


“这个现在不能说,到时候公子自然会知道。”


“呵呵,不说就不说吧。参谋长阵前不得饮酒,项飞你是不可饮酒的,这酒就由我和大哥解决了。”


“我本来就没打算喝酒。公子,杨大侠,你们喝吧,我还有事情要忙。”项飞说完就要走,参谋长总是最忙的人。


“哎,项飞,我有件事问你。”


项飞停了下来,“公子,什么事?”


“浏河游击队有多少人?”


“有一百五十余人。”


“好,这帮小伙子不简单。当初我只留下二十人,现在发展到一百五十多人了。项飞,你将他们编成一个连队,装备转轮手枪和缴获的战马。呵呵,将来我要带着这些划小船钻芦苇荡的小伙子策马在草原上奔驰。”贾迩冶明的称赞浏河游击队的小伙子,心里暗暗称赞项飞。参谋长就应当是个活账本,要比计算机还好用。


项飞眼睛一亮,坐了下来。杨无过取了三只大碗,将一瓶酒均匀分在三只碗里。项飞问道,“公子,你打算打到草原上去吗?”


“是啊,来而不往非礼也。人家能打进中原,甚至打到江南来,我们为什么不能打到草原上去呢?”


杨无过端起了酒碗,“宝兄弟,参谋长,我们喝酒。”


贾迩冶笑道,“项飞,大哥邀请你喝酒那你就破例喝吧。事情就让那些参谋们去忙吧。”


三人都大饮了一口酒,杨无过问了一个与项飞相同的问题,“宝兄弟,你真的打算打到草原上去吗?”


“是啊,大哥,要彻底解决威胁我中华民族生存的问题,我们必须打到北方草原去。”


“宝兄弟,汉武帝击败了匈奴,唐太宗赶走了突厥,成就了汉唐盛世。但那都是汉唐两朝基业稳固时做的事情。如今山河破碎,我军势单力薄,何时才能挥师北上?”


是啊,公子,现在南方宋军还有抵抗力量存在,一旦元军消灭了南方的抵抗力量,元军将全力攻击我军,南下的元军战船也将北上,那时侯我军保住根据地都难。”


“不错,时间和条件都还不成熟。我急于过江的一个原因就是获得江南的人力物力资源,扩大我军的势力,削弱元军的资源,今年江南的秋粮元军肯定是得不到了。在北上之前,我们必须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要有一支五万人以上的骑兵部队,二是解决掉元军的水军。前者是为了快速突袭元廷的核心中枢,后者是为了保障我军的海上运输线,并且使元军失去在我根据地后方登陆作战的权利。”


“噢,公子,江南战事结束后参谋部的工作重点是不是组建一支很大的骑兵部队?还有,什么时候元军南下的水军会掉头北上?那时我军应当在何处歼灭元军水军部队?”


“组建骑兵部队是参谋部的工作重点之一,但不是你的工作重点,这件事情你过问一下就可以了,具体的事情交给陈达,训练的事情交给教导团。你还是将精力集中在作战规划上。”贾迩冶停顿了一会,叹了一口气,“明年那些保小皇帝的朝廷大臣应当就撑不住了,那时元军水军就会掉头北上对付我军。江南战事结束后,我军战舰和陆战团据守舟山群岛,以逸待劳消灭元军北上的水军。”


“公子,元军水军如果待在福建或广东沿海不过来呢?”


“他们会过来的。到时候我军攻打临安,元廷一定会着急,水陆两路大军都会过来。”


“宝兄弟,是不是夺取中原和荆楚之后再扫荡元廷更为稳妥?”


“大哥是担心什么呢?”


“后方敌军环视,孤军北上可能得不到后方的支援。”


“大哥,项飞,你们说如果我军攻占了燕京,形式将如何?”


项飞回答,“公子,我想各地的元军会北上救他们的皇帝。”


杨无过摇摇头,“宝兄弟,更可能的是出现各地割据的局面,天下必将大乱。”


“项飞,只要我军弹药充足,五万大军守不住燕京吗?”


“公子,守燕京短期应当没有问题,长期遭围困恐怕就危险了。”


“大哥,天下大乱是乱了谁?”


“噢,宝兄弟,乱的是元廷政权。如果出现各地武装割据的局面,我军的压力就会减小,这对根据地的生存有利。”


“大哥,项飞,如果元廷中枢毁了,各地的汉军重新看到了希望或者机会,蒙古军和色目军毕竟人少,他们还能活多久?”


“啊,公子,从扬州和丁村堡的情况看,应当会有大量的汉军反正。不用我军动手,元军会火并的。”


“还有人民的力量,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元人高压之下,汉人难以翻身。人民造反在两种情况下可能发生,一是元廷统治久了,内部腐败而削弱了自己的力量。二是打掉元廷的中枢,各地元军高层争权夺利,自己削弱了自己的力量。元廷迟早要衰弱的,我们的战略如果成功了,只是加速了元廷的衰败。项飞,知道以后工作的大目标和策略了吗?”


“是,公子,总的意思知道了,但是还不具体。”


“具体的事要在实践中摸索。项飞,大哥,今天谈论的内容是最高机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